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营救同修中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自我在三十九岁生日时有幸得大法,沐浴师尊洪恩慈悲苦度,走过了十八年的风雨历程。值此明慧网第十届法会之际,向恩师汇报自己在正法修炼的非凡岁月里,在营救同修中修己救人的心得体会,与同修分享。

得法前,我在我地区政府机关直属接待单位主管接待工作。说是部门经理,更多的时候我干的是总经理的事情。特别是我在得法前后八年间,我先后负责了多次国家级的大型高规格的接待活动,那时候我是上面领导指名钦点的不可取代的“人物”,所在的职位是个位高权重、最好捞钱的肥差。但我能够做到不贪不占,不争名利,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待客人热情周到,对待员工如同亲人,工作上几乎没出过什么差错,连全国有名难伺候的人都几次点名要住在我们单位才放心。而铁路总公司的总指挥长,总会计师在单位撤走时的答谢宴会上,说我从没向他们开过一次口,为自己谋过一次私利,拉过一笔生意。只要我向他们开一次口,我就可以赚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的钱。当他们问我原因时,我笑着对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不能那样做!他们都认为我太傻,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呢?放着这么好的捞钱机会竟然不要,只知道苦做。

那时候我刚得法不久,后来我悟到,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能做到那样,是因为师父从我没得法之前就在管我,让我守住心性,少造业,所以在刚得法就能突飞猛進,学法十几天我就百病全消,每天精神劲十足,四十岁的人像二十几岁的人一样。学起法来也是如饥似渴,无论每天工作多忙,多累,我都想抽出时间来学法。在学法点上,大家都是比盘腿时间长短,而我总是比学法时间多少,通过那段时间扎实的比学实修,师父也让我看到了许多的另外空间的殊胜景象,我能说会道的个性特点,以及擅长交际和较强的为人处世水平,现在我悟到这些都是师父赋予我在大法及大法弟子蒙难期间证实法时的素质啊!

师父引导找同修 迫害首日震警局

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的心情特别的沉重,也很不安。一早上来到单位,就去找领导请假。因在此以前,我从没请过假,他觉得很诧异,就说:“我要出差,我走后,你负责单位的全部工作!”没等他话说完,我就很急躁的打断他的话说:“我很累,我需要休息!”他看我很坚定的样子就说:“好吧!你只能休息一天!”我收拾好东西,刚出单位大门,就碰到两个同修急急忙忙的来找我,说昨天半夜,我们这里的几个辅导员都被警察抓走了,不知道现在人关在哪里?我一听大吃一惊,马上就打电话到一个辅导员家里核实了情况,然后想都没想,就对他们两个同修说:“走,去要人!”其中一位同修说,全市那么多派出所,到哪里去要呢?我说那就一个一个的去找吧!当来到本辖区派出所门口时,就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我往前走,就直接進去了,刚進门,就听到有人问:“找谁?”我抬头一看,真巧,竟然是公安局局长,以前认识他,心想,这真是师父的安排啊!于是我答道:“找你啊!”这时,他也认出了我,就这样,我就开门见山,直接问他是不是抓了我们的辅导员,现在人在哪里?他一听,赶快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这都是上面让干的,我也没办法。”我一听就立刻义正词严的对他说:“他们犯了什么法?他们都是一群好人,每天就是在炼功点上放放磁带,打扫一下卫生。你看我是好人吧,他们可比我还要好,我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不仅身体炼的没病了,每年为国家节约大笔的医药费,而且处处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社会风气也变好了,真是于国于民都有利啊!不是你妻子也在炼吗?你们为何要抓这些好人呢?”听到这里,他吓的脸色都变了,连忙低声说:“她早就不炼了!这件事我也没办法,是上面要干的。”我说:“你是局长啊,你的话他们敢不听吗?你叫他们放人啊!”他立刻露出一副很诡异的表情说:“这件事不是一般的事,恐怕我说了也不算啊!”听到他这么说,立刻又一种不详之感笼罩在我的心头,我的心情愈加的沉重。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对他及几个警察正言道:“那你们可不能随便打我们的辅导员啊!谁动谁一定会遭报应的!”他们连忙赔笑着说:“哪能啊!不会的!不会的!”

