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610”头目姚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咸宁市 “610”头目姚雄,目前正在原咸宁市劳教所搞的洗脑班亲自指挥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姚雄,男,五十多岁,咸宁赤壁市人,原咸宁市国安局特务,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被选中成为咸宁市“610”成员,调入咸宁市“610”办公室任二科科长,负责机要局机要设备维修站,负责网警跟踪、监视、封锁。多年来他一直是“610”头目阮明贵的得力打手。

二零零九年阮明贵退休后,姚雄接任咸宁市“610”办公室主任头衔,继续流窜各洗脑班,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即使在中共劳教制度无以为继的今天,他仍然在咸宁市劳教所里办洗脑班,迫害当地市县的法轮功学员。

多年来,姚雄恶行太多,已经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严重罪行。以下是姚雄历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犯罪事实:

一、花巨款办“咸宁市劳教所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在姚雄的直接指挥下,咸宁市“610”和政法委开始筹建邪恶的“咸宁市法制教育基地”,结果选中了咸宁市劳教所,在咸宁市劳教所里挂牌“咸宁市法制教育基地”,计划用三亿元迫害全市县法轮功学员,并从武汉“关爱协会”要了三个女人,给她们发工资,每人每天八十元,强行在“决裂书”上按手印一个奖励狱警二万元。

洗脑班的迫害模式是模仿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模式,其迫害手段与板桥洗脑班极其相似。如:隔离、谎言欺骗、伪善、威胁恐吓、车轮战、熬夜、人格侮辱,等等。洗脑谈话是在隔音的房间里一个个分别隔离进行的。被迫害的对象涉及咸宁市县的法轮功学员,迫害面积之大,迫害手段之恶,迫害程度之深,迫害时间之长,在本地是少见的。目前已经知道有咸宁市温泉区、咸安区、通城县、赤壁市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过;里面曾经有十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洗脑,知道姓名的是吴忠伦(男,咸安区)、黎冬元(男,赤壁)、胡东员(男,通城县)、李学忠(男,温泉区)、黄秋珍(女,温泉区)、吴汉香(女,赤壁市)。具体数字目前还不得而知。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着。

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咸宁市“610”头目姚雄,还有一个姓孙的年轻人协助。姚雄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非常卖力,死心塌地,对报应都不信,一心一意执行邪党迫害政策,非常认真。表面看,姚雄很和善,不发脾气,不讲狠,但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从不手软。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在咸宁市“610”姚雄的直接指挥下,由国保特务和派出所恶警及社区居委会负责实施的。其绑架途经:一是到单位绑架;二是在路上绑架;三是直接入室绑架;四是蹲坑绑架。

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秋珍女士,原咸宁市烟厂的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健康,孝敬父母,与同事相处都很融洽,单位领导、同事及邻居都认为黄秋珍是一个很好的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八点多钟,黄秋珍刚出门不远,还没出大院,就碰到着便衣的四个男子,其中一人问她认不认得黄秋珍?黄秋珍反问他找她干什么。还没等她再说什么,就强行将其绑架。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恶警拿着从黄秋珍包包强抢来的钥匙,趁她家里没人,这一伙坏蛋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入室抢劫。

恶人在非法抄家的时候,黄秋珍家没人,恶警私自闯入她家,抢走了她家里的电脑等私人合法的贵重物品,把柜子、箱子、写字桌抽屉全部撬开,把衣服和日用品丢在地下到处都是,一片狼藉。她八十三岁的婆婆从外面回家时,看见一伙恶警把东西往外搬,她婆婆看到他们抢东西的样子如同强盗一样,心里很难过。目前,黄秋珍被绑架到湖北咸宁市戒毒所里的所谓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在那里,姚雄亲自上阵,对黄秋珍进行洗脑迫害。

黄秋珍的婆婆,一个八十三岁的老人,一人在家,老伴离世还只有七天,儿子(黄秋珍的丈夫)病逝还不到两年,孙子又在外地打工,八十三岁的老婆婆全靠这个媳妇照料。没想到,好媳妇黄秋珍就这样被绑架走了。等于给这个老婆婆雪上加霜,生活极其苦难。

黄秋珍的八十多岁的老婆婆没有退休工资,没有经济来源,目前无依无靠,她到岔路口社区去评理要儿媳,没有结果;她到岔路口派出所要儿媳,恶警叫岔路口社区的人把她送回家;她到市政府去要人,没有理睬;她到洗脑班去要人,洗脑班的人骗她说,派出所的把人接走了,见不着人。目前黄秋珍在洗脑班里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天,迫害还在继续。整个过程,她的家人没有接到任何法律方面的东西,这次对黄秋珍的迫害,完全是“非法拘禁”和“入室抢劫”。

