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3年12月10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

  • 昆明市海口镇退休职工朱永珍被绑架、洗脑迫害

  • 甘肃天水市法轮功学员王巧瑞被迫害经历

  • 修大法怪病除 秦皇岛张霞历经中共残酷迫害

  • 昆明残疾老人修大法一身轻 中共关押、劳教身心受伤

  • 昆明市海口镇退休职工朱永珍被绑架、洗脑迫害

    今年六十六岁的朱永珍女士是原海口镇三百号光学仪器厂退休职工,家住海口镇文化村。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朱永珍身心受益,然而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她却遭到了绑架和强制洗脑迫害,家人也因此受到牵连。以下是她自述修炼大法及被中共非法迫害的经历:

    一、向往神佛

    我叫朱永珍,今年六十六岁(一九四八年二月生),家住昆明市海口镇文化村十三幢,原海口镇三百号光学仪器厂退休职工。从小生长在昭通农村,母亲很虔诚的相信神佛,并且影响到了我,还对我说天上都有神仙居住,在这样的氛围下,从小就相信神佛,相信修炼。

    一九九七年,听一位亲戚说起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说一九九九年地球将毁灭,当时我就想,谁要能拯救地球,我一定跟着走。一九九八年六月一位农村来我厂的老太太介绍说小朱你不要一天织毛衣了,去炼法轮功吧,我就问是不是只是锻炼身体呢,老太太告知是佛法,当时我内心非常震撼,这不就是我苦苦寻找的吗?我总算找到了。我要坚定的修炼下去,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一定要修到底。

    修炼前我的争斗心很强,不能宽容别人,家里家外都要争个高低,和丈夫不是打就是吵,脾气很暴躁,对子女教育也很苛刻,子女对我也很惧怕。修炼大法后家庭和睦了,子女也感到了母亲巨大的变化。

    修炼三个月后胆结石症状完全消失,关节疼痛也消失了,行走自如,十六年来无病一身轻,从未吃过一片药。一九九九年邪恶疯狂迫害时也没有动摇过我的坚定正念,便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

    二、无端遭绑架拘留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去已故同修家里看望同修家人,被湖滨派出所的警察马继聪和另外一个警察,以及两个便衣拦住,不让我走,说要了解情况,就这样不准走,不准说话,直到下午三点穿警服的警察打电话给西山区国保大队的警察。五点左右西山区国保大队的王忠芳和陈坤足、徐峥嵘、马继聪对我说要到我家看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他们私自闯入我的家中,到家里后翻箱倒柜,所有的大法书籍,复读机,炼功带,讲法录音,大法真相资料等搜了一编织袋,事后才补办搜查证,还要挟我和丈夫在搜查证上签字,被拒绝了,就没有把搜查证交给本人。

    下午六点左右我被国保大队的警察强行送到了湖滨派出所,一个年轻大学刚毕业的警察对我们强行拍照,非常审讯,问我们哪年开始炼功,谁介绍的和谁联系,随后我在派出所坐了一夜,不准讲话,不准走动,上厕所也有人跟在后面,并有两个临时工看管着。

    十五日早上十一点被带到了西山区国保大队,王忠芳和徐峥嵘轮流审讯我,晚上十点后被送到了附近派出所又坐了一夜。十六日早上九点又被带到了西山区国保大队,上午还是有警察轮流审讯,强行按手印,下午二点左右被带到西山区第一人民医院体检,六点以后被送到西山区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拘留在西山看守所,于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释放。

    二零零五年八月一日由市区六一零办公室强制,云光公司六一零书面通知我决定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上午九点在退管中心(红山村原托儿所内)举办“法律教育学习班”(实质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放弃信仰),强迫我参加,并声称如果不参加,公司将停发非统筹补贴。因我抵制洗脑迫害,非统筹补贴一直被扣发至今,在去向厂长姚高俊要扣除的补贴时,他说是邪党书记项足伟和退管会主任杨宏恩同意扣除的。

    此外,从我二零零六年五月回家到二零零六年间,退管会和保卫科不断到家里骚扰。
    这么多年对我的迫害,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还威胁我丈夫配合迫害,使得丈夫承受很大的痛苦,旧病复发,为免骚扰,不愿在家居住,想出去漂流,家人受到很大伤害。


