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外的正义呐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十二月五日,律师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和王成及曾亲历迫害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再次来到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所谓“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洗脑班),要求立即释放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陈敏、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一行二十多人在“法制教育基地”外面向洗脑班主任房跃春高喊“立即停止犯罪、马上放人”,令人震撼。次日,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又到黑龙江省建三江管理局垦区检察院,就上次递交的控告文书要求予以答复。

一、天寒地冻 正义呐喊如雪中送炭

十二月五日下午三点,正义律师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王成及曾亲历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顶着凛冽的寒风,冒着没膝的大雪再次来到洗脑班大门口。只见大门紧锁,还拉上铁链。一警号为151324的警察,阴沉着脸从洗脑班出来,看看就跑回去了。后又出来一警察,也不敢正面交涉,瞅瞅又溜回去了。时而有人从里面探头向外张望,也不敢回应。律师和家属们在门外进不去,又无人接待,于是大家齐声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房跃春,马上放人!于松江,回家!石孟昌,回家!韩淑娟,回家!陈敏,回家!”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录音:青龙山洗脑班外的正义呐喊

图1:在洗脑班门口正义呐喊的人们:四位律师王成、唐吉田、赵永林和江天勇(从左至右)
图1:在洗脑班门口正义呐喊的人们:四位律师王成、唐吉田、赵永林和江天勇(从左至右)

图2:法轮功学员家属在洗脑班门口要求立即放人。
图2:法轮功学员家属在洗脑班门口要求立即放人。

图3:法轮功学员家属在洗脑班门口要求立即放人。
图3:法轮功学员家属在洗脑班门口要求立即放人。

图4:青龙山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
图4:青龙山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基地”

人们发现,前几天还挂在墙上写着“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的招牌,不知什么时候被偷偷拿掉了。

约三点十分,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的两个警察盘问,律师问:你代表你个人还是代表公安局?两个警察不敢回答。

当天当地气温很低,善良的人们送去了棉衣、棉帽,真诚的鼓励令现场的律师和家属们感到很温暖,尽管几位律师是南方人,也感到正气足以抵御北方的寒冬。连续不断的高声呼喊中,律师的嗓子喊哑了。齐声的呐喊犹如晴天霹雳,震天撼地,洗脑班黑窝里不敢亮灯,鸦雀无声。

下午五点多钟,律师和家属仍在一遍一遍的高喊:房跃春你在犯罪!一连喊三遍,停一下,再喊三遍,隔几分钟再喊。后来大家不光对着洗脑班黑窝喊,还对着居民区喊,让周围的百姓都知道房跃春等人在犯罪。

这时,在场的人包括律师都听到,从洗脑班里传出猛烈敲击窗户或者是窗户上的铁栏杆的声音,敲了能有十多下,大家想应该是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听到了外面的喊话,给大家的回应。

中国大陆新浪微博和微信同步将消息传出,海外媒体《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广播电台也同步对律师做了采访,海外和大陆各地各界人士纷纷给青龙山及周边民众打电话告知此事。据知情者透露,当地对电话做了短暂的屏蔽,大陆网络对新浪微博的原创帖子予以删除,青龙山街道路灯有二十分钟突然全部熄灭,全城一片漆黑。但是,这些都无法阻挡事实真相在大陆和世界各地的传播。

律师和家人们在户外的冰天雪地里坚持了三个多小时,正气越来越足,丝毫没有寒冷和疲惫的感觉。下午五点四十分,律师和家属已经陆续离开青龙山洗脑班,准备第二天到建三江垦区检察院继续控告。警察只是偷偷的在观望,洗脑班的人员也开始悄悄撤离。

二、正气足 检察院里讲真相

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律师和家属再次来到建三江管理局垦区检察院,对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进行控告,该院值班人员说他们上午开全院大会,不接待。律师问:“开多长时间?”答:“不知道,这么多年第一次今天全院开会。”律师进入检察院接待室,等待会议结束。

四位律师在建三江管理局垦区检察院接待室等待。
四位律师在建三江管理局垦区检察院接待室等待。

等到检察院开完会,控申科孙姓科长和马姓工作人员就刘让英的控告,给刘让英和她的代理律师赵永林做了笔录。工作人员对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刘让英说话时,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其他律师和家属在门外等待。

接下来,唐吉田律师和石孟昌家人就石孟昌家人的控告,督促检察院予以正面回复。刚开始检察院的态度是想法设置各种阻力百般刁难,后来在律师和家属有理有据的论证面前逐渐开始转变态度。随后江天勇律师也就于松江上次的控告,及之后再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恶性事情,与检察院再次进行了交涉。

直到中午十二点半,面对控申科人员的不作为,律师和家属们没有离开检察院的控申接待大厅。律师不排除对控申科孙姓科长和马姓工作人员予以控告的可能,但主要目地还是劝其不要再配合邪党政法委继续行恶。为了避免检察院的人继续推诿搪塞,律师和家属们中午没有离开检察院,只是在外面买回盒饭匆匆吃了一口。