经调查证实,直接绑架黄秋珍的主要责任人是咸宁市国保支队长邹誉和岔路口派出所副所长张会龙,不是姚雄本人;但是,绑架的原因是姚雄在办洗脑班,给各地分配了指标,姚雄直接推动了这次绑架案;同时,姚雄本人是咸宁市“610”主任,全市县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命令是由他发出的,姚雄对黄秋珍的迫害负有不可推脱的直接责任。

二、办“天照生态农庄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咸宁市“610”和政法委办“天照生态农庄”洗脑班,用一个月时间有计划有预谋地迫害全市县的法轮功学员。这个洗脑班位于咸宁市政府大楼与咸宁市行政服务中心之间有一条公路,直通到底,就是“天照生态农庄”。这个洗脑班有三支队伍:一是咸宁市“610”和政法委领导层;二是陪教人员,就是二十四小时陪着监控法轮功学员的各地社区人员,有能说会道的老师,有善歌跳舞的青年男女,可以用伪善欺骗法轮功学员;三是后勤人员,包括医护人员、财务人员、看守人员、厨房人员等。姚雄就是这个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洗脑班的迫害模式是模仿湖北省板桥洗脑班的模式,其迫害手段与板桥洗脑班极其相似,如:隔离、谎言欺骗、伪善、威胁恐吓、车轮战、熬夜、人格侮辱,等等。曾经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陶席珍(女,温泉区)、杨小华(女,温泉区)、章红萍(女,温泉区)、杨彩云(女,咸安区)、李玄刚(男,湖南人,在赤壁投资经商)等等。

此次洗脑班跟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有关。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窜到湖北武汉。现任湖北省省委邪党书记李鸿忠为了讨好周永康,李鸿忠就积极配合周永康到咸宁赤壁市“龙佑山庄”召开全省“国保支队队长”会议,布置对湖北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咸宁市政法委和“610”就积极推行周永康、李鸿忠迫害法轮功的密令,举办洗脑班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这次洗脑班的举办,姚雄难辞其咎。

三、参与办“温泉石化疗养院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至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咸宁市“610”办公室主任阮明贵,在参加“湖北省第二期省委办公厅(室)系统处级干部培训班”期间,在温泉石化疗养院内办了一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期一个月,直接从市财政划拨的迫害花销达二十多万元。涉及参与迫害的单位有:湖北省“610”、 咸宁市“610”、咸宁市司法局、法院、检察院、劳教所、国安局、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温泉各派出所、市水利局、咸宁学院、市中心医院、市妇联等。参与迫害的人员有五十多人,来自的单位分别有:市司法局一副局长(此期洗脑班长);另有法院、检察院、劳教所、时任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杨某(在这次洗脑班期间突然遭恶报死亡)、市水利局(吴莲生)、咸宁学院、市中心医院、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徐孟良、科长姚雄、市妇联、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温泉各派出所;省“610”派来的所谓专门搞“转化”迫害的一男一女;一个刚从省洗脑班出来的温泉当地学员吴连生;省“610”黑手两、三车以旅游为名直接到疗养院内,共同迫害这善良的、手无寸铁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这个洗脑班是个肆意殴打、滥用酷刑和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的法西斯集中营。阮明贵指派徐孟良和姚雄具体负责。

该洗脑班曾经迫害过的六名法轮功学员是:赤壁市黄层秀、咸安区倪丽华、温泉开发区邵清明、徐长虹、方禄荣、郑杏华。该洗脑班迫害方式和手段有:

1、将所谓洗脑班帮教、陪教先派到省洗脑班进行所谓培训,再回咸宁洗脑破坏法轮功学员。
2、用钱买断疗养院的使用权,以实施强行隔离。
3、强行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
4、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隔离,每人派两名所谓帮教包夹,不放弃信仰就不准出房间。
5、帮教轮番灌输洗脑内容,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熬鹰(不许睡觉)折磨。
6、逼迫上课、做作业,就是照抄一些攻击大法的内容。
7、采取所谓新手段:表面上不反对修佛,用所谓佛教故事,引人放弃修法轮大法。
8、逼迫唱邪党歌,逼与陪教、帮教跳舞,灌输邪党文化,让人沉浸于邪党文化之中。
9、逼迫在所谓“三书”上签字,逼写揭批材料。
10、逼看邪恶丛书、上邪恶网站。
11、给帮教、陪教发高额奖金、补助、开庆功会、集体外出旅游,直至把所有经费(从市财政划拨来的三十余万元)全部用完。

