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年老不松懈 扎实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八十一岁了,老伴七十九岁,我们老俩口自一九九七年一起得法修炼,至今已十六年了。自修炼大法以后,我们告别了有病的身体,无病一身轻,作为常人是根本做不到的,这本身就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伟大与神圣,是真正超常的科学,而不是邪党诬蔑的迷信与唯心。子女们看到我们老俩口修炼后身体这么好,从来没有给他们造成负担,而且有时还在帮他们,都很高兴,所以都支持我们修炼大法。

邪党迫害大法后,我们信师信法不动摇,在邪党人员的干扰与恐怖压力下没有放弃修炼。为了维护大法与为大法讨公道,老伴勇敢的到北京去上访。我当时身体出现严重障碍,没去了。老伴被邪党警察抓了起来,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里迫害。恶警用手铐把她与另一位同修铐在一起,谁也动不了,每天提审她们,逼迫她们放弃修炼。另一位同修五十多岁了,因不放弃修炼,被恶警打的遍体是伤。老伴一点怕心也没有,她坚信师父与大法,就是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与要求。恶警们问她以后还炼不炼,她坚定的回答:“炼!这么好的大法凭什么不炼?!”让她签字:她说:不签!不会写字!恶警们对她说:以后不要再炼了,与老婆婆们打打牌多开心。老伴说:“我没有收入,打牌你们给我钱?不让我炼了,身体得病了你们给钱治吗?我们身体炼的没病了,有什么不好?想说句真话,就把我们关起来,这么大的年龄还用手铐铐起来,还有理讲吗?”说的警察答不上来,其中一个警察赶快说,快把手铐给打开。就这样,在威逼利诱下老伴没有配合邪恶,没有签不炼功和不去北京的保证,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堂堂正正从拘留所里闯了出来。

老伴从拘留所被放回后,邪党人员经常不断的到家里威胁骚扰,逼迫我们放弃修炼大法,我们就是不听他们的,认定了大法是好的,决不背叛师父与大法,每天照常学法炼功,没有被邪恶制造的恐怖所吓倒,一天也没有停止修炼。由于我们坚信大法,没有怕心,邪恶也钻不了空子,恶徒没敢动我们。

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江泽民流氓集团又在全国掀起了新一轮的迫害,当地邪党人员以此为借口,又跑到我们家威胁,说你看炼法轮功炼的到北京去自焚,多可怕啊。老伴说:你们说是法轮功学员干的,我也没亲眼看到。但是一个人要真不想活了,想自焚,为什么不在他们河南当地自焚,却非要跑到几千里外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去自焚?这合乎情理吗?从此以后,邪党人员没再去我们家里干扰。

后来通过学法我们悟道,是因为我们没有怕心,师父加持我们的正念,使邪党人员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所以他们才不敢再来干扰了。这也使我们认识到,在迫害面前,只有信师信法,用正念才能开辟证实法的环境。

年老不松懈 扎实做好三件事

十多年来,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从不以年龄大为借口放松自己。尤其是在学法上,我们风雨无阻的坚持着。我们认识到,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保证,也是增强我们正念、指导我们走好走正、提高我们心性的根本。后来,几位学员在我们家成立了学法小组,认真的通读大法著作与新经文,大家边学法边交流,互相促進提高,坚持的很好,直到现在,没有极特殊的情况,小组学员天天在一起学法,效果很好。

通过学法修心,我与老伴也逐渐看淡、放淡了亲情。原来我们与儿子住在一起,为了生活上互相照顾,但却影响了做三件事,特别是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就不太方便,因为儿子、儿媳不修炼,是常人,有怕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决定离开儿子,单独去居住。二零零四年就到离儿子二十里外的大女儿处买了住房,因大女儿也修大法,可以互相鼓励。这样一来,亲情的干扰也少了,可以全身心投入证实法与救人中了。

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同时,我们坚持走出去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方式是口讲与发真相资料相结合。我们住的小城镇能去到的,几乎都送去了真相资料。有一次,我把十余份真相资料送進了一辆拉民工的车里,民工们都拿起来看,车旁边一位胖子看到了,不怀好意的大声问我:你这发的是什么?我镇定而善意的说:我发的是救人的真相,你看看就知道了,对你是有好处的,可千万不要毁坏了。他马上改变了态度,连说:好、好。我体会到,做真相时,心态要纯正、堂堂正正的,才符合师父“正念正行”的法理,旧势力才钻不了空子,师父才好保护我们。

为了出行的方便与提高做真相的效率,我在经济条件不太富裕的情况下,花钱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专门用于证实法活动,这样就可以经常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老伴到几里路以外去发真相资料救人了。

今年我都八十一岁了,还照常骑着它做证实法的事,有时常人看到我这么大年龄还能精神饱满的骑电动车,都称奇。他们哪里知道,这都是大法赋予我的能力。真相讲了十年,我骑了它十年,电瓶坏了就换新的,稳健的走到现在。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与老伴互相配合,互相鼓励,多数都是一起出行,正念正行,克服了许多困难,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没有发生被迫害的事情。

一次,老伴自己在居住小区附近去发《九评》,走在一条小马路上,狠狠的摔了一跤,疼痛难忍,而且身上口袋里与塑料兜里装的《九评》撒了一地,如果被过路的人发现,就很危险。为了不让过路的人看到这一幕,老伴不顾胳膊疼痛,镇静的将地上的《九评》收起来,把装满《九评》的摔裂了缝的塑料兜双手抱在怀里,继续去发放,直到发放完才回到家。当时我老伴心里想:这一跤是旧势力制造的,是想阻挡《九评》的发放,阻挡救人,我偏不退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困难再大也要把《九评》发完。在师尊的保护下,安全的将所带的《九评》发放完。

