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修炼中形成整体 在整体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得法,至今已十七个年头了,在这十七年的修炼中,师父的慈悲呵护是我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说不尽的。今天我把这么多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师尊安排我在帮助同修中修好自己

由于在当地我得法比较早,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成了当时的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曾被四次关押迫害,这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后来我决定卖掉原来的房子,换个环境,结果不长时间又被邪恶知道了,我就又搬家,后来由于怕心失去了学法的整体环境。

到了二零零五年的时候,师父在我家附近安排了一位老同修,老同修也希望能有一个学法小组,就这样我和老同修约好每天晚上在我家学法。丈夫同修由于怕心,说只允许老同修一个人来。一段时间下来,我和老同修都觉得很好。我们地区的很多学法小组大都是每周的一、三、五或二、四、六学法,象我们这样每天都学法的还不多,所以有很多同修陆陆续续的来到我家学法,这样,来我家学法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的学法小组也由一个变成了几个。

在一次学法时,看到明慧网上很多同修都谈到了找回昔日同修,就想自己以前是辅导员,认识很多昔日同修,我有责任和义务找回他们,让他们回到大法中来。就这么一想,师父就安排了好几个同修找到我,他们都没有学法小组的环境。面对这种情况,我想,很多同修晚上没有时间出来学法,而白天有时间,于是在我家又增加了一个白天学法的小组。这样,我们白天系统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晚上学习《转法轮》,这样我家白天晚上就都有很多同修来学法,并且到了整点就发正念。通过这段时间的学法,我感觉到在法中升华的很快。

不过这期间也有干扰,母亲同修来我家一看,白天晚上都有不少人在我家学法,就起了怕心,和丈夫同修说了些担心的话,丈夫同修本来怕心就比较重,回家就在同修面前发脾气、找茬。由于白天、晚上的大量学法,师父的无边法理层层的展现,生命在法中明白法理后的幸福和愉悦使我有了智慧,无论丈夫怎么表现我都不动心,就用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和“修内而安外”[2]的法,解体了这次干扰。

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我首先冷静的向内找,我知道旧势力害怕我们形成整体,所以才指使亲人来干扰学法小组,学法小组是师父留下来的学法形式,任何生命与因素都不配干扰,那为什么它能干扰的了呢?我无条件的向内找,母亲和丈夫同修表现出来的都是怕,同修是一面镜子,用这面镜子一照,发现原来是自己思想深处有怕的因素,找到了原因所在,调整好自己,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彻底解体怕的因素,丈夫同修和母亲同修也都在法中升华上来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如果我们身边没有学法环境,我们要积极主动的创造学法环境,这样对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很有好处,这也是圆容了师父所要的。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小组整体学习《洪吟三》的体会,《洪吟三》刚到手一本的时候,我们十几个人轮流读,这其中有老年同修不认识字的,我们就查字典,然后帮他们写下来,我们采取每首诗每个人读一遍的方式,一圈下来就是十几遍了,然后每个人在站在自己的角度谈一下自己对法的认识与理解,发现这样学效果非常好。每人每天再抄下来几首带回家去背诵,我们小组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十几岁,就这样十五天之内,小组的同修们便把《洪吟三》五十二首诗全部背诵下来了。这段时间的集体学法给我们以后的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在帮助同修过关中修去自己的执著

我们地区有一位同修大姐L,她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怕心等执著,就把修炼放下了,这一放就是八年的时间,直到二零零八年她才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二零一二年四月,同修L被病业干扰,医院诊断为心脏病,如果不换心脏,最多就只能活半年了。同修L决定不做手术,回家学法。大约十一月份左右,她出现全身浮肿,后来她们学法小组的协调同修找到我,让我们小组配合发正念,我们小组白天去她家,晚上回来,晚上她们小组再接力发正念学法。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那天晚上,我们小组正在学法交流,同修L的女儿及协调同修来到我家,说同修L自己提出要来我家,参加我们的学法小组,要不然怕家属强行将她送往医院,问我可不可以,我和同修做了简短交流后决定让她过来。不一会儿车就到了,同修L一進屋,我丈夫吓了一跳,把我拉到里屋说:“这人都啥样了,你还往家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刚才她一進屋,我就看到她脑袋的上半部份都没有了。”我对丈夫说:“咱们给她加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事的。”就这样,丈夫从里屋出来对同修L说:“姐,你就这待着,这是我家,你尽管放心。”