此次洗脑迫害,完全是在用金钱推动实施的,其波及的范围很大,其影响的恶劣程度很坏,作为具体负责的二个人之一的姚雄是推脱不了责任的。

四、与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互相勾结,参与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三月,温泉法轮功学员王瑶霞被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精神迷糊,放弃了修炼,到现在还在迷失中。

二零零五年四月,温泉法轮功学员雷江平被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一日,温泉法轮功学员章红萍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咸宁市第一看守所,章红萍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六月三日,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开发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就把章红萍送到了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她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温泉法轮功学员陶维香、汪礼迪、余劲光被绑架,直接送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迫害。后来,陶维香被迫害致死,汪礼迪、余劲光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直接导致陶维香、汪礼迪、余劲光的家庭遭到极其严重的损失,汪礼迪的妻儿失踪多年,尽管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份找到了,但是汪礼迪的妻子已经出现“精神分裂症”,到现在还没完全好转。

二零零九年八日二十五日,五十七岁的赤壁市商业局职工郑玉玲,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后又转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即被迫害致死。九月二十九日,郑玉玲的丈夫到劳教所时,郑玉玲的遗体已被装在棺里,还化了装、穿好了衣服,但鼻子变了形、手上有许多针孔。为掩盖死亡真相,九月三十日,劳教所伙同湖北省“610”(中共专司迫害法轮功的恐怖组织)强行火化郑玉玲的遗体;并不准其家属举行葬礼。劳教所还不准家人举行追悼会,不许家属收尸。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章琪被绑架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遭受强制性洗脑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咸宁市烟厂法轮功学员胡伟被以“买沙”为名诱骗到沙场(胡伟是沙场老板)并被绑架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袁智勇医师在自己的私人诊所里被强行绑架并非法送到湖北省板桥洗脑班迫害。

尽管这些法轮功学员都不是姚雄参与绑架的,但是,作为咸宁市“610”的主要负责人的姚雄,是有责任的,有的跟姚雄的特务手段直接相关。尤其是陶维香和郑玉玲的死,姚雄难脱其责。

五、参与迫害吴连生

二零零五年七月,温泉法轮功学员吴连生被绑架到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上,他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而“转化”。“转化”后,咸宁市国安特务操控他,咸宁市“610”大力培养他为所谓的“帮教人员”,让他到当地的“温泉石化疗养院洗脑班”去迫害自己昔日的法轮功学员,沦为邪恶的帮凶,到现在他还是咸宁市“610”手里的一颗棋子,参与迫害当地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他的灵魂被中共咸宁市“610”掏空了,只留下了躯壳肉身,利用他的肉身去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吴连生的蜕变,跟国安特务出身的咸宁市“610”的姚雄密切相关。吴连生的蜕变成了姚雄往上爬的资本,吴连生本人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牺牲品。姚雄,你真阴险!吴连生,你真可悲!

六、指挥以“反邪教”名义征签名单毒害无辜民众

二零一二年,咸宁市出现“家庭承诺卡”,以“拒绝邪教”名义要挟民众签名,拉无辜民众做陪葬品。二零一三年,咸宁市咸安区委政法委和咸安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以“创建平安咸安,构建和谐社会”和“反邪教”为名,联合发出《咸安法治》小报及《创建平安咸安,构建和谐社会》的小册子,图文并茂,其中多处诬蔑诽谤法轮功,欺骗毒害无辜百姓,让无辜民众参与诬陷佛法,胁迫无辜百姓在无知中对神佛造业犯罪。作为咸宁市“610”主任姚雄,下达过这方面的指令,是这些诬蔑文字的幕后真凶,他要为此负主要责任。

以上只是姚雄参与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但根据中国现行法律,姚雄已经犯下入下列重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暴力取证罪、刑讯逼供罪、诬告陷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故意杀人罪、徇私枉法罪,非法入侵公民住宅罪、抢劫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侮辱罪、侵占罪、遗弃罪,等等诸多罪行,同时随同中共江氏集团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国际法规定的罪行。

如今天灭中共在即,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元凶和各级政法委、“610”机构人员纷纷落马,很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级官员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应,中共江氏集团已惶惶不可终日,所有迫害者受到人间法律的清算和天理的严惩的时刻已越来越近。如今姚雄等人还在不理智的参与迫害,如再不悔改,其下场是极其悲惨的。

希望姚雄、“610”、国保支队、国保大队及公检法司相关人员早日醒悟,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有限的时间内用实际行动为自己赎罪。法轮功学员在关注着你们的一举一动。未来是福是祸,全在你们今天的善恶一念间。

姚雄的个人信息:

姚雄,咸宁市“610”头目,电话:13886509329宅0715-9126789办0715-8126179,姚雄妻子胡瑶在咸宁市建设银行潜山支行工作,地址:咸宁市温泉路45号,邮编437100,电话0715-8260837。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