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 修炼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二零一二年从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弟子。

说是“从新开始修炼”,是因为我早在一九九八年底在姐姐的帮助下就有幸走入过大法。遗憾的是我没有真正修炼,属于“炼也行,不炼也行”[1]的那种人。但是,我从心里已经知道大法是好的,也经常告诉别人法轮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修炼环境没有了,自己就更加放松自己,也就基本上不炼功了,只是在有空的时候看看《转法轮》,行为上混同于常人,吃喝玩乐,有些事情做的甚至于还不如一个不修炼的人。不同的是,在吃过玩过之后,会觉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很空虚,不踏实,没有目标。

姐姐一直想把我拉回到大法中来,可我就是迷在常人中不能自拔,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

放弃修炼 绝症上身

二零一二年元旦刚过,我发现自己有气喘的现象。在丈夫和朋友的催促下,去医院作检查。检查结果一出来,把丈夫和朋友吓傻了——卵巢癌晚期并已转移至淋巴、腹腔、胸腔。丈夫不相信这个结果,又找到一家大医院重新化验。两家医院的化验、检查结果一样。医生跟丈夫说: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回家提高提高生活质量吧!

丈夫几乎要崩溃了。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们回到家。他们商量准备把我在国外读书的儿子喊回来,跟我见最后一面,因为按照医生的分析,我最多也就能活一、两个月了。朋友们瞒着我,轻描淡写的跟我说:检查结果好象有病变的可能,为了保险起见,必须化疗。望着丈夫和朋友躲着我在背后悄悄商量事情的情景,以及丈夫脸上哭泣过的痕迹,我明白了病情的严重性。因为大医院已经不接收我了,我即使化疗也只能在普通医院進行。

姐姐把我骂醒了

姐姐知道情况后,又气又急,对我又骂又训,临走时给我丢下一句话:“你自己跪在师父面前忏悔吧!”

姐姐一骂倒把我骂醒了。我回想自己这十多年来所执着的名、利、情,从内心开始悔恨和嫌弃自己,后悔、后悔、再后悔!我把师父的法像从抽屉里请出来,一看到慈悲的师父,我就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很久很久止不住的哭……

泪眼朦胧中抬头看了一眼师父,见师父在对着我微笑。我大吃一惊,以为自己看错了,赶忙把泪水擦了又擦,再仔细看看师父,是真的,师父真的在对着我微笑。我“哇!哇!”哭的更厉害了。我明白师父看到了我那颗忏悔的心,师父希望我能从新走回来。我对着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错了!从今以后,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我把师父的法像放在一个像框里,供上新鲜水果,每天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后,把自己洗漱干净,走進师父房间,给师父恭恭敬敬的敬上三炷香。然后开始学法。姐姐跟我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学法、炼功、学法、炼功。并告诉我全球大法弟子统一炼功和发正念时间。

师父拉着我的手往前跑

从此,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全部用在学法炼功和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上。我把师父从传法以来所有的讲法及新经文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全部学了六遍,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和“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也看过多遍。在这过程中,师父帮我彻底净化了身体。我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好像每天师父都在拉着我的手往前跑。

在学法过程中,随着对法理越来越深入的理解,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开朗,执着心也越来越淡,感觉自己的心胸越来越开阔,明白了人生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自己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同时也知道了自己的责任重大。

在学法初期,师父就鼓励我,让我在梦中看到了我的功柱,大大增加了我的修炼信心,并且多次感觉到师父为我灌顶。

过病业关

除了癌症的关,我还遇到其它的病业关。过关过程也非常奇特。

我从小到大,一直有便秘这个毛病,而且很严重。修炼前,家里常年备着开塞露以及治便秘的药,还有灌肠的设备。修炼后,也知道这些东西不需要用了,可是,还有点不敢扔,担心万一需要的时候没的用了怎么办呢?多次学法后,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没有完全信师信法,于是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扔掉了。

