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工作中修炼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九年回国探亲时得法,看到长年多病的父亲身体变得非常健康,母亲不识字,却能一字不差的读出师父的所有经文时,我开始看《转法轮》了。得法不久,我就溶入了反迫害、证实法的進程中。建立资料点,做资料发资料,跟着老学员一起做救人的事情。

那段时间刚好《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师父在讲法中说:“大家知道,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因为旧势力的理是考验已经走到最后了,最严酷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当学这段法时,心情非常激动,因为有幸能在正法时期成为大法弟子,我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修自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回到美国一定要做媒体

二零一零下半年因为签证的原因,我必须离开中国。临行前当地的一位协调同修告诉我,回到美国要去做媒体,国外的大法弟子人数少,他们很需要人。你的情况非常适合,没有身份问题,没有家庭拖累,居住美国很长时间了,情况都熟悉,所以一定要做我们自己的项目,去找媒体。我当时郑重的答应了同修。

审视自己,我有什么样的人中能力能为大法所用?很惭愧实在是没有,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有的只是这颗坚定修炼的心。当决定到媒体去做销售时,我的银行存款只能支撑半年的生活。如果拉不到广告,就不会有收入。想着师父的讲法和同修的嘱托,我并没有半点犹豫,只有简单的一念——做证实法的事,师父不会让我饿肚子。我把自己的生活支出降到最低,毅然来到媒体。结果在第五个月的时候我拿到了一千多元的广告提成。

一年多以前,根据媒体发展的需要,调整我做后勤服务性的工作。当时我的心态是只要是媒体需要的,我干什么都可以,想到的是要主动的配合。这个位置在报社里就象是一个枢纽,做不好会影响到后面的一系列的环节,可以说很重要;同时这又是一个非常磨练人的工作,要用心、细心、耐心。还要抗的住指责批评、耐的住寂寞。管的事琐碎繁杂,耗时费力,既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需要,还要严格把关。哪个环节没注意到,都可能出现失误。用常人的话说就是受累不讨好。那段时间我总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由于得法晚,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结合在一起了。在这个过程中既要跟上正法的進程还要补上个人修炼的那一课,所以真正的扎扎实实的修自己是来到媒体工作以后。可以说个人修炼部份的补课课程就从这里开始了。虽然我知道自己必须要经过踏踏实实实修自己的过程,但我没有经历足够的实践的磨练,还是被现实中的关关难难撞的差点趴下。

修去不能被冤枉、不能让人说的心

我在人中一向心高气傲,不让人说,对自己有要求可以受累但不可以被冤枉。在多少次的过关中,在多少次剥离这个物质的过程中,我咬紧牙,用不轻易言败的个性撑着,却不是真正的根本的从法理上提高上来。越怕冤枉那个物质就越会被触碰到,时常的还没来得及安抚一下受伤的伤口就又被重重的再戳一下。心性关总是接二连三,一天多达六、七次之多。我表面上受了委屈不太会争辩什么,但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久而久之在心里形成了很大一团物质,每天带着它还要应对繁忙的日常工作,我觉得整个人都往下沉。那种无力感让我本能的想到逃离。我跟师父诉苦:我不善协调,没有人中的能力。悟性不好,忍修的不好,善修的更不好,我没有那个金刚钻,我真的是干不动了。

师父看我实在是不悟,就慈悲的点化我。一天早上炼功前师父把“巨难志不移”(《洪吟三》〈只为这一回〉)这句法打到我的大脑里,当时只是觉得身体震了一下,没有回过神来,那段时间我整个人都有点发木。第二次师父又把这句法打進我脑子里来,当时我只是想到这不是《洪吟三》中的一句话吗?第三次,当师父再一次把“巨难志不移”打進我脑中,这次我一下子明白了是点化我呢,我情不自禁的念了一遍这句法,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当时眼泪唰的流出来了,我说:师父我错了,我自己哪有什么巨难,修炼的理是反的,是弟子不悟,抱着执着不放,在人理人念中不愿走出来。就悟到这一点点,打完坐第一次在那期间感到了轻松。

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特别是炼功人,在修炼过程中,在不同层次上给你设了一点难,那都是你自己的业力,是你自己的难,给你摆在不同层次上让你提高的。你只要一提高心性,就能过去了。”

