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寒来暑往 实修不怠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八年八月十日开始修炼大法,至今整整十五年了。十五年来,寒来暑往,苦乐相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一直稳健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在这里,借大陆大法弟子法会的平台,把我十五年来的修炼历程和心得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全身病痛消失,亲身验证大法超常

我常跟人说,如果不学大法,我这身体绝活不到今天。按我母亲的说法,我在娘胎里就有病,她怀我的时候就咳嗽不止。从记事开始,我的身体就差,后来常常全身疼痛,莫名其妙的高烧,眩晕、心跳加速、咽炎、支气管炎、花粉过敏、子宫大流血,乳腺疼痛、腿疼、腰疼,几乎从头到脚都有病。别人一天穿一次衣服,我一天要换好几次,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怎么都不舒服。年轻时,腰上还长了疖子,一到雨天就出水。学法炼功后,疖子不知不觉长合了,再也不流水了。乳房上长疙瘩,也在梦中奇迹般的被捏碎了,再也不疼了。

更神奇的是,我亲身感受到两次师尊在另外空间为我“做手术”,把我直肠上的业力拿掉了,给了我一个完全健康的身体。第一次是在似睡非睡中,看到一堆肠子,有一段被割了下来。我正纳闷:“这是谁的肠子啊?”忽然就领悟到:“哦,是我的肠子啊!”我正是被这个病痛折磨着呀!第二次在学法时,又看到一个盘子里,有一把水果刀和一段被割下来的肠子。我深知是师尊为我清理身体,否则依据常人的医学理论,我就是直肠癌。

如今在大法中修炼,越来越健康的我,十五年来没吃过一片药,没去过一次医院,我身体的巨大改变证实了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二、修炼人向内找,“真正的提高是放弃”[1]

大法不仅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也使我的心性得到了不断的升华和提高。记得刚学法时,心性还停留在常人的标准,遇到问题不会向内找。有一天,去炼功点听完师尊的讲法录像回家,有一个年轻人从后边骑车过来,我正横穿马路,他躲闪不及,自行车一下子就压在我的脚上。我立即回了他一句:“看着点儿,你瞎呀?”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再也不这样对待问题了。有一次,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回来的路上,被一个面包车“扑通”一声撞倒在地,同行的人都惊呆了,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一句怨言也没有,就离开了。

在家庭中,在社会上,都努力的按照师尊的话,做一个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二十年前,我家与小叔子一家同公公婆婆同住一个宅院。因我与丈夫是花钱买了公婆的房子,而小叔子家是白住,且在盖五间仓房时全部由我家出钱,为此,公公公开说过他们居住的屋子加上一间仓房(大概六十平方左右的面积),归我家所有,并把他房屋的房本换成了我丈夫的名字。后来,我婆婆去世,公公找了新老伴儿,离开了家,因我家已搬离此处,公公走时匆忙就把房本交到小叔子媳妇手里。

去年公婆的平房拆迁,按照1:1.25的比例给楼房。小叔子媳妇给我打电话,索要我丈夫的身份证,因为房本是丈夫的名字,没有身份证就办不了过户。我二话没说,就把身份证送了过去,就这样,他们一家顺利的搬進了本该属于我家的拆迁房。其实我家的经济情况并不宽裕,我儿子在外地买楼还欠着银行三十万的贷款。要不是我学了大法,时刻按照师父讲的“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2]的法理向内找,这本属于我和丈夫的房子我绝不会白白让给别人,坦坦荡荡的放弃个人利益而不动心的。

今年上半年,我公公突然被后娶的老伴儿送回了大姑姐家,说是公公岁数大了,她照顾不了了,让儿女们接回家。公公是退休老干部,离开家的时候就七十岁了,后老伴儿才五十岁出头,儿女们担心他老了受苦,都不同意他这样做,但他毅然决然的新购了楼房,又带走了全部身家、几十万的积蓄。往后这些年,他见到儿女们就是要钱:养老费、医药费、供暖费、逢年过节和生日的红包各种各样的费用年年不断,就这样,家里人去看他时,还在说自己没钱。儿女们真是既心酸又气愤,也很无奈。如今十年过去了,公公八十岁了,身体变差了,下楼都很艰难,积蓄也全部花光了,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家里的兄弟姐妹们纷纷表态,说明了各自不能抚养的原因。丈夫愁的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我安慰他:“公公要是想回来,就回来吧,别人不要,我要!离开家十年了,也该回来了!”公公听后流泪了,对常人来说,能这样接纳老人不容易,甚至令他十分惊讶。我想,这对我们炼功人来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不过是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到了“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2]我从生命深处明白:真正的提高不是得到,是放弃。

