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看见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

(一)我能看见了

木姐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有心脏病、关节炎、严重的青光眼,走到人对面都看不清人脸的模样,头发全白,上二层楼都喘不上气来。心脏病复发时,就好像有一条鱼在心脏部位上下跳动,难受极了。体重由130多斤消瘦到90多斤。真是度日如年,痛苦不堪,心情也极其的不好,当时身体都快不行了。有病乱投医,看中医、看西医,药吃了一箩筐,还是治不好。她还练过当时社会上流传的祛病健身的其它功法,效果一般,除不了根。

在万般无奈之际,有缘人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当时木姐本着死马当活马医,开始阅读《转法轮》。记得当时木姐还戴着一副200多度的老花镜。读着读着,突然,老花镜的一条腿从耳朵上滑下来了。用猴皮筋套上吧,但是耳朵奇异的疼,怎么办,算了吧,先不戴了,就把眼镜摘下来,哎!怎么眼睛能看见了。字迹还挺清楚。太神奇了!我能看见了!于是木姐真正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走路生风,上楼也不感觉累。脸色红润,头发有一多半都变黑,体重又恢复到130多斤。真是修炼前后两重天啊。木姐刚刚买的1000多元钱的药不用吃了,没病了谁还吃药呢。木姐从修炼至今已有15年了,真是无病一身轻,越活越年轻。快70岁的人了,看起来就象50岁的。

(二)是师父保护了我

聪姐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修炼之前,研究《易经》,《易经》是算卦的书,能测算人的命运。这源于聪姐曾经去过峨眉山、五台山等名山大川的寺院,一去就不想回来,想修炼。可是想出家修炼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上有父母、下有孩子,孩子才几岁,谁来养育啊,还是回家吧。回家后她经常想,如果有一种不出家就能修炼的功法该多好。在1996年4月,有人送给她一本《转法轮》,聪姐还以为是算卦的书呢,二话不说就开始读,在读的过程中,发现是一部教人修炼的书,而且不用出家。由于她根基很好,当时她天目就开了,看见有师父的法身在管着修炼的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修炼方法现在已经就在自己的面前。她发现一些人生之谜在《易经》中找不到答案,在《转法轮》中全部解开。于是聪姐开始修炼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后,干多少活都不感觉累,50岁的人上下楼一路小跑,邻居们都说你怎么一上楼总是跑。聪姐却没觉出自己在跑,只是觉得身体轻轻的,很舒服,心情很愉快。聪姐修炼15年来,神迹不断,这里只举两例。

有一次抱着小孙女登木梯子到房顶晒玉米,快到房顶的时候,突然木梯的一道横撑断裂,聪姐连同小孙女一起从梯子上摔下来,老伴手疾眼快,抱住了小孙女。聪姐就从梯子上重重的摔下来。梯子下面都是烂砖头、三角铁之类的硬东西,老伴寻思这下可摔坏了。只见聪姐从烂砖头、三角铁上爬起来,拍拍土,一点事都没有,连皮都没划破。真是太神奇了。聪姐说:“是师父保护了我,没让我出事啊。”都50多岁的人了,没师父法身保护真是早摔坏了。

还有一次,聪姐老伴儿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聪姐与小孙女出去遛弯,走到半路上,迎面与一辆黑色轿车相撞,电动三轮车一下子被撞翻了,聪姐抱着小孙女一同摔在地上。小孙女先着地,平躺在地上,老伴也被甩出马路边。这时聪姐感觉额头很疼,她顾不得这些,赶快看看小孙女。只见小孙女闭着眼,聪姐就让小孙女:“快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聪姐自己也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念了一会儿,小孙女睁开眼,这时聪姐把她抱起来,查看查看全身,没发现什么问题。聪姐的额头只是擦破了皮在流血,其它没啥事。这时老伴已经站起来,胳膊被扭了一下,有一些疼,也没什么事。

肇事小轿车早跑的没影了。过后聪姐说,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们全家。

(三)捡到公文包以后

魏姐也修法轮功。她很少表露自己。经我三番五次的问才问出了她在修炼中的故事。

那是1998年刚刚入冬,她正在村治保会的存车处值中班,这时有一个服装厂的业务员来这儿存摩托车,到登记处登记。魏姐说:你自己登记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到屋外跟别人聊天去了。那人登记完走了。等魏姐聊完天回来,发现桌上放着一个公文包。她想:可能是刚才那个存摩托车的人的。她打开公文包,发现包里有好多钱,还有一些证件。那个年代,电话很少,无法联系。怎么办?这时该交接班了,值夜班的人来了。她就告诉值夜班的人说:可能失主一会儿就会来找他的东西,告诉他我住在某某胡同某某号,让他来找我。魏姐回家后,数了数包里有2700多元钱现金,还有工作证、驾驶证等证件。第二天,失主找到魏姐家,经过核对,确认无误后,魏姐将公文包还给了失主。

2700元钱在当时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失主感激的不得了,说:这是公款,若真丢了事儿就闹大了,真是太感谢你了,我给你些钱作为报酬吧。魏姐说:“不行,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一点都不能收。”“那我给村大队写一封感谢信吧!”魏姐说:“把信给我吧,我交给大队吧。”写完后,失主千恩万谢的走了。魏姐将感谢信一直夹在笔记本里,没有往上交。说到这里我问魏姐:“你为什么不让失主把感谢信交给大队呢?”魏姐说:“都是应该这样做的。这没什么。”

1999年7.20以后,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村委会闻声找到魏姐说:“听说你修炼法轮功,国家已经取缔了,不要再炼了。”这时魏姐拿出当年的感谢信给村干部看,说:“修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为什么不让炼了?”

(四)“三退”得福报的故事

我在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工作,决心修炼大法后首先向单位邪党提交了退党报告,还劝退了党、团、队组织500余人。这些人中不少人在日后得到了福报。

有一个员工,据说是得了淋巴癌,要做手术。通过我跟他讲真相,他退出了团、队组织(未入过党)。并且他按我说的,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过了些日子再检查时,淋巴癌消失。

还有一个女员工,她入过团、队组织,她明白真相退出了团、队组织,并认同法轮大法好。她在一次车祸中,安然无恙。据当事人反映,她下班徒步出公司门口时,与一辆货车相撞,只听咚的一声,旁边的人都说“出事了!出事了!”大家围过去一看,那辆货车的铁皮壳被她撞進一个大坑去,她自己一点事都没有。后来我问她:撞到你哪儿了,她说:肋骨上。撞坏了吗?没有。我说你要感谢法轮大法啊,是李洪志师父的法身保护了你。她赶紧说,谢谢大法!谢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