同修L当时的浮肿非常严重,自己上床拿不上来腿,我去帮忙抬,我抬不动她一条腿,两个乳房肿得老大,乳房下部的皮肤胀出了血口子,两条腿、腰一直到前胸、后背都肿的邦邦硬,她的整个身体普遍肿起来有十多公分厚,头、脸都肿得老大,看起来很吓人的,她自己的衣服早已穿不上了。我把丈夫夏天穿的弹力半袖找出来给她穿,下身也只能穿一条弹力男式四角内裤,因为我家的室内温度高,她就只穿这两件就可以了。当时我想,同修L的身体这样,一定是邪恶的迫害,她那么多年没学法了,一定是有法理不清的地方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就和她一起多学法,从法理上交流,我们小组的同修白天陪着她学法,晚上其它小组抽人来我家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学法,这样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

北方的冬天,滴水成冰,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天气,同修们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发正念,有的下班就过来,天刚亮就要走,我就做几个小菜,让同修吃过饭再走。这样一来,我家白天晚上都不下二十来人学法,发正念,丈夫和儿子都去姐姐同修家住。同修L在这强大的整体中,认识也提高了,也有了食欲,无论她什么时候想吃,我都给她做。刚开始由于肿得厉害,晚上根本不能睡觉,姐姐同修就把她抱在怀里发正念,让她放松一下,睡上一小觉(其实她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睡觉了)。同修L非常感动,她说:“我得好好精進了,我要不好好学都对不起前来帮助我的这些同修们。”大概在她来的第三天晚上,师父给她净化身体,我就看到从她脚脖和小腿处往外渗水。刚开始是小水珠,后来就淌流了,从小腿排水我还是第一次见着。有一位医生同修来我家看她时,感慨的说:“同修敢留你,去医院不会有人留你的,就是我也不敢留你,师父从最好的部位把水排出来了,这么多水,要是走尿道的话,那肾就废了”。我们大家都非常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所有参与的同修在整体中都提高的很快。这一次的整体配合,我体悟到了师父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提高都做了细心的安排,虽然同修的病业不是师父安排的,但在我们坚定不移、信师信法的整体配合下,把坏事变成了好事。

在这期间也去掉了我很多平日不易觉察的人心,我不放松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不对立即用法归正。同修L现在已经能睡着觉了,她为难的说:“这水要是垫不住,渗到床上,可怎么办呢?”我说:“一张床多大个事,只要你能好,我再买一张又怎样?你尽管放心的睡吧!”虽然平时我爱干净,但我深知,我们之间不能有一点间隔,有一点间隔都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我要用洪大的慈悲去包容同修,同时向内找到自己怕脏的心,谢谢师父让我发现这颗隐藏很深的心,让我修去它。我家满屋都是她用来垫脚的毛巾,平时她走一步路就是一滩水,吃一顿饭的时间,地上就是一大滩水,同修们没有一个嫌脏的,都给她擦、洗。她坐过的餐桌、椅一块块的黄,我知道那是渗出的尿液,她本人不知道,我也先不去洗,免得她心里有波动,从而影响她提高。坐便上厕所,用完手纸,回不过身来,有时扔在地上,我马上捡起来,不让她看见。由于水肿,大、小便需要每天用温水清洗,我让她用我家的盆洗……在这方面,其他同修可能早就修去了,或根本没有,而我到现在才修去,真是惭愧。

在这期间也有很多干扰,我一定不让干扰她的事在她面前出现。有一天母亲同修打来电话说:“那人还在你们家吗?她那么重,万一有事你能承担的起吗?你家白天晚上都那么些人根本不行,马上到年关了,你可别整出啥事来,她家人要来接她就让她回去吧。”放下电话,我调整一下心态,母亲这是担心我呀,情大于法了,我还是去一趟,电话里也说不明白,她也是同修,在这个问题上也需要提高认识,形成整体。母亲平时也是说一不二的人,准备好了批评我呢。我和母亲在法理上交流,我说:“妈,同修现在有难,我们能不帮吗?难道要等到旧势力夺走她的肉身吗?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那如果换成是我呢?”我流泪了,母亲说:“老姑娘,你做的对,我错了。”这是我头一次听到母亲承认她错了。

