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世姻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我三天打鱼两日晒网,特别不精進,对于人世间的一切都割舍不下,特别是对名利的追求,对人世间的幸福更是执着追求。在我生活的困苦中,常常抱怨自己的丈夫没本事,怨恨他、瞧不起他,正当我死死抓住名利不放,痛苦不堪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在梦中点化了我前三世与丈夫的、孩子的缘份。

第一世

当我从天上一层层下来的时候,每下一层就听到上一层将铁锅盖盖住天说:“不能让她回来啦。”当下到地上时,大大的铁锅盖紧紧扣在天上,且有个声音对地上的人(当时地上的人,都是戴着“文革”时的红袖章手拿红缨枪的“红卫兵”,好象是抓从天上下来的人)说:“抓住她,要严厉问清楚:若她将来学法轮功,就砍她的头,若不学就放了她。”地上的“红卫兵”抓住我后,我表示将来要学法轮功,砍头也愿意。天上又来了个声音:“远点砍头,将头和身子离的远远的。这个人有本事,一年之内,头和身子接起来,她就能学法轮功了,在这一年内看紧她,别让头和身子接起来。”就这样,刽子手砍掉我头后又踢了一脚,这样头和身子离的很远,并且有障碍物,根本接不起来。

在睡梦中我意识到春夏秋冬都经历了,夏天风吹日晒,蚊虫叮咬,冬天寒风刺骨,冻的都失去了知觉。就在到一整年的前夜,“红卫兵”们很兴奋的说:“明天就到一整年了,前面接不起来,后面就更没那个本事了。”于是就围着火堆打起麻将,喝起酒来,放松了对我的看管。

有个叫花子住在北边的山洞里,半夜到“红卫兵”处讨水喝,经过我的头摔了一跤,我对他说:“你把我的头与身子接起来吧。”他惊讶的说:“你还没死?怎么接?”我对他说:“把我的头与身子放在一处就可以了。”这时红卫兵骂骂咧咧的问他:“她还在吗?”叫花子说:“还在。”并将我的头踢到身子边,就这样我又从新活起来了。

叫花子喝完水后,我便跟他爬到他的山洞里了,但身子软弱无力,这时有一个赤着脚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捧着一碗热水来了,(她是个孤儿,不是那叫花子的女儿)说:“阿姨喝水吧!”我喝水后有了力气,便向那叫花子发誓:“你救了我,我们生生世世为夫妻。”又对小女孩说:“我们生生世世为母女。”于是我们三人离开了山洞,危险解除了。

第二世

我出生在宋朝的一员外家,是个大小姐,十八岁那年,有许多富家子弟来求婚,我就是不答应,父母很着急。一天傍晚,我在闺房的窗子向外张望,这时院子大门开了,进来了一个赶着牛羊的青年,(他是员外家的长工)我心里一震:“这就是我要嫁的人。”于是晚上背着父母叫着那个青年私奔了,私奔后父母气的要命,发誓不让我进门。我跟那青年过着贫苦的日子,就在要生产的时候,母亲可怜我,背着父亲给我找个破房子,生下了一个女孩。

上一世

我的上一世是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德国特务,在大海上执行任务,有四男四女,到了二十八、九岁了,接上级政策,四男四女结为夫妻,有三对已结为夫妇,就剩下我和一位长官,但我讨厌那长官,人品不好,死活不愿嫁他……,于是我选择了跳海自杀。我在海水中泡了一夜,被浪推到了一个海湾边,第二天早晨,一个独身男人将我捞起,我做了他的女人,从那时起,我咳嗽严重,一年后,便死去了,那男人后来也死了……。

我从一阵剧烈的咳嗽中醒来,泪水也湿透了枕头。是慈悲的师父点化了我,让我看到了我与今生丈夫的前三世缘,从那时起,我不再怨恨丈夫了,反而感激他将我的头与身子接到一块,使我今生能学到大法。丈夫也知大法好,我和女儿都学大法,家庭和睦了。

弟子感谢师父生生世世牵着弟子的手走过了漫长的岁月,感谢师父把大法传给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叩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