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病魔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前身体十分虚弱,什么病都有,每天都得打针吃药。特别是神经衰弱、失眠非常严重,每晚要吃安眠药才能睡。到后来国产药都不起作用了,要吃進口药才行,身体受到很大伤害。

自从得了大法,师父将我的身体完全净化了,清理了所有不好的物质,什么病都没有了。整个人从里到外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心情非常愉快,干什么都是乐呵呵的,当然也就不用打针吃药了,十多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家人朋友都觉得我完全变了一个人。当然也遇到过几次大的消业,也都顺利走过来了,所以总认为自己过病业关是没问题了,有点沾沾自喜。当看到个别同修还在吃药打针就有些看法,嘴不说心里总觉得怎么悟性这么差,怕什么呢?有师父管哪,去留由师父安排,怕什么?旧势力看我有这颗心,就安排了考验,看我是真行,还是嘴说说。

二零一三年六月,一同修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迫害。我和同修忙着去营救,到公安局、派出所、拘留所、国安等处要人。加上正好女儿搬家,又去忙这忙那,很累,觉得十分疲惫。原来的胆疼病又翻出来了,我也没在意。到了七月十三日,突然开始剧烈疼痛,又吐,大小便也出血。家里人看我疼的人都变形了,吓得无论如何都要去医院看。我说我不用去,我是个修炼人,有我的师父管,你们不用怕。但是他们说啥都不听。但我还是在家坚持了九天,疼得我吃不下、睡不着。儿女就哄我说去医院检查一下就回家,挂个急诊,医生初步确诊是胰腺炎、胆结石绞痛。医生觉得不可思议,说:“光是胰腺炎就得疼得受不了,加上胆绞痛,居然能在家坚持九天,一般人是无法承受的。你是怎么过来的?必须住院才能完全确诊。”就这样我只好住院了。

转到住院部,经过各种检查,诊断为:1.急性水肿性胰腺炎;2.胆囊结石伴急性胆囊炎;3.肺部感染肺炎;4.肝血管瘤;5.肾结石水肿等。我根本不信,都是假相。

说真的,我生生世世造了多少业,都是师父给我承受着,不然的话不知会是怎样的结果。第四天,我跟医生说我要出院,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没事。医生只好同意。儿女一听说我要出院而且医生也同意,急得哭天抹泪的。但手续都办好了,只好把我送回家。记得当时在急诊诊断的时候,有一位女病人,比我小十岁,而且身体胖胖的,也是诊断出胰腺炎,住院又在同一病房。她第三天就转入重症病房,而我要出院了。我去看她,告诉她我要回家了。她和她家人都十分震惊:你那么重的病怎么能出院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我师父管,所以好的快。希望你也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很快就会好的。她含泪合十对我说:“大姐,谢谢你,我会记住你说的。希望你平安!”我说:“会的,你也一定会平安出院的。”

回家第二天,我就开始炼功,并且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当时很辛苦,站不住,身体抖的不行,炼完功衣服都湿透了。但身体和精神都好多了。我又增加一次炼功,早晚都炼。师父看我有这颗心,就加持我,再一次给我清理身体,还给我灌顶,打出法轮在我腹部旋转,周身都很舒服。

在师尊慈悲的呵护下,身体一天天好转,也能吃点稀饭,疼痛也减轻了很多,完全能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一次我发正念时,清楚的看见一只大黑手向我伸来。我大声的从心底喊出来:你是什么东西,敢来害我?!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都由我师父管。我就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不一会儿,这只黑手就不见了,所有“病”都不存在了。

当然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很多,思想业会来干扰,告诉你必须吃什么药才能好,否则就会怎么样等;有人到你跟前讲:这个病如何厉害,死亡率是百分之五十八;一个老中医还说:你要终生吃药,否则转成什么病就麻烦了……;加上吃不下东西,体重减少十六公斤,人瘦得皮包骨,儿女们哭天抹泪的让我到医院输液,说补充能量……真的就象师父讲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1]。面对种种干扰,我没有听,只是心会烦。我知道我有师父管,我身体有宇宙的高能量物质。人世间的这些能量只是对人有用,对修炼人没什么用。特别是想到狱中同修遭受了无数各种酷刑,身体被迫害的十分惨,回家一炼功几天就很快恢复了。想到某同修受的那种酷刑,常人怎么承受得了,都是师父承受了很多,加上她的坚强意志走过来的。所以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在这期间,我冷静的思考我有很多执着,特别是对时间的执着、怕心、求圆满的心、对家人和同修的情都很重、把讲真相当成做事、学法也不入心,才会让旧势力抓住这些大漏洞進行迫害。我流着泪,对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弟子错了。实在对不起师父的救度大恩。”师父讲:“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3] 又想到师父对弟子的鼓励:“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4]是啊,我要站起来,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紧紧抓住师尊的手,和全体同修一起跟师尊回家。

我原来没想到要投稿,更不敢向师尊汇报,因为我修得实在太差了。但是同修提议我写出来,因为现在旧势力还在用病业方式在迫害大法弟子,有的甚至被拖走肉身。我身边就有两位老同修被迫害走了。于是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完成此稿。我觉得在写的过程中也是修炼的过程,有很多方面都得到提高、升华,也让病业中的同修吸取我的教训。

下面我将这次消业方面的一些体会谈一下,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一)遇到病业时,首先要坚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因为有师在,大法无所不能。相信师父就在身边。不要有怕心。如果心性没守住,吃了药,打了针,过去了就把它当作修炼的过程,把心放下,调整好心态,请师父加持,就一定能闯过这一关。

(二)认真努力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因为师父把一切都压進这部大法里了。只要不断的学法,身心都会发生巨变,不好的物质就会被清理出去。

(三)发正念要集中念力,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和次数,多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我还和它们善解:希望你们不要按旧势力的安排做,因为旧势力一旦利用完你就要销毁掉你。遵照我们师尊的安排,因为师父改变了以前的“欠债要还”和“业力轮报”的旧法理。师父说:“那到底说起来是谁的罪呢?要我说啊,谁的罪也不是。在宇宙成住坏灭的特性中众生就会这样,那是因为宇宙的智慧不够。所以我就在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不管谁欠了谁的债,谁都别再要了,因为谁都有罪。大家都不去要那个债了,互相之间都在正法中用善报把它解决了,走向未来,这多美好!(热烈鼓掌)众生一定会喜欢,大家都会高兴,这就是我当初要做的。”[5]谁欠谁的都别要债了,师父都善解了,这样我得救,你也得救,你的天国众生都得救。并希望它们也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同时我还和身体有病业的各个器官沟通:你们和我是一个整体,不要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些“病”都是假相,因为我的身体师父早就给我净化了,所有负面的物质都清理完了。希望你们赶快恢复一切正常,我们共同去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效果真的好。

(四)一定要坚持炼功,不要怕苦,不要怕疼,师父会加持我们。有一次,我真的觉得师父的大手在我头顶上,热乎乎的,还给我灌顶,法轮在我腹部、背部、腰部旋转,身体迅速恢复,让家人朋友都感到震惊,觉得不可思议。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我真的不可能走过来。因为周围就有三个人,只是胰腺炎,年龄都是三、四十岁的都走了。另一个住了半年医院,花了十八万,才保住了性命。师父再一次救了我的命,我怎能不做好呢?用什么都感谢不了师父的大恩大德。

在这次过病魔干扰中,很多同修发正念加持我,在百忙中抽空来看望我,并指出我有漏的地方,鼓励我,给了我很多帮助,有的用短信问候,丈夫同修更是为我付出了很多,才使我战胜病魔。我一定要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来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们的加持和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