邪恶见干扰不了我,就在别的地方下手。一天早上丈夫回来说,他三叔要跟我借五万元钱,丈夫说必须得借,不然他三叔银行的工作就下岗了,当时我想,他家已经有几十万元的外债了,我这五万元借给他,什么时候才能还我呀?我这是大法的资源,这钱如果他还不上对他也不好。不借吧,丈夫就不高兴,看当时的情形就是不还丈夫也要借。再看看同修L,现在无论是学法还是修心,各方面都在稳步的提高,如果不答应,丈夫就会发脾气,我不能让任何干扰同修L的事情中途插進来。表面是借钱,实际是有原因的,于是我就答应了,丈夫高兴的走了。由于我明白大法资源不能浪费的法理,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件事情,最后我只借了他一万元钱,丈夫也很满意。

我们小组有一位刚得法两年的新同修来和我说一件事情,说是想给同修L的儿子介绍个对像,这男孩大学放假回来照顾他妈妈很用心,正好有一个女孩也是同修,没有对像,她看着挺合适,问我行不行,我说不行。我说同修L现在正处在关键时刻,不能有任何人的事插進来,她高兴不高兴都是执著,都会产生波动。也是我没和这位新学员交流明白,第二天她自己把此事跟同修L说了,她们都很满意,说是抓紧时间让两个孩子相处,这样一来晚上学法的时候,男孩把女孩送回家,我们集体炼功他们就没参加。这样同修L就不高兴了:“你平时在大学里没有环境,现在有环境了你不炼。”就埋怨那个新学员给介绍对像了,她心里一波动,马上就呼吸困难了,已经消肿的脸又开始肿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大家都没有抱怨她,都是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他们娘俩也向内找,结果假相消失了,她呼吸又均匀了。

由于我家二十四小时都有同修来发正念、学法、交流的,我来回开门的时候,总能看见对门的男子此时也来开门,一次、两次不在意,时间久了,同修也跟我反映,说是一敲我家的门,对门就会出来人,也有常人朋友跟我说:“你得注意点,你家对门的说你们家是法轮功基地,白天晚上不断人。”我听到后的第一念是否定这个假相,不让众生犯罪。

那天晚上学法的时候,我发现那两个孩子无论是学法还是发正念,总是不时的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的。一看到这,我心里就没底了,再联想到对门的所作所为,心想:我们这么纯正的场,加上这么多情的物质,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怎么办?这么多同修在这,你们愿意处对像等同修L好了回到自己家再处多好,万一……其实当时我已经动了人念了。

当时我们在学习《转法轮》,正好到我读:“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我们这里一下子传这么高的法,当然对你的心性要求也是高的”。当时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一段理的深层内涵,师父我懂了,弟子懂了,我就只管修炼我的心性,其它的什么都不管了,师父一下子传这么高的法,本来对我们的心性要求就应该很高的。在那一瞬间,我的心就象一碗清水,没有一丝的涟漪,平淡极了,我的细胞、我的更微观都明白了这一段法的深层内涵,我才真正体验到了:明白师父的一句话就足以过关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家的高压锅时间还没到,不知是谁就给打开了,就在这危急关头,我一把按住、关好。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我的心动了,那就象高压锅爆炸一样,是很危险的。现在同修们照样来我家切磋、交流、发正念,大家畅所欲言,我家就好比一个大炼功场,有的同修说,在我家找到了“七·二零”以前的感觉。这对我的鼓励很大,可是同修哪里知道我那时的心态呢?如果我今天不写出来的话,也许只有师父知道,在这里我深切的认识到了,圆容整体和包容同修的重要性,这也给我们在以后的整体提高、整体配合修炼埋下了伏笔。

同修L在这强大的整体中恢复的很快,她那笨重的身体从上往下消,上下比例明显失调,消下去的部份恢复原样,而没消的地方就象贴上了一层厚厚的大饼。但每天都可以看到消瘦的部份往下走,但是消到腹部以下的时候就不往下走了,不但不往下走了,我看到还有一条腿变粗,心想这到底是差在了哪里呢?那天下午,她去卫生间很长时间也没有出来,我和几个同修在外屋等她,后来她在卫生间里说:“某某(指我),一会儿我得跟你说,不说不行了,你看我这一口气都上不来了。”我一看她呼吸困难,脸憋的很大,嘴唇发黑,眼睛往出凸。我们把她从卫生间扶到客厅的沙发上,一个同修说:“你现在就说吧,还等啥,你都啥样了,还不说。”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这几天就我怨那个介绍对像的同修,其实怨人家是不对的,我要没有那个心她能来吗?刚开始我以为那个小姑娘家庭条件好、工作好、又是同修就同意了,后来看耽误修炼了,就往外找,怨同修又怨儿子的,说是耽误修炼,其实我要是不同意,他俩能处吗?当时儿子问我我也同意了,现在又反过来怨人家。”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她马上就上来气了,脸色也好看了,嘴唇也不黑了。