在证实法中,我也遇到了一些神奇事情,体验了大法的神圣与伟大。我知道是师父对我的鼓励与保护。现举几例与大家分享:

大约是零三年的某一天,我骑着电动三轮车去商店购买包裹真相资料的红纸(那时还买不到塑料自封袋,只好用红纸裁剪,包裹成红包发放,代表着喜庆),在大道上突然看到三轮车离地飞起来了,我心中一惊,清清楚楚的感觉在空中飞,并看到三个车轮都没有了,心想车轮哪里去了?我紧紧抓住车把,心想,路上这么多人,碰到人怎么办?赶快停下来吧。很快车停下来了。我马上下车先看车轮子,一看都在,好好的,平静了一下,才又开动车去办该办的事情。我悟到:这可能是师父看到我在恐怖压力下,还在做讲真相救人的大事,鼓励我,让我骑着车出现了这个使我感到神奇的事情。

前几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小区外面的路灯突然都灭了,一片漆黑。我一直想要店铺的生意人也明白真相得救,可由于平时街面都有路灯,照的很亮,来回走动的熟人又多,一直没有机会向店铺里发真相资料。这回一断电,我立即想到这是天赐良机,是师父给我安排的又一次救人机会,不能错过。我立即带了几十份真相资料去向街面的各个店铺发放。很顺利的将大部份店铺都发完了后,我又走到一个有五个台阶的店铺门面发资料,放好资料刚往下走时,一脚踏空,整个身体从一米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我感觉不好,立即本能的喊了一句:“师父救我!”而后就感觉整个身体飘了起来,就像有人托着我,又轻飘飘的放在地上,一睁眼,看到自己在地上躺着呢,动动身体哪儿也不疼,我就站了起来,扑扑棉大衣上的土,发现身体好好的,哪儿也没有伤着,便安全的走回了家。这若换个常人,八十来岁了,别说黑天从一米高处踏空摔下来,就是白天从平地上摔个跟头,碰在水泥地面上,也得摔伤的。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内心感激万分,更加激励了我做好三件事的决心。

还有一天晚上,我与老伴到十余里路的地方去发真相资料,回来的路上,突然电瓶没电了,我就推着车往回走,老伴在旁边扶着车跟着,这么大年龄推着三轮车走那么远,走到家却一点也不感觉累,因为在我推着车走的过程中,每当把车把调顺的时候,就感到不是我们使劲推着车在走,而是车带动着我们在走,非常轻快。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继续做好救人的事,特别是在碰到困难时,不能灰心泄气,师父时刻在跟着我们、帮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呢。以上这些超常的现象都是慈悲的师父与大法赐给我的。

念正了 大法神威就展现给我们了

师尊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在人心的考验当中,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在人和神两种概念的认识中、互相的碰撞中,就会出现这个状态。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2]

在证实法的修炼过程中,我们对师父讲的这个法理认识的越来越深。我与老伴也是在经验与教训中不断悟道与提高的。每当用人的观念与思想去对待出现的魔难与考验时,就会带来麻烦,一旦念正了,就立即发生转机。先说我老伴的一个教训:她在发真相资料中被旧势力干扰,摔的肩膀肘错位,回来后没有用正念去对待,就找到常人把错位的肩膀骨给正到位,虽暂时感到无大碍了,但过了些日子,肩膀骨又疼了起来,这次我们从法上悟到:是因为第一次没有用正念过关,而是找常人解决的,所以考验会从新出现。此时老伴正念很强,不再有常人的顾虑心与担心,而是完全站在信师信法的正念上去对待,不管胳膊多疼,也不放在心上,认识到大法无所不能,决心通过坚持学法、发正念、炼功去解决。她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这次不管胳膊肘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再用人的观念去处理了,我一定要用正念过好这一关。就这正的一念,两天后胳膊疼奇迹般的消失了,从此再没有出现过疼痛。

我自己经历的一个教训就更深刻了。去年,我看到老伴戴的眼镜很好,认为对看书有帮助,就说:要不我也配一个。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实质上是向外去求了。就这错误的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再看大法书时就看不清了。而后儿女就带着我检查眼睛、验光。这一检验不要紧,说我有白内障,到眼科医院去检查,告诉我必须立即做手术。儿女们都听医生的,替我准备了手术钱,坚持让我住院做手术。这时我才猛醒过来,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炼这么长时间,怎么突然会得白内障呢?怎么能住院做手术呢?这不完全常人化了吗?再说原来眼睛也没有毛病啊?这是我求配个好眼镜,才求来了这些麻烦,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演化了眼病的出现,我决不能承认这一切。从法上悟上来了,我就坚定的对儿女们说:我不住院做手术,我眼睛没有毛病,我是炼功人,没有事,你们不用担心。儿女们看我说的很坚决,就没再动员我住院。正念出来了,眼睛很快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再看大法书时,一点也不模糊了,每个字清清楚楚的给我展现出来。我内心十分激动,感谢师父与大法给我带来的神迹,从此努力学法,眼睛看书越来越好。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哪!老伴从我眼睛的变化中也提高了悟性,在看书时也不戴眼镜了。希望同修们从我们经历的事情中吸取教训,在魔难与人心的考验中,不要走我们走过的弯路,一定要用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过好每一关每一难。

我们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完全靠师尊的慈悲保护与大法的指导。虽然做了一些该做的事情,但距离正法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正法修炼已经到了最后了,我们决心按照师尊关于“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3]的要求去努力,扎实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致加拿大法会〉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