三、坚持不懈向家人洪法,救度身边的有缘人

我开始学法炼功不到一年,中共邪党的迫害就开始了。父母和家人担心我受迫害,都开始反对,尤其我父亲是老干部,邪党党员,被无神论迷惑,一辈子从未给过世的人烧过纸。看我炼功唉声叹气地说:“好好的人,怎么就迷上这个了?”我的小弟弟看到我任劳任怨的付出,不计较个人得失,就说我是“炼功炼傻了”。师尊讲“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3],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不为所动。十几年中,从不间断发正念清理家人的空间场,解体背后的共产邪灵和邪魔烂鬼的控制;不断洪法与讲清真相,用切身事实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美好。在我和亲属同修的坚持和努力下,现在家人基本上都三退了,承认大法好,有几位已经开始炼功,有的刚刚开始看书。

尤其我的母亲,受益很大,走進大法中修炼七年,近八十岁时,还来了例假,皮肤白里透红。她有文化,看到《明慧期刊》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文章,就提醒我死了很多人,要注意安全,支持我做大法的事。有时候,还向左邻右舍的老人们洪法。七年中,母亲过了几次大的病业关,最后,八十岁那年,离世了。在母亲身上,我有遗憾也有欣慰。遗憾的是,母亲常常说,想跟我一起看到师尊回国,等师尊回来,能看师尊一眼。可是最终也没等到。欣慰的是,母亲晚年毕竟得法了,八十岁的人,非常年轻漂亮,头发都变黑了,去世前也没有受罪。

通过向家人洪法,我切实体会到,想救度自己的亲人,一定要有大法弟子唱主角的正念,不被常人的表现带动,加上在法中修炼出的高尚品质的正行,长期的、坚持不懈的体现出正的作风、做派,用正念正行去感化亲人,持之以恒,必定有所收获。同时,大法是圆容的,要不同角度,不同方式,不失时机的向亲人展现大法的美好,潜移默化的引导,不可强为。

四、积极配合整体,不同环境中都能证实法

“七•二零”之后,黑云罩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是明慧网同修们的文章给了我信心和方向。最初,我们当地同修自制条幅,趁着夜间或凌晨挂满了主要街道、市政府;不干胶粘贴布满了城区和乡间;真相资料挨家挨户的散发。那时恐怖气氛十分压抑,丈夫再三告诫我上边有指示“抓到发法轮功资料的可以当场枪毙”,一再劝阻“在家偷着炼”。可是那时真相资料太难得了,同修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做出来的,怎么能自己躲起来呢?还修不修了?我加强自己的正念,怕的因素就越来越少了。记得有一次来了八十多条条幅,我一晚上全挂出去了。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提高,同修们慢慢的学会了配合,逐渐形成整体,在各个项目中都成长、成熟起来了,大家都在不同环境中,以不同方式证实着法。

二零零三年左右,我和一名女同修共同租了一门市房做买卖。那时候,我们当地还没有打印的真相币,花真相币的同修也很少。我俩就把这个门店作为讲真相的一个窗口,每天在卖货之余就往钱上盖戳,印真相短语。平均一天都有千儿八百元的真相币通过我们的店流向世人。世人都很喜欢要真相币,每天交易往来、進钱出钱,都很顺利。也有个别不明真相的常人来找我“退钱”,怕自己花不出去。我坦然的说,“你出去花吧,不管什么时候,你花不出去,这钱都算我的!”对方听了也就安心了,把真相币又拿回去了。还有的常人通过看真相币,主动来问:“哪儿去找《九评》?我们去哪儿看啊?”对此,我们及时跟协调人反映情况,晚上就有同修出去散发《九评》了,让这方众生看到了真相。几年后,买卖结束了,我照常天天都花真相币,还经常去超市、米店、水果店兑换真相币。通常在付款通道,我都拿着成捆儿的真相币向收银员付款,并询问她们要不要兑换零钱。有时,收银员也主动问我:“你这捆儿零钱能换给我吗?”正法走到今天,花真相币在我们当地同修中,已经形成了人人都花,天天都花的局面。

前两年,我地开展安大锅的项目。因很多常人家属不理解,推广起来有很大难度。过了一段时间,本地还是没有一人安锅。我想自己该带个头儿,配合好协调人的工作,准备在我家先安。当时也没跟丈夫商量,心理压力很大。第一次安上,位置偏低,我家是平房,离派出所不到三百米的距离,警车常年停在路边,心里真是七上八下。后来我跟邻居商量,安在了他家的小二楼上。从常人的理上看,位置调高了,更加安全。其实这几年我家四周到处开发房地产,高楼林立,没有绝对的安全因素。是师尊看到了弟子有这颗想证实法的心,保护了弟子,清除了一切不安全的因素。到了今年,连派出所都搬走了!现在大锅在我家,一直发挥着良好的作用。

