任秀云五次被绑架 如今又被囚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南山区居民任秀云,曾五次被中共恶警绑架、关押。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她又被恶警劫持到洗脑班,遭洗脑及酷刑迫害二十四天。

任秀云第一次被中共警察绑架时,女儿才八岁,孩子想妈妈,只能用画笔表达思念之情,画的都是父母牵着孩子的小手。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使数不清的家庭妻离子散,使数不清的稚嫩的儿童被伤害。以下是任秀云遭迫害经历:

健康善良的好人

任秀云,五十出头,十多年前,她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生气、惊吓随时都会发病休克,脑神经痛发作时一动不能动。有时在马路上发病,车都堵了一排。她还患有关节炎,三伏天都得穿绒裤。

任秀云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发生了巨变,身体上所有病症不翼而飞,她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更大的变化是她乐于助人了,从她的身上,许多人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比如:前几年,她家那栋楼楼道的卫生,都她经常用笤帚打扫或用拖布擦,楼道墙黑了,她自己拿钱买白灰刷墙。邻居八十多岁老人住院,家人没时间照顾,她帮助照顾。看见七十多岁老人晚年拾垃圾度日,她就拿出省下的钱帮助老人。黎明店附近有个大姐食杂店,门口有个八十六岁老人捡垃圾,老人无儿无女,晚年凄凉,任秀云每周干活路过这里都要看望老人,有时给他十元、二十元的零花钱,有时给老人买吃的,秋天苞米下来了给老人买苞米,到中秋节给老人送月饼,老人逢人就讲炼法轮功的是好人,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她用善良的心关爱老人,一直到老人离开这里。

任秀云宽容、忍让、善良、勤劳、守诚信,在家中照顾好丈夫、孩子,她说婆婆养儿养女不容易,对婆婆十分孝顺。她在外面干家政,勤勤恳恳,口碑很好,找她干活的人很多,日久天长,人们都对她很信任。

大年前后两遭绑架

就是这样一位好人却一次次被骚扰,一次次蒙受千古奇冤。二零零零年一月五日,任秀云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被南山公安分局麓林山派出所绑架,在鹤岗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天,腊月二十九回家。大年初二,派出所骗任秀云去帮包饺子,当晚又将她劫持到麓林山拘留所迫害三天。当时她七、八岁的女儿还在派出所,当着年幼的孩子迫害一位善良的母亲,这对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啊!这两次绑架任秀云都是章彦富亲自参与迫害的。

在看守所被折磨致昏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任秀云被麓林山派出所绑架,其中一个参与迫害的恶警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不算高,胖乎乎的,圆脸。在派出所她被打的脸肿了起来,头部都是包,头发散落一地。两恶警用带冰的矿泉水瓶子毒打她,用脚踢她,从当晚一直暴打到后半夜两、三点钟,第二天又用绳勒胳膊,说是用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第二天晚上任秀云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第三天早晨有个姓姜女恶警扇她两耳光,逼迫她撅着,任秀云坚决不肯。过了六、七天,任秀云照镜子时脸呈青黑色,一边高一边低,小便有血,月经不走,被迫害全身浮肿。任秀云绝食抗议,姜恶警再次扇她两耳光。第二看守所恶警用迫害性灌食折磨她,灌的食物中加很多盐,一次灌食时她被迫害得不省人事,他们就抢救。有时嘴、鼻子都被插烂了,管子还不抽出来,每分每秒都痛苦万分,她自己抽出来,出了不少血。

之后她被市公安局、南山公安分局构陷,非法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遭“苏秦背剑”酷刑

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车间,任秀云被逼迫做奴工,又冷又累,她的脚都黑了,脚肿的很大,腿肿的很粗,脚上穿43号大棉鞋,小的穿不进去。她被迫害的双腿疼了一年多,疼的夜里睡不着觉。

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因为不肯做背信弃义、说谎的人,任秀云被施“苏秦背剑”酷刑折磨两个小时。将人按坐在地上,两手一上一下扭到后背后,用手铐铐上,这是一种惨烈的酷刑。任秀云被施“苏秦背剑”酷刑,还被铐在床上,三、四个男的用皮鞋踢她。参与迫害的有女恶警洪伟、刘亚东等。

女儿思母多少次梦中哭醒

二零零五年九月,任秀云再次遭绑架,被红军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一年。这次被恶警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几十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工农公安分局纪建军等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有人打她耳光,被劳教迫害,到二零零八年正月初二才回家。

二零零一年任秀云被迫害时,她的女儿刚刚八岁,妈妈被绑架,父亲干活回来晚,孩子常常吃不上饭,有时饿着肚子,含着泪花睡着了。孩子上学了,老师歧视她,孩子经常泪流满面。孩子一想妈妈就画画,画的都是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团团圆圆的画,画的都是父母牵着孩子的小手,这样的画让善良人心酸,同时也彰显中共暴政猛于虎的邪恶。据她丈夫讲,孩子多少次从梦中哭醒,想妈妈,8岁的孩子,是怎样熬过一个个漫漫长夜?

被关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早七点半左右,任秀云正在家刷油,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到农村信用社楼上的洗脑班。据证实,策划此次迫害的是省“610”头目顾松海,他指使一女人冒充社区人员,骗开任秀云的家门,令麓林山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行恶。

在洗脑班,恶警们对任秀云进行暴力“转化”迫害。恶警张子龙对任秀云拳打脚踢,两次用电棍电击她的胳膊、胸部。石某、李某等帮凶用拳头殴打任秀云。任秀云的姐姐去送衣服,也被恶警打骂,任秀云的女儿去见妈妈,被恶警逼写保证,孩子只好流着泪离开。

洗脑班天天进行精神摧残,逼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逼迫写所谓的观后感。南山区“610”头目及两女一男,其中有个姓张的大呼小叫。直到九月三十日任秀云才被放回家。

张达力、艾洪武、张子龙等人,虽然你们指使或参与用惨烈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但法轮功学员依然心怀善念,期盼你们能悬崖勒马,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珍惜这千古难逢的机缘,也是珍惜自己人生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