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国保支队邹勇军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99年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攀枝花市国保支队邹勇军,就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目前,邹勇军等在筹划对法轮功学员金晓蓉的诬陷案。

四十七岁的金晓蓉女士是攀枝花市水务(集团)有限公司的职工,在单位担任工会主席职务。金晓蓉于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健康,孝敬父母,与同事相处都很融洽,单位领导及同事都认为金晓蓉是一个很好的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金晓蓉被当地国安警察绑架、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等私人物品被警察抢走。金晓蓉先在南山宾馆被监禁了两三天后,后劫持到攀枝花看守所。在攀枝花看守所,金晓蓉不配合狱警照相,被狱警掐脖子、打耳光,当时她嘴角被打出血,后被强行搜身时,被狱警把左臂扭向身后摔倒在地,左眉毛骨当时就肿起很高,半个多月左右脸青肿才恢复。九月份,金晓荣已经被非法逮捕。

多年来,邹勇军恶行太多,已经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严重罪行。以下是邹勇军历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犯罪事实:

1、参与迫害吴敏、韦瑛、吴汉萍

吴敏和母亲韦瑛及妹妹吴汉萍,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发送真相传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攀枝花市610张处长、邱天明、邹勇军、秦刚、漆丽等恶警纠集冶建公司保卫处、攀矿公安分局、攀矿选钛厂保卫科、攀枝花市炳草岗派出所、攀枝花公路建设公司保卫科等三十几个恶警,分头绑架了吴敏和吴汉萍,当晚又分头抄了吴敏、吴汉萍、韦瑛的家和吴敏的办公室,抢劫了她们的大法书籍、炼功磁带、法轮功徽章等私人财物,并把帮助吴汉萍照顾女儿的弟弟吴迪也绑架、扣押了二十多个小时。

绑架时,邹勇军自己透露多次跟踪吴敏的行踪。

当晚,攀枝花市610恶警把吴敏和吴汉萍吊铐在市610办公室窗户的铁栏杆上,一整夜不让睡觉,第二天又把她俩关押到攀枝花看守所。一周后,攀枝花市610恶警为避人耳目,把吴敏外调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刑讯逼供。恶警秦刚一上来就踢吴敏的腿,逼迫她蹲马步,把她双手背铐起来,使她痛晕倒在地上。盐边县一名老年恶警恶狠狠的威胁吴敏说:法轮功说警察给你们灌辣椒水,我今天就要给你灌辣椒水看看。攀枝花市610张处长、邱天明、邹勇军、秦刚、漆丽、等六、七名恶警轮番审讯,晚上不让她睡觉,强迫她戴上耳机听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法制宣传。

2、参与迫害徐浪舟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上午九时,法轮功学员徐浪舟正在涂料厂上班,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邹勇军、秦刚、孙支文等十多人身着便衣闯到厂里,不出示任何证件,用黑袋蒙住徐浪舟的头,就将他绑架到盐边新县城B区金谷酒家。

原来,攀枝花“六一零”怀疑是徐浪舟曝光了攀枝花警察系统暴力取证、刑讯逼供的内幕,邹勇军、秦刚等借机打击报复,将徐浪舟吊了一昼夜,接连三天不让他睡觉,轮番上阵、昼夜不停提审折磨,并采取先强迫已被折磨得神智不清的徐浪舟签字、再填写内容的手段,伪造诬陷“证据”,而且弄虚作假的将讯问时间填成每隔四小时提审一次,地点填写为盐边县公安局。绑架时,国保警察收走了徐浪舟随身带的一个包(后来证实包内装的是涂料厂的帐本、收据及现金三千多元),但警察硬诬陷说其包里有一包法轮功资料,并且不承认包里有钱,而且邹勇军欺骗徐浪舟所在涂料厂的工人去作伪证……

3、参与迫害张佩云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中午,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左右的法轮功修炼者张佩云在枣子坪转盘处被四川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几个恶警绑架,其中一名恶警说:“看我不整死你”。张佩云被绑架到盐边看守所进行迫害。

八月下旬,律师会见时,张佩云自述被非法关押在盐边看守所后,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将她提出盐边看守所,绑架到盐边县城金谷酒家进行非法刑讯逼供。

邹勇军等人把张佩云老人吊铐在窗子上进行几天几夜的肉体和精神上迫害,致使手臂在随后快2个月了还无法活动。邹勇军和一个不知名的胖警察亲自动手毒打她:有一个女恶警踩在她的肚子上打她。连续几天几夜不准她睡觉,一合眼就用冷水泼她,使她全身多次湿透。

在恶警丧尽天良的吊铐、毒打、精神上的侮辱中,善良的张佩云老人在痛苦中反复劝善说:“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我没有罪,我和你们父母的年龄差不多,你们不应该动手打我……”然而,丧尽了人的道德标准,没有了人性良知的邪恶流氓警察,根本听不进劝告,他们就是狠,就是毒,不给自己留条后路而继续作恶,残酷的迫害六旬老人。

