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编辑真相资料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国内外同修们好!

我把我自己这几年做本地真相资料中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自二零零五年接手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工作以来已经整整七个年头。开始从同修手中接过本地周报编辑工作,一个月才编了一张,慢慢摸索,后来根据明慧网同修建议,调整为本地真相,由于编辑需要,渐渐参与实地采访,取得第一手资料,而后参与整体协调,揭露邪恶。这过程中有些得到明慧网认可的喜悦,也有过失落和徘徊,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越来越成熟。

一、做好明慧通讯员

二零零五年九月,本地编辑周报的同修把编辑周报的工作移交给我时,我只是有这个愿望便接了过来。过后做起来感到很吃力,一个月才出了一张周报,就这样慢慢的学习编辑,后来根据明慧网同修的建议,根据本地情况,将本地周报调整为本地真相。有时帮助迫害严重的地区做当地真相。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编辑本地真相,都是根据明慧网上发表的本地迫害文章,把典型的案例简单修改,放到地方真相中。这就需要博览本地资料,关注本地迫害消息,看到有些发到明慧上的本地消息太简单,比如缺少被迫害人的基本情况,及作恶者的具体信息,我就不得不向前迈一步,主动搜集第一手资料,听到哪儿有迫害的消息,利用中午或晚上时间去采访当事人或通过附近同修了解被迫害同修的情况,这样我就又成了一名明慧通讯员。

1.初次采访的体会

本市某县的同修被非法庭审,网上一直未见报道,而且网上以前报道的该同修信息很不全面。我看到信箱中同修约定对参与旁听同修采访时间,事先没有准备就打车去了,因是初次,没有多少经验,就把同修说的,先按流水账记录下来。

回到家从新整理,调整顺序,有的内容作了取舍,感觉可以了,发给同修再核实、校对一下。因同修不是直接知情者,更多的详情也不知道。同修的反馈用了两个字“干巴”来形容我的稿件;另一同修反馈:“被迫害者个人信息太少,比如:男、女、年龄,等基本情况,也就是让读者知道主人公是个什么样的人;文中的叙述作者的倾向性太强,这是新闻报道应该避免的。”看着同修的反馈,心里真不是滋味,自己也感到写出来的东西“干巴”。心想材料有限,我不能瞎编啊,更让我无奈的是,因我是急性子,同修一天之内没有回复,我那两天又要出两天门,自己审核完后就发出去了。同修回复提了一些意见,就又做了调整从新发了一遍。

当明慧发稿时,我看到我的更新稿又做了许多调整。我静下心来逐句逐字对照明慧编辑修改后的稿件,泪水渐渐掉了下来而不自知。我仿佛感觉到明慧编辑同修在手把手教我:标题做了修改;把文章的主要内容提炼出来放到第一段,形成文章的导语;删去了文中与主题无关的内容;有些内容顺序做了调整。透过稿件我体会到了明慧编辑同修的鼓励与慈悲的境界――默默的补充圆容。同时也感到非常愧疚。

两篇稿子前后对比,我在想,我写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让人感觉“干巴”?我写的稿件与正规报道水平究竟差在哪里?明慧文章汇编《做好新闻报道 救度更多世人》,我也看了,怎么还是这个水平啊?真有点无地自容了。带着这些问题我又翻开了明慧小册子《如何写好揭露迫害的报道》,同时下载了几篇明慧网关于写作的文章。一篇一篇细心阅读,当读到《请投稿同修更用心负起把关的责任》,我被海外同修那种博大的宽容所感动。面对大陆参差不齐的投稿水平,海外编辑同修珍惜每一篇稿件。明慧网上发表的每一篇稿件,编辑同修背后付出了多少,是我不能想象的。我想这终究还是个修炼中的问题,是自己用心不够。给明慧同修添了很多麻烦。

从此下决心一定尽量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注重和提高文章的可读性。使我们的文章和真相资料达到专业水准,从而对世人了解真相、明白真相起到更大作用。

我想尽管我的水平还不是很专业,只要我真正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对待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我一定会越做越好。作为明慧通讯员,或本地编辑同修,做好本地报道、编好本地真相,这也可能是我们的史前誓约。我也一定要兑现自己的誓约,用笔来证实法!

