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 走自己的路

在参与全球RTC平台打电话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发言想交流一下我本人在参加全球RTC电话平台以来,在同修的支持和帮助下,走出个人独修状态,从不会、不敢打电话讲真相,到敢打,会打电话,一直到做RTC平台主持人,成立加拿大卡尔加里电话组,整体参与平台值班的过程。我感谢师尊在这个过程中对我和我们地区每一位参与者的呵护,也感谢世界各地同修和卡尔加里同修对我们的帮助和各方面的支持。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圆容整体,走自己的路”对个人修炼的重要意义。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应该是个老学员了,但我在国内的时候,由于一直没有群体的修炼环境,在我居住的小镇上,只有我一个人修炼法轮功,我唯一认识的同修是我儿子和女儿。但我们长期在异地生活,我在法的理解很多年还停留在“祛病健身”上。但当我来到加拿大之后,在加入了群体的修炼后,尤其是参加全球RTC电话平台打电话以来,我感到自己对法的认识突破很大。这一切都是慈悲伟大师尊的安排,还有本地和世界各国大法弟子的关心、鼓励和帮助。群体的修炼环境使我在个人修炼中進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更使我意识到,每个修炼者对群体圆容的意义。我将从四个方面来谈我的体会。

突破自己,从不会、不敢打电话,到敢打、会打电话

我从前生活的地方很小,直到退休也没有什么机会离开那里,所以不会说普通话。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压力很大,甚至一度沉默寡言,我感到自己说话的能力都变得很差。三年前有同修建议我给国内打电话讲真相。当时我觉得这个想法简直是个神话,是完全不可能的。除了觉得自己说的方言别人听不懂外,当时还有重重的怕心:怕说不好,怕没人听,怕没话讲,怕被人问住,怕挨骂,怕不会用电脑等等。总之,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能力、没有可能去驾驭这个事情。记得当时,那个阻碍我打电话的物质象个厚厚的壳,把我包裹着,我觉得它对我的障碍非常大。

这时,当地有同修一再鼓励我,帮我装好了上平台要用的软件,教我使用软件的基本操作,还帮我在网上买好了打电话的计划,并且劝我,暂时不打也没关系,先上线听听同修怎么做的。在我再也找不到理由推脱的情况下,我开始在平台上听同修打电话,每天和大家一起学法,听同修们交流打电话的体会。

自从上了平台,我就被这里吸引住了。我每天有了早晚两次固定的学法时间,许多同修打劝三退电话时机敏的言辞,深入浅出的劝退内容,平静祥和但充满能量的声音,使我感到非常振奋。尤其是同修之间的交流,其中很多问题也是我在理解上的困惑,我感觉受益很大。心里很羡慕平台上同修们的正念,也真的希望自己能打好电话,多救人。

我把同修们打电话的内容录下来反复的听,揣摩他们讲得好的地方;把那些精彩的词句和短语用笔写下来,一遍一遍的念,还把那些学到的词句改写進我自己的电话稿;我还鼓足勇气向主持人请教我的困惑,没想到主持人特地把我领到一个房间,耐心仔细的答复了我所有的问题,告诉了我很多打电话的经验,一再对我進行鼓励。我受到极大的鼓舞。尽管如此,我一直在平台上听了很久,才突破了在平台上当众拿起电话打的障碍。

在主持人的耐心鼓励下,我终于当着大家打了第一个电话。记得当时非常紧张,声调好象是个陌生人,手心里也出了许多汗。但从那第一个电话之后,我发现,包围我、控制我很久的那个庞然大物,似乎突然被突破了,它变得小之又小,而我却好象变大了。我从中悟到,师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的法。当我站在很想打电话救人这一念上的时候,师父就会帮助我清理自身空间场那些不正的物质,从而使修炼的我“强大”起来。而这一个很重要的外因,是平台上给我不断带来的很强的能量场,源源不断的洗涤和冲刷那些给我传递负面信息的生命。我相信很多平台上的同修都有相似的感受。

在打电话中提高心性,修炼自己

自从第一次在平台上拿起电话,我得到了平台上更多同修的帮助。在法理的认识上、在打电话的技巧上、在电话的内容和结构的把握上,我都不断的得到其他同修及时的纠正和建议。尽管我普通话还是不好,打电话的说辞也很不成熟,甚至我打电话语气还有些怯生生的。但我体会到师父的加持和鼓励,刚开始打电话那段时间,只要一拿起电话,总能有人做三退,少则二、三个,多则八、九个。