当时给我的感触太深了,我看到了向内找和向外求的差别。接下来我们大家都向内找,其中一个同修说:“同修L想给儿子找一个好对像,我们有没有这个心呢?”我环视一下在场的所有同修,其中包括我在内,家里都有二十多岁的孩子,大家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想给孩子找个好对像的心,师父早就在《转法轮》中告诉过我们:“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谢谢师父让我们发现了这个执著儿女情的心,去掉它。特别是同修L的儿子也深刻的向内找,他把在学校中没守住心性和不符合法的事都说了,他边说,我边哭,我哭啊,这是感动的泪水,这是钦佩的泪水,这是人吗?这不是神吗?如果是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我能说这样的话吗?这一次我又发现了我很多的执著心,如怕心、爱管闲事的心、很强的自我的心、总觉得自己对的心、爱面子的心、爱干净的心等等,感谢师尊让我发现这些执著心,修去它。

通过这次整体向内找之后,同修L的腿一天多的时间就从腰部消到了膝盖处,我们大家都体验到了向内找的美妙,体验师父说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师父,现在弟子懂了,时时离不了这个法宝了,同修L也恢复得很快,几天的时间又消到了小腿的底部、脚脖子的部位。

通过这次的整体配合,我们大家都悟到了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法是有标准的,不会因为有的同修有病业关了,法对他的要求就严了,而没有病业的同修法的标准在你这也不会降低的,不修这颗心同样过不去,同修L的思想稍微出现一点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大家都吸取了正面教训,到农历的腊月二十二日,同修L和她的儿子高兴的回家了。

三、整体配合营救狱中同修

大陆东北某监狱非法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有的十年、八年,也有三年、五年的,这个邪恶的黑窝,有的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就被迫害致死了。对待非法刑期已满的坚定不“转化”的大法弟子,狱方勾结当地“六一零”人员来接,然后“六一零”直接送去洗脑班继续迫害,在洗脑班的迫害比在监狱更加惨烈。面对这种情况,我地协调同修说:“同修的事我们得管,‘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以后监狱再放人,我们就去近距离配合解体邪恶、营救同修,不让众生犯罪,绝不能让邪恶把同修带走。”

二零一三年初,我们多次配合整体,圆容师父所要的,因为路走正了,一切都很顺利。四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得到消息,有两名大法弟子将要走出黑窝,因为该监狱知道前几次释放大法弟子来了很多人,“六一零”根本接不到人,这次他们预谋在凌晨五点放人。接到消息后,我们就零点动身驱车前往监狱。当我们凌晨四点多到达的时候,监狱门前早已来了很多大法弟子,同修们谁也不说话,都默默的发着正念,也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在跟狱方讲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有一个好的未来。

北方的四月乍暖还寒,同修们没有一个动心的,过程中都是正念解体着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大概五点多钟吧,两地“六一零”的车都到了,他们都带来两位同修的家属,他们一看来了这么多大法弟子,就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调集警力,从各个道口拦截,准备实施大面积绑架。同修们仍然不动心,有的主动和“六一零”人员及家属讲真相、劝善,其他人默默的配合发正念。大约僵持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早晨七点十二分左右,监狱的大门打开,两位大法弟子走了出来。同修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还有一位同修献上一束鲜花,更有一大法弟子把事先准备好的鞭炮点燃,两位大法弟子在热烈的掌声中、在鞭炮声中、手捧鲜花,在外面大法弟子的簇拥下上了大法弟子事先准备好的车。“六一零”的人也想接。可是根本就靠不上前,两位大法弟子分别上了两辆车,第一辆车开走了,“六一零”的人准备追第二辆车,同修们一看,立即把“六一零”的车团团围住,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此起彼伏在监狱的上空回荡,震撼寰宇。

