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否定经济迫害 唱好主角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最近学习了师父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后,对自己这几年的这种状态,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尤其在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上有了一些突破,在此交流一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家庭经济在迫害中每况愈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当时我还上初中,现在已是青年大法弟子。我的家庭是一个修炼之家,以前我的家庭在当地也算幸福之家,家庭和睦、家境富裕,后来我们有幸得法,父亲修炼后不长时间偏头痛不翼而飞,全家人身心受益,沐浴在佛恩浩荡的佛光之下,幸福无比。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鬼与邪党中共出于嫉妒和恐惧公然对一亿修心向善的大法徒开始残酷迫害。我们家也未能幸免。我父亲是当地的义务教功辅导员,父亲同修几次進京上访为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此成了当地恶警迫害的重点,我们家不断的被非法抄家、勒索,后来父亲同修因坚修大法被邪党恶警迫害致死。那时我正上大学,我的家庭经济境况在邪恶的迫害下也每况愈下。

然而这些苦难并没有把我们压垮,我们信师信法,坚定实修,把这些苦难当成提高的机会、上天的阶梯,把这些苦难踩在脚下,成为大法徒成神路上的垫脚石。

在苦难中前行

大学毕业我回到家乡,那时由于邪恶的残酷迫害,我们当地的资料点受到严重破坏,大批同修被绑架关押,有的被判刑劳教,资料供应一度陷入中断,有时偶尔从外地带点资料。当时同修们也在筹划新建资料点,我也参与其中。资料点建立初期,我们面临技术困难、耗材采购困难等诸多困难,还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破坏所造成的压力,再加上不时的听到或在网上看到有同修被绑架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那个心情真是没法形容,那段岁月真的是很苦、很压抑。好在有师在,有法在,修炼人不怕苦,就这样我们在苦难中不断前行。

我所在地区是县城,采购耗材需要到几十里外的市里,因为当时环境恶劣,出于安全和节省资金考虑,我们带耗材一般都不乘车,我有时骑自行车去市里带两箱纸或其它耗材回来,有时与同修骑摩托车去,回来时摩托车的后座带的耗材堆的象小山似的,压得摩托车一路上晃晃悠悠的。

记得有一次冬天,我与同修去几十里外负责复印的同修那里送底稿,回来时已是深夜十一、二点,天下起了雪,我们两人骑着摩托车在路上那可真是滑呀,稍一不注意我们就摔倒在地,一路上不知摔了多少跤。还有一次冬天深夜办事回来的路上,同修骑着摩托车带着我,摩托车上到路中间的一个大砖头上,由于速度较快摩托车没法控制飞了起来,瞬间我从摩托车后座翻着跟头摔了出去,同修也被摩托车压着摔倒在地,路上当时一个行人也没有,我扑了扑身上的土就赶紧站了起来,我扶起还被摩托车压着的同修,同修的脸上都是血。好在有师父的呵护,我们都没有受大伤,回去后简单处理了一下,第二天我们都正常上班,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象这样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后来我们几个同修共同出钱买了一辆摩托三轮,刚买三轮时我们那个心里真高兴,心想再也不怕下雪天路滑耽误事了,三个轮的比两个轮的安全多了。记得有一次与同修开着三轮办事,回去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雪,我躺在三轮车里望着漫天的雪花纷飞而落,一会儿身上都被雪蒙住了一层,深冬的夜里,路上的行人很少,世人这时大多都在家里烤着火,与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而大法弟子在多少寒冬的夜里还为着众生的得救而奔忙,想到这些心里不免有些感慨,同时又觉得很欣慰,觉得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可以说我们对得起这一方众生,因为我们一直很努力。

就这样在苦难中,我们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没有退缩、一直向前,当地的资料点也从无到有,从开始只能做单页、小册子,到后来的大法书籍、《九评》书籍,以及各种光盘,可以说只要大法需要,救度众生需要,我们都能靠自己的力量做出所需的资料,我们已经能够完全满足当地同修救度众生的资料所需。有时我们还力所能及的帮助周边地区的同修,提供资料或技术支持。

