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明真相后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我由于坚持法轮大法,几次被中共恶党迫害。其间妻子一人担负着整个家,吃了不少苦,对我坚持修炼很不理解,不断到我父母那里告状,我在家,她就时时监视着我。时间久了,看我不为所动,也就只好听之任之了。慢慢的,她对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有所了解,就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自然她也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的一天,她阴沉着脸对我说:“你看我耳根后长个包,又痒又疼,已经有半个月了,我一直没跟你说。我嫂子说是瘤,需要做手术,你说该怎么办吧。”我说:“这还不容易,你要不怕花钱,就到医院去检查确诊一下是什么病,需要做手术就做手术。要怕花钱呢,我就教你个办法,就是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那就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效果。”她听后没吱声。

第二天,我和她到沟里去拉柴禾。我对她说:路上我开车你别跟我说话,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路上她真的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出声,一会儿默念。我开车去是一个半小时,回来时是两个半小时,总共四个小时。在卸车时她突然对我说:“哎呀,我耳朵后边怎么不疼了!”我说:“过两天你再看看还疼不疼,如果不疼,就说明师父管你了,给你治好了。”

自那以后她的耳朵后边再也没疼过,包也早没了。但她不悟,以为是巧合,不相信是她念“法轮大法好”的结果。但在我身上发生的两件事,使她对大法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份的一天,我的胃部突然剧痛,浑身冰冷,大夏天在屋里还必须穿棉袄。随着疼痛的加剧,两肋、直到后腰也跟着痛,痛彻心扉。从表面看跟癌症症状差不多(我父亲就是二零零五年末得癌症去世的)。我求师父:能不能不叫两肋同时疼,太难受了。求完后,真的胃和肋一侧疼,另一侧不疼了。疼几天后这侧肋骨不痛了,另一侧疼。我坚持学法炼功。半月后疼痛消失了,可胃却不能吃东西,吃点就吐,整天不吃饭也不饿。脱了衣服后,胃部明显的鼓得胀胀的,都鼓出来了,身体迅速消瘦。

妻子吓坏了,认为是癌症,非要逼我到肿瘤医院去检查。在我前面的两个人检查完后,医生说没事开点药就让走了。轮到我,检查了半天,说很严重,必须取病变组织做化验。取完病变组织,说三天后来拿化验单。妻子一听就吓哭了(我父亲得癌症时,就做过这样的病理化验)。

同修听说后都来帮助我,鼓励我,叫我信师信法,放下一切心,一定会没事的。我说随其自然,不会是癌症的。三天后化验单出来,不是癌症。妻子破涕为笑,开始逼我吃药。可我却越吃越不好。最后索性就不吃了,一切听师父安排,加强学法炼功,不把自己当病人。不知不觉病好了,身体迅速恢复。

在这期间,还发生过一件要命的事:有一天房子漏雨,我上房顶维修,不小心从四米高的房上滑下来了,“咚”的一声落在地上。我一看,左侧是一个大盆,盆里是坚硬无比的水泥;右侧是梯子和狗窝,狗窝上摞了一个铁架子。而我正落在中间仅有五十厘米宽的空地上。我若偏一点,不论落在哪一侧都很危险,不死即残!我脑袋磕在地上“砰”的一声,却不觉的疼,连包也没有。妻子当时就在旁边,吓坏了,心想:“完了!”没想到我却站了起来,看看全身,啥事没有。

通过这两件事,妻子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开始天天带护身符,也办了三退。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就过不了这两次生死大关。师父保护着我,也同样保护着我的妻子。

二零零九年夏天,妻子和一些人坐车去打工。由于路不平,车又开得太快,一下子把她从车上甩下来了,后车轱辘从她的小腿上压过去。车上共有二十二人,加上车的重量约有三千多斤。车上的人都惊呼:“完了,腿折了!”没想到,到医院拍片后,骨头啥事没有,只是肌肉有点损伤,被压青了。过后她说:“都说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刚一压上我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就啥事没有,真神了!”别人都说她捡了一条腿。歇了两天后,又开始干活了。

二零一零年夏天,她又和别人坐车去打工,司机又开快车了,拐弯拐急了,车一下翻了。车上有三十多人,很多人砸在她身上,她却啥事没有。可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害,最严重的有骨盆摔碎的,有肋骨摔断的。别人都说我妻子幸运,有神保护。

我和妻子的亲身经历,让妻子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现在她时常嘱咐儿子:别忘了,遇到危难时一定要念“法轮大法好”。

有时妻子和同修一起上街,同修劝人三退别人不理解或犹豫时,她就上前现身说法,讲自己的经历,对方很快就三退了。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度世人的高德大法。让我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拥有光明的未来。也奉劝还在被中共欺骗的人,神佛是真实存在的,赶快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大难来时定有神佛保护。共产党是无神论,神佛怎么能去保护反对他们的“无神论”组织里的人的人呢!。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