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苏方强、句东劳教所末日期间讲真相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江苏省方强劳教所这个臭名昭著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在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彻底解体;随后江苏省句东(男子)劳教所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号解体。

方强劳教所从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二零一三年二月的十三年的时间里,前后共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六百多人次。在方强劳教所末日期间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是:周庆茂、戴绍东、王立伟、王旭芳、王彪、孙骁、彭朝军、易松、路军、张雪峰、马振宇、蔡仕俊等;其中施炳君、吴正海、高云、窦文强、吴宝林、秦德全、刘德胜、龚洪昌、李建顺、陈弘孚、王玉兴、顾和军、范成洲、蒋忠等法轮功学员在方强劳教所被解体之后,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钟再次被江苏省六一零、江苏省劳教局和方强劳教所秘密转移至江苏省句东劳教所继续非法关押。

我二零一一年再次遭非法的六一零绑架,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邪恶黑窝里的那段时间里,与同修们始终如一的在反迫害、讲清真相救人。

在劳教所的末日期间,我发现劳教所里那些恶警没有以前那么邪恶了,邪恶因素相对来说很少了,但仍有部份恶警还是很邪恶的。同修们表示:在这历史最后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做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方法讲真相,尤其是写真相信,把真相信、劝善信写好后分别邮寄给劳教所各部门警察收、邮寄给江苏省劳教局负责人收、邮寄给江苏省其他部门负责人收,目地是揭露方强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更是向世人讲清真相。

刚开始写的真相信,就遭恶警扣押,我们就各自向内找自己的原因,负责发正念的同修说:发正念那方面没做好;讲真相方面的同修说自己没做到位;有的说自己心态没摆正等等。看着同修们在找自己的原因,再看看自己写的真相信,“说教”太多,于是我从新调整心态,摆正好基点,修改、从写;同时恳求师父加持:让真相信畅通无阻的转送到有缘人的手上。同时,我会主动问警察是否收到我们写给他的信,如果说没收到,我就说到某某人那里去取,信让他给扣押了,结果那人真就去要信了。给江苏省其他部门写的信恶警也要扣押,就直接交到劳教所的所领导人手上,让他们帮助邮寄出去。我们这样几次下来,恶警再也不敢私自扣押我们的信件了。

好多同修写真相信、劝善信了,写的内容也丰富多了。同修中各种人才都有:有老师、工程师、科技人员、研究生、教授、大学生也多,这些人文化水平本来就高,再加上修炼了大法,他们用各自不同的方法洪扬大法,证实大法,不要说是常人看了惊讶无比,就连恶警看了也是呆若木鸡。许多人看信后能明白真相,“三退”的人也多。

在劳教所里办洗脑班是邪恶最恶毒的伎俩之一,成天逼着人看邪恶宣传的东西,那些东西其实恶警自己都不相信,但恶警偏偏说那是真的。人一旦走到那一步上那是真可怜哪。可是当他们行恶的时候啊,那是要多邪恶就有多邪恶。

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监区,与江苏省六一零是直接挂钩的,可以说四大队恶警就是六一零的傀儡,很多时候恶警们完全没有自我,完全听命于六一零。为达到反迫害、窒息邪恶的目地,有时不得不主动出击。一次我主动找恶警:“你对法轮功到底有多大仇恨请你讲出来,我如实记录,然后你签字,你讲的每句话都将作为追查你的证据”。恶警:“你们怎么追查?”我讲:“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自有神佛在管着。‘神目如电’,没听说过吗?作为法轮功学员我在此郑重的告诉你,同时也请你转告你的帮凶、无论时日多久追查国际以及人类法律永远不放弃追究你们的犯罪事实。”他们很尴尬:“我们好好谈谈。”我讲:“这十三年来我们六百多同修也给你们谈了不少了吧,你们听了有几万遍了吧,你们谁停止迫害我们了?不谈行吗?这不违反你们的法律吧?”他们说:“你这样说话不象法轮功(学员)”。在那邪恶的环境里,针对恶警,也只能那样“棒喝”了。

在江苏省句东劳教所,我们又一次经历了最严酷的邪恶考验,从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开始做起,不穿号服,不报数,不蹲下,用绝食的形式来表达我们抗议,要求劳教所必须无条件释放我们所有的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这一系列全过程,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和加持下一步步的走过来了,我们又一次成功了。劳教所的警察这样问我:“你为什么绝食?”我说:“举个例子:比如,你是你家中的一员,邪恶到你家迫害你的家人,你管还是不管,你要不管,你还配是人吗?我和你一样,我不能看着我的同修、同胞被你们迫害而不闻不问,我要不管,我就不配是法轮功修炼者。绝食,不是目地,是表达抗议、唤醒良知的方法,你要做得了主呢,你现在就立即把我们全部都无条件释放,你要做不了主呢,你就把我们的情况向上面反映……”又问:“为什么不穿号服,不报数,不蹲下”。我说:“师父要求我们首先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求我们时时处处都要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人,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真正的修炼人。我们这样的一群修炼人,犯了哪门的法,犯了哪门的罪哪,穿什么号服啊,报什么数啊,蹲什么蹲啊。这就是我们不穿号服,不报数,不蹲下的原因之一啊。”警察讲:“说实在的有时我们还真的很佩服你们的。”

在江苏省句东劳教所绝食期间,在面对死亡时,有的同修是坦坦荡荡的;有的说:我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我已经别无他求。同修们表现出来的状态让劳教所里的所有人都无比震惊。劳教所的警察说:以前只是在好莱坞电影里看过美军在打仗时、在面对死亡时谈笑自如的,想不到你们也是这样的,你们甚至做的比电影里更好,了不起。我们一定会把你们的情况如实的向上一级部门反映的,我们不迫害你们。

事实上,劳教所面临解体,那些还有良知的警察都在思考;以前作恶的人也不敢那样嚣张了,有的惶惶不可终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