4、参与迫害游元章、肖会再等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以邱天明、孙鲁宁为首的恶警在清香坪广场绑架了肖会再、李代珍、游元章、姚佳秀等四位大法弟子。将游元章戴上手铐,绑架到六一零国保支队。迫害游元章的恶警还有邹勇军、段清。当天下午并对游元章进行了非法抄家。后来,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号,游元章被邹勇军、孙浩叫到车间非法审问,下午四点多钟又被从车间绑架到家中抢走大法书一本,有大法内容的日历一本。游元章的家属也因此遭到恐吓,出现脑溢血的症状。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午,肖会再在清香坪广场被攀枝花市国保支队一群人一顿暴打,强行铐上手铐,塞在小面包车的前排和后排座位的中间放脚的夹缝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大楼前,他拒绝上楼,被国保支队一群人(包括邹勇军、高个胖子)毒打,其中一人用皮鞋后跟踩他的脚趾头,把他的袜子都踩坏了(当时他穿着皮鞋)。他们几个人把他打倒在地,拽着他两只脚把他拖到一个房间里。后来肖会再被非法关押到盐边看守所和弯腰树看守所,在那里遭受了非法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初,肖会再被攀枝花市国保支队的人罩着头带到盐边金谷酒家非法提审半小时,高个胖子恶警把他的手用两副手铐铐在窗户上,把他的两只脚拽起来,使整个身体悬空。就这样来回吊了一、两个小时,国保恶警还打他耳光。肖会再被放下来时两只手的大拇指骨节错位,几个月后才恢复正常。

在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肖会再在攀枝花市延边看守所遭受了多次被打耳光、被脚踢;在市公安局被段清等又毒打,国保大队的恶警把他的嘴用胶布封上,来了几个人轮番打他的耳光,高个胖子还踢他;东区刑警大队被非法提审时,被段清毒打并威胁:不交待问题有的是办法,吊手不行,吊脚,吊脚不行,吊头,反正整服你。恶警邹勇军、段清、高个胖子用军用绑带把他“鸭儿浮水”式吊起来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这次被段清等恶人打后,回看守所才发现耳朵内被打出血;

5、参与迫害徐浪舟母亲彭广珍

几年以来,彭广珍为蒙受冤屈的儿子徐浪舟坚持不懈的找有关部门申诉,为此,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折磨徐浪舟的恶行曝光后,行凶的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邹勇军等人恨在心,多次威胁恐吓彭广珍。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彭广珍因向有关部门申诉和揭露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酷刑逼供、栽赃陷害徐浪舟的恶行,在女儿家被攀枝花市国保便衣绑架。

在攀枝花市西海岸街口两个便衣一边一个将彭广珍挟持到出租车上,被非法带走。二十八号下午看见三辆警车开到弯腰树,从警车上下来一群攀枝花市国保便衣将戴着手铐的彭广珍带到住处抄家,彭广珍被非法的关押在攀枝花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

6、参与迫害吴永琼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半左右,攀枝花市攀钢动力厂供电车间大法弟子王安才和攀钢动力厂供电车间大法弟子吴永琼(女),正在上班时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邹勇军、段青、东区公安分局等警察绑架。

攀枝花市国保大队恶警邹勇军、段青、黄津勇、孙支文、东区公安分局李元等人,伙同动力厂保卫科人员,到吴永琼工作地点抄她的工具箱,随后又抢劫她家的私有财产:电脑一台,打印机、墨水、打印纸、手机和大法书籍,抢走现金1000元。并将她绑架到大渡口派出所六楼:毒打、吊铐、坐铁凳。然后将她劫持到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同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攀枝花市国保大队恶警从市弯腰树看守所再次绑架到大渡口派出所六楼:毒打、吊铐、坐铁凳。

7、参与迫害温跃超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四日,非法关押在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的温跃超,于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又被绑架到攀枝花仁和公安分局刑讯逼供,恶警邹勇军、崔福利、宋启安、涂晓刚、起白兵、黄涌津等十多人,将温跃超的双手分绑吊铐,至双脚离地,十五日半夜一点左右才回弯腰树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上,邹勇军、倪永祥、吴大队长、起白兵、张指导员(市国保大队)、崔福利、段清、宋启安、黄涌津约十多人砸烂温跃超租住的房门,把家里财物抢劫一空

8、参与迫害彭高华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彭高华被六、七个不明真相的中、小学生告发。三点钟,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邹勇军、枣子坪派出所刘邦祥、王指导员和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七、八个人闯入彭高华家,抢走彭高华的电脑、大法书和光碟等物,并绑架了彭高华。八月十二日半夜两点将彭高华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

9、参与迫害余川程、牟建昌等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邱天明、张柏林、邹勇军、段清、黄涌津等七、八人先后闯入枣子坪片区余川程(五十五岁)、牟建昌(六十二岁)、刘世波(四十八岁)等女大法弟子家,非法抄走她们的私有财产,并将她们绑架到东区大渡口派出所六楼进行迫害。

十七日下午五点左右,邹勇军等人用双层黑塑料袋将她们的头蒙住,铐上手铐,秘密绑架到攀枝花市盐边新县城金谷酒家二楼、三楼迫害。二月十七日至二十日,在金谷酒家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酷刑折磨,四天三夜不让这些大法弟子睡觉,吊铐、毒打、长时间绑在老虎凳

以上只是邹勇军参与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但根据中国现行法律,足以看到邹勇军是下列重罪的嫌疑人,如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暴力取证罪、刑讯逼供罪、诬告陷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等诸多罪行,同时随同中共江氏集团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等国际法规定的罪行。

如今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大势已去,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元凶和各级政法委、610机构人员纷纷落马,遭到各种形式的报应,中共江氏集团已惶惶不可终日,所有迫害者受到人间法律的清算和天理的严惩的时刻已越来越近。如今,邹勇军等人还在不理智的参与迫害,如再不悔改,其下场是极其悲惨的。

希望邹勇军及610和国保支队相关人员早日醒悟:金晓蓉一案,不是你们再一次为蝇头小利犯罪的机会,而是上天留给你们赎罪的有限的珍贵机缘,一定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给自己留条后路,善待法轮功学员,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有限的时间内用实际行动为自己赎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