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编辑真相资料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今天借第六届法会之际向师尊汇报我六年来在编辑真相资料中的修炼体会。在我所走过的修炼路上,每当有救度众生的事摆在我面前时,这件事对我来说也许困难重重,但我只要一想到是大法的需要,就会生出一念——“我有责任去做”。这一念也许来自自己的史前大愿吧!当我坚定信念,路走正了,就生慧增力,大法的威力就展现出来,就走过来了。我深深感受到:其实师尊早为我们把路铺好了,我们只是做出选择。我编辑真相资料这条路,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从二零零三年开始编辑本地真相资料,起初只会简单复制粘贴。当时明慧网上真相小册子及传单都不象现在这么充实。我从明慧网上收集一些文章资料,编在一起,打印好,供同修发。在做的过程中,逐渐有同修提出要求,希望资料点能做出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我就边学边做,渐渐可以做一些简单的真相信、小册子和卡片,需要编什么就编什么。

到了二零零七年,随着正法進程向前推進,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资料点遍地开花,真相资料种类需求多样化,尤其需要针对本地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资料;而本地区除一份真相传单外(后来也停版),真相小册子几乎是空白,与做的好的地区相比差距很大。我意识到应该编辑本地的真相小册子。但是,编辑真相小册子就不能再简单的复制粘贴了,而是要有一定的独立创编能力了。这不光在排版技术、美工等等方面有要求,还需要一定的写作能力。虽然我还不是很具备这些素质,但自己意识到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就和有写作能力的同修交流,马上得到同修的支持。

我在编辑中不时会遇到一些难题,这时总有懂技术的同修出现在面前,有时真的感到太神奇了。在同修帮助下,我学会了使用编辑软件,图案编辑、文字排版,可以独立处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了。在同修的配合下,编辑出本地区第一期小册子发往明慧网,同时还写了一封短信给明慧同修,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很快收了到回复,明慧同修对这第一期小册子進行了精心修改,并且还做了另一个版本,两个版本同时发表。我们非常感动。几年来我们编辑的每一份真相资料发往明慧网,都得到明慧同修的默默修正与补充。在此感谢明慧同修。

曾有同修提出编辑《明慧周报》本地版,我也觉的周报很好,但周报每周都要出,时间紧,一时很难找到那么多本地真相材料,编辑压力大。因为有这些人心,就一直没有做。师尊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有弟子问“大陆有些大城市还没有当地的真相资料。比如当地的《明慧周报》和真相小册子。这种情况是我们帮大陆同修做出他们当地的真相资料,还是等大陆同修自己来做?

“师:其实哪,国外这边人手很有限。要是把大陆几百个城市全包起来做真相资料,你真做不过来。这事还得协调好。”

学到这段法对我触动很大。明慧同修在百忙中,还想着要为大陆各地编辑周报,心系众生,相比之下看到自己境界的差距。于是,我立即分别编辑出一期本省和本地区的《明慧周报》发往明慧网,立即收到明慧同修的回复:你地区周报已接近四年没有出现了,看到有新的材料上传,我们很高兴……。我看到同修的信很受鼓舞,意识到编辑《明慧周报》地方版对救度本地民众的意义及内涵是深远的。同时也认识到海内外同修都是一个整体,齐心协力救人,编辑地方真相资料就是在圆容这个整体。

随着心性和编辑能力的提高,我们做的本地区的真相资料丰富起来。一次我地区一同修在外地遭绑架,在营救时,接触到了当地同修,当地很缺技术人员,问我们能否帮他们做一下真相资料。一协调人找到我,我立即承担下来。现在这个地区的同修已掌握了编辑技术,开始自己做真相资料。通过这件事,我在网上搜索发现本省大多数地区还没有本地真相资料,而有些地区迫害很严重,网上也发表了很多迫害资料;但要帮这么多地区做一时也做不过来,而在当前救人紧迫的情况下,没有本地真相资料,对当地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会造成一定困难,于是我就开始做以本省命名的真相资料,这样各地、市、县都可以用。师尊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发表后,我发现,本省很多市、县已经都开始做本地区真相资料了。

