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修炼见证大法的神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三月初得的法。

绝望的我叫丈夫把我送到庙里去

一九七五年正月,我刚生儿子的第二天,大风暴雨的,我提着一桶尿布去塘边洗,哪知洗完回来后就觉得整个人象掉進了冰窖里一样,浑身透骨的冷,从那以后,我就经常畏冷,更是见不得风、沾不得冷水,大热天的,老伴光着膀子吹电扇,我却穿着长袖衣裤,还要搭上孩子用的棉被。医生检查说是风湿病,然后就一个疗程接一个疗程的打针、吃药,还是不见好,后来又得了坐骨神经痛,浑身痛、麻木,慢慢发展到不打针就做不得事。在那二十多年里,我几乎每天都在吃药、打针,医院的人都认得我了。为了治病,年纪轻轻的跟着一些婆婆们大小庙的到处跑,到庙里就磕头。什么按摩、拉筋、气功等都尝试了,钱花了不少,就一直不见好病。时间长了,老伴也没个好脸色,经常冷言冷语的,他因工作经常在外,我一人在家拉扯着两个孩子,还要做农活,有时想起来就眼泪直流。

这样一直到了一九九七年,有个亲戚叫我炼法轮功,但要做到“真、善、忍”,我觉得自己脾气不好,很难做到,就没当回事。到了一九九七年底过年又检查得了肾炎,全身浮肿,小便都很困难,一九九八年二月到医院检查肾炎时,又发现肝上有个大囊肿,到市里的肿瘤医院去看,要交一万元押金做手术,这么多年已经到处借了钱,孩子又在读书,我心灰意冷,抱着料理后事的心态把孩子读书用钱的事给老伴交待,就叫他把我送到附近的一个庙里去,不用再管我了。

“我真有师父了!”

老伴竟然也真的把我往那里送。半路上碰到那位炼大法的亲戚,看到我的样子关心的问我,我又是眼泪直流,亲戚说:“快回去跟我炼法轮功吧。”我们就跟着他去了他家,跟着学了动作,他一教动作我就站起来了,以前站都站不住的,我当时就觉得神奇,回家后就炼打坐。炼了五天多后,一次炼功时我看到师父的法身立着从空中下来,然后又飘上去了,师父头发是蓝蓝的卷发,穿着黄色袈裟,我不晓得是怎么回事。炼功十来天后,一天,我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半睡半醒中,看到空中有个大法轮金光闪闪的,颜色非常漂亮,太极图中的眼睛还一眨一眨的,直转直转的到了我面前,我从没见过,用手蒙着眼睛不去看它。后来湾子里的同修带我去炼功点,一進屋我看到师父的法像、法轮图,我大吃一惊,马上双手合十,明白了以前看到的是师父,心里想:“这才是真师父!我真有师父了!”

当时我还一直没放弃喝药,舍不得扔了这么贵的药,在煎最后一付药时,心想这副喝了就不买了。哪知刚一喝下去,全身顿时全冷了,说不出话,坐着不能动了。这时看到师父的法身来到我面前,面对面严肃的看着我,旁边是金光闪闪的一层层漂亮的莲花往空中上,我一下子明白了,叹了口气,缓过来了,就把所有的药统统给扔了。从此身体就越来越好,过了三个多月,我就能下地干农活了。湾子里的人都感到很惊奇,都知道了法轮功的神奇。

我那时看到师父的法身天天在我身边,骑自行车时我看到自己是骑在马上,师父带我上山,下山后一下马就看到自己又是骑在自行车上。走路时就看到自己是站在船上,师父的法身就在旁边帮我划船。我真正知道了师父时时在身边保护着弟子啊。有一天睡觉时,看到我身体的背面和前面有很多法轮把我抬起来,师父的法身帮我清理身体。得法后半年,我就发现自己一身的病痛症状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我又变回一个能做活、能说能跳、身心轻松的人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把电视抱出去丢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我看到电视里诬陷大法,急了,说:“怎么办啦,不准人炼功,那我只有死啊。”我叫女儿赶快把电视抱出去丢了,我不想听!女儿说:“妈妈,这是全国性的,把我家电视丢了,人家家里还在放啊。”我缓过神来,一下子连饭也吃不進去了。