    甘肃天水市法轮功学员王巧瑞被迫害经历

    甘肃省天水市四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巧瑞女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迫害后,遭受到残酷的迫害,多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王巧瑞女士,中专文化程度,家住天水市麦积区。她在修炼以前患有肠扭转、还有神经性头痛且眼压高,每回犯病的时候头痛欲裂头象炸开似的而且手脚麻木,曾几次昏死过去。随着病痛发作时间间隔的缩短王巧瑞对生活几乎失去信心。王巧瑞修炼法轮大法后,一星期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这种变化强烈的震撼了她。在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无边和超常后,她从此以后淡泊名利,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她都严格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不争名利、和睦与人相处。在她身上周围的亲朋好友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

    进京为法轮功鸣冤遭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在铺天盖地的谎言舆论宣传下,王巧瑞寝食难安,不甘心周围的亲朋好友受谎言的蒙蔽,王巧瑞依然踏上了北去的列车,目的是为了向国家、政府讲明法轮功的实际情况,善意的表达修炼法轮大法对身心健康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事实真相。同去的还有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张翠萍。然而,在信访办本着善意平和讲述实际情况的她们却被守候在那里的警察带走并非法将她们拘禁于北京山峰旅社的地下室第三层,那里又湿又冷,只有一盏昏暗的小灯,狭窄的通道里只能容一个人侧身而过,并且地下室层层铁门上锁。

    三天后,天水市住北京办事处人员将两人接出,转由天水市麦积区国保大队派人带回天水市并在天水市麦积区公安分局大楼会议室由国保大队恶警对两人非法审讯。审讯中一恶警一边将张翠萍的宝书《转法轮》撕成碎片踩在脚下,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谩骂大法师父。还不时地甩打她们。打完后恶警又把张翠萍双手铐在室内的暖气管上。当时任麦积区政保股股长大周继祖气势汹汹的搜王巧瑞典挎包,当搜出宝书《转法轮》时,便破口大骂:“你们还反了天了,还都去天安门对抗政府。”说着又用大法书狠狠的打王巧瑞的耳光,左右开弓,不停的扇,直到周的电话响了才停手。随后又把她们强行带到秦州区戒毒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在戒毒所期间,王巧瑞、张翠萍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戒毒所狱警讲大法真相,讲信仰自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信仰法轮大法没错。法轮大法教修炼人要做好人、以真、善、忍为准则,何错之有呢?听完真相的戒毒所长摇摇头无奈的说:这是上级的指示,他们也很无奈。于是王巧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反迫害,戒毒所长看到这种情形害怕出人命担不起责任,就打电话叫来周继祖、冯继堂、马建喜裴小青等人,叫把王巧瑞等人带走。可周继祖等人不仅没有放人,反而对王巧瑞、张翠萍等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以周继祖为首的邪恶之徒用拳头雨点般的砸向王巧瑞等人,打过后还让她们再去公安局“过案”后才放人,王巧瑞等人没有配合,直到第二天才放她们回家。

    二次进京遭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元月三日,王巧瑞和同修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这一次她们被带到前门派出所,在那里因为背诵经文,派出所警察用一根长约一米、直径约四厘米的木棒毒打她们,不让她们背经文。打完后把她们带到怀柔县关进怀柔看守所。因为不说姓名、住址,王巧瑞等人遭受到残酷的折磨。几天后,恶警看她们还是不说姓名、住址,就开始强行给她们灌辣椒水并拉到后院让刑事犯毒打她们。看守所的一名女恶警还用高跟鞋狠踹王巧瑞的肚子把她被踹倒在地,并拽着王巧瑞的头发把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同时还一边不停的破口大骂。直到有人找她,她才停止行恶。

