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正法修炼走到了尾声,精進的同修自不必说,干完这样干那样,天天觉的时间不够用,在法中修直线上升,一天一个样;还有一些人,三件事也在做,一些事也偶见踪影。

一日,一位同修同我讲:你看那些老太太,每周小组学法不落,一周一次,一次学一讲,学完回家看多少法,不尽知,哄孩子,干家务,忙个不亦乐乎,有的和家人吵嘴,头疼脑热还离不开吃点药,修炼忘一边了,在小组上,组长把真相材料往圈中间一放,每人伸手拿几张还得数一数,多了再抽回几张,回家后赶紧发出去,一周就这点事,她就心安理得了,因为她知道,不做三件事不算修炼。

听了真不是滋味,不只是她说的,从楼道的情况也见端倪,胶贴贴倒的,一个楼道放几份就可,却一门塞一份,被不珍惜真相的人弄的满走廊都是,说到底是完成任务。

说到“完成任务”,我想到那句成语,叫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其中的褒意是尽职尽责,贬意是无奈,不做不行,做也是应付了事,不用心。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不易被注意,大家只注重那些有怕心,对大法又放不下的人,这种撞钟的人,表面看挺好呀,三件事做了,其实是恍兮惚兮,法理不清,没在法上修,这种撞钟的人认识不到自己,在小组谈起没走出来的人,她也替别人着急。

同是老年同修,我也接触不少,一郊区老同修,七十多岁了,领一个六十多岁的弟弟,姐俩靠哥哥、弟妹接济生活,每月除够基本生活费外,积攒下来的钱就投入资料点,自己家就是一个资料点,经她贴书皮、切边做出的《九评》书近万册;另一七十多岁的老年女同修,骑个自行车跑遍全市,哪儿有事到哪,到监狱发正念从未间断。她正念强,说话响亮。一日坐长途汽车,不放弃救人机会,大声和同修唠嗑,讲老头有病,没钱住院,炼法轮功啊,江蛤蟆不让炼呀,一问一答,乘客开始不注意,听说江蛤蟆,乘客都乐了,注意力来了,她有了讲真相的讲台……还有一八十多岁同修,常碰到她,“干啥去?”“小组学习呀”,每逢年节,“四二五”、“七二零”,她就给我二百元钱,她说“我也干不了啥,一点心意,你们能做做吧”,我每次接她钱,我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这样的例子很多,修炼见心哪,不在老年不老年。

我市区做了个统计,仅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竟走了十多名同修,这里说的可不是没走出来的或得了法,迫害后不修的人,而是我们并肩的,都知道,叫的出名和姓的同修,统计出来,都震惊。师父讲:“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的出来”[1]。

修炼真的是严肃的。不是说别人,这样那样的问题,大家也都曾有,可是那时还有个修正时间,时下,不用说出来,谁都明白,时间无多,还在走四方步,还在慢节奏的敲木鱼,那怎么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是和尚就要撞钟,撞响钟;是大法弟子就要兑现誓约,就要完成史前大愿,在这一点上不能恍兮惚兮,为什么能得法?这个法是什么?是否知道了“更高层次的东西,自己就知道如何去修炼和修炼的存在形式了”[1],法理一定要清。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