警察明真相 环境变宽松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个星期天,和我一个学法小组的A同修突然打电话给我说“现在有两个警察在我家里,我是趁给他们倒开水的机会给你打的电话。”我一听,立刻就想这个同修曾去北京上访过,这时候警察去找她干什么?不行,我必须马上去看看。于是我就装了一碗煮红薯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假装路过A同修家顺便送一碗红薯给她的孩子吃,可是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到A同修家老远就听到A同修的四岁多的儿子在哭,他说妈妈让两个人带走了,再一看,家也被抄了,屋里一片狼藉,平时放在桌上的大法书籍也不见了。我对同来的同修说:不好,肯定是被带到派出所了,你赶快去通知她的家人,我去派出所看看去。说完,我就急急忙忙的朝派出所跑去,一路上,我不停的背诵着刚学会的经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1]到了派出所,我一眼就看到A同修坐在门卫室里,我灵机一动大声对她喊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你的儿子哭的可怜巴巴的到处找你,都跑到我那里去了,现在被我锁在家里呢!”这时我认出了坐在他对面的警察正是派出所的指导员,因他曾到我单位监视我,所以认识他,我连忙给他打招呼说:“你们把她搞来做什么啊?她又没做什么坏事,现在她的孩子正哭的不行呢,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也脱不了什么干系啊!她那几个兄弟都不好说话呢,再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修善做好人的啊!赶快让她回去吧!”这时那个指导员说有人举报她总是在外面宣传法轮功。我说:这有什么不好的啊,又没犯法。一边说一边推着同修往出走,就这样及时的救出了同修。

回来后,我又想,必须得给这些警察讲真相,要不下次他们还会来捣乱的。于是我就找到了那个指导员的战友(也是同修),商量着一起去给他讲真相,我们为此做了充份的准备,找了很多资料,去他家给他讲了一次,劝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不要再管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事。然后,我又利用在外面大街上碰到他的几次机缘,给他讲了几次。后来,他真的不再做迫害法轮功的事了,还三退了。有一次,他和派出所所长,副所长到我单位搞所谓的“关心回访”,其实是怕我又上北京上访,我又趁机会给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真相,临走时,他们还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二零零一年,全市公安系统人员大调动,我认识的一个护士的丈夫原来是乡镇的政法委书记,现在调动到我们辖区当派出所所长,专门负责监管我。我就找到这个护士,托她给她丈夫送真相资料看,并请她转告她丈夫,我想和他谈谈。她说她丈夫很忙,恐怕抽不出时间见我。谁知,第二天我在骑车上班出巷口时与她丈夫不期而遇,当时我就想,真的是我想做什么,师父就帮我安排,刚说想见他,师父就让我们巧遇啊!我见是他,连忙说:“恭喜您啊,当所长了!什么时候我们抽空坐坐啊!”他笑着说:“好啊!要不这样,后天我值班,你去找我吧!”我爽快的答应了。随后,我做了细致的安排和准备:先是根据他的情况准备了详细的资料和书籍,还预料了他可能会提的一些问题,并想好了如何回答,然后还安排了同修为我发正念,最后还告诫自己不要急躁,说话要委婉,语气要善。到了约定的那天,我准时到了他的办公室,和他详谈了两个多小时。他说九九年“七·二零”那一天,按上级指示,他们把全乡一百多个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乡礼堂,这些人一天没讲一句话,他当时特别想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特别是象我这样让他们夫妻两个都比较佩服和尊敬的人为何也炼法轮功?我就根据他提出的这些问题,详细的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以及自己修炼后身体身心发生的巨变,大法洪传后,中国上亿人修炼,社会道德的回升,以及大法在国外传遍上百个国家和地区,而唯独在中国遭受迫害等等问题。最后我还劝他对待法轮功问题上要睁只眼闭只眼,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保护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积功德,将来才会有好未来啊 !临走前,我把带去的资料都留给了他,他表示一定抽空好好看看。回家的路上,我心里对师父说,一个生命明白了,求师父加持。回家后,看到师父法像好象在对我微笑,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在那以后几年,该所长任职期间,前面提到的A同修在外面讲真相时,再次被别人举报送進派出所,我去他办公室要人时,他嘱咐我们以后要注意点,几分钟就放人了。还有一老年女同修在外贴真相资料时,被公安局的人抓了。他在接到我的询问电话后说:“她家里的东西太多了(指的是大法书籍资料等)。”后来据这位被抓的同修回来后说出事那天这个所长的手下在她家什么都没动,是那个副局长带人抄的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我去找所长开“放行证”,他二话没说就开了。

