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四天 一身重病全消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叫春子,六十四岁,家住唐山市郊区农村。

不堪回首的过去

我从三十多岁开始就全身是病,如心脏病、结肠炎、胃炎、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视物不清等诸多疾病,手痛、腿痛、脖子痛,一宿最多睡两个小时的觉,坐着抱着个枕头眯一会儿,时有胸闷、气短、心慌、吃不進东西,走路都需要人扶着走。各种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唐山各大医院我看遍了,多次住院,西药、中药也吃遍了,每天每顿要吃十来样中西药,病情毫无起色。家里的积蓄花光了,实在承担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只好出院回家等死。

那时我的脸色黑黑的,人瘦的皮包骨,大人小孩都不敢见我,说我象鬼一样可怕吓人。结果后来背脊柱上又长了一个大包,拳头大小,硬硬的,本来全身没有一个好地方,又加上腰病、背痛,不能直起腰走路,真是雪上加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我多次想自寻短见,吓的老伴儿、孩子、外甥女整天不得安宁,轮流悄悄跟在我后边看着我。我经常大喊:“老天爷啊,救救我!救救我呀!”

理发馆门口的奇妙现象

正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时候,我得救了。一九九八年正月二十四日,在家实在难捱,我到外面走走,走啊走啊,当走到一个理发馆门外一个斜坡空当处,我停下不走了,坐下来休息,刚一坐下,就感觉“扑通”一下从身上掉下来象大石头一样的东西,立即全身轻松,心口窝不堵了,出气不发憋了,气出匀了,呼吸也正常了。我当天回家,足足睡了一宿觉,还能進食一点东西。

但是第二天不到晚上六点,病又犯了,又开始难受,我赶忙又去昨天休息的那个地方坐下来,同昨天一样,又感觉从身上掉下一大块石头似的东西,胸闷、心慌、气短又消失了,出气又正常了,回家又睡了一宿好觉。

我想,为什么我在理发店门口就感觉好受和舒服呢?第三天,我借口理发,走進理发馆想看一看究竟。店主小秦看我脸色黄黄的、黑黑的,没有一点血色,问我是否生病了。我说:我身体有好多病,非常的难受,但我这两天在你门口歇着时就感到很舒服。小秦就说:你修法轮大法吧。我立即答应说:“我学!我学!上哪儿学呀?上哪儿去修啊?”小秦告诉我学法炼功就在这个院子里,这里是一个法轮大法学法炼功点,能量场很大,所以我靠近这个炼功点就感到舒服,这就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我听了之后顾不得已经剪了一半的头发,起身就往院子里走去,发现好多人正在学法,每人念一段轮流着念。我坐下来听法,立即感觉全身清爽舒服,舒坦极了,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感觉大法好。学完法,一个叫李英的大姐告诉我明天早上炼功,问我是否来,我立即答应说我来!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醒了,起床就往炼功点跑,老伴儿在我身后拿着药追问我去干什么,我回答说去炼功。到点上别人怎么做动作,我就跟着比划,动作也不准确。炼完功,李英姐把我领到她家,然后细心耐心的教我五套功法,一遍遍地教,直至完全教会,还送给我本宝书《转法轮》。我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斗大字不识一个的人,毫不思索的就把书揣在怀里赶快回家了。我叫老伴儿快念给我听。这样老伴儿念,我听,最后老伴儿也加入学法炼功的行列中。

第四天,同修告诉我丰南胥各庄放师父济南讲法录音,我当天骑上自行车就走,后面老伴儿骑着摩托车追我。我轻松地到了学法点听师父讲法,一听就是六个小时,这次听明白了,原来一身病是前生前世干了不好的事情,欺负过伤害过谁造成了业力,是有因缘关系的,欠债要还。真正学法炼功这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呕吐数次,吐出来的都是黑黑的、腥臭味很大的脏东西。炼静功又听到后背脊柱咔吧咔吧的响声,周围同修也听到了,从此身体所有疾病全不翼而飞了,脊背上的大包也不知什么时候没有了。

从胥各庄回来后,我就把老伴儿给我花了近一千元买的中西药全都扔了,老伴儿心疼的不得了。但奇迹出现了,我全身恢复了活力,走路一身轻松,眼睛也突然亮了起来,看东西清楚极了;我能吃饭了,能下地干活了,能洗衣做饭了,我激动的泪流满面,从未尝过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啥滋味的我,想蹦、想跳、想唱。炼功点清理场地时,我搬砖头、锄地铲土、倒垃圾都能干了,好象有使不完的劲儿,渴了就喝点自来水,多少年不能喝凉水吃冷饭的我,竟然连喝了好几口,而且象喝了神仙药一样,太舒服了,美极了。

我仅修炼学法四天,共十二小时,就恢复了健康,这种超常剧变,使周围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十里八村的乡亲们纷纷加入到法轮大法的行列之中,我就给大家请来了宝书《转法轮》,组织了学法炼功点,每天晚上在我家学法炼功。

我就是要坚定修大法

正当我与家人沉浸在喜得大法的欢乐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公开利用国家机器对修心向善追求道德升华健康人生的法轮功修炼者進行疯狂地残酷地迫害。

我的命是大法给的,如果不学大法,我早就死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给我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是要坚定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進京正法,被警察从北京绑架到保定一个大院关了一天一夜。这一天一夜,我滴水未進,但没感觉到渴、饿、热,身上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坚信师父在保护着我。第二天下午,当地人员把我们从保定劫持回唐山,在当地派出所又关了一天一夜,派专人看守。派出所逼我去洗脑班,我就与找我的两个警察讲述我是如何从一个快要死的危重病人、仅修炼大法四天就变成一个健康的人。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不让学,我就是要学,要炼,就是打死我也要学要炼,一学到底。警察听了说:那你回去吧,在家好好炼吧。没让我表态、签字、写悔过书

警察强迫大法学员交出大法书。我知道了之后,在其他人上交书的路上把大法书抢过来,抱回家收存起来。我从未交一本书,也没给邪恶签过任何字。

迫害十多年来,尽管历尽魔难,但我坚定修大法的心从未动摇。我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对恩师的感谢!我就是要坚定修炼大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