但是由于法理上不明,家庭的遭遇和自己后来在修炼中的经历,使自己不知不觉中把这些苦难当成修炼提高的必要因素,觉得修炼穷点、苦点没什么,修炼就应该吃苦,象以前那些小道修炼似的一贫如洗靠吃苦来提高,并没有很明确的意识到那也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有时还把我们所有吃的苦当作修炼的资本,当作我们走过来的威德。其实在苦难面前真正能走过来完全靠的是师父的呵护和坚实的学法基础以及同修间的相互配合,而这些苦难很多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迫害造成的,很多都是邪恶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政策的具体延伸,没有邪恶的迫害,就没有那些强加的苦难,师父会给我们安排另外的修法,大法弟子照样能修成。

师父讲:“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这就不是一般境界的圆满问题,也不是通常圆满所能达到的。”[1]是啊,不是那些苦难让我们成熟起来,而是在破除旧势力安排的那些苦难迫害的过程中建立神的威德。可见我们不能把那些苦难当成宝啊!师父都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们为什么要认为那些东西是我们提高成熟的必要条件哪?我们承认不就是在求吗?有时想起自己吃的那点苦还觉得沾沾自喜,让我不知不觉中认为没有旧势力安排的那些苦难,就很难提高。

站在法上看穷富

二零零七年,我结婚成家了。妻子也是同修,在我们结婚前,妻子同修遭受过邪恶的严重迫害,大学期间她因不放弃修炼被学校的恶人迫害退学,后又被多次非法关押,最后一次被邪恶非法劳教三年。

我们都是修炼人,也都经过很多风雨,一切以修炼为重,生活上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认为够吃够用就行。虽然放下了对钱财的执着,却因为这个念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承认了它们的安排。因此在企业里打工我的工资都不算高,生活一直不太宽裕。到了二零零九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自己开始做生意。做生意的出发点是时间比较自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证实法的事,挣钱多少没有过多的去想,也是觉得够吃够用就行。其实这是自己有对时间的执着,做事抱着临时的思想,所以我的生意一直没有大的起色,有时甚至连日常开销都紧张,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开始思考这种认识到底是否在法上。

妻子同修由于在大学期间不放弃信仰,被学校的恶人迫害退学,再加上后来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直至被劳教迫害,她的家庭也经常被恶警骚扰抄家。她的很多亲戚、邻居、朋友都对这些很不理解,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她修炼大法上,认为她修大法把自己的前程都毁了。给他们讲真相也都不听。这一切直到我买车后才改变。

二零一零年,由于生意需要我买了辆车,妻子同修老家的亲戚家过庙会,我们就开着车去赶会,目地是为了救度他们。我们发现自从买车后,对她亲戚讲真相比以前好讲多了,她的很多亲戚也开始改变,给他们讲真相时也能认真的听了,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后来陆陆续续的很多亲戚也都做了三退,甚至原来很顽固的,一听真相就急的亲戚后来三退的也不少。

对于这些现象我刚开始认为,大的方面是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所剩越来越少,它操控人的能力越来越弱,人就越容易明白真相。个人修炼方面随着我们修炼境界的提高,正念越来越强,人心越来越少了,讲出的话越来越纯净,救人的效果也越来越好。还有一点就是我们买了车后,她的亲戚们对待我们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看我们买了车,就认为有钱了,有本事了,他们就不敢小看我们了,我们讲的话他们也能听了。这一点是我最看不上的,认为世人太世俗。

但是后来,我悟到这种认识并不在法上,常人就是常人的想法,我们作为修炼人只有救人的份儿,我们不能要求众生有多高的认识,否则就不需要我们去救他们了。正因为众生都不行了,师父才亲自下世正法救度众生。只有那些少数重视道德观念、根基比较好的少数人,他们不以我们是否富有,是否有权势来衡量我们,而以我们的道德来衡量我们。大多数世人都会以世俗的观念来衡量我们,他们认为有钱就是有本事,就是社会上值得尊敬的人。当他们在邪党的造谣诬蔑宣传的毒害下,他们看到我们生活困难时,他们不可能想到是邪恶的迫害,反而会认为我们不顾生活,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人,或者是一群在社会中没有什么出路的人在找精神寄托,从而对我们产生较为负面的认识,对我们说的话也很难听進去,这是从人的角度去考虑。