师父说:“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2]

那几年,经常有同修遭绑架、被判刑、被洗脑,我在参与营救时,有时环境不允许,时间又紧,真相不能讲到位,不具体,不全面。很多警察,政府官员不愿多听,只是应付,得不到救度。我们就应该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经常的寄不同内容的真相信,尽全力让他们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

师父赐“冷风” 机智送“情报”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的一个下午,接到要求大法弟子要发正念的通知,一位同修说,我们得把这个通知及时告诉各拘留所的被关押的同修。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哪里下手呢?该如何做呢?我正在盘算着本地被拘留的同修的情况时,突然,外面就刮起了一阵大风,我不禁打了个冷噤,感觉天一下子变的好冷啊!这时,一个好主意也油然而生:天变冷了,可以借这个机会给里面的同修送衣服啊!

于是,我一路飞奔到一位被关押的女同修的弟弟家,把要求发正念的事告诉他,让他找借口去给他姐姐送衣服,把消息传递進去。可同修的弟弟说,我刚从拘留所回来啊!他们不可能让我一天见两次人啊!下次会面要五天后呢!我说:“你没看到师父已经派“冷风”来帮忙了吗?天变冷了,送衣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啊!说着,就让他找了几件同修的衣服,我把准备好的纸条巧妙的缝進了一件花衬衣口袋里,让同修弟弟送了去。结果很顺利的把衣服和“情报”送進了拘留所,聪明的同修也及时发现了纸条,并把消息传给了拘留所里的其他同修。从那以后,看守所里的环境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关心并看护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只要我们时刻保持正念,时刻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没有办不了的事啊!也就是从那时起至今,十几年过去了,我都坚持不间断的整点发正念,把它形成了机制,当成了生命的一部份。

说服家属救同修 师赐神通脱虎口

二零零四年清明节,我地三位女同修到乡下讲真相时,到了晚上,又不熟悉地形,一位年轻女同修与大家走散了,三天没回家,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同修们发正念,不分昼夜的到处打听寻找,都没有下落。我得知情况时,正值身体消业,非常难受。听说后立即骑车去附近的派出所打听,在去的路上,正好碰到一个已经讲过真相的警察,我就问他这几天派出所有没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他说不太清楚。我说请你去派出所小号、黑房里去看看,功德无量啊!他立马就答应了,十几分钟后,他认真的对我说:真的没有。并说:你们不要上我的榜啊(恶人榜)。我说:你做好人不管法轮功的事,我们只上你的功德榜。

因邪党对该同修多次迫害,对她家庭、丈夫、孩子的伤害很大。这几天,其他同修曾让她丈夫和大家一起去公安局、拘留所找人,她丈夫都不愿开门,或者开门不理睬,蒙头大睡。看到这种情况,我一时也不知所措。

想到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我就想,这几年来在营救同修的事情上,我从来就是义无反顾,把它当成自己的使命和责任,这次我怎么就变的束手无策了呢?仔细向内找,我扪心自问,这次我真正把同修当家人了吗?我们只是想逼着同修家人去找,只知道着急抱怨,为什么不按照师父法的要求去做呢?我又想到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啊,你们都说要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真的能够在正法中起到作用、助师正法。你们得用心才能做到,不用心就会成为拖累,做不到还会干扰和兑现不了大法弟子的承诺,真得重视起来才行。”[4]

一天晚上,我约上另一位同修再次去找失踪同修的家人,真正的用心,用善念,站在失踪同修家人的角度,体谅他在妻子这些年在遭受迫害时所承受的压力、困难、无奈和痛苦。足足与他交谈了两个多小时,他终于被感动了,愿意和我们一起去找他的妻子。在这期间,其他同修都主动来帮他照顾孩子、做家务。

第二天,我们直接来到拘留所,一路上,我们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赐予我们智慧,一定要找到同修。到了拘留所,我们向值班警察打听失踪的同修,他反问我们和同修是什么关系?我脱口说是我的侄女,并让同修的丈夫拿出证件来,这下终于找到了失踪的同修。当她被人搀着出来时,我们都大吃一惊,人完全变了样,脸也被打变了形,上面还有几个紫血印,我简单的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在派出所被警察雇佣流氓打的,她的丈夫看到她的惨状,几乎哭出声来,值班人急忙把她押回去了。