第二天,大队书记带了三个警察来我家说:“你在炼法轮功吧,现在不让炼了。”我说:“不让炼那我又是死,我是大队病得有名的,刚刚炼好了,不让炼,我家的活谁做啊。”他们听后不出声,又说:“那你就在屋里炼,这些像我来撕了吧,把书都给我。”我说:“不要动!你们不能动手!这些我自己来收。我不认得字没有书。”

第二天他们又来了,我生气了:“再莫到我家里来!你不需要来了,我晓得哪好哪坏。”他们一句话没说走了。第三天晚上大队书记到我家要我签字,我说:“我不会写字,半夜的跑来敲门,你快走。”

“我有师父管”

二零零四年一天晚上,我到湾子里叔伯家去,被他家的狗咬了一大口,咬得很深,肉都扯开了,裤子也咬破了,脚肿得很大。儿子动员好多亲戚叫我去打针,我说:“我不会去打针的,我以前那么多病师父都给我净化了,这没事,你们要叫我去打针我就走,你们就见不到我了。”夜里,我痛得难受时,就不停的背法,后来慢慢就好了。

还有一次,一岁多的孙子生病,要到医院去打针,儿子不让我去我还是跟着往医院跑,结果在医院扶电梯时,一脚踏空,跟着电梯往下滑,周围的人吓得都看着我,我试着把朝后的脚往前搬,就听到“叭”的一声响,就象树枝被扯断的声音,我的膝关节脱臼了,关节处的骨头凸出好高。

我马上发正念解体黑手烂鬼,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不能这样对我。”周围的人大嚷着:“快滚着下来,快……”我想:“我不能这样,我还要站起来,还要炼功、打坐、发正念、救人。”随着电梯下来后,我慢慢的站起来了,跛着脚挪到大厅的长椅上发正念,还趁机跟身边的人讲真相。

回家后脚还很痛,孩子要送我去医院,我说:“没有事,不用去,你们要想到妈妈是有师父管的,是修大法的,不会有事,这样就是在给我正的能量,就是在帮我。”后来,我当着家人的面就乐呵呵的象啥事都没有一样,背着他们时,就轻手轻脚的慢慢爬上楼给师父的法像上香,因为腿痛得没法走上楼,就只能爬,我在师父的法像前眼泪直流,后悔自己不争气,太执着对孙子的情了,法也学少了,没做好太对不起师父的一片苦心了。我天天坚持发正念、背法,过了四天,脚就好了。

修炼很严肃

去年过年期间忙得法学少了,心性也没守好,因为老伴的奖金没全部交给我,心里老放不下,老怄气。又跟儿媳妇吵了一架,炼功也静不下心来,老想些不好的事,接着干扰就来了。一天晚上做梦看到一帮又黑又壮的年轻人,样子很凶狠野蛮,一双双黑手拿着一络钢筋见人就打,我躲在旁边正好来了一辆拖藕的车,我轻轻一跳就上了车,把我带出了一条黑道,下车后就没路了,前面只有一个很深的陡坎,下面是条大河,这时空中传来一个立体声音:“高头有条路。”我抬头一看,果然有条路,两边还长着绿油油的草,我上了那条路就醒了,心想:“邪恶到处迫害世人,要赶快讲真相救人。”后来才知道那个梦是师父点化我要遇到危险了,并给我指了一条可以走通的路。

第二天上午出门就讲了几个人。下午,我参加集体学法后回家就开始头发昏,走路都不稳了,我马上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晚上吃完晚饭后,头象要破了一样,不断作呕又不停的要上厕所,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梦,知道是黑手想迫害大法弟子,我就一直不停的背法。到晚上九点多人全身没劲了,非常难受,我马上打电话给同修,他们一来就围着我发正念,我一直盘着腿发正念,稍一散盘人就象要倒一样,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一会儿我就清醒多了。第二天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后,人又非常难受了,比头天晚上还厉害,我想自己是超常的人没事,并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后来全身发冷、无力,连话都说不出来。老伴刚要去上班,发现我脸色不对,赶忙把我抱進房里躺着,又给我喂水,可怎么也喂不進去,我整个人就象要死过去了一样,老伴赶忙打电话把儿女叫回来。我心里明白自己是修炼人,家里的人和事什么都没想,只想要找同修,我对着老伴:“嗯…嗯…”着却说不出声,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打电话把同修叫来了,他们一来马上围着我发正念,然后读法,到了九点多钟,我清醒过来了,身上也开始发热了,还吃了一碗粥。同修们又接着发正念、读法,到了十点多钟,我感觉全身轻松好多了。在同修的加持下,我闯过了生死大关,也再次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

