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教给我宇宙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小时候,我经常仰望天空,想到人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这世界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永远永远消失了,我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直到一九九七年,我有幸拜读了大法书,才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心中豁然开朗,噢!原来是这么回事,人原来还可以修炼成佛啊!那种喜悦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从此我走上了师尊为我安排的修炼之路。

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终于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摆脱了多年纠缠我的多种慢性疾病。十六年来我再也不需要寻医找药了。

由于我能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所以在过病业关时我过的很轻松,无论怎么痛苦,我都非常清楚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心性提高以后,这些关难几天就过去。从此我无病一身轻。不久,为了鼓励我,师父给我开了天目。我修炼的信心更足了。

那时,每天沉浸在幸福喜悦中。得法以后,由于上班很忙,我没有时间去接触别的同修,只是引导身边的几个有缘人得法。我们每天晚上在一起学法,早晨三点四十起床出去晨练。六点炼完功回家做饭然后上班,真是工作炼功两不误,什么也不耽误,非常有规律。有人不理解,问我,你图的什么呀,每天起那么大早?我嘴上说:为了有个好身体。心里却在想,你们图的什么呀?在床上躺着把美好的时间都浪费了!有时我也想,世人都是如此,自从出生以后,每天都在消极的等待死亡,过一天,离死亡近一天,多可怜呀!这么好的大法,他们却无缘得到,真的是好为他们惋惜。

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的那些黑暗的日子,邪恶铺天盖地,电视二十四小时播放着侮蔑大法和师父的镜头。但我从来不看,我知道那都是造谣。我从来没有怀疑师父和大法,也从来没有动摇过,周围的几个学员不敢炼了。我就自己在家炼。我当时认为是师父有意把形势反过来考验大法弟子,看看谁真修,后来学了师父的法,才知道是旧势力的迫害。

通过学法我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出去讲真相救人,当时得知很多同修都到北京去证实法,我心里也很着急,但怕心很重,怕被抓被劳教,不敢迈出那一步。

我就从身边的亲人说起,拿着“VCD ”机子,能沾上边的亲戚我都坐车去,给他们放自焚伪案等真相光盘,使他们大多数人明白了真相,还引导几个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

那时,我们当地没有资料点,我就每周到外地去拿资料回来发,或等同修从外地背资料回来发。

二零零二年,我觉的长期等要外地同修给资料不是办法,既给外地同修增加了负担,还给传递的同修带来安全隐患,资料来的不及时也不方便。我买了一台复印机,给自己和身边的同修复印资料。由于不会维修,光是小型复印机我就用坏了两个。后来传递资料和协调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同修出卖了资料点的同修,资料点同修也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部份同修失去了资料来源,我又买了一台较好的复印机,做资料提供给我地部份同修用。2006年,技术同修教会我上明慧网,我陆续买了电脑、激光打印机和彩喷打印机,至此我这个小家庭资料点就能比较全面的制作彩色真相资料、刻录光盘、印《明慧周刊》等。

在机器的维修上,我深切感受到了同修交流的“先修自己,后修机器”的经验。我的一台品牌彩喷打印机,买回来我就不太舍得用,主要是觉得彩喷机器容易坏,所以做小册子只是用它打封面。结果时间不长,有一个色就不太出墨,清洗也不好使,一年多也不好。我感到很无助。后来我觉的做资料还是彩色的漂亮,众生看着也喜欢,就决定资料凡是有彩色图案的就全部用彩喷机器打印,机器坏了就再买,要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结果机器从此以后好了,至今几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不出色的现象。我这才知道是因为自己心性的原因阻碍了机器正常运转,真是万物皆有灵。

在迫害的头几年,我们这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我救度众生的足迹。我每天晚上下班以后就在单位把真相资料折叠好,下班先出去把资料发完,然后再回家做饭。那时,由于我心很纯净,心只在修炼上,什么杂念也没有,没有怕心,心里想的只是快一点让众生明白真相,早点得救。所以,发资料的过程中很少受到干扰,在师父的保护下一直平稳的做着该做的。

后来由于家务事多起来,救度众生的事就懈怠了很多,再出去发资料就有怕心,但是越有怕心干扰越多,越不顺利。有一次晚上出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在被邪恶操控的坏人盘问我的过程中,我想到的是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有一丝怕,心里非常平静,智慧的回答着邪恶的提问,邪恶找不到把柄,只好灰溜溜的掉头逃走了。彻底解体了邪恶想对我進行迫害的阴谋。