在这期间,我曾抓紧机会向值班警察讲了几句真相,过程中,他曾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如实说了,没想到就此埋下祸患。过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十点钟左右,我正在家里准备把师父新讲的法分给其他同修,忽然听到有人喊我,我往外一看,是本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和几个警察,他们说让我开门,我一边问他干什么,一边准备把门锁紧,到了门口才发现我家的门之前根本没锁,是虚掩着的,我赶紧把门闩紧,心里在想他们怎么没发现门没锁呢?一定是师父在保护我啊!他们见喊不开门,就骗我说那你明天去派出所一趟吧!其实他们是想麻痹我,让我放松警惕。听他这么说,我就顺口答道:我又没犯法,去派出所干什么?然后我就给派出所所长(前面提到的护士丈夫)打电话想问他怎么回事?可他根本就不敢接电话。我又打电话把情况告诉了同修,请他们帮我发正念。然后我就读新到的《洪吟二》,背诵里面的经文,并发正念。

第二天一早,邻居在他家阳台给我比划,让我看外面,我从窗户一看,吓一大跳,我以为那些警察昨晚就走了,谁知不但没走,还又来了几车警察,把我家的巷子口包围的严严实实。我赶紧把家里的大法书籍、资料、师父法像等收拾了一包,放進了邻居家的院子。然后就开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整整发了一天,中间累了就休息一小会,然后接着发,好在那些警察只是把我家围着,并没有采取行动。全靠师父在保护我。在这个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一对老年同修夫妻不顾自身安全假装成卖菜的,推了一车菜混到我家门口来打探消息。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我听到外面有同修在小声喊我出来要接我走,我赶紧拿起一本《转法轮》就跑出了家门。出来后,巷子口没有路灯,黑灯瞎火的,我又没看到来接我的同修们,只好一个人往外跑,一路上,我就感觉我的身体就象电视里的慢镜头一样,还发着光,很亮,照的路边几个老人都望着我跑,慢慢的,我就感觉自己飞起来了,我激动的要哭,心里念着:“师父啊!感谢您赐予我神通,让我逃离虎口。”快到河堤时,同修们骑车追上了我,帮我找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到了一位同修家,并和她们一起学了一讲法。十二点,我们一起发正念,定中,我看到一尊弥勒佛在我市的一座大山上望着我笑,我想这一定是师父暗示我,点化我现在平安了。后来我听对门的亲戚讲,那天我刚走,警察就回来了,还嚷着,怎么吃了个夜宵就不见人了呢?还说那天参与包围我家的警察有两个中暑了,我想四月的天气还能中暑?是遭报应了吧!

我辗转十几天,从本省到了外省,在外流离失所了两年半时间,这期间,我不停的给参与迫害我的警察和领导写信,给他们讲真相。后来,我回家后,就再没人来骚扰我了。自这次险情后,我痛定思痛,用心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一大漏:几年来,我积极参与营救同修,每每抛头露面,也很顺利,从同修们的佩服眼神中,慢慢滋生了显示心和自满心,有时候把师父赐予我的正念神通当成了自己的能力,好象在证实法,心里也知道一切是师父在做,但实际是在证实自己。在同修面前,时常的冒出不好的念头,还飘飘然。那时候,一忙起来,法就学的不扎实了,心不静,成了常人做大法的事,表面上是被恶警迫害,其实是自己强大的显示心让邪恶钻了空子。

营救同修放下情 配合整体处处显神奇

被迫离家前,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好实修,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离开家乡后,我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先是来到外省儿子打工的城市,然后又来到省城,一直过的很辛苦。在这期间虽然也在不间断的做三件事,但面对生存的压力,多少还是有些懈怠,感觉没有以前精進了。

到了去年,儿媳妇要生孩子,儿子叫我去外省照看孙子,我就去了,没想到这次几乎上了“情魔”的当,整天忙着照顾孙子、儿子,做三件事几乎都抽不出时间了,好几次我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但却没法摆脱这个现实。最让我忧心的是,家乡的C同修被绑架半年有余了,家也被抄了,到现在还不知道具体被关押在什么地方,一想起正在受苦受难的同修,我的心就如针扎一般难受,想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想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真想马上回去帮忙营救。可是孩子们肯定不希望我离开,如果我走了,孙子就没人带了。