2、不畏天寒揭露邪恶

一老年同修Z,晚上被二十多名恶警闯入家中绑架,恶警还同时绑架了在她家学法的另外两名同修,听说恶警非常张狂,同修反馈来的信息,三人都已经回家了。我想不能这样就算了,我得去了解了解情况,晚上我骑车到她住处,家中无人,我就在外面,骑车围着小区楼房绕了三圈,十二月份北方的冬天,已非常寒冷。一想到是在做最神圣的事情,也就不觉寒冷,见到Z同修,和她交流了一下,她同意将迫害者的恶行揭露出来,这样明慧很快就报道了Z同修被迫害的经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发了追查通告,震慑了恶人。

3、为众生负责,务求真实、准确、客观

本地几名同修到县城去救人,被恶警绑架,其中一人被恶人威胁恐吓,含冤离世。该学员家人不明真相,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理解,找家属了解情况很困难,我听到这一消息后,决定去了解一些细节。我与同修找到她身边同修,身边同修家属也是常人,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当着我们的面训斥妻子给我们听:我知道你们想干啥?拿点水果装样子,想了解情况,你们不准去,她丈夫会把你们骂出来的。我笑着说:我们没别的意思,作为朋友想安慰一下家属,也是人之常情啊!

那一天,我坐着同修的小三轮车(实际是半蹲在车上)一路颠簸,回来后大腿疼了一个星期。文章出来后,当地同修反馈,有一个地方不太准确,要求更正,我也反思了自己没有進一步核实,造成不准确。立即做了更正,做成本地传单,大面积散发,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追查国际组织对此案发表了追查恶人的通告。

4、不等不靠主动参与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本地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一时间,邪恶很是嚣张,有的还传言同修家附近有蹲坑的,得不到被迫害的具体情况,家属大多又是常人,也不知道家属的态度如何,路途还比较远。开始心想会有身边同修关注的。

晚上就做了一个梦,师父点悟我去做。于是我先去找认识的同修家属了解情况,有的去了三次才见到家属;不认识的就通过其他同修带着去,一个一个的去找同修家属了解情况,及时揭露邪恶。有个同修被迫害致病危,看守所推给了家人,家人把他送到医院,在同修配合帮助下我到医院去以朋友的身份看望他(以前未曾见过此同修),在身边有常人看护的情况下了解了一些黑窝中的情况。在这过程中,有师父的看护都比较顺利。也去掉了一些怕心、求名的心等,面对常人家属,还不能让他看出来你是在向他了解情况,即写稿者,写作的角度还得考虑常人的安全与承受能力。这都需要很用心来做。

二、在做项目中修自己

1.解体色欲心

在与同修配合做项目中,由于大多是异性同修,有时旧势力会利用没修去的人心干扰,就看你怎么对待,其中在与一同修长期配合中,有时工作到深夜,有时能感觉到空间场中不太纯净,我就敞开心扉与同修及时交流,决不允许空间场中有败坏物质,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清除微观中的不好的念头。与同修配合的五年中,在法理上有清晰的认识,遇到什么事都能在法理上及时交流,相互提高。我与我丈夫之间也修去了色欲之心。

2.否定旧势力安排,解体“离婚”及“病业”迫害

我与我丈夫是同学,经人介绍结为夫妻,婚后感情一直很好,别人都羡慕我们,说我是贤妻良母,公公婆婆也都很喜欢我,丈夫在行政单位上班,还有个一官半职。一家人真是幸福美满。我炼法轮功后,身体好,家务活更是不用他帮忙,丈夫也很支持我,当初还跟着看过几次师父讲法录像。可“七·二零”以后,有了压力,记得“七·二零”后的几天,他曾经问过我:在大法与婚姻两者让你选择的话,你要哪一个?我当时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要大法”,当时也未做过多解释,不圆容。致使后来的许多年中,他被旧势力利用,常常以“离婚”来要挟,把我当初的话还篡改为“要大法,不要婚姻”。你“朝闻道,夕可死”还要婚姻干什么?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旧势力的迫害,目地是干扰我揭露邪恶。我坚决否定,不承认。开始因为有情在,争斗心,免不了对他心生怨恨,甚至恶语伤人。忍不下这口气时,还曾经对他动过手,现在想来真后悔,自己修得不好,差点把他害了。后来我通过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不好的心,感到常人真的很可怜,“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我就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后来他就不再闹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善解了的恶缘。无限感激师父。

在这两年中,旧势力还用“病魔”形式迫害我,给常人感觉我是什么什么病,还动用我亲人一大堆来说服我,让我去医院。我知道是因为我有人心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就是不承认它,不管它怎么表现出来,我归大法师父管,只是我悟性低,拖的时间长了些。最近有一次做梦,告诉我已经好了。我知道靠着信师信法解体了病魔的干扰。

3.参与整体

在参与明慧通讯员及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工作的这几年中,我由封闭的个人修炼逐渐接触到了更多的同修,由于重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法理,经常和同修在这方面切磋交流,及时的关注本地迫害,制作本地真相,根据需要还写出本地综合或专题报道,兑现自己的誓约。我会努力做得更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