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珍惜学法小组 互相扶持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们的学法小组在一九九七年的时候就成立了,当时就是在我们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后,学法小组不得不暂停了。直到二零零四年,同修来到我家,建议恢复学法小组,也就从那时开始,我家这个学法小组正式恢复了,九年来,风风雨雨走到今天。

我家的门始终开着

一九九七年,我们家的学法小组有二十多位同修,我们集体学法、看师父讲法录像、教功录像带,集体学法后,大家在一起交流各自在心性过关中的提高,每个人都觉得很受益,提高很快。除了集体学法看录像外,我们小组的同修还到集体炼功点去炼功。我的老伴、大儿子、大儿媳也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非常珍惜我们家的这个学法小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让我们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我家的这个学法小组也就停了。

在二零零四年,我的大儿子、儿媳被绑架,我们当地很多同修都参与進来营救、加持,帮助我们。我也在同修的配合下走出去,以营救儿子、儿媳为由,请正义律师,向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包括后来的监狱、看守所、劳改局等部门讲真相、要人,唤醒世人的良知和正义。虽然儿子最后被非法判重判,但我并不执着这个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同修和我都将真相讲到了我们曾经讲不到的地方,同修们也形成了整体配合的环境,为我家后来恢复学法小组以及平稳的走到今天,奠定了基础。

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我们的学法小组就在同修们的提议下从新恢复了,走到今天近十年的过程中,虽然也有一些干扰,但我们从来没有再停下来过。

记的有一年,曾来过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位同修被绑架了,以前我们小组的三退名单都送到她那里去。那天我去她家找她的时候,在外面刚好就看到警察在她家非法抄家,之后同修就被绑架了。有其他同修传话到我这里,说我去她家的时候被照相了,叫我小心点。我的心有一点波动,那时候我们学法小组每个周末学法一次,来的同修并不都是固定的,知道我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很多,包括省、县上的同修,大家想来就来,如果有事或者是什么不来的情况也有。但是作为我们家来说,每周学法的固定时间是要保证的。所以当听到同修说叫我小心点时,我还是有怕心。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学法小组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这肯定没有错,至于说我们个人修炼中的不足和漏洞,都不能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也就更不能成为我们人为要暂停学法小组的借口。所以这事我没有提前和任何同修说,等到那周学法的日子,同修们依然按时来学法,学完法之后我才说了这个事。大部份同修都认为要坚持,当然也有个别的认为“避避风声”,最后我说:“我们家的门始终是开着的!”令我感动的是,很多同修当即表示:“只要你家的门开着,我们就来!”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家的这个学法小组才能一路经历风雨,不管在邪恶恐怖的压力再大的情况下,每周学法的那一天从来没有耽误过。

都是来听真相的有缘人

邪党所谓的开会期间,我家楼底下就有派出所便衣来守着,这么多年有好多次,其中最长的守了半个月,每天早上八点就来守,到晚上十点才走。对于这些上门盯梢的便衣,我和我老伴没有把他们当成是恶警或坏人,我们觉得他们都是来听真相得救的有缘人。

我老伴主动下去和他们打招呼,开门见山的、但是很和气的问:“你们是来守我们家的吧?”往往这善意的一问,对方就很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回答说是,接着老伴就给他们说:“那是谁叫你们来的呀?你们知道为什么叫你们来吗?我们都是修炼法轮功的。”就这样,给这些人讲真相,最后听明白真相的人,不但感激我们,有的甚至就不守了,或者就是来打个照面,不再给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卖力。

很玄妙的是,每一次来我家门口守着的人都不一样,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用这个方式安排来听真相的,其实连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被叫来守我们家。

有一次,我见楼下有几个盯梢的,我就端着水果下去给这些人,他们边吃我边问:“你们对法轮功了解多少啊?我们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太好了,好的让共产党害怕,才编造天安门假自焚来骗人。”接着我还给他们讲三退,有的也就退了。

说来也有意思,盯梢的这些人是轮流值班,听过真相、三退的人就不见了,以后再见到,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主动与我和我老伴打招呼,像老朋友。没听过真相的就一直在门口守着,我们外出或做其它事没下楼,他们就老不换班似的,非等到我们下去讲了真相才走。