就在我坐卧不安、不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这天我儿媳妇突然接到家乡一位同修的电话说找我,于是我当机立断,借机回去处理房子和单位扣发我的工资的问题。虽然孩子们很不愿意我回去,但看我主意已定,也没有再阻拦。当时只差十几天就要过年了,我很担心买不到回家乡的车票。第二天一早,我就跑去附近的售票点,说来也真是神奇,平时买票的人都是排很长的队,我去买时却一个人都没有。我走到售票窗口对售票员说要一张近期返回老家的车票,售票员说刚好就剩一张了,还是一张朝发夕至的特快车,下车就可回家,非常方便,平时这种票都很难买到的,没想到让我如此轻松就买到了。这真的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啊!

回到老家后,我顾不上休息,就立即找来熟悉情况的同修先了解情况,得知C同修被抓的前两个月,他儿子曾积极配合其他同修一起到处找人,时间一长他有些懈怠了,数月来,其他同修们还在不停的劝他。于是我和同修们一起制定了营救计划:由我先通过以前的关系先打听出同修的关押地方,然后再设法营救。与此同时我和其他同修抽空再次去劝说C同修的儿子,通过一番设身处地诚心交流,他的儿子同意再次和我们配合营救。我找到了了解真相的原同事,向他讲了C同修的情况,并请他帮忙,他很爽快的答应了,并向我承诺一定要帮我们找到人。在他的帮助下,我们在第二天便得知C同修被关押地方。接下来,我们又多次去找一位我曾经认识的退休领导,想通过给他讲清真相并得到他的帮助。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他终于答应给他当办事处书记的儿子说一声,以后不要再管法轮功的事了。

后来,我们又打听到C同修的案子已移交司法部门等批。这天,我带了很多资料去省城找我曾经认识的领导讲真相,刚下车走到路边,就感到一股力量推着我向旁边一栋高楼走去,進门才知道这是一司法机关大楼。门卫问我找谁?我随口答道找老乡。这时,我突然想起好象我家亲戚的同学在省司法系统上班,但我和他好多年未见面了,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太清楚了。这可怎么办呢?由于我说不出要找到人的名字,门卫让我去对面的接待室打听一下。我把要找到人的大概长相、身高、年龄向接待室的老人描述了一下,他说有这么一个人,叫某某某,我一听连声说是的,是的,就是他。门卫帮我电话联系上了要找的人,上楼一见面,他就说:“真神啊!你怎么找到我了呢?”我笑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神在帮我啊!”我向他讲了真相,并讲了C同修的被迫害情况,请他帮忙。没想到C同修的案子竟然是他的手下主办,他当场打电话给他的手下,叫他们快点办,还劝我别着急,他们一定会快点办好的。

想到这次找人事件的整个过程,这一切看似巧合,实际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伟大慈悲的师尊啊!真是为弟子们操尽了心。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当时那个激动感恩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那段时间,同修们都密切配合,天天去法院发正念,出去贴粘帖,寄信,加持同修。没过几天,C同修的儿子就接到了电话说他爸爸要回来了。C同修出来后说,恶警说要判他个判三缓四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正是大法弟子的路由师父说了算,谁说都不算啊!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大家一起向内找,整体配合非常好,再加上C同修正念强,无论他们怎么迫害,始终没向邪恶招出一个同修,结果是同修顺利回家,我们所有的同修都通过这件事得到了整体提高和升华。

六、感悟

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我在营救同修的项目中得到了锤炼,也体验到了修炼过程中随着心性的提高,自己不断的在升华。这期间,也多次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和执着,虽然在同修的帮助下,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修去了不少,但还是感到自己有时候修善不够,性情急躁,遇事不够冷静,欢喜心,显示心也没完全去掉,尤其是党文化的思想也较重,以前在常人中养成的说话方式和语气常常令同修反感,有时还会看不起心性提高缓慢做事效率低的同修。现在虽然环境宽松了,但自己的修炼状态有时反而比不上迫害严重的前些年。在这正法时间已剩不多的日子里,我向师父保证:一定勇猛精進,抓紧实修,弥补不足,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不负师恩,跟着师父圆满回家。

叩谢师尊!合十谢谢同修一路相伴,共同精進!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