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孝明狱中抵制出工 九年牢狱屡遭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市葛布街法轮功学员刘孝明,十年前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他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期间,抵制做奴工,遭到狱警残酷迫害。以下是刘孝明遭迫害经过。

被绑架 遭遇迫害

刘孝明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因为知道法轮功好,而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江氏开始对法轮功残酷迫害之时。刘孝明因知法轮大法好,到资料点去取真相资料,被抚顺市刑警支队恶警绑架。

二零零三年三月一日那天,刘孝明从铁道边取完法轮功的真相资料骑自行车走时。当时一辆没有标识的轿车在铁道的南边停着。刘孝明在道上骑车走,一个穿便衣的恶警,就喊:就是他,于是和另外一个恶警上去把刘孝明从车上拽下来。将装真相资料的兜子抢走。把刘孝明塞到铁道边上那个轿车里,拉着刘孝明就走。一个恶警手拽着刘孝明的裤腰带,怕刘孝明跑了。

当车行到快到葛布派出所时,在前葛的公共汽车站。刘孝明打开车门就从车中挣脱下来了,让人知道警察在绑架好人。当时那个拽裤腰带的人就喊,快停车。车停下来后,那个恶警仍然拽着刘孝明。警察让百姓帮他,刘孝明说,我是学法轮功的好人,不是坏人。我没有犯罪,他们非法的抓我。当时没有人帮那个恶警。后来那个恶警又打电话,叫来十多个警察,这些警察来了之后,把刘孝明按倒在地,有三个脚踩着刘孝明的脑袋,就对刘孝明拳打脚踢的。后来就把刘孝明带到葛布派出所了。当时刘孝明的衣服被扯破了,手机被抢走,兜里的一百元和电话卡都被抢走了。

到派出所当时派出所的所长焦臣,审问刘孝明。抓着刘孝明的衣领并用手掐刘孝明的脖子。问刘家是哪的?叫什么名?但是刘孝明就是不说。后来,把刘孝明按到桌子下面了。十多分钟后,来了七、八个恶警对刘孝明拳打脚踢的。把刘孝明打到墙角,让刘刘孝明面对着墙犄角,抓着刘孝明的头发就往墙犄角上撞,撞的刘孝明头部流血。

后来,又给刘孝明带到一个屋,给刘孝明铐上背铐。对刘孝明非法的问话?后一个人说,别问了。知道刘孝明是谁了。就不对刘孝明非法审问了。当天晚上,刘孝明被带到刑警队,警察把刘孝明用背铐铐在椅子上,把鞋扒掉,光着脚,恶警用穿带钉子的皮鞋往刘孝明脚上猛跺,之后拿十米长的白细绳威胁刘孝明,说给他上绳。第二天下午给刘孝明送到抚顺市看守所(当时的将军狮子楼那)。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焦臣又带着一个警察到刘孝明家非法的抄家。抢走VCD一台、录音机一台,家里的存折全部拿走,并到银行全部冻结。

在看守所里遭受的迫害

给刘孝明送到抚顺市看守所时,要对刘孝明体检,查出刘孝明的眉骨上有两厘米长的口子。这伤就是葛布派出所对刘孝明殴打造成的伤害。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焦臣多次去提审刘孝明。他最关心的就是刘孝明家里的钱,他们说那钱是法轮功资助的钱,强行勒索一万元。

刘孝明被非法关押到抚顺看守所之后,当时看守所的犯人号长佟景辉(时年四十)就指使一个叫高原(抚顺县马金人)的犯人,当时这个人也就二十岁。不断的对刘孝明殴打,拳打脚踢的,刘孝明吃饭慢了挨打,擦床板也挨打。做牙签不完成任务还不让睡觉。一次让刘孝明站着,晚上半夜十二点了,刘孝明都晕倒了。还有一次高原将刘孝明脸打坏,后化脓感染,狱警问起,佟景辉还说刘孝明自己摔的。造假欺骗人。

更有甚者,佟景辉让刘孝明和一个死刑犯人挨着睡,头部在死刑犯人的脚镣旁,和另一个犯人盖一个被,挤着。稍有碰脚死刑犯就扬言:用脚镣砸刘孝明的头。时时刻刻都被恐吓着。几天身上起了疥疮。当时正是二零零三年五月间,是非典时期,天天在汗水中睡觉。非常的痛苦。

而刘孝明在抚顺市看守所期间,家中每月给他存三百元钱,而钱都得犯人去花,去算帐,刘孝明根本也不知道。二零零三年端午节,佟景辉只给了刘孝明一个链刀鱼头。后来刘孝明家人找了狱警,才免于被打骂。