回头看看自己那段时间的修炼,学法炼功一直坚持,不敢懈怠,为什么就提高不上来?师父早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就告诉我们:“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转法轮》每天都在读,可遇到任何事情都习惯性的向外看,站在为私的角度用人理衡量对与错,是否公平。其实是没有实修,只是维持了表面的一种形式,并没有真正的踏踏实实的修自己。向内找总是有所保留,总是有条件的向内找。有时即使找到,也做不到彻底修去。当执着时不时返出来的时候,又做不到用修炼人的正念去抑制它。

现在的时间是用来救人的,我要跟上正法修炼的進程。于是我把师父的经文《真修》打印出来贴在我对面的墙上,时时提醒自己要真修。关每天都还有,一段时间后心里又觉得堵了一块东西,被别人指责的一阵一阵又委屈的要命。但这次我是清醒的,我认清那不是真我的感受,是业力形成的假我,真正的我是要完成自己的誓约,做任何事情都是建立自己的威德,有魔难是在消业,怎么能有委屈呢?我对着它发正念,不断的清除它,师父又帮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

一天一个同事说了我一句挺重的话,让我很尴尬,不过我当时心没太动,只是感觉有个东西在我的表皮碰了一下被弹回去。

挖出隐藏的妒嫉心、为名的心

我曾经以为自己不会有妒嫉心和为名的心。因为和身边同修相比,人中的能力我只是个小学生水平,和大家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没有那个资本用什么妒嫉?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中说:“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我曾暗自庆幸我这方面问题不大,不在其中。至于为名的心,更是没有。以往的种种经历,做常人时就把名利看淡了。个性中也是喜欢默默的做事。得法后,觉得那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的位置很适合我,所以非常甘愿做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事实上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这两个心是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的。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冲业绩,纽约法会后,大家更有紧迫感了,总部也要求我们年底达到月签单额一百万。广告多起来,销售更忙了,压力更大了。设计也更忙了,几乎每天十二点之前办公室的灯都是亮着的,可以说每个人都在超常的付出。每周一下午我们都有例会,每次开会销售和设计两个团队的同修都互道辛苦,感谢彼此的付出和支持,社长也这个辛苦那个辛苦的表扬鼓励一番,感谢大家的互相理解圆容。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怎么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说一句你也辛苦了,难道我不辛苦吗?心里一股怨气升上来,上下翻腾。我每天早早到办公室,晚上九、十点钟才离开,没有周末,只有每周出去发报纸的时候放放风。我不但辛苦,整个心都是苦的,心中忿忿不平。这时头脑中有两个我在争吵,一个说你动心了就是错了,找一找是什么心。一个说,我也没有额外要求,总是讲个公平吧,难道我没有付出吗?

心里翻腾完了,冷静下来想想为什么生气,是认为对自己不公平,做了这么多却得不到肯定认可,这里有为名的心。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妒嫉心,我动气了,自谓不公了。以前就有同修说生气的根源是有妒嫉心,我不以为然。这次我细想当时之所以生出那股怨气,是因为妒嫉别人的付出得到肯定了,而我没有。再深挖一挖这个妒嫉心里名、利、色、气、情等全都有,真是很多不好的心的根源。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转法轮》)。我要得正果,所以必须修去。我不会再认为自己没有妒嫉心,好在我认清了它,我会时时提醒自己修去它。

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我的工作有时间性,在规定的时间里必须完成,才会不影响下一个环节。但是工作中涉及到很多需要大家配合的地方。我确实费了一番思量,提前安排好每件事情,然后留有一些余地来应对突发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的这个方法很周全,安排有序,而且不容易出错。

可是实际工作并没按照我的设想進行。我一个人面对好多人,每一个人一点点事汇总起来到我这里就是一堆事。我做好的安排被一次次打乱,浪费时间精力不说,常常在最后时刻手忙脚乱的应对一堆变故,结果忙中出错频频出现,最后矛盾都会集中在我这。

一段时间心里总是很苦,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怨。怨别人不守时,不守规定——每天截稿时间的时间表摆在那,却视而不见。怨对方不换位思考总是强调自己的理由,经常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忘了”或“我在忙别的事呢”就堂而皇之的过去,无视我工作的时间性,简直自私到家。怨大纪元没有规范的行政管理制度来约束等等。人的这面强烈的固守着自己没错,总是想为什么你们就不能配合一些呢?我想做好,可总是事与愿违,想到这些心里就烦躁,再一次觉得承受力到了极限。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既然已经意识到有问题了,一定能找出问题所在。做事有条理,提前安排这些本身都没有错。但这样做的出发点是什么?深挖一挖,我发现原来是要大家来配合自己,听我的安排。我知道自己动的念错了,协调事情应该不是坐在这里等着别人来配合我,符合我的要求,听从我的安排,而是多站在为他的角度想问题。突然想起一位同修对我说的一句话,“你要把那个‘我’字放到最小”。我知道这点到了我的根本执着:太自我了,骨子里我对自己认定的事情是很坚持的。

