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刘秀荣被劫持 女儿继续要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秀荣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在某小区楼道里,张贴一张带有“真善忍好”字样的粘贴时,被警察绑架,家被抄,她被关押在通辽河西看守所近四个月了。

十二月九日,二女儿田心思母心切,继续去检察院与国保大队询问母亲的有关情况。此前,田心曾三次去国保大队、两次去检察院去找有关人员询问母亲的情况。

十二月九日下午,田心再次去通辽科区检察院,到了门卫,一听说找公诉科的王昕昕,门卫说先打电话问一下,接电话的人说王昕昕开庭去了,田心说那就找科长陈小力,门卫又给陈小力打电话,陈小力接电话问是谁,田心说:“我是刘秀荣的女儿田心,我妈的案子怎么样了?”陈小力在电话挺不高兴,很生气,也不耐烦,语气强横的绕开说:“上一次让你拿身份证你都不拿。”田心说我不是让你看了吗?陈小力更加蛮横的说:“身份证复印件,让你留下,你留下了吗?”田心说:“那你能告诉我吗?”陈小力没好气的说:“退回国保了。”就把电话摞下了。

于是田心只身去了通辽市科区国保大队,直接到国保大队队长王波的办公室,田心跟王波说:“我刚去了检察院,说我妈的卷退回了国保,我来问一问,什么时候放人。”王波说:“你不是在明慧网说要等着判吗?”田心说:“你不是说如果检察院退卷,你们就放人吗?”王波说:“谁说的?你妈已经批捕了,就不能再放人了,需要再侦察核实,就等着开庭了。”王波又威胁说:“你们在明慧网上曝光,有啥用?今天我就给你一个警告,如果你再给我在明慧网上曝光,我就派一个人跟着你,不信抓不着你的把柄,抓住你的把柄就把你整进去。”

王波至今还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邪恶的,不承认自己有什么错,还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田心还说我爸被迫害致死,你们都是有责任的。王波却说你爸死,跟我没有关系。田心说你们都是参与者,没有你抓捕他也进不了监狱,也就不会死在监狱里,能说跟你没关系吗?

刘秀荣今年已经六十三岁,丈夫田福金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全家六口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未迫害前,由于丈夫田福金经营有道,再加上诚实为本,生意越做越大,是通辽市数一数二的早期经商人。遭到邪党的疯狂迫害,一家人一贫如洗,丈夫田福金已经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田芳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九年;二女儿田心被非法劳教两次;三女儿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儿子田双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刘秀荣本人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四年。多年来,她一家人从来没有团圆过,不是这个被抓,就是那个被关,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恶党的警察抄家、骚扰已记不清多少次了。

刘秀荣和女儿竟有五次在同一个劳教所、一间牢房里遭受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科尔沁区法院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和破坏法律实施罪,给刘秀荣一家人又同时开庭审判。就在这一年的十二月十日,科区法院做出了惊人的非法判决,刘秀荣四年,丈夫田福金三年,大女儿田芳五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八点三十左右,田心得到保安沼监狱消息:田福金处于病危状态,让家属去探望。田心和弟弟田双江及亲属往保安沼监狱医院,原本健康的田福金已没有知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含冤离开了人世。开始田心还幻想能把病重的父亲接回来,最后抱回来的竟是父亲的骨灰。

在此说明一下,法轮功学员在网上曝光恶人恶行,是为了制止迫害,争取信仰自由的合法权益,没有跟谁对着干的意思。当田心看到国保大队的王波,没有以前身体壮实了,看上去很瘦弱,有点精疲力竭的样子,内心对他充满了悲悯之心,可怜王波,这些年被人当枪使,希望王波能真正了解真相,不要做到不能原谅自己的地步。应该象许多曾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一样,不但悔过自新,还主动弥补以前的罪过,这才是对自己、对家人负责啊,这才是明智之举啊,因为善恶必报。

谁没有父母兄弟子女姐妹?谁没有亲朋好友?当自己的亲人,被抓捕、甚至被迫害致死,在这个十恶毒世里,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到以德报怨。

人在做,天在看。停止迫害,释放通辽地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才是参与迫害者最终的出路,别无其它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