其实旧势力就是以考验我们为借口来毁灭众生,这不也是我们没有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安排吗?旧势力用以前修炼人苦修的标准来考验我们,以我们有业力为由给我们制造苦难,我们走过来就承认我们行,我们走不过来,他们就以此来淘汰我们。但是我们是否能走过来,众生都会被淘汰。因为世俗的大多众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看不到人的所谓希望和福气,他们从我们这儿看到的都是贫困、落魄,从而仍旧陷在邪恶制造的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造谣诽谤中走不出来。

我们以前的认识都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在修炼中也陷在过去修炼人的状态中:常人愿意怎么看待我们都无所谓,修的是我自己,管你常人怎么看,我们修好了走了,你们不能得救就只能淘汰。没有更大的胸怀去包容众生的不足,去慈悲他们、去救度他们。我们既然想救度众生,为什么不站在众生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呢,不是妥协、不是顺从,而是慈悲。我们应在众生面前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带给众生希望、光明、福份,那样不是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吗?

就象师父讲的:“你们事做的越大、你们越有钱我才高兴,就怕你们做不到。你们都有很大的经济能力,那你会有多大的实力去做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啊?那不是太好了?我从来没有叫你们象那些个山里修道的,一分钱也不要,因为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也不可能这样。我没有叫你们这样,我一直说大法修炼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修炼。”[2]

否定经济迫害 唱好主角救众生

师父讲:“师父带领着大家做神韵实际是给大家做榜样。我把神韵做成了世界第一秀,最起码在文艺领域里、艺术领域里,神韵唱了主角了。那么其它项目怎么样?你们对自己做出的一点成绩很沾沾自喜,你唱了主角吗?你连配角都没唱上,有的在唱丑角!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吗?是师父叫你们做的吗?我们有的人在讲,说我们现在资金不够啊,项目做不来。那是你没做好啊,你没有把它当作大法弟子真正要做的事情做、真正的一个企业去做。”[3]

当我学到这段讲法后,我想起了我的生意。我一直把它当作一种养家糊口的工作,虽然在接触客户的过程中也在讲真相,也有一些客户三退了。但是我没有认真想过把它做好,把它当作与众生广结善缘的机会。总是想着说不定哪天修炼结束了,付出那么多的精力去做生意到时也没有用了,抱着临时的思想在凑合。其实这是为私为我的思想在作怪,考虑问题的基点还是自己的圆满、自己的得失,没有真正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去想,我如何做能够与更多的众生结缘,如何做能够让众生更容易明白真相从而得救,这应该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意与我对待它的态度一样一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我现在才明白这一切的根源在我这儿,是我从来就没有想它好过,也没有想在这个领域做个主角,让众生从大法弟子身上看到希望、看到光明。

明白了这层法理,我开始改变我的思想和认识,我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去彻底的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安排和迫害,尤其是经济上的迫害。我决心努力做好我的生意,要在这个行业里做强、做大、做好主角,这样我才能接触更多的众生,尤其是消费阶层比较高的人群,这个人群由于在这个社会属于得到好处的人,相对比较难救度。我要让这群众生与大法弟子结缘,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美好光明的一面从而破除邪党造谣的毒害宣传,从正面认识大法和大法弟子,了解真相得到救度。我们要在我们的范围内做主角,广结善缘,救度众生。

当我改变了以前的观念时,我的生意开始有了明显的转变,订单一个接一个,每一个订单背后都有众生在等着我去救度,未来的路还很长,这只是个开始,我只有做的更好,才能不辜负众生的期盼,救度更多的众生。

结语

我有一个愿望,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在自己常人社会角色中唱好这个主角,让众生从大法弟子身上看到更多希望,而不只是看到我们被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在救度未来的众生,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让大法弟子正的力量唱起主角。大法弟子各行各业都有,我们应该给后人留下一条正的路:那就是做农民的庄稼长得比谁的都好,做生意的诚实守信、生意做的比谁都大,做科研的勤勤恳恳,科研成果出的比谁都多,当官的为人正派、为民做主,官越做越大。如果我们都能在各个行业唱好主角,众生从我们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美好,看到大法法力无边在人间的展现,这不就是对邪恶最彻底的否定,对众生最好的救度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