    面对无理的迫害、折磨,王巧瑞等人开始绝食抗议,几天后因为连续的折磨再加上绝食王巧瑞等人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而恶警们不顾王巧瑞等人的生命危险又找了两个彪形大汉分别从头和脚抬起王巧瑞,把她抬到一个只有一张光板床的空房间,在离床大约两、三米的地方隔空把她扔到床上,随后有几名恶警,一个压王巧瑞的头、另两个压住她的胳膊和腿,还有一个用一根硬橡皮管从她的鼻孔插入胃里野蛮灌食。因为灌食时呼吸不畅,王巧瑞不得不张开口呼吸,恶警就趁王巧瑞张口呼吸时掐住她的两腮并拔出胃管扔在一边,直接往王巧瑞的嘴里灌食,企图用用灌食的方法折磨王巧瑞并逼她说出姓名和住址。

    因为迫害时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上访讲真相流氓集团采用株连制—如发现法轮功上访人员各地政府官员、及主管人员将连带受降级、罚款、扣发工资等处罚。处于对生命的慈悲,王巧瑞不愿意给家乡的有关人员带来麻烦,所以王巧瑞仍然拒绝说出姓名。没达到目的恶警恼羞成怒,灌食后又把她带到三楼刑讯室刑讯逼供,王巧瑞拒不配合恶警,并开始炼法轮大法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恶警就用手铐剁她的胳膊。反复多次后王巧瑞依然不妥协,恶警实在拿她没有办法了,就又把她带回号室。

    又过了几天,恶警把王巧瑞拉到承德整编后又送往隆化县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在最终目的没达到的情况下无奈的将王巧瑞用北京吉普拉到隆化车站“扔了”。

    再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九日,在天水市213家属院租住的房内,王巧瑞再次被天水市麦积区政保股恶警周继祖、冯继堂、裴小青、武红霞绑架。在麦积区公安局四人每人手持一根四棱木棒以车轮战的方式轮流打她,痛的王巧瑞在地上乱滚,王巧瑞浑身上下被打的青紫乌黑、皮开肉绽,浑身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如此残酷毒打王巧瑞之后,没有人性的冯继堂又灭绝人性的用右脚(穿着皮鞋)往王巧瑞的右眼猛踢一脚,她的右眼整个眼球立即就变成了红色,视网膜充血,王巧瑞的右眼当时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就是这样恶警裴小青还用脚在已经躺倒在地的王巧瑞身上乱踢一气。事后,凶残成性的恶警冯继堂又抓着王巧瑞的胳膊连拖带磨的拖到另一个房子里并铐在暖气片上。第二天,王巧瑞被送入麦积区看守所,不给吃、不给喝。

    在麦积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恶警冯继堂要王巧瑞交五千元罚款,说交了罚款以后就放人。当时因为王巧瑞家境贫寒她丈夫一共只凑了一千元钱,贪婪的恶警冯继堂不满意,拒不放人。(当时还有几位和王巧瑞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家人受恶警冯继堂的胁迫而交纳了所谓的罚款,被放回。所谓的罚款恶警冯继堂收款后均未出具任何手续。)几天后恶警又把王巧瑞转入麦积区公安局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并在关押期间不让倒马桶也不开号室的门,每天吃的饭是带有老鼠屎的食物,数天后因极度营养不良和不卫生王巧瑞出现头昏、腹痛等症状。此时的她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然而恶警仍然不顾她的死活依然不管不问也不许家人探视。

    在将近四个月的“软折磨”后十月十六日凌晨四时许,麦积区政保股恶警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又偷偷地把她送到兰州女子劳教二所,非法劳教三年半。

    在女子劳教所王巧瑞被强迫干奴工、苦力(背石头、剥大豆、用硫磺洗筷子、挖地除草等),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稍有缓慢就被体罚罚站。同时,劳教所还对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定期定时洗脑迫害。并经常组织所有劳教人员针对法轮功学员开批斗大会,当众羞辱法轮功学员。有一天,在开批斗会时,因为王巧瑞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劳教所恶警马巍就把她双手铐死在床背上一天一夜,松开手铐后,她的胳膊象断了一样没有知觉,半年左右胳膊不听使唤。

