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营救同修 救度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这是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们配合,营救我丈夫的体会。

一、堂堂正正

我丈夫也修炼法轮大法。今年新年后的一天晚上,丈夫没有回家,我去平时和他在一起的同修家找,才知道做资料时,被警察绑架了,当晚打听到消息回到家,已是半夜,我收拾收拾东西,感到黑黑的物质场让我又冷又有心理压力。

第二天去学法小组告诉同修,大家马上正念配合,鼓励我,我们一起到公安分局、派出所调查情况,知道了迫害责任单位、丈夫被非法关押的地点,回来后上明慧网曝光。

同修让我尽快去要人,一个同修问:你敢去不?我当时脱口而出“敢!”

离开了同修,我问自己:你敢吗?平时学法修炼也不怎么精進,为人又不善言辞,遇到人就不会说话了。这时想起同修交流时说:重要的是过程,营救同修的基点是救人,警察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最可怜。

我告诉自己:你没有退路,只有往前走,有师有法,难行也能行!豁出去了!

第一天去派出所要人,几个同修陪我進去的,其他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警察特别生气,把進去的同修都赶走了,就剩我自己,那一刻,我的腿是软的。我一闭眼,师父在身边,那么多同修们在我身后支撑着我。我想:这是一关,怕心是死关,必须坦坦荡荡过去!我挺起了腰板。

警察问:“你炼法轮功不?”这个问题同修事先教过我,我就说:“这不是主要问题,和要人没有关系。”可是警察还追问:“你炼不?”

我心里说:“看来学样不行,这是我今天必须独立面对的,邪恶因素想考验我,我是大法弟子,它们不配!信师信法,师父在我身边,师父给我智慧。我要堂堂正正的。”这时头脑里反映出《转法轮》书中的几个字“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1]。

我说:“我炼啊!小伙子,我要是不炼法轮功,我今天看不着你了,早死了!以前我心脏病那么严重哪儿也治不好……”

“炼法轮功炼好了呗!”一个男警察進了派出所,在我身后边走边说。

我说:“你咋知道呢?”他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很多都是身体不好,一炼法轮功就好了嘛。”我说:“对呀,法轮功那么好,我丈夫炼法轮功做好人你们还抓。”

这时问我的那警察说:“你找他吧,他是所长。”我就跟所长上楼了。不知啥时候,腿也不软了。

他先审问我一通,问我丈夫做资料的事,没问出来什么。我要求放人,炼法轮功没有错。他说:“我说了不算。”我问:“谁说了算?”他不告诉,赶我走。问哪个警察也不吱声,我说:“你们把人抓走就完事了?不管了?到底谁说了算?”僵持了一会,一个警察喊:“主说了算!”

对,师父说了算!我不是在求你们,我要救你们。

二、救度派出所所长

第二天,一个年轻同修陪我一起来到派出所找所长。其他同修帮助发正念。

所长问她:“你是谁?”很凶的往外推我们,同修正念直视他,对他说:“你是不明白,你要明白,你不会这么对待我们的。”所长开会去了。我和同修不走,在那发正念。

来了三个办事的人,同修和我就互相说话给他们听,救他们。同修说:“你看,把炼法轮功的人抓这来了,坏人不抓、抓好人。”那人搭话,同修说:“法轮功的人信真善忍,做好人。”那人说:“真善忍好啊。”同修接着讲真相,讲完拿出护身符,旁边一直不说话的人抢先接过去,揣兜了。

同修发正念:一定要救警察所长。开完会,所长叫我们進去,态度缓和了,说:“你们信佛我也信佛,但没信你们。”我们讲真相,他说:“我还有法轮功书呢(从被绑架的同修那搜走两本大法书),《九评》我也看了,你们的明慧网我也看了。”同修说:“既然能上明慧网,你就尽管看,多看。”他说:“我有认同的有不认同的。”我问:“你认同什么啊?”他说:“我认同真善忍。”我说“这说明你本性很善良,那你怎么还参与迫害呢?”他说:“共产党让干的,和我没关系,我们警察是被迫的。”

同修给他讲了修佛人的故事。刽子手对修炼人砍头,只要坚持修炼就砍头,砍到第五百个的时候,刽子手的头落地了,五百个修炼人都复活了。刽子手认为:不是我愿意干的,是国王让干的。可是不对啊,你知道这五百人是修佛的,你还迫害修佛的人,你等于赞同认可了国王的邪恶政策,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得付出代价,就是得死。