律师和家属要等检察长来直接面谈,律师们再三告知检察院人员:洗脑班就是非法组织,我们要求必须立即放人,并且相关消息已通过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公诸于众。

下午两点多钟,建三江国保大队警察于文波(手机13845433088办0454-5808019宅0454-5710509)开始在检察院监视律师和家属,刚开始检察院的态度很蛮横,面对律师在法律层面所指出的洗脑班的非法性和检察院的不作为,逐渐开始软下来了。唐律师和江律师要求他们公开出示法律依据,江律师直接指出是他们在犯罪。江律师讲述了于松江的迫害经历,还将于松江上次控告后,又被报复性的劫持到洗脑班的事实真相揭露出来。于松江的母亲将儿子在洗脑班中遭受的酷刑迫害揭露出来。唐律师将石孟昌夫妇的被非法拘禁及老母出面控告的真相也揭露了出来。

检察院一度想回避律师,单独与家属谈,试图间隔家属和律师,大家没有被带动。赵永林律师开始平心静气的揭露洗脑班的违法性,并规劝检察院予以正面解决,并理性的要求检察院公开信息。

下午三点,律师和家人开始和副检察长郝洪军(手机13394577999)交涉。王成律师要求检察院必须限期明察洗脑班和公安的违法行径。唐律师又将整个事件中所涉及到的每个当事人的典型经历揭露出来,开始善劝他们走出正确选择的第一步。

副检察长郝洪军又开始挑拨家属和律师之间的关系,江律师直言揭露出他这种做法的无理,并提出如果有一天他面临法律的制裁,律师将怎样对待,希望他们正确选择。老人和其他家属们开始讲事情真相,要求立即放他们的亲人回家。

律师问副检察长郝洪军,你能代表检察长吗?郝洪军说能代表,律师说出了他根本代表不了的依据,然后郝洪军和控申科的人就走了,就律师的控告一开始说三个月后予以答复,后来又称要等农垦总局检察院审批,他们无权管此事。对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检察院托辞渎职,律师们表示一定要追究到底。

三、报复迫害 挡不住民众觉醒

十一月十四日,四位正义律师江天勇、唐吉田、梁小军和王成配合大法弟子及家属,到青龙山洗脑班门口向黑窝喊话。十一月十五日,律师又和当事人于松江及仍被非法关押的石孟昌的家属到建三江管理局检察院、建三江管理局纪检委和建三江管理局公安局,以“非法拘禁罪”控告洗脑班相关责任人,并要求立即释放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十一月十九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建三江管理局前进农场公安局“610”人员实施报复,逼迫于松江放弃修炼和辞退律师,遭拒绝后而将于松江再次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

事情发生后,除上次聘请的四位正义律师,曾被青龙山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让英也站出来,聘请律师赵永林揭露洗脑班黑幕并控告洗脑班人员。

十二月五日,第二批正义律师(赵永林)和上次的部分正义律师(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再次前往青龙山。此次,梁小军律师因在香港参加国际人权会议未能赶来,但他在国际人权会上几次发言中都提到了洗脑班(包括青龙山洗脑班)的罪恶,已引发各国参会人员的关注,随后以此为主题已相继开过两次会议;还有律师要介入,因在时间安排上与其它案件发生冲突,未能成行。他们可能随后赶来,启动接下来的相关程序。

十二月五日上午,律师还未到青龙山,那里的警察就开始到街道上的饭店四处追踪,有无一群来吃饭的外地人。当天下午,律师和家属们乘车进入青龙山时路口有交警盘查,晚上律师和家属乘车返回离开青龙山时,仍遇交警查车,很多路过的车辆遭交警拦截。两辆车跟踪律师和家属,一直跟到建三江。律师和家属到饭店,有四个人在门口守着,此四人是从青龙山跟踪而来的。律师和同去的家属吃饭时,尾随的车和人都不敢靠近,只是在外围晃动着。回宾馆准备休息的时候,黑色轿车(黑D08F06)在跟踪律师和家属。到了建三江农垦总局鼎丰宾馆,警察正在要求店家对律师的房间重新登记。家属们有的没带身份证,当地公安以盘查身份证为由,准备查房。宾馆前门、后门都有警察把守。

六日早上九点,建三江七星西城警区石众等两名警察去石孟昌的姐姐家骚扰。还有多个警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上门骚扰,但法轮功学员们善意地讲了事情的真相。律师前往检察院时,有警车(黑90293)跟踪。

江天勇律师在接受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说:“(青龙山洗脑班关押法轮功学员)完全是典型的非法拘禁,完全符合刑法中非法拘禁的特点,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对于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实,任何公民都有权利制止并将犯罪分子扭送到公安部门……”
大陆网友们在网络微博上呼吁:
“谁有非法关押公民的权利?!”
‘清算为期不远了!”
“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是重罪!知法犯法的某后台,也要被追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