在沈阳第一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间,抚顺市顺城区法院,对刘孝明非法判决,非法定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但是没给刘孝明判决书,后就将刘孝明送到辽宁省沈阳市第三监狱了(现在叫第一监狱)。

当时送到沈阳第一监狱(原称第三监狱)的还有抚顺市望花区建设街的徐勇被非法判刑七年;还有抚顺市二十三中学的赵永红老师,被判刑九年。

到监狱后,刘孝明被分到入监狱队,在那里天天坐板(坐在床板上)。当时辽宁省的法轮功学员有十六、七人,都在入监狱队。在那里呆了十五天,刘孝明被分到老三监狱的二监区。当时的监区狱警大队长是警察王小波(时年四十岁)。刘孝明被分到那后,就是干活,每天做工艺品,串珠、插花、叠兜子等活。收工后监舍里没有一点自由,每天面对墙坐板。到晚上十点钟才让睡觉。直到二零零三年八月监狱搬到沈阳监狱城,(现在的第一监狱)才免于坐板。两个包夹看着法轮功学员,不让与人说话。更不让接触法轮功学员。上厕所都有犯人盯着。

拒绝出工 遭迫害

到二零零五年三月间,刘孝明就拒绝出工,抵制对他非常关押的这种迫害。

监狱服刑现场是服刑人员改造的地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为反迫害刘孝明拒绝出工。狱警叫犯人抬着刘孝明到工地,刘孝明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功清白、还师父清白”。刘孝明被抬到工地也不干活。后来再抬他到工地的时候,刘孝明再喊“法轮大法好”时,犯人就用抹布给他的嘴塞上。后来就给刘孝明送到监狱的严管,

在沈阳第一监狱里,刘孝明为抵制迫害不出工,或在出工路上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被送到严管四五次,在严管里一般都得呆上一个月的,有的甚至更长时间三个月。在严管里不给你细粮吃,开始三十天里吃粥;在第二个月给你点发糕,第三个月之后就跟犯人吃的一样了。在严管里就是利用给你减少饭量来迫害你。因为抵制迫害而监狱迫害你。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时,连带着国家的各个机关,都在为迫害法轮功服务,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也要承担法律责任。这都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而带来的危害。

被送到严管之后,监狱里的警察找刘孝明谈话,转变不出工和不喊“法轮大法好”的话语。但是刘孝明告诉他们,他没有犯罪,而被非法关押到你们这。所以他才抵制迫害。而监区里的警察解决不了时,监狱里的警察又来唠,之后他们和监区的警察商量解决此事。但是都没有实际的解决。在当时还有一个叫高文振的法轮功学员,是辽阳人。刘孝明和高文振他俩就抵制迫害,一起不出工,一起喊“法轮大法好”,还一起被送到小号中。高文振时年二十七八岁,被判了九年。

二零一零年二月一天,因为刘孝明拒绝出工,被警察董伦山指使着五个犯人,从床上将他拽下来,只是穿衬衣和衬裤的刘孝明,被犯人抬着送到严管号迫害。在途中他们抬累了就把刘孝明放在地上歇着十多分钟等警察来。东北的天气冬天很冷,那天的气温得零下二十多度。刘孝明就穿着衬衣、衬裤的那冻了十多分钟的。《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而信仰自由被侵犯还要被关押到监狱里。你说这个中共的社会公平吗?自己破坏法律实施还要把罪名嫁祸给法轮功,真是天理不容呀!

当时是大年的初五,刘孝明又被送到沈阳第一监狱的严管号。当时有一个犯人叫闵占学(时年四十岁,抚顺人)。他是大年三十之前被送到严管的。这个人的手冻坏了,刘孝明就伺候他。给他叠被、包手、穿衣、叠裤子、袜子、扫地、给他打饭的、刷饭盒、照顾他。然而,闵占学的伤好了,在恶警的纵容下,却反过来迫害刘孝明,把包米粥往刘孝明身上扬;往刘孝明的饭盆里撒尿,然后扬撒在身上;把刘孝明的棉袄扔到厕所便池里;在刘孝明呆的地方吐痰;在睡觉时往背上吐痰;夜间大声喊叫不让睡觉。

在沈阳第一监狱里,刘孝明拒绝出工,在监舍里学法、炼功。监狱的警察有时就搜刘孝明等人的牢室。一次监狱的警察厉宝臣领着犯人杂役,对刘孝明住的牢室搜号。将刘孝明抄写的经文等物品搜到,当时就要关押,刘孝明抵制关押迫害,不让他们带走。一个小时后四个犯人用铐子将刘孝明背铐,有人按着刘孝明的头,有的扭着胳膊,就把刘孝明强行送到严管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