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海林的同修交流“修炼如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海林的同修们,今天和大家聊聊“修炼如初”[1]的话题,在这最后的正法修炼阶段,师父要我们“修炼如初”。回忆当初得法时,我清楚的记得当初我们修炼的状态,就说学法吧,那时大家学法的那股劲,真的是“比学比修”[2]。我得法晚,经常听先得法的老同修讲些感人的故事。再说洪法吧,那时洪法真的是一呼百应,到乡下去洪法,都恐怕落下,没有赶上客车的就步行走着去。都没有任何的想法,就是觉得该这样做,就这样做了。

后来大法和师父遭受诬陷,我们也進入了正法修炼阶段,我们每个同修的心性都在接受着最严厉的考验。有同修被抓时,几乎没有不参与营救的,有写信的,那时哪里有这么充足的资料啊?都是手写的,无论文化高低,写的都是心里话,都是肺腑之言啊。还有张贴传单揭露迫害的,也都是自己编辑排版、打印的,有的手写传单都能贴得到处可见,后来又有了现成的,不能贴的就散发迫害真相传单。好多同修参加近距离发正念,那个时候哪有站内信箱这么方便啊,都是自愿的。大家都自己组织仨一帮、俩一伙的,大冷天都穿的老厚的衣服在雪地里,一发就是一个小时。那时大家的心都往一块使劲。那时国保大队多邪恶啊,到后来我们的环境有些宽松了,不是后来他主动变了,而是我们邮寄信件讲真相、张贴和散发传单揭露迫害、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的结果。没有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那个恶人就嚣张不起来了。

而现在呢?好象都觉得现在他们很邪恶是不是?其实远不及当初7.20中共刚开始迫害时的邪恶啊,那时真的感觉都透不过气来。到处充满了邪恶,走到哪里都是电视、广播、报纸的诬蔑宣传。心里堵的多少天都吃不下饭,眼泪含在眼眶内,随时都会泪流满面。这风风雨雨的,一晃过去十几年了,大家都挺过来了,真的是不容易啊!在这些年中,有很平稳的走在修炼路上的,有屡次遭受迫害的,遭受迫害的大多都是走在正法路的最前面的,虽然他们在修炼上还有漏,可一个修炼的人谁能无过呢?他们不也是因为忙于做事而忽视了学法,没有及时用法来洗净自己,心性没有跟上来,一时人的观念占了上风,让邪恶钻了空子。我们想想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冒着天胆,一头扎到这个十恶毒世上来的。为了什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为了过常人生活来的。

但相比之下,我们想想我们每天看的大法书、每期的《明慧周刊》、散发的真相资料。如果没这些走在前面的、敢于付出而不畏生死的好同修的付出,我们的修炼环境和状态又是什么样的呢?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善吗?我们慈悲吗?我们拿他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了吗?别说把材料交到了检察院了,就是那些还在监狱里的同修,我们都应该坚持揭露迫害积极营救。一定不能执着结果,目前最大一个观念,就是执着结果,看着没救出来就泄气了。我们要改变这个观念,我们是借这个契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开创修炼环境。把基点放在救度众生上,救度司法部门的众生,他们都是等着我们救度的。他们都明白了,不就都得救了吗?我们的环境就会好起来了,同修自然就会救出来了。不能听着点风声就不敢出来了,要理智、智慧的做好该做的。其实达不到“修炼如初”,那就是放不下的执着太多,包括我个人在内。其实别说咱们个人的执着了,就说这个地球上的一切,这个三界中的一切,哪一个是我们要带進天国世界的呢?哪个都不是!我们将来是要离开这个地球的,离开三界的。这人中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够修炼而开创、而铺垫的,怎么反倒还执着不放了呢?你妄想要把它带進天国吗?那它就会反过来把你留在这里。

什么孩子啊,老人啊,房子啊,工作啊,名、利、情啊,都是拖着你不能精進的缆绳,早砍断早轻松。一切阻碍我们精進、阻碍我们“修炼如初”的因素都得统统让路,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因为我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当然还要平衡好人中的一切,做好了,那就是威德!时间不等人啊,谁知道哪一天结束呢?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怕字,怕这怕那,这怕不是修炼人的死关吗?怕失去什么呢?对修炼人来说都是要放下的,怎么害怕失去呢?

讲了这么多,都是真诚心里的话,因为也没有那个机会面对面的和大家交流,借这个平台和大家说说心里话,以上都是本人在有限层次所悟的,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