    二零零五年,刚从劳教所回家不久的王巧瑞因向不明迫害真相的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遭天水市西关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拘禁,后又转入秦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审问三天三夜。在国保大队期间因拒绝配合邪恶,不坐老虎凳(一个由钢管焊接起来的铁椅子,椅下有一个长方形的脚踏板,踏板上方有两个圆环,人的两脚从圆环伸进后再用脚镣铐死在铁椅子上。座椅两扶手前方连有一个长方形铁盘,铁盘靠座椅方向有两个半圆似的小铁框,人的两手从铁框里伸进后再用手铐铐死在铁椅子上,这样整个人就被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弹。)被恶警折磨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上厕所、吃饭。第四天才转入秦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二天后释放。


    修大法怪病除 秦皇岛张霞历经中共残酷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张霞女士修炼大法后,年轻时得的一种怪病不治自好,精神道德升华,可是,自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张霞女士无端遭到“610”不法人员、公安局、工作单位恶人迫害。

    张霞女士是秦皇岛玻璃工业研究设计院馆员,具有中级职称。30多岁,她得了一种怪病,两小腿肌肉象石头一样硬,右半身麻木,无名肿,后来,西医不但没治好,大量使用激素,身体几近崩溃。

    从一九九七年,张霞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病好了,至今17年,没生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然而,就因为坚信“真、善、忍”,不放弃信仰,1999年“7.20”以后,却遭到中共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迫害。

    一.工作单位监控、剥夺工作权利

    1999年7月,由秦皇岛玻璃工业研究设计院党委书记主抓,把本院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办“学习班”(实则洗脑班),让交书,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之后多年,每个法轮功学员由主管院长、本部门领导、保卫、本院“610”、居委会层层负责,监控。每到“4.25”、“7.20”、“十。一”所谓的中共敏感日,就找张霞谈话,让保证不去北京上访,否则就威逼送洗脑班。张霞不能自由离开秦皇岛,回老家探亲要“610 ”批准。甚至株连家属,给张霞的家人精神、工作、生活造成极大的压力、恐惧、伤害。张霞的丈夫因承受不住压力与其离婚,带着女儿去了外地工作。年幼的女儿只有14岁,对妈妈说:“妈妈呀,我快崩溃了,我太害怕了,我就想离开秦皇岛,我不是不要妈妈。”

    2005年7月,张霞工作的部门院办公室强行剥夺其工作权利,把张霞交到人事处待岗。张霞不接受,要院办主任给予合理解释,院办、人事处的领导就把张霞办公室门锁换了,进办公楼的门卡取消,使张霞无处可呆,无法上班。待岗期间只发300多元工资,不让去外面打工,每天到办公楼顶层废弃的办公室呆着,中间还有专人查岗、签到。一年后,人事处不给签相应的劳动合同,只给买断工龄一条出路,逼的张霞无法生活,离开研究院。2006年9月,又无理解除了张霞的劳动关系。

    二。强行押送洗脑班迫害

    2002年7月,研究院党办、“610”、保卫、公安局两个恶警六七个人把正在上班的张霞强行戴上手铐,送到山海关小湾洗脑班,不告知家人。天黑了,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年幼女儿在家苦等不见人影,第二天党办才去人告诉张霞母亲,让送衣服。老母亲在秦皇岛无亲无故,无依无靠,天天偷偷在家痛哭,年幼的女儿吓得躲到玩伴家住,不敢回家。

    张霞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洗脑班的公安、市“610”、邪悟的人邪恶的变换手法从精神上摧残大法弟子,强迫灌输诬蔑法轮功的电视,邪悟的歪理邪说,不让睡觉,不“转化”就威逼劳教,高压逼迫交书,写“三书”(所谓的“决裂书”、“保证书”、“揭批书”),诋毁大法师父,给张霞身心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当时真是生不如死。

    三。公安非法拘留关押看守所迫害

    2000年12月,张霞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前门派出所非法拘留,之后送到北京平谷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张霞被北京恶警暴打,恶警穿着皮靴往张霞肚子上猛踹,用警棍砸脑袋。在看守所,张霞被野蛮灌食。灌食后,胶管插在鼻子上,不让拔,张霞被逼戴着沉重的脚镣在院子里走圈。