在平台上,我的电脑技术也很快得到了提高。原来我几乎是电脑盲,慢慢的,在同修们的指点下,我现在已经能比较熟练的操作多个打开的电脑窗口,甚至学会了打字,能帮助其他同修给国内的电话发短信,还能用电脑软件给其他同修写回复,回答同修的留言,转发电话号码和文件,也可以帮别的同修上网发退党申明了。对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电脑技能的快速提高,有力的支持了平台上的其他同修,帮他们减轻了一些工作量。我深感师父说的,“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1]。我体会到,只要正念强,做事立足在法上,在做好三件事的基础上,师父就会帮大法弟子把智慧和能力打开。在世间这一层面上,直接帮助我提高电脑技术的是平台上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每当我有技术难题时,在协调同修的安排下,常常有远隔千里,甚至大洋彼岸的同修耐心的帮我排除故障,仔细的解答我的疑问。我深知这些技术同修都非常的辛苦,要把我这样电脑知识很差,连基本词汇如“桌面”和“复制”都需要做解释的人,辅导到可以熟练做基本操作,可想而知,需要做出的努力是非常巨大的。我体会到,他们在幕后为平台的运作默默的付出,用自己的技能和智慧帮助并圆容着平台上其他的同修。

在打电话中,我还有一个体会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通过打电话,我发现坐在家里,也可算是体会世态的炎凉。初期打电话时,我心情经常随着接电话人的反映而时起时落。遇到态度好的,我就会心情愉快,劝退一个,常常兴高采烈,当天心情都很好;遇到态度恶劣的、骂人的、恐吓的,我常常会心生怨恨,觉得自己花钱费力来救他,他不感谢我还这样对待我,就很委屈;遇到家人对我打电话提出质疑和改進意见的时候,我也常常不屑一顾,甚至反唇相讥,心想你也不打电话,也不懂我的情况,怎么有资格批评我。还有,我说话嗓门大,一打电话吵得不修炼的家人对我很有意见,我觉得他们不支持我,感到不快。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尽管花在打电话上的时间没有减少,但退的人数却少了,甚至一连几天还没有人退,有些天还出现了病业状态,一段时间连开口发声都很困难。我很着急。在平台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时,同修告诉我,这是干扰,是旧势力对我救人这个事情的迫害;同时也提醒我,要向内找,向内修,这说明我要上心性的台阶了。

可是提高的过程真是剜心透骨啊,有时候是悟到做不到。也知道师父说的“在修炼中你们所经历的都是好事”[3],“一举四得”[4]的法,可是一旦事到临头,还是常常不在法上想问题、分析问题,不能很坦然地面对这些提高心性的难,更别说去感谢那些给自己制造磨难的人。当我悟到自己的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感到我心的容量扩大了,也感到我遇到的这些事情是可以成为提高心性的好机会的,我感觉在法理上悟到了,劝退的人数又开始有所变化了。我体悟到,劝三退的效果和心性的修炼是相辅相成的;正如师父所说“心性多高,功多高”[2]。修炼人,要时时事事用法来对照,向内找,在法上悟道,做事情才会事半功倍;师父就会把修炼人往前推,在打电话上,劝三退的效果才会好。

参与平台值班,体悟整体圆容

通过一段打电话的实践,我被邀请做RTC第一直播室的主持人,参加RTC平台值班。对我来说,这是个突破自我、提高自我的珍贵的机会。

我深知自己打劝退电话的缺点:语言单调,知识面不宽,思路不开阔,快速反应和应对能力弱。唯一值得肯定的可能是我还能坚持,不轻易放弃。所以,做值班主持,对我来说是个技能和修炼上的更大挑战。

一开始,我并不太会做主持人,但许多同修给我慈悲的鼓励,告诉我有什么可取的地方,哪些方面要改進。他们的帮助增强了我的正念。在值班主持的时候,我首先遇到的一个困难是,值班的时候,很多新進来同修都愿意听,而象我一开始时一样,不敢打。作为值班主持人,我就要和一起值班的同修一起,一个接一个的打。一次班值下来,常常感到很累。这时,我感到了其他同修的圆容。常常在我值班时,有其他地区的同修主动加入進来帮助打电话;还有其他时间值班的同修,也主动上线来支持。我就可以用这个时间稍稍调整一下。有时候,我会遇到一些提问,而我没有解答好,就有同修主动帮我做更好的答复和补充。

我明白其他同修对我的支持,是对平台运作的主动圆容。我也学习着去圆容其他值班的同修,他们启发着我也去圆容配合其他的同修。在不是我值班的时候,我也常在平台上,象其他同修支持我一样,支持他们。我感到,电话平台象个大家庭,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分子,在其中成长。平台又象一个战场,同修之间象战场上的战友,相互鼓舞,相互配合。

在平台的交流上,救人急,如何救更多众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尽管每天都有一些同修加入到平台上来,但与大陆那么多没有得救的众生比,即使所有参与电话平台的同修一刻不停的打,救人的人数还是有限的。我也经常想:如何才能帮助更多的同修加入到这个一线救人的高效率的项目来呢?我们可以在哪些方面可以有些突破呢?同修推荐我一段法,给我很大启发。