通过此事,我向内找,之所以招来了恶人,是因为我学法没有跟上,做证实法的事做的少,产生了怕心和其它不易察觉的不正的念头被邪恶钻了空子;之所以解体了邪恶,是因为我在关键时刻想到了师父,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当恶人从后面叫着追上来的时候,我非常坦然,正念十足的面对它,反而让他惊了一大跳,尴尬的离开了。由此我想到了师父的讲法:“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

在做救人项目的过程中,去北京证实法一直是我最大的一个愿望,我想:师父被侮辱,大法被迫害,我却不能站出来说句真话,实在不配当师父的弟子,可是一想到要去北京心就吓的开始跳。我的目标是:既能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又能安全的返回。这就要做到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从而不被邪恶钻空子。我就坐下来静心的背师父的经文,发正念。刚开始背法的心还不纯,心想如果万一被抓了好在监狱里背,后来知道这一念不对,就及时的否定了它。通过学法,自己的心被法洗刷的越来越纯净,到最后,一点怕心也没有了。我知道是去北京证实法的时候了。我也知道我一定能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来。

我决定当天去当天返回。二零零二年春的一天,我回忆着师父刚刚发表的《北美巡回讲法》的内容,带着对众生负责的愿望,带着为大法为师父鸣冤的目地,独自一人乘飞机去北京证实法。一路上一想到自己如果修不好,自己世界的众生就要被销毁,我慈悲的泪水几次流了出来。我暗下决心,一定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对我的苦度,不辜负众生对我的期盼。

下了飞机之后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不知道路,师父怎么安排,弟子就怎么走,我顺利的到达了天安门广场。我环视广场,两辆依维柯警车象两个巨大的蜗牛在广场上绕广场外侧慢慢的蠕动着,车上的警察用凶恶的目光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游人,在那个所谓“英雄纪念碑”周围一圈武警背对着纪念碑,广场南侧一排武警,每人相距约四、五米,武警每人身上都佩戴着对讲机,便衣特务满地都是,我站的那个位置离最近的那个武警不超过十米远,可他们就是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没有一丝怕意,堂堂正正的在一队外国游人面前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我盼望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广场。正象师父说的:“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随着正法洪势的往前推進,同修开辟的救人项目越来越多,现在我又增加了手机讲真相项目,这样可以在面对面讲真相的间隙时间打语音电话,节约了很多时间,提高了救人的效率。

提高心性

修炼大法以后,在常人中我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在利益上不和常人一样争斗,赢得了常人的好评。

我儿子新婚装修的房子,是由我一手忙里忙外装修的,买耗材吃了很多苦,操了很多心,耽误了很多时间。装好后,由于楼上邻居厕所漏水,时间不长,就把儿子家雪白的墙壁漏的污秽不堪,泥膏掉的一块一块的,我看着真是心疼的很,但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为他人着想,邻居也不是故意的,所以我没有动气,也没有向邻居索要经济赔偿,而是帮助他找人把他家厕所修好,自己花钱找人把儿子家墙壁修好了。邻居很感动,说在电视上看到有这种情况的,都打到法院去了,双方为了经济利益打的不可开交,而我却能处理的这么好。

一次楼上水管漏水,漏到儿子家,墙上的泥膏都爆起来了,地板革都浸泡在水里,我也没生气,也没向他要一分钱。有一天,我儿子忘了关暖气放气的阀门,结果水漏了一地,地板革浸泡在水里。当把地上的水擦干以后,地板革和原来一模一样,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子楼下的邻居和儿子的地板革是在同一年在同一个商家买的同一产品,可他家的地板革不知什么原因就有变形的,找商家换,商家说可能是因为擦地的时候,拖把湿了造成的。而我儿子的地板革在水里泡着都没事。通过此事,我真是体会到了修炼的玄妙,我们的心性提高以后,在人的空间看,由于师父的保护,使我们的经济不但没有受损失,还为我们节约了大量时间。修炼人的时间多宝贵呀!我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邻里之间更加和睦了。我们的心性提高以后,业力消下去了,功也长上去了,层次也提高上去了,正象师父所说的一举好几得。真是道不尽的师恩,诉不完的殊胜。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为了不给大法和同修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我吸取以前的教训,严格按照明慧网同修在安全方面的经验交流去做。那几年,和我有联系的几个协调同修在几年之内相继被绑架,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放弃了修炼,真是令人心痛。所以我非常重视修口。除了传递资料的同修外,谁也不知道我在做资料。那时我们的资料点很少,我一直和传递资料的同修保持单线联系。从二零零三年至今我们一直配合的很默契。传递资料的同修本着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一直守口如瓶,无论资料传递给谁,谁也不知道他的资料是从哪来的。

