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过程中暴露自己的执着并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在与他人合作把神韵带到墨西哥城的修炼体会。

在与他人的矛盾中放弃执着

在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负责协调的A同修和B同修告诉我说我不能参加协调人会议。我听了之后不高兴而且还懊恼他们。他们不让我参加协调人会议的决定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在向外找。我知道如果我想要在我的修炼上有進步,我必须做的更好。有一天我们背诵《洪吟三》:

谁是谁非

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我悟到我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不对。

我们学完法之后开始讨论与神韵项目有关的各个方面的步骤。我仍听到这些字句在自己的心里回荡,“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1]。所以我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我要将这句话付诸行动。”有时我的心仍感到被刺激而且我仍会懊恼。但是随着我向内找并记起师父的话,我就会看到真正搅扰我、刺激我的那颗心不是来自外部,而是那个自我、傲慢和自豪。每一个执着都暴露出来而且都不想被去掉。悟到这一点后,我下决心要将法理体现溶于实践。

每次A同修和B同修讲话,我都向内找并重复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很快他们就打电话给我要我参加神韵协调人会议。我的心不再感觉沉重,而且我们能够更好的协调了。

在困难时刻保持冷静并持续发正念

我负责神韵艺术团访问墨西哥的签证安排。这个责任令我焦虑。在神韵抵达前的两个月,墨西哥修改了移民法。移民局对于新的法规及程序不是很清楚。我们按照他们要求的做了,但是却一直有混乱和新的指令,而且时间很快的过去。在神韵抵达前的仅几个星期,我觉得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于是,我决定马上去移民局拜访。在我去的路上,数千种不好的想法涌入我的脑海,“如果神韵不能進入墨西哥将是我的错,”“没有时间再从新递一次签证申请了,”“如果事情搞砸了,我可以去哪里逃避呢?”“如果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真是不能面对同修,”等等。当我意识到这些念头,我就马上消灭它们。我之前还读了师父的《瑞士法会讲法》,而且还带在了身上。

师父说:“那么最本源的物质最后是什么呢?就是水。而我讲的这个水可不是我们常人社会中的这个水。也不是不同层次中存在的江、河、湖、海之水,而这个水是造就着那一个层次天体一切物质与生命的,也可以说它是本源吧,只能这样叫它是个本源。而这种水又不同于我们所认识的象常人空间的这种水的概念。准确的应该叫它是死水,因为它是不动的,它完全是静止不动的,你扔進去一个东西它不会起任何涟漪,它不会打起水漂儿来。”[2]师父还讲:“在这宇宙中一切物质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真、善、忍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有不同层次中的表现形式,”[2]

我明白了“真、善、忍”是一切,在最纯的、最本源的那个境界,作为本源物质的水是完全静止不动的。所以我就想,“我要同化真、善、忍”。而后我悟到我距离那种本源物质非常遥远,师父说:“它完全是静止不动的,你扔進去一个东西它不会起任何涟漪,它不会打起水漂儿来。”[2]“在这宇宙中一切物质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2]我注意到我是在完全相反的那一端。我向内找就想:“为什么我的心会动呢?为什么我会有这种不正确的想法呢?这是宇宙的法。有谁又有什么能阻止神韵来墨西哥救度数以千计的众生,尤其是这些众生在这里等待着被救度!”“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法!我必须有正念并且要帮助那些众生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做他们应该做的。”

在步步走近移民局窗口询问我们签证的申请状况时,我有了更多的自信。移民官对我很和善。他说我们之前所遵循的程序是适当的,而另外多了两个选项可供我们选择。这次的体验使得我能够在从事神韵的项目中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并且在困难的时刻发正念。从那以后,我就会提醒自己保持冷静,在困难情形中发正念,这样事情就会容易推進。