所长听進去了,同修的话打开了他的误区。

同修慈悲的对他说:“咱们今天是萍水相逢,但实际上可能生生世世都有缘份,所以现在这件事不止是我们来要求释放亲人,更重要的是要来告诉你,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否则跟着共产党做了这样的事,你要跟着倒霉的。你不是信佛吗?那咱们可能以前都是亲人,所以我得告诉你真实的情况,你别因此遭报应。”我们告诉他:“不能跟着共产党走了,退出它,停止迫害法轮功,才有好的未来。”

他很认真的点点头,让我们坐着讲。这时他的警察同事来了,我们又和那警察讲,那警察笑着说:“嗯,我爸也炼法轮功。”表示接受、不反感我们了,整个空间场变的祥和了。

临走时,警察所长小声跟我们说:“记住,这个案子就找国保大队的章青(化名)。”后来证实,确实是章青负责这个“案子”。

三、慈悲溶化了副所长的冷漠

这个派出所有个副所长王南(化名)一直表现的很邪恶,他是办案所长,我丈夫被迫害,他是直接负责人。我和两个女儿天天到他办公室要人,讲真相,他不听,还让所里的协勤人员、打扫卫生的女工往外拖我们。我们就和那些人讲真相,他们很同情,就把我们“搀”到门口,我们前脚出门,这个副所长马上锁上门跑了。操控他的邪恶因素在害怕。

一天,我和两个女儿拎着馒头、矿泉水又到他办公室要人,他知道协勤人员、打扫卫生的也不愿意来拖我们了,他就把我们扔在办公室,自己走了。小女儿发现他在隔壁躲着呢,就和他讲真相。他说你别跟着我。小女儿说,你放了我爸,我就不跟着你。

一会儿,他开会去了。小女儿到会议室门口听他说:“某某某(丈夫的名字)这事都捅到国际上去了。”(指在明慧网曝光)。所长说:“放了呗,惹那事儿干啥。”他说:“放了,东西怎么办,搜出来那么多法轮功的东西。”所长说:“收拾收拾撇一边去,放了,省得成天来找……”

他从会议室出来,我们还是和他讲真相,他被邪恶操控,语无伦次,说什么已经定为“×教组织”了。我说:“国家定的十四个邪教组织里,没有法轮功。”他拿出一本厚法律书说有,从头翻到尾,也没翻出来,因为根本没有。我说:“你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全国的律师法官都找不出来,今天你能找出来?”

他不翻了,坐那眼巴巴的,发抖,说话也结巴了:“那,那,江泽民让干的。”

我看着这个生命真是被毒害的可笑又可悲,我说:“江泽民是谁啊!”他小声说:“前国家主席”,我说:“它是蛤蟆精,它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其实在迫害你们呐!它在世界上已经被起诉,它让你们参与迫害,想让你们一起被清算。对法轮功的迫害很快就要结束了,你想过吗?到时候你怎么办?”

他小声说:“到那时候给我拉出去枪毙。”我说:“你拉出去枪毙了,你老婆孩子怎么办?”他说:“也拉出去枪毙。”看着这个可怜的生命,我的眼泪在眼圈里转,我说:“你看看我们娘仨儿,给你枪毙了,你想想你老婆孩子会什么样?”我一边流眼泪一边说:“我们法轮功的人是慈悲的,不希望你们有不好的下场,希望你们平安、幸福,我们讲真相印资料发给世人包括你们,就是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有好的未来……”

他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说:“你到国保大队找章青,他一个电话,我这边立马放人。”(他这回说的是真话)

四、善念感化国保大队长

以前到国保大队,他们和派出所互相推诿。国保大队门卫已经听过我们讲真相,这次一说找大队长章青,就让我和孩子進去了。

章青说:“你丈夫印对联年画。”我说我在派出所看了,上面写的让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法轮大法好,都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哪违法了?这样的东西不让贴,那以后咱们都贴“吃喝嫖赌偷摸崩,坑蒙拐骗打砸抢,横批:十恶不赦”,我边说边写纸上,放在他眼前,说那以后家家都贴这个吧。他瞟了一眼,“噗哧”乐了,说谁家贴这个呀。

我说好人、好事你们不让做,以前我丈夫脾气不好,是个打架斗殴、在外吃喝不回家的人,炼了法轮功一下就变了,成了好丈夫、好爸爸,你说法轮功好不好?女儿也讲爸爸修炼后的巨变。章青自言自语说:“以前他那样啊,现在可看不出来。”

我说:“我真的不理解,做好人为什么被这样对待?不就是江泽民让你们干的吗?他为了权利私欲让你们干,它把你们坑了,它害你们命呢!”