前年元旦后,协调人说要按师尊的要求,遍地开花。我家又开了一朵小花。刚拿到电脑、打印机的时候,那些线该插到哪儿,怎么用都不知道。在技术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认真学,用心记,做梦都梦到这些机器带着我往前走。通过一点点的努力,现在可以同时打印几台机子了。感谢师尊的加持,让我这个近六十岁的人象年轻人一样,有充沛的精力和智慧,能制作出很多精美的真相资料。虽然,我的这朵小花开的晚,可它起到的作用可不含糊。尤其是逢年过节或每逢各种纪念日时,资料异常紧张,我就和同修一起通宵达旦的忙碌,忙的顾不得吃饭,累的扶着床沿、还没等躺上来,就已经睡着了,有效的保证了真相资料的及时供应,圆容了同修们讲真相的环境。正法走过一年又一年,我也被锤炼的更加成熟、理智了。请师尊放心,我今后一定会更加用心的灌溉这朵小花,让它绽放出更加美丽的花朵。

五、信师信法,历经魔难多次化险为夷

在证实法方面,也经历过惊心动魄的关和难,但凭借着信师信法、坚定的正念,在师尊的保护下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安然无恙,体现出佛法修炼的殊胜与神奇。

二零一零年,我地没人面对面送神韵晚会光盘,我就发了一念,求师尊加持我面对面去发神韵光盘。一路上,遇到做生意的,卖鱼的,修电脑的,碰到谁都发。赶上“五一”啦,运动会啦,商场促销啦,人多的时候,大量的发。有一次,跟同修骑车去发神韵的时候,真是险象环生。我发神韵发到一个开私家车的便衣警察手里。他说:“你这是什么?我看看?”“这是‘神韵’,是中国传统文化,我们普通老百姓还看不起呢,象《大长今》这样的演员才看得起呢!”他听完对我大吼大叫。我说:“你喊啥?不看拉倒,你不看别人还要看呢?找还找不到呢!”他不停的追问我:“这是谁做的?哪儿来的?”我不吭声,趁他不备一把抢了回来,“不要就还我!”正好有个小商贩朝我走过来,我顺手就递给了他。这时我听到便衣打电话说:“快来,有两个法轮功正发光盘呢,快过来!”趁他说话的空档,我赶忙叫来同修,因为是闹市,人非常多,我俩快速脱掉外衣混在人群里,智慧的走脱了。

过一会儿,我俩想从后门出去,一看他开车在后门口堵着呢!就求师尊加持,让他看不见我们,看见也不认识!然后我就大模大样从他身边走过去,打个车回家了,到家换了身衣服,把自行车给取回来了。

还有一年冬天很冷,我腿疼的厉害。一次去农村发真相资料的时候,车把一名女同修送到了另外一个村子。整个村子被大雪覆盖,天黑路远,半夜三更,全村子的狗狂吠不止,让人心惊。我担心这位年轻女同修的安全,就跟司机说:“把我也送去吧。”一下车,我的腿疼的走不了路。这不行啊,还有那么多资料没发呢!我想:“我不能走?我跑!”这念头一出,我真的跑起来了。等到七、八里的村子都发完了,同修好奇的说:“你的腿怎么能走了?”是啊,我的腿怎么能走了!不疼了!我有救人这一念,师尊就帮了我,“念一正 恶就垮”[4],只要我们正念正行,有师尊保护就无所不能。

但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有时候也把握不好自己的心。有一年也是寒冬腊月里发资料,夜深人静,积雪很深,陌生的村庄漆黑一片。我和同修一心想把资料都在过年前发完,就起了干事儿的心。期间师尊多次点悟,我们几次迷路,还是不悟,最后被恶警持枪劫持,关進劳教所十天后正念闯出。

事后,虽然对我自己的修炼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对我和丈夫双方的家人影响很大。我的弟弟本来都三退了,这次被六一零威胁和利用,他因怕心不听我劝阻,签了字,做了我的所谓“保证人”,一想到这儿,就十分心痛。

六、事事对照,同修们的无私敦促我更精進

修炼这些年,我常常感叹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遇到了大法开传的万古机缘,遇到了为众生舍尽一切的慈悲伟大的师尊,也遇到了一群与我有着深厚渊源、给过我巨大帮助的同修。在我得法之前的两年,同修们就不间断的向我洪法,给我打电话,邀我来学功。因为无神论和邪党文化的阻碍,我一再的拒绝和搪塞,想方设法找各种借口和理由逃避。可是同修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后来我找借口找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心想“这帮人怎么这么好,我这么找借口骗她们,她们也不烦?!”

整整两年,我终于走進了炼功点,真的是同修们洪大的慈悲叫醒了在尘世中沉睡的我,如今想起来,满满的感动溢满胸口。这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师尊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5],跟同修们相比,我为自己缺少这种无私无我的慈悲而感到羞愧。

我看到有的同修不精進,做事不在法上,或者有的同修在病业关中没有正念,找各种理由掩盖自己求治病的心,常常是又着急又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心里在抱怨,而不是完全“为他”的去圆容。同修们的无私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这将敦促着我以后更加精進实修,圆容整体,真正做到“无私无我”。除此之外,我地同修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精進。

回顾十五年的风雨之路,苦辣酸甜在心中久久激荡。我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6]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和无量众生的被救度,未来的路一定要走好走正。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