来学法的同修一点都没少

这些盯梢的人对于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几乎没什么影响,我家旁边几十米就是派出所。后来包括片警和国保大队都知道了我家是个学法小组。

这里并没有显示的因素,我也尽量的注意安全,但是我从来没有因为为了安全的借口而将同修拒之门外。很多同修也曾经建议说,将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分开几个组。我就请师父安排。我和我老伴都把这个人心放下了,来我们小组学法的同修,也就很少受到这些干扰,就算见到楼下有人盯梢、蹲坑,但是仍然上楼来学法,这么多年从未间断。到现在,我心中已经没有了人多、人少的概念,我总觉得是师父将同修送到我家的。

去年五月的一天,我家遭到了这么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迫害,国保大队、公安局、派出所一共七个人闯進我家非法抄家。大儿子已经从监狱回来,与我们住在一起。那伙人抢走了我家里所有的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印有“法轮大法好”的人民币一万多元。

当时我们给来的人讲真相,只有两个人动手抄家,其他人都坐在客厅静静的听我们讲。但是那次我们还是损失了很多大法真相资料。那次对我们家是个打击,我、我老伴、我大儿子每个人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怕心、气恨心、争斗心等等。头一天抄家,第三天就是集体学法的时间。我曾想过提前告诉同修我家被抄家的事,我只是想说这件事,并没有想要通知同修别来我家学法,我觉得每个同修根据自己的情况,反正我家的门总是开着。可是偏偏我从来没留下哪位同修的电话,没法通知,就这样等到了学法的那一天,偏偏那一天来的人还是最多的。

我们照常学法,学法后,我就对同修们说了我家被抄家的事。有的同修当时表情就变了,有的没说话,有的就正念加持。总之,同修的所有表现,对我、老伴和大儿子都是考验,看我们的心怎么动。我当时心情很平静,同时我感谢那天来的这么多同修,我说,我家的学法小组还会继续,愿意来的就来,还是那句话:我家的门总是敞开的。让我感动的是,到第二个星期学法的那天,来学法的同修一点都没少。

珍惜同修缘份

这么多年来,我家这个学法小组,除了给同修们提供固定的学法交流的环境,同修间需要真相资料、大法书籍也都会请我去找。

我感觉我的心就是在维护这个学法小组中不断的宽容起来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同修、各种各样的表现都会有,时时都遇到来自同修间的心性摩擦,没有坚持学法的保障,没有不断提高、扩大容量的胸怀,维持我们家这个学法小组真的很不容易。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老伴同修非常的支持我,配合我圆容我家的学法小组。我大儿子出狱回家后跟我们一起住,对学法小组也都是积极配合。

渐渐的,我家除了学法时间之外,也有很多同修会来,说这事、说那事的,同修在我家吃饭是经常的事。这么多年我没嫌弃过,而老伴也在不断的提高中放下自我,放下个人的习惯甚至喜好,每次都默默的做饭、做菜,招待。这事看起来平常,一次、两次、十次也许都不怎样,但是多年来,每周都有、甚至每天都有,时时的考验,这就不太容易放下了。我们甚至都尽可能多的放下自己家出游、外出的时间,总怕同修有什么事情来到家里没人在。我们就是这样珍惜同修们来我家的缘份。

互相扶持 共同提高

我们学法小组老年、中年同修都有。每周学完法之后,大家就分着拿真相资料。才开始的几年,大家都是每人拿个五、六份真相资料,最多十多份。随着学法的深入,渐渐的,就出现了真相资料、神韵光盘不够的情况了,很多同修因担心没有真相资料了,都赶在学法前就到我家里来,把真相资料事先装好。我也从不强求每个人要拿多少,同修们都是自愿,做的好的同修拿的多,开始不敢做的就拿几份,也是突破,最后也就发的多了。

我们学法小组七十岁以上的老年同修比较多,每周学法后,就互相邀约,三三俩俩,到公园里、集市上讲真相、发资料。每逢春秋两季,公园里春游、秋游的学生非常多,老年同修们就给那些小学生、中学生讲真相,孩子们都很爱听,争着要神韵光盘。除了讲真相,老年同修时间多一些,有空就到监狱、看守所附近近距离发正念,解体邪恶。

