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安徽省宿州监狱的经历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五日】安徽省宿州监狱也叫安徽省第三监狱,过去男女监狱在一起,现在男女已分开。女监叫安徽省女子监狱。男女监狱中间只隔一道院墙。我在男监被迫害过几年,听说过一些事。

宿州监狱有十三个监区,一个监区大约一百三、四十人,住在一层楼。监区内的犯人可以互相走动,但监区和监区之间的犯人不能随便来往。一个监区大约劫持两、三个法轮功弟子,法轮功弟子之间不准交谈,只能找机会讲话。

法轮功弟子被非法判过刑之后一般不送到合肥入监队待一个月,而是直接送到宿州监狱。普通犯人到监狱先军训一、二十天,然后分到各个监区,法轮功弟子到监狱不军训,直接送到洗脑“转化”基地,这基地就是专门给法轮功弟子洗脑的地方,有三个警察,十几个邪悟的,邪悟的不用干活。在基地待一个月,如果被“转化”了就留在基地,如果坚信大法就分到下面监区干活。

最近几年随着大法弟子讲真相反迫害,宿州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所收敛,主要是关小号、罚站。在小号里一顿只给一个馍,平时不给水喝,渴了就从便池里用手捧水喝,自己穿的衣服都要换掉,给你换上又霉又臭的衣、鞋。宿州监狱的小号分大的、小的,小的关两个人,大的关三、四个人,面积估计有三、四平方米。我曾听犯人说过广州监狱、安徽白湖农场那里小号非常小,人在里面腰都直不起来,白湖农场曾将一个人关了将近一年,人就被关残废了。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平时犯人不准公开谈论以前监狱对法轮功的迫害,当然私下里还有说过。据说二零零五年左右宿州监狱从辽宁学了迫害经验回来后,就对法轮功弟子进行强迫“转化”。他们将法轮功弟子的手从早到晚都铐在铁栏杆上,由于站的时间太长,大部份法轮功弟子的腿都肿的很粗,这样大约迫害了一、二个月时间。有一次我的一个老乡跟我说:“我曾经见过一个炼法轮功的,他的十个手指盖都被撬了,真寒心。”说完他的双眼都红了!

一次我们走在路上,见过去一辆车,一个犯人想起来说:“我有一次见过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从外面拉来的,戴的脚镣是从肉里穿过去的,这叫土镣。”

孙向新原是安徽电视台的工程师,由于插播法轮功真相被判了十三年,现在仍在宿州监狱。听一个犯人说,他原来和孙向新在一起,有一天孙向新被迫害的从二楼上跳了下来,腿被摔断了,医院治疗花了不少钱。监狱把他家人叫来,要他们家人付医疗费,他的家人没给付。后来监狱把孙向新的一个肾割卖了,卖了六万元说是还医疗费。

听同修说季惠军的牙被恶警打掉了很多,肋骨也被打断了。韩忠的一只眼睛在南湖农场被恶警弄瞎了。

当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恶警狠打我的脸,打过后头还在左右摇摆的说:“谁看见我打他了,谁看见我打他了?”当时我心里头也不害怕,心里就不停的念让疼痛都转移到他身上去,因此我也没感到痛。

在看守所,每个号房都有一个号头,下面还有几个打手。当然恶警一再强调:“上面来人问谁负责这个号房,你们一定要回答是某某警察负责,不能说是号头,否则你们就把我卖了!”因为墙上贴着严厉打击牢头狱霸。

一天下午打手说我干活慢了,朝我的腰踢了一脚,我当时心里就想让疼痛都转移到他身上,这样我就没感到疼了。

第二天下午这个打手跑到我面前说:“以后我再也不敢跟你搞了,你用法轮功对付我,昨天下午我的胸疼了一下午。”听了这话,我知道这是反制邪恶的结果。李天景刚到宿州监狱不久,恶警拿电棍要电他,他心想让电流都流到他身上去,说完恶警赶紧把电棍扔了,说:“这电棍怎么漏电!”

我听一个犯人说,他在北京坐过水牢。水牢就是把犯人的衣服都扒光,然后放到水里泡半小时。他说每天听到喊他名字就浑身发抖。有一个犯人说他在新疆监狱呆过。他说那个监狱不光自然环境恶劣,而且监狱也非常狠。他们在那里种棉花,那儿风沙特别大,只要大风一来,对面看不见人,这时不能乱跑,要坐在原地,等大风过去才能走。他们的水非常紧张,不像内地可以随便用。他们每天发一小桶水,刷牙、洗脸、洗碗、喝水、洗澡就这一桶水。

一天我问他你们完不成任务怎么办。他说晚上谁要是完不成任务,警察叫他们在路边站成一排,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用锹把没有完成任务的活活打死。由于这个监狱打死人太多,后来被人告到司法部,监狱长被判了刑,监狱也关了。

在监狱里讲真相有信的也有不信的。有一个犯人在外面得过肝炎病,在宿州监狱状况也不太好。有同修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的病有好处的,他记住了。有一天夜里,他的肚子胀得实在受不了,他就不停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放了几个屁,肚子也不胀了。

我刚到宿州监狱时,邪悟人员黄启俊跟我说:“宿州监狱对大法弟子非常好,不像明慧网上说的那样,明慧网上讲的都是假的。”通过与犯人接触,才知道宿州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如此残酷。我所了解的只是冰山一角,其它的一些迫害,明慧网也有所报道,希望其他同修也能把了解到的情况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