我意识到,每个大法弟子要走自己的修炼路,这个路不能等,不能靠,不能仅仅被动地等协调人来指挥,我们要用师父赋予的能力和智慧,在整体正法的方向下,开辟出自己独特的修炼之路。我想,也许我可以用刚刚通过平台学会的一些技能,来帮助身边的同修,克服他们打电话的困难,救更多的人,积累自己的威德,这也许是圆容电话平台的一个更主动的方法。从此以后,我开始推动本地其他同修上平台来打电话。

组建卡尔加里电话组

我开始用各种能见到同修的机会,找同修们谈,告诉他们:“只要你有一颗救人的心,就一定能把人给救了;正法的时间不多了,希望你能拿起电话来,多救人;打电话是在一线救人;如果明天正法结束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慢慢的,本地在RTC平台上打电话的人由两个,逐渐的增加到四个,六个,现在有十一个同修参与到电话平台上,还有二位被推举为新的值班主持人,我们本地也有了自己的电话组,现在每周在固定的时间为RTC平台值班。

在帮助本地同修参与电话平台的过程中,世界各地的同修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在电脑软件的安装上,在对我正念的支持上,我受益良多,虽然其间的过程也很艰辛,但看到同修们电话打得越来越成熟,我感到这个过程是非常有意义的。

在和同修的交谈中,同修们告诉我要参加打电话,需要克服自己各种困难,对他们来说,每个困难都是非常具体的。比如要获得不修炼家人的支持,本人方言的障碍,工作、生活和家务的压力,时间的安排,还有怕打不好的顾虑,不懂电脑,甚至是电话费用的来源等等。我从前没有做协调的经验,一开始遇到同修这样的反馈时,心里常常产生焦躁情绪,甚至有很多次有了想放弃的念头。记得有一次,我给一位年纪相仿的同修打电话解释电脑的“桌面”和如何移动鼠标,怎么说对方也弄不明白。我眼泪都急出来了,觉得自己表达能力真的好差啊,这个同修怎么这样啊,完全忘记我自己当初电脑知识也是这样少的。当时感到非常无助,我心里真的很难过很着急。这时,同修推荐我一篇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作者写到:“如果我更加忍和善,我就能够记住师父的话,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超常的,我作为协调人的工作就是鼓励和协调同修,让每个学员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最大的作用。”看到这里,我感到非常惭愧。我决心要修出善心,修出忍,学习做谦卑的协调人。

在这段时间里,我另一个更深的感受是当地同修在组建电话组的过程中,逐渐的成长和相互的圆容。电话组里年轻的同修主动帮助年长的同修装软件,多次上门去做操作培训;有的年长的同修,在做完繁重的家务和照顾孙子孙女的情况下,还抽时间到平台上打电话;有两位同修夫妇每周末驱车到几十公里外的旅游区去讲真相,晚上还赶回来参加电话主持。还有很多次,一些同修家里正在招待客人很忙的情况下,也上到平台上来支持当地的值班。有一些特殊情况,打电话的人很少,我需要离线去招呼大家的时候,本地一些同修就主动的帮助我,一个接一个的在线上打电话,直至来的同修多了。

我看到本地电话组的同修们正渐渐的成熟,很多同修打电话的能力和水平都快速提高,而且很快超过了我。一位老年同修令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她第一次打的十个电话,就有两个退党的。目前她打电话劝退时,语言简洁,切中要害,而且思路非常清晰。尽管她不会用电脑,每次都要用笔把我发给她的电话号码抄写下来,拨电话速度也非常慢。还有一位同修在一开始上平台的时候,曾经为一些打电话的说法与许多同修有不同意见,甚至引起了一些误解,但她坚持以法为师,每天坚持不懈地打三十到五十个电话,参加平台的学法和交流。她现在也很快成为当地电话组中的重要成员。

我们本地电话组成立到目前为止时间还只有几个月,仍然刚起步,许多方面都很幼稚,但我们都有一个愿望,就是多救人,修自己,圆容整体,相信只要方向对了,师父一定会帮助我们克服修炼上的困难,赋予我们智慧和能力。

结语

从我和本地同修参与全球RTC平台的经历,我们感到修炼群体对每一个大法学员的巨大意义。群体可以相互帮助,相互激励,提高技能,锤炼正念。正如神韵的一个解说词所说:“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难断”。电话平台正是一个把每个参与者锻炼成一把坚实有力的筷子中的一根的重要平台,为海外繁忙的大法弟子提供了一个向大陆讲真相的良好环境。用自己的正念和行动,圆容整体,修炼自己,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证实大法,是我们用实践来演绎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所说的“聚之成形,化之为粒”在人中的一个表现。

以上是我参与全球RTC电话平台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理解,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