在确认了签证程序无误之后,不知怎的,我先前的那些不正确的想法又随着我来到了国家剧院的法务部,神韵将在那里上演。剧院代表打了几次电话跟我们索要移民文件。他们的政策要求我们递交全部移民文件后方可让神韵演出。但问题是,我们在神韵抵达机场之前拿不到任何文件。总协调人和我去了剧院的法务部解释这个情况,并向他们保证一切都没有问题,神韵一到他们就会拿到移民文件。在我们去剧院的路上,我的心充满了恐惧。但是,因为我之前的那次体验,我比较容易保持正念。我想,“我就像止水,什么也动不了我。宇宙中的一切都是为法造就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止神韵来墨西哥完成他们的使命。剧院的这些工作人员在千万年的等待被救度中被安排在这历史的关头扮演他们的角色。”会面简短但很顺利。法务部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情况深表理解。会后,剧院代表告诉我们,“你们对于神韵做的这些成绩足以写一本书了。很多媒体和广告界人士告诉我说他们愿意出任何价钱来学习你们做的这些和你们怎么做到的。”他说的这番话和我那天早上听到的让我体悟到:常人也能够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我知道我们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

在做决定时替他人着想

在神韵抵达后我们遇到了一个困难。开始时,餐饮小组由同修组成,每天会为神韵演员煮饭。但是时间过去了,我们决定这个小组由一个常人的烹饪专家领头。我们把这个责任交给了一个送餐服务公司。我们认为这是个更实际的做法,也会减少我们的工作量,麻烦也少。但是旧势力钻了这个大漏的空子,问题开始出现了。开始时,我们打算给神韵提供最好的地道墨西哥食物,因为我们想让他们品尝美味的墨西哥佳肴。但是我们没考虑到食物对他们来讲太辣了,量也不够。结果,食物一送上我们就收到了负面的反馈。一天以后,有一半以上的神韵演员开始出现肠胃不适。

我想,“出什么事了?”我拒绝接受任何旧势力的安排并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试着保持正念,不理会别人的态度,只想着为神韵做到最好。我迅速决定并准备接受命令。我们慈悲的师父了解到这个情况。在他得知这个情况后,他回复说问题出在水上而非食物。师父要我们把水煮开,然后立即拿给每一位神韵演员。

那次以后,我们立即终止了送餐服务。一组学员连夜成立了小组专门负责准备食物,只做中餐给神韵演员。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这次经历给了我向内找的机会并放弃对自我及自豪的执着,对追求安逸,炫耀墨西哥食物的执着。更重要的是,他让我明白了在做决定前替他人着想的重要性,能够放弃我个人的想法而让别人受益,修去想让自己有面子的执着,并愿意谦卑的接受指示或者是计划改变的需要。最后一夜之间马上更改所有事物内容很困难,但是同修们成绩出色,从头到尾,而且是同时都在为别人着想。

体验神奇的一刻

在为神韵寻找舞蹈工作室的过程中我还学会了一样东西。神韵艺术团开始时要求在饭店预留一间房给演员们练习。后来,他们决定取消在饭店的彩排,而是去找个舞蹈工作室,这样他们就会有把杠、镜子、及足够的场地。我们立刻开始寻找,但是我们找到的第一家已被别人预订了三天。因为我那时还在尝试解决食物问题和许多其它问题,我没有时间去为后两天找舞蹈教室。事情多的让我有点难以招架。我加强了自己的正念,“我就像止水,没人能动了我。我应当随其自然,应当解决的就会得到解决。”

其他同修也没时间找舞蹈室,所以我知道我还得自己做。这时有个人闪现在我脑海里,是我几个月前见过的一个人。我们去他们公司推广过神韵,并会见了一位女士,她与舞蹈学校有联系。我想我应当打电话给她请她帮忙。之后奇迹发生了。就在我打给她之前,她打给了我。她问我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这是我们有生以来最神奇的一次体验,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帮我们找到了一个舞蹈室。再清楚不过了,是师父在为我们找解决的办法。

对于一个常人来说,我们遇到的这些困难可以说是让人难以应付的。但是对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这是个特别而又神圣的继续保持正念的机会,不断的提高心性,最终回归到我们来之前的最高境界。

以上是我在自己层次上的悟道。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2013年美西国际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