实修就要提高心性转变人念,用师父的法,修炼的理约束自己。我要求自己的第一个改变就是去主动配合大家。我观察每个人的特点,做事方式,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配合方法:对有些人提前提醒即可,对有些人多次提醒,有些人需要不断的督促;对个别时间观念不强的人,不但要督促,还要把能想到的事情都替对方想好,准备好。面对所有人提出的各种要求尽最大努力做好。当我一点一点放下自我,试着这样去做的时候,过程中更多看到的是同修超常的付出,承受的压力和担当。我不再执着于事情表面的对与错,而是尽量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更多的想到是否对整体有利。我发现每当我后退哪怕是一小步时,都能感到眼前的视野就宽阔一些,能更多的看到整体和全局。

放下自我,圆容整体,这是师父要的。我很高兴自己能悟到这点,并不断修正自己。那段时间,每当我有一点点提高,耳边就会听到炼功音乐,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扩大容量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要求也越来越高,我能感觉到自己在被推着向前走。刚刚悟性好一点,提高一点,马上就又有新的要求。只是提高的速度总是赶不上要求。

我做事比较认真,只要答应了会尽最大努力做好。但是往往一件事做下去发现有几种选择,如果选择做好就会派生出许多细节,结果往往不是一件事而是一堆事,而这些事都是穿插在我的主要工作的空档的时间去完成。开始给我加工作时,我还能主动配合,因为知道我们人手不够。再加工作时想想协调人不容易,我自己的工作里有许多要协调的事,能体会到协调的难,站在为他人考虑的角度承担下来。再三时就到了承受的瓶颈,本能的抗拒。理由是,我的能力就那么大,没可能都做好,既然知道做不好,就不能答应。

前段时间又给我增加一项常规的工作,而且是每天都要做的。当时我的反应就是抗拒,可虽然表面是在抗拒,实际心里又在挣扎,觉得自己不该那样,感觉很不是滋味,我想可能是自己明白的那面在起作用吧。

我和一位同修交流了这件事,她说我们是晚得法的学员,想想当初那些老学员走出来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在过常人的日子,现在我们难道不应该多做一些吗?想没想过,这也许就是我们修炼要走的路,别人用十年,我们用五年。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只要你想做,师父会给你智慧,也就一定能做好。身边的其他同修也提醒我说你该扩大容量了。

感谢同修的交流让我再一次看到了自己修炼的不扎实和差距。我马上调整自己,接过了那项工作,其实这个工作我在常人中做过,并不陌生,没有想象中的难度,只是多一点付出。从开始我们月签单额十万左右,到现在在向一百万冲刺,这个工作还是我一个人,还是这么多时间,这给了我不断扩大自己容量的机会,其实这也是一个实修自己的过程。就像同修说的那样在这个位置上是我修炼中的偏得,要感谢师尊选中了我。

就在我为我们整体达到月签单额一百万做准备的时候,几个亿周转资金的目标又摆在两大媒体的面前,正法進程之快,我必须对自己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一天我突然悟到,如果我所具备的技能都能被大法所用,那是我生命的荣耀。

结语

回顾自己修炼走过的路,很庆幸自己能在正法项目中工作修炼,感谢身边同修的帮助,我被这个整体带动着少走了许多弯路。特别是这一年多来我和媒体一起成长。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笨笨的缺乏智慧,各个方面的能力也都不具备,承担不了什么责任。随着修炼的提高,我发现那是自私,求安逸和不愿担当的另一种说辞。现在我转变了这个观念,因为我有师父,因为大法为我们开智开慧,只要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

在修炼的路上有快乐,有痛苦,有委屈,有懊悔也有欣慰。一路磕磕绊绊、摔摔打打,过了一关又一关,每一关都没有过的那么彻底,但是在修自己,点点滴滴都是我走过的路,也是我自己所在层次对法理的理解和实践。

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