但亲人们不放心,不顾同修的劝说,硬是把我连抱带拖的弄到医院去。我一直不停的背法,他们按着我做了各种检查,什么CT、B超等,结果一切正常。第二天,同一病房的人说:“你这个婆婆怎么一下子就好了呢?”我把带来的护身符给他们说:“我是修大法的,你看这上面的字,我没有病,我要回去了。”然后又跟一病房的人讲了真相,他们亲眼所见都相信了。当天我坚持出院回家了。经过这次事件后,老伴对大法更加相信了,还主动带我出去讲真相救人。

经过这一难,现在我知道了修炼很严肃,稍不注意就会掉下去。

狂风把邪恶牌子吹掉了

我亲身在大法中受益,就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更多的人,记住师父说要讲真相多救人,哪天要没救人心里就放不下。迫害刚开始我就把所有的亲戚走访了一遍,用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大法好。周围的人讲得差不多了,就经常到偏远的没有修炼人的村子里去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

一次,我背着一袋真相资料去一个村子里,看到一个扎手工花的工厂,听说里面蛮多人,我就進去跟他们讲真相并发资料,有人说:“你还在这里讲法轮功啊,你看外面那个牌子,专门针对你们的。”我去一看,院子里的一堵墙上钉着一块诬蔑大法的铁牌子,我赶忙叫他们所有人千万不要去看那个牌子,看了对自己不好。我心里想:不能让它在这里毒害众生,这里人来人往的,得把它弄掉。我就找他们要工具,准备去撬那个牌子。他们说:“那哪行啊,这是警察送过来的。”我说:“你们不准我动,那我找你们老板去,他姓啥?在哪里?”他们说:“姓汪,在办公室里。”我立即到办公室去找到老板说:“汪老板,我有件蛮重要的事跟你说,你们厂里的那块牌子,哪能放在这里呀,大法是佛法,这牌子是侮辱佛法,放在这里,佛也不会保护你的,你能办这么大个厂,也是你前世积了德,你还要为你的厂好,为你的生意好,你还要受益呢,我去取下来,取下来对你有好处。”我就给他讲大法的神奇,并说:“那个挂牌子的人是不晓得,他要晓得就不会去写的,是要遭报的。” 老板说:“那你莫动,我派人去弄。”

第二周,我又去了那个厂,看牌子还没动,问了后知道是老板派了两个修机械的工人去撬,但他们不敢动,怕警察追责任,我就对着牌子发正念:不能让牌子害了众生,侮辱了大法,解体黑手烂鬼,要让牌子掉下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然后告诉他们:“莫怕,黑手烂鬼都解体了,没事,快去弄,老板叫你们弄你们不弄,就是你们的责任了。”他们听了就跟我说:“晓得了,你快走吧。”

第三周,我又去那里看到牌子不见了,他们告诉我说:“就是上次你来的第二天,我们正准备去撬,但钉得太牢了不好弄,这时一阵狂风一下子把牌子吹松了,就掉下来了。”我说:“这是师父的威德,是神风啊。”

唉,可惜一个生命就这样被葬送

我们街道的派出所来了三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天天骑个车子到处抹大法真相标语,我就跟他们讲真相。不久两个大学生就没来上班了,但其中有一个学生,八零后,不爱听我讲,他爸爸还是托关系把他弄進来的。那孩子长得高高大大的,我心想:这么好的一个生命怎么办呢。

不到半年时间,一天夜里他在警卫室值班时,觉得不舒服,一吐痰竟都是血,人们赶忙用车子把他往医院送,在车上放了一个脸盆,吐了一脸盆的血,在去医院的半路上人就死了。他叔伯正好跟我门对门,就跟我讲起了这件事。我心里难过极了,他家就这一个独儿,可惜了一个生命就这样被伤害了。所以说善恶有报是真实不虚的啊。

在讲真相中还有很多让我记忆犹新的事例,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