我们学法小组曾有一对从外地来的同修夫妇俩,老伴曾被非法关押过,还遭到殴打,从监狱出来后怕心一直很重,被迫害的阴影很浓,就是因为害怕当地恶人的骚扰才跑到女儿家里来。在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学了一段时间法后,我们就和他们夫妇俩交流,并在同修配合下,首先帮她老伴彻底揭露迫害,然后又给她写了控告,控告监狱对她的酷刑迫害。外地同修夫妇一步步走出来后,现在早已不再躲在女儿家了,回到当地,向所有曾迫害过他们的人发控告信、讲真相,开辟出了一片天。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由于不精進,身体被迫害的很厉害,第一次来我家学法时,是由保姆搀扶上来的。随着不断的学法,现在早已辞退了保姆,自己来学法了,也配合做讲真相的事。

象这样的例子,我们学法小组还有好几例,我们同修一部法,理应互相扶持、正念加持,看到同修们的变化,我更感到学法小组的重要。

每逢有同修被非法开庭,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首先协调配合,统一发正念,并尽可能赶到开庭地点近距离发正念,進入法庭参与旁听,加持被迫害的同修。在外地开庭的,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有负责联络找车的,有负责开车的,能去的都尽量安排好自己的时间,放下手头的事。整个过程中,大家都有了明显的提高和升华。

新老同修共精進 救人不松懈

学法的目地并不单纯为了个人修炼,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也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在救度众生、讲真相上都没有松懈过。

我老伴多年来一直坚持面对面发神韵光盘,我们家住的这一片,每年的神韵光盘几乎都发过来了,是凡出门买菜、办事、坐车,都带着神韵光盘,碰到有缘人就发,我也配合我老伴发神韵光盘,劝三退,发真相资料。包括我们俩的单位,老伴单位每年要去报到,老伴就带着神韵光盘,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的发。老伴讲真相、劝退也做的很好。我大儿子出狱回家后,发神韵光盘、破网软件、真相资料,一直没间断过。在这些方面我就不及老伴和儿子了。

我们小组中年同修也不少,有的主动担当起做资料,突破不会用电脑、害怕设备的障碍,在自家开起小花,保证需要资料的同修;有的就随时都带着真相资料、光盘,见人就发。这样的同修,在我们小组有好几个。

有一个才修炼两年多的同修,悔恨自己没早走入大法,抓紧一切时间想多做救人的事,经常是一个人骑着单车到路口,公交车站、停车处,面对面的发神韵光盘。有时还会出现他一边介绍神韵,世人一边排着队来接神韵光盘的场面。还有一个同修,老家在附近的县份,她常常一个人背一大包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等回家乡,连夜将真相资料走街串巷的发完,第二天又坐车返回。另一个同修歌唱的好,跳舞也很有天赋,除了自己做真相资料、自己随时发真相资料之外,她还会到文艺广场,唱一两首大法歌曲,广场上人很多啊,听到这么好听的歌声,都挤过来问:“这是什么歌啊?怎么这么好听?”同修随即拿出包里带的神韵光盘,介绍说:“这么美的歌曲就是出自于神韵晚会,你们快回去看看,还有更好听更好看的呢!”很快,整包的神韵光盘就被抢光了。我们学法小组有一个同修,从最初到我家来学法,见到楼下有人盯梢、有警车转头就走,到现在,已经能自己发资料、发光盘了,即使一个人去参加宴会,都带着神韵光盘,赠送给有缘人。

这样的故事,我们这个学法小组,近十年来有过很多很多,要说起来,每个同修都是一本书,都有讲不完的故事;每段故事都如一首诗,意味深远,回味无穷。我不知道和这些同修们的缘份有多深,有多远,在师父的安排下,都能来到我们的学法小组,聚在一起,为了证实大法、为了救度众生,放下自我、整体配合。在此,我以及我们学法小组的所有同修们无比感恩师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一定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叩谢师恩!合十。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