扔掉不久,一次连续多天没有大便,肚子倒没有发胀的感觉,我想到是师父在帮我消业,但心里还是不太稳,总感觉一个人不大便不太好吧,就这样到了第十七天的时候,突然肚子疼,要拉肚子的感觉,可是又拉不出来。越拉不出来,肚子就越疼,一阵比一阵疼,疼得我浑身发抖,大汗淋漓,眼前直闪金星。持续了几个小时,心里开始不稳了:是不是用点药呀?又一想,不对,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呢,就这样反复几次。就在我感觉快要昏过去的那一会儿,忽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的法:“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

想到这儿,心里放下了,我暗下决心:今天就是疼死了,我也忍着,然后一遍遍的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结果好了,拉出来了,一看全是鲜血。但我心里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相反还有点高兴,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在清理身体。

以后同样的情况又出现过一次,那次时间更长,连续二十四天没有大便,也是师父帮我清理身体,从此,便秘的现象消失了。

丈夫对师父的感恩

要做好师父的弟子,除了修好自己和发正念外,还必须做好讲真相的事。于是,在姐姐的帮助下,我的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我买来了打印机,学会了刻录神韵光盘、上网、下载、打印不干胶、真相信和真相币等。

丈夫看到我修炼后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开始不敢相信是真的。晚上散步的时候,他要求我跟他一样的速度快速行走,然后观察我是不是还有气喘的现象,当他发现我不但不气喘,人还没有累的感觉,很轻松的样子,就非常高兴,对我的修炼非常支持,经常发自内心的对我说:“你这条命是师父给的,是法轮功给的,要感谢师父啊,你一定要好好修炼,一定不能懈怠呀!”看到我给别人办三退,他说;你怎么不给我办三退呢?我说,你忘记了,早几年我就给你退过了呀。他很高兴,常常在家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也开始看《转法轮》。看了两遍以后,他说:这本书太好了,师父说的太好了。自那以后,他常常主动告诉别人:法轮功好,我老婆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晚上我出去贴不干胶的时候,他经常跟我一起去,掩护我。我俩从冬到夏,从夏到冬,把家附近前后左右所有的小区里面都贴满了“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以及“三退保平安”的不干胶。

我出去寄真相信,他就开车送我去。平时他会观察哪条马路上有邮筒,回来告诉我,我就把这些邮筒的位置记下来。我也经常开着车子带姐姐去郊区发真相资料和贴不干胶。平时买东西或者坐地铁,就用真相币。说来真的神奇,每次我出去做救人的事的时候,冬天再冷也不觉的冷,夏天再热也没感觉热,就是觉的高兴,心里想着,能把人救了,那种幸福感啊无法形容。

我看到师父了!

儿子在国外,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今年年初,我去国外看望儿子。正好赶上神韵艺术团要在他住的那个城市上演。儿子预订了神韵的演出票。

到达儿子那里的第二天,我就给儿子讲真相、办了“三退”,并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儿子三退后不久就接到一个公司的电话,让他第二天去面试。这是家儿子非常想去的公司,曾经面试过一次,没有被录用。这次再让他去面试。这次儿子非常顺利的通过了面试。这件事情,让我们全家又一次亲身体验到了相信大法好和修炼大法是有福份的。

看神韵演出那晚,一走進剧场听到普度的音乐,我的眼泪就唰唰的下来了,大幕拉开的时候,我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我看到师父出现在台上,心情更加激动,心里在喊:“师父来了!我看到师父了!我看到师父了!”师父打着大手印说:“谁愿与我下世正法?”然后师父的眼睛亮亮的一直在看着我从层层宇宙下走……

整场演出结束,我的心情澎湃不已,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

回国后,同修送我一盘同修制作的神韵光碟,我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大幕拉开了,感觉不对呀,怎么跟现场看的不一样啊?师父的眼睛没有看着我呀,再往下看,所有的节目都跟现场一样,唯有第一个节目不一样,怎么回事呢?我一下子明白了:在现场,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是的,师父打开我的天目,让我看到这些,是增加我的修炼信心,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结语

在我短短的修炼过程中,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看护着我,就象歌里唱到的:“有谁能知道你的心酸?有谁能知道你的艰难……”写到这里,我已经泪如雨下,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我和我们全家对师尊的感恩。弟子只有在心里暗下决心:不管修炼的路还有多长,有多远,有多艰难,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精進,再精進!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的诗《洪吟二》〈梅 元曲〉与同修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