这是正与邪的较量,这是善与恶的抗争,邪恶在这次较量中以失败告终。“六一零”的车根本开不出重围,“六一零”人员就从车上下来给我们录像,所有的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无论邪恶怎么表演就是不动心,过了十多分钟后,同修的车早已开的不见踪影,同修们才各自散去。“六一零”的车仓皇逃走。所有参与的大法弟子都见证了这感人的一幕,而在宇宙的某一层空间中也记载着这一幕。

四、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

在一次和同修交流中,一位同修说应该主动配合协调人,把大家都找出来,整体稳步的往前走,你自己冲上去不行,大法弟子很多都是王,要让他们有锻炼自己的机会。八月份的一天,我得知某地要对四位大法弟子同时非法开庭,四位大法弟子都聘请了正义律师辩护,我想这是一次多好的解体邪恶、救度世人的机会啊!这一次我主动配合协调人,事先和我组的同修交流,同修们反应都很热烈,都很愿意近距离配合发正念,我就开始联系车,一切准备就绪。第二天出发的时候,场面非常感人,我组同修除了两位需要上班的之外,其他人都来了。我只联系了一辆车,却来了有两辆车的人,我主动把机会让给了新走出来的同修。同修们走后,一位同修大姐一脸遗憾的说:“不是说好了我去的吗?怎么没有我的位置呢?”我说:“大姐,以前整体有事找谁去谁不去,现在同修都能主动走出来配合整体了,这多好啊!我看每个人都象一朵花,以前没人去的时候我们去,现在有人去了咱们就不去。”同修大姐说:“这是一种境界啊!我怎么就没这么想呢?”我说:“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我们大家都会心的笑了。那天我们这些没去上车的同修在我家学半小时法,发半小时正念,直到晚上大家才离开。

通过这次整体配合,大家都认识到了,不管去上去不上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我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不让任何邪恶生命与因素有机可乘。这次整体配合效果非常好,用律师的话说:“法官非常好,中间辩护的过程几乎没有打断,把该讲的(真相)都讲到位了。”既震慑了邪恶,也救度了在场旁听的众生,而且被非法庭审的四位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都很强。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五、家人的转变

我的丈夫同修也是在一九九五年初和我一起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我四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给他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他一段时间不愿我和同修接触,有同修来找我他就给人家甩脸子,甚至撵同修走,当然同修心性很高,没有和他一般见识。其实我知道丈夫不是坏人,就是有怕心,对照法我向内找,原来是我有怕心,同修是一面镜子嘛。后来我主动克服怕心,在我家组建学法小组以来,丈夫的改变非常大,由刚开始的只允许一个老同修来,到后来同修在我家二十四小时不断人,现在有同修来我家,他主动开车接送。无论白天晚上,只要整体配合他都积极参加,有时还和我说:“以后整体有事,你得多参加。”认识他的同修都说他的变化太大了。

而我儿子也由当初的百病缠身(当初我是因为他有病才得法的),变成了一米八的帅小伙,也考上了一所理想的大学。周围的人都夸他人品好,不吸烟、不喝酒,有买菜回来提不动的老人,他都主动帮忙拎菜。有一个邻居把一个装有厚厚一摞钱及许多证件的钱包掉在了地上,他捡起来跑了好远才追上去还给了人家。这些他从来都没和我提起过,都是别人告诉我的。更可贵的一点是,他在大学校园里都没有处对像,我问他:“听说有校花追你,你怎么不处呢?”他却说:“妈妈,处对像不能只看漂亮,我处对像是有标准的,第一得是支持大法的,第二得不化妆的,第三得是妈妈和姐姐同意的。”看到有同修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丢弃时,儿子就默默的拿回来交给我。现在所有的家长都说孩子不好管,说轻了不听,说重了和父母生气。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师父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5]

有的时候我自己就在想我何德何能今生能得此大法,能遇此恩师,回想我小的时候衣服脏了都没有肥皂洗,整天脏兮兮的,我也没有一个朋友和同学,现在有这么多真心帮助我的同修。父母给了我肉身,师父给了我高尚的灵魂,现在我每天都在感恩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宇宙众生都不敢轻看的生命!师父啊!您给了弟子那么多,有的是弟子能知道的,有的弟子永远都不会知道,弟子无以为报,我现在才知道了什么叫寸草难报三春晖。师父啊!又是一年中秋节,我们在您为“众生业债一身当”[6]中又走过了一年。

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在做好三件事中多下功夫,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不管还有多长时间,我们一定圆容师父所要的,共同迎接法正人间那一刻的到来,谢谢师父!叩首!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三》〈还原〉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