章青不说话,过了一会推脱说:“我说了不算啊。”我严肃的说:“你说了算。派出所说了,你一个电话他们就放人,就等你电话哪,他告诉我来找你的,要不我怎么知道你在这、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呢?”章青说:“这小子!”拿起电话又放下。我说:“炼法轮功这么好的人,你们给抓了,你们想想对不对?”

马上就过年放假了,章青让我们年后来。

大年之后,第一天上班,我就去国保大队。孩子过完年回去上班了。想到狱中的丈夫、想到这些麻木不明真相的警察,我哭了起来。门卫很同情,直接让我上楼了,我边走边哭,看到章青在办公室门口站着,我说:“你过年好。” 我穿个大棉袄,两边的头发也白了,他吃惊的说:“大姐,放假这几天没见,怎么苍老这么多?千万别上火,你要倒了,你家姐夫在里面不也着急吗?”我说:“他因为做好人被抓走,你们不放人,这么大的压力我承受不了,这事到底要怎么办?”他打官腔说:“这事不至于象犯罪分子枪毙,但也挺严重。”

我说:有啥严重的,已经跟你讲了,对联写的都是五千年传统文化,年画印的“法轮大法好,诚念得福报”,这都是事实,谁不想得福报。我丈夫他就干的这些事,都是好事。弄成这样,至于吗?

我接着说:“人到任何时候都得讲良心,炼法轮功,对任何人都好,善待别人,我家孩子你看到了吧?”他插言说:“你家孩子真好,有教养有礼貌,文文静静的,不像社会上的孩子。”

我说:“我用法轮功的真、善、忍教育孩子,我家孩子坐公交车从来不占座,把自己的座位让给老人小孩,法轮功大事小事都为别人,对别人好。人到任何时候都要记住,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啪!”他突然一拍大腿,吓我一跳:哪句话没说好、刺激他的魔性了?这时他大喊:“哎呀!大姐呀!太赞成你这句话了!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呀。我太赞成你了!”他接着说:“我要能帮上你们的忙我不帮,我不姓章!”

他把我送出很远,说:“大姐啊,你可别往心里去,你一定要挺住啊,我会尽力而为的。”

一周之后,我和大女儿又去检察院(已经和检察院收发室人员讲过真相)让帮助查一查,检察院的人打过电话之后,笑着告诉我们:“以后不要来了,案子退回公安局了。”第二天,派出所来电话,让我把丈夫接回了家。

五、整体配合的力量

在整个的过程中,最大的体会:

一是学法重要。每天上午要人,下午到小组学法,觉的法学多少都不够,怎么学我这个容器都装不满。真是如饥似渴。只要一学法,什么问题都解决,人心都能归正过来。以前不知面对警察怎么说话,头天先准备好,可是到了第二天现场的情况都变了,根本用不上,后来我也不准备了,就是学法,法给智慧。

二是同修整体配合的力量巨大。一个月的要人期间,同修一直正念配合,近距离发正念;及时收集警察照片电话,发消息到明慧网;本地同修贴真相邮信发彩信,海外同修也打电话,派出所所长说:“你们一个人被抓了,我们的电话都不消停了。”

记的刚去要人的时候,我们有一次被邪恶干扰,我進到派出所不久,外面发正念的同修就看到我出来了(其实是一个和我穿同样颜色衣服的人),上了警车,同修以为我去看守所探视,就跟到看守所了。当时,我在派出所里就感到浑身发冷、快挺不住了。出来才知道,外面发正念的同修都撤了。

记的在要人二十多天的时候,我觉的好象没有什么希望了,同修们就和我学法、交流,一位同修说,师父说了:“越在无望中,可能希望就在眼前。”[2]我又有了正念,对自己说:信师信法,师父给你的路,你只有往前走。

晚上做梦,我在梯子上清理卫生擦玻璃。看到了丈夫,我问是谁啊,答“玉环(欲还)”。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鼓励着我。这个过程中,弟子不断清理自己的人心,结果是无求而自得的。只要信师信法,坏事都变好事。

另外,我也修去了和丈夫的情,刚得知他被绑架那天,我一宿没睡,揪心、情很重,恨不得自己有一只长长的手把他抓出来。后来由“要人”变成了“救人”,救警察。救人中,情修下去了,慈悲心出来了。以前丈夫是眼前花,现在是同修,共同精進。

我一定好好修炼,多救人。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