后来由于资料需求量大,我就教给身边的几个同修做资料。在教同修A做资料之前,我就对同修交流了做资料应该注意的安全上的几个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要注意修口,不该知道的同修一定不要告诉他,因那样对同修也不好。做资料的同修一定要注意不生欢喜心和显示心,因为这牵扯到对自己负责、对同修负责、对众生负责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对法负责。结果时间不长,我就知道A同修不但把他自己做资料的情况告诉了同修,而且还把我做资料的事告诉了B同修。我听了以后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种被出卖了的感觉。从那以后我就极不愿到A那里去了。

后来通过学法,我知道我这样不对,没有宽容的心,应该增加容量了,心性提高以后就又正常的交往了。

配合了几年之后,有一次A同修的言外之意是不欢迎我再到他家里去。我当时很纳闷,不知道我错在哪里。那时我的家务事很多,白天几乎没有时间学法发正念,只能等晚上或星期天,时间对于我来说真是太宝贵了。而星期天有时为解决他技术上的一些问题,一坐就是半天。本来我对技术也只是会简单的操作,有些也是现摸索着做,再加上那时我学法发正念跟不上,自身修炼状态不好,邪恶干扰很大,经常是事倍功半或劳而无功。我心想,这几年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怎么连个常人都不如,技术学会了,你也认识别的同修了,不需要我了,你就连门都不让我進了。我去你家,大多都不是为了我自己,真是忘恩负义,心里忿忿不平。

想着想着,我突然警觉了,我的这些念头是什么心,是从哪来的?这不是争斗心、埋怨心、气恨心和妒忌心吗?师父不正是用同修的嘴来暴露我的这些人心,从而去掉它好提高上来吗?我应该感谢同修才对呀。我在家做饭,边做边发正念,叫妒忌心等人心死,并加长发正念清理自身的时间,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过好这个关,抓住这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提高上来。那段时间真是剜心透骨,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去执着心的苦,一想到这个事心就忿忿不平,但它一冒出来,我就立刻排除它,告诉自己它不是我。一段时间之后我终于平静下来了。

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几个月之后,正当我把此事看的很淡的时候,有一次B同修告诉我,说A同修在B同修面前说了我很多不好的话,对我一肚子的意见。我听了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在A同修心目中是这么个印象,怪不得人家不欢迎我去,我以后真得好好修修自己,去掉那些不好的心,有就改无就注意。当然,表面上看B同修是因为对A同修有意见,才告诉我这些的,其实我心里非常清楚是师父法身在利用B同修的嘴来考验我,看我能不能守住心性,是否真的提高上来了。B同修忿忿不平的说着,还说我在A同修面前说的B同修很多不好的话A也告诉他了。我听了之后心里却很平静,我笑着对B同修说,你说的这些我一点也不生气,这是好事,这不正是我们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我就和B同修交流,我在和A同修过心性关是怎么想的,怎么清理自身的,心性怎么提高的,B同修听后也会心的笑了。

现在我非常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有不好的念头出来,我马上就能分清它,抓住它清除它。

通过此事,还暴露了我的求名的心和自卑的心,认为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在同修心目中竟是这种印象,面子上真是过不去。觉得自己修的太差了。但是我知道这是好事,否则还暴露不出我的这些人心呢。

结语

在写此文时,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伟大的师父赐予我们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让我们能在这么污浊的社会环境中,用大法不断的洗刷着自己肮脏的心灵,返出自己的本性,返本归真。我也知道自己做的很不够,有很多的执着心一直没有去掉,自己也很苦恼。今后我将更加努力的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史前的大愿!

感谢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