    2004年6月,张霞被秦皇岛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国保科非法拘留,送秦皇岛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国保科李立忠等人非法抄家,索要保证金3000元。张霞在一看被恶警李子梅、杜姓女狱医、副所长、两个男恶警送到公安医院强行野蛮灌食。张霞拒不配合,有良知的护士不愿下手,他们就抓住张霞头发,按住她的手脚,恶狠狠地让护士灌。胶管刺破鼻腔,鲜血溅在脸上。灌食后,张霞虚脱,两个男恶警拖着张霞的胳膊,两腿和脚拖在地上,一直从门诊拖到大门外广场的警车上。马路的拐角处,默默地站着一群善良的民众,眼光里闪动着同情关切,亲眼见证了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邪党控制下系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昆明残疾老人修大法一身轻 中共关押、劳教身心受伤

    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昆钢龙山矿家属李崇亮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修炼大法后,断脚上的钢丝不翼而飞,各种重病痊愈了,她体验到修炼“真善忍”的美好。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崇亮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受奴工迫害,又被非法劳教“所外执行”,使这位善良的老人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李崇亮修炼法轮功以前,有严重肾脏炎,曾经死去一天一夜被抢救活过来的,还有心脏病、妇科病,脚曾被钢管砸断,用螺丝固定,钢丝绑着,走路脚后跟不能落地,一踮一踮的,非常吃力,多年的疾病折磨使她处于打针吃药的痛苦煎熬中。

    一九九八年底,李崇亮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师父教导的法理去做,处处以人为善,事事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有空就听师父讲法,因她不识字,只好用耳听,晚上和单位上的同修集体炼功,不知不觉中,重病痊愈,绑在脚断骨上的钢丝消失掉了,走路脚后跟能落地了,走路轻松自如,她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妙,感恩师父和大法,更加用“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李崇亮无病一身轻,用健康的身体在工作中尽力,给家庭减轻了经济负担,生活在快乐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昆钢龙山矿各级领导找李崇亮,强行叫她放弃法轮功,不准再炼,否则,别想上班,要么说假话,不准在外面说法轮功好!好你就在家中偷偷的炼。李崇亮回答:给不给上班是你们的权力,叫我说假话做不到。从此,李崇亮失去了工作。昆钢龙山矿领导叫李崇亮的丈夫看守着她,不久,李崇亮丈夫也被退养,闲着拿一点点退养生活费,他也受到牵连。

    在二零零零年底,昆钢龙山矿矿长杨国寿及龙山矿保卫科人员伙同昆钢昆明市公安局昆钢罗白分局六一零恶警等十几个人把李崇亮绑架,又绑架了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把他们几个非法关押在昆钢罗白分局,非法审讯。非法关押期间生活费无处扣,恶人要求李崇亮丈夫送饭,李崇亮丈夫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非法审讯了他们一天一夜不给睡觉,后放回家。但迫害并没有结束,恶人强制李崇亮每天早上到龙山矿保卫科报到,下午也要去报到,不准离开龙山矿半步,剥夺她的自由。

    二零零四年十月,李崇亮老家的侄女来昆明红会医院医眼睛,李崇亮在昆明照顾侄女,安宁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李兴华、李航宇骗她家的孩子,叫李崇亮马上回家,公安了解点情况。在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安宁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李兴华、李航宇等多名恶警及昆钢龙山矿矿长杨国寿、李兴奎,及龙山矿保卫科恶人何绍东,李小玲,张乔本等人,到李崇亮家,把她绑架,及非法抄家,把李崇亮非法拘留在安宁县公安局。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李崇亮被绑架到安宁看守所非法关押,在被非法关押在安宁看守所期间,白天黑夜不停的撕香菇脚,累的腰都直不起来,吃的是猪狗食,都还吃不饱肚子。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安宁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李兴华、李航宇等给李崇亮非法定罪,说她“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又把李崇亮绑架到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因在安宁看守所超负荷的干活,吃的又是猪狗食都吃不饱,李崇亮身心受到双重伤害,到大板桥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就查出多种疾病还有重病,劳教所拒收。后来恶警又把她改为“所外执行”。

    其实,由于李崇亮不识字,恶人给她定的所谓罪名,她一无所知,回到家后,李崇亮的孩子讲给她听,她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