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祛除顽疾 都兴贵遭中共六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个人因修炼法轮功治好了他一生的顽症,但是却由于告诉人们这个事实真相遭中共人员的种种迫害。家住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葛布街西路的60多岁的都兴贵老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

修大法除顽疾

都兴贵从小二岁就患上了气管炎,这病将他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每一次感冒就发烧,导致肺感染,就得到医院去打滴流。不到医院就活不了了,每年都得到医院住一二次的,经济上的花销很大。在其七岁时,都兴贵的母亲回老家抚顺市清原县找一个修炼的人,是一个老太太,给都兴贵看。这个修炼人说,你这孩子上辈子杀过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现在是一个女鬼,附在孩子的身上,只有送庙里去,才能活命。因为都兴贵的母亲舍不得孩子,就问还有别的办法吗?那个老太太说,我给你编一把锁,带在孩子的脖子上,那个女鬼就跑了。于是老太太用一些大钱(清代的钱币),编了一把锁,让都兴贵戴在身上。都兴贵戴上这个锁真的好了,不再象以前上不来气了,象好人一样。

在都兴贵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带他去洗澡,一个他父亲认识的人说:你不是共产党员吗?怎么还相信这些迷信的事呢?指都兴贵脖子上戴着那把锁。他的父亲就把都兴贵脖子上的那把锁摘下来,把锁拆了,给都兴贵的姐姐做毽儿了。这样都兴贵又犯病了。每当都兴贵犯病的时候,他都是死去活来的,喘不上来气。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一九九四年夏天,抚顺市中心医院的大夫,对都兴贵说:你的病医院治不了了。

为了治好自己病,都兴贵还自学了中医,但是对他的病都是无济于事。

天无绝人之路,在一九九五年间,都兴贵从书店里买了本《法轮功》,看完之后,都兴贵终于明白了他许多不明白的东西,于是立即开始修炼法轮功,但由于当时自己悟性不行,边炼功边吃药。

一九九六年都兴贵经历一次濒死的体验,不喘气了,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体验到一种空静的感觉,身体的一切痛苦都不存在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感到小腹的丹田处法轮在较慢的转动,又有了心跳和呼吸……

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都兴贵逐渐明白了修炼。都兴贵修炼法轮功治好了病,能够象健康人一样正常的生活了。

到现在已经十五、六年,都兴贵身体健康,没吃过药了,他非常的感谢法轮功的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的生命,在修炼中更是勇猛精進了。

六次遭迫害

但是中共却对都兴贵进行多次迫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到现在都兴贵被迫害了六次。第一次的迫害是二零零一年一月间,当是都兴贵在家中,葛布派出所的恶警赵冬福领着一个小警察(当时二十多岁)将都兴贵从家中带到派出所。那时葛布的韩桂芹和王丽(时年三十八岁)也被非法绑架,在葛布派出所关了一天,后将他们三人送到抚顺(武家堡子)劳教教养院。但是检查身体时,都兴贵的身体不合格,没有收他。就把都兴贵给放了。都兴贵被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时,家也被抄了。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间,都兴贵在单位对同事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和他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经历,而告诉别人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叫别人不要相信中共的谎言。被本单位的一个退休干部给构陷了。葛布派出所的恶警到都兴贵所在的单位,将都兴贵绑架了。当时葛布派出所的王警长和街道的尤洪军去的单位。把都兴贵放在单位的法轮功的书和资料都给搜走了。后来和一个姓梁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抚顺(武家堡子)教养院,体检之后又不收都兴贵,又把他给放了。

二零零三年十月,顺城区公安分局和葛布派出所的警察无缘无故到家中绑架了都兴贵并抄家,抢走许多物品,后把都兴贵送到顺城区举办的洗脑班里。洗脑班的主办人是顺城区政法委“六一零”的刘亚洲和肖力。后又送看守所时,送医院体检都兴贵的身体不合格,又被释放。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多,顺城区的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焦臣领着许多警察包围了都兴贵的家,将都兴贵绑架,后送抚顺市看守所。体检不合格,抚顺市顺城区公安局的局长走后门,将都兴贵强行关在看守所里,拘留了十五天。后又把都兴贵送到抚顺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半,但教养院不收。恶警后又走门,教养院暂收了都兴贵。给都兴贵押了一个多月,因为不让炼功,都兴贵又犯病了。教养院后来找来了120的救护车,将都兴贵拉到抚顺市第三医院抢救。可把教养院吓坏了,并说多亏没收。后来,让葛布街道给都兴贵接回家了。

因为法轮功治好都兴贵的病,都兴贵就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告诉别人。二零一零年冬天,一次到葛布去发真相资料。被葛布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都兴贵向派出所的人讲真相,从早上六点讲到十点多钟。后来,派出所准备放人让葛布街道去领人。但是顺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焦臣不干。非得把都兴贵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里,对都兴贵进行“转化”攻坚。但是洗脑班的医生,给都兴贵体检,不收。邪恶警察就想办法让洗脑班收下。后来,洗脑班最邪恶的犹大欲“转化”都兴贵时,都兴贵用自己亲身经历,破解了他们的邪说,两个无言以对。后来没办法就给都兴贵放了。

在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前,又有六七个人到都兴贵家。他们都是被中共的谎言欺骗邪悟的人员。他们讲你要相信科学,有病要到医院去治。但是都兴贵跟他们说了他得病的经历,身上遭女鬼那件事,问那些人:相信科学科学能把女鬼驱走吗?我不是不相信科学,而科学最后说我们对你无能为力。还让相信科学的医院都给他判死刑了,法轮功救了他。你说让人相信不相信。后那些人就走了,没有迫害都兴贵。

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上午,都兴贵去贴粘贴,被河东派出所的协警王华(40多岁)绑架。都兴贵向他讲真相,王华就是不听。就把都兴贵绑架到河东派出所。当时河东派出所苏晓晨(20多岁)和一个徐姓的警察负责。徐姓警察非常的邪恶,给都兴贵送抚顺市看守所时,到西露天矿一个小医院做假体检,当时都兴贵吐了一口血。到看守所后,看守所的医生看到都兴贵都认识,就说信仰自由,诊断都兴贵的身体,看守所不收。这时都兴贵又吐了一口血。看守所的大夫一看坚决不收。那个徐姓警察还要送。看守所的医生就说如果你对我们的结论不服,可以做司法鉴定。这样都兴贵就又回家了。但是那个徐姓的警察,将都兴贵的手机和二百元钱都给扣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