我地一位同修去了另一个省会城市工作,了解到当地真相资料少之又少,我和同修编辑了一期当地特刊。这位同修与当地同修交流了编辑本地区真相资料的重要性,当地一位同修主动提出来做并很快编辑了一期真相资料,我看后帮助修改后,他发往明慧第二天就发表了。那位同修说:“很感动,也很惭愧。”当地真相资料持续的做起来了。

一份好的真相资料的作用是巨大的

二零零七年二月,明慧网发表了一本小册子《给有缘人的一封信》,很受同修欢迎。有同修建议把这份小册子修改成传单,既便于发放,也便于邮寄。我就把它编辑成单张,在本地区广泛流传,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同修反映这份真相资料语言平和、亲切,一张A4纸包含的真相信息全面,一层层述来,一点点道出,从预言、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讲到天安门伪火、法轮功真相、全世界大法开传,道理简明清晰,没有过激的词汇,让人能感受到很大的善意,使人容易接受。

一位同修的邻居是个老党员,受邪党毒害很深,这位同修多次跟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都不听,同修已对他失去信心。一次这位邻居从上海回来,同修正好有一张《给有缘人的一封信》,就随手给了他,说你看看这封信吧。不料第二天这位邻居交给同修一份退党声明,同修拿来让我上网发表。这份声明写的很认真,足足写了两张纸,是明白了真相后发出的声音。这件事在学法小组上通过交流,给同修们很大的启发。所以说一份好的真相资料的作用是巨大的,对世人来说确实是一封救命的信。这封信成了我们地区保留的基本真相资料,经过更新几年来同修一直坚持在发。

一次揭露本地区的一个监狱黑窝。编辑时,我们收集了监狱头目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量材料。该头目靠迫害法轮功起家,其迫害学员的手段极其邪恶。我们编辑制作了不干胶、真相信,收集到了该头目的照片、警号、手机号等,曝光了其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罪行。在编辑过程中,我和另一负责编辑的同修身体都受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很大干扰,过程中我们坚定的正念解体干扰,编辑好了这份真相资料。本地同修整体大规模贴不干胶的那夜,深夜天空打了一个巨雷,雷声把一些人从梦中惊醒,我们知道另外空间邪恶在解体。同修又配合大量发真相信,狱警说“恨不得人手一册” ,监狱里的迫害气焰收敛多了。

圆容整体共同精進

编辑真相资料并不是个别人的事情,而是需要同修们的配合,编好的真相资料,发往明慧网,这样既可以确保质量,又方便本地同修大量制作。在这方面,我的体会主要有如下三点。

第一、做编辑工作一个人也行,但最好能有几个同修参与。从二零零六年下半年起,我们收集专项资料,在这过程中参与的同修逐渐形成了一个整体,几年来坚持在一起学法,在法上交流,共同做三件事,虽然人员有些变动,但这种形式没变,一直坚持走到今天。我们这个小组有写作能力较强的同修、有“七•二零”前跟过班的老辅导员等等,大家在一起整理历史资料,写揭露邪恶文章,写修炼中的小故事,帮助同修改稿;在编辑中提方案、写稿、审稿、文字校正等,互相配合,放下自我去圆容。

同修遇到矛盾、魔难,大家在法上交流,提醒对方漏在哪里,在法中提高。我们在修炼中经常还会反映出人心来,时常出现矛盾、争论,但从不回避它,在集体学法时大家敞开心扉,彼此向内找,最后都能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矛盾中各自心性都得到提高。我就在这个环境中修去了很多人心,容量在扩大,矛盾面前找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宽容对待同修。用纯净的心态做事,在编辑中我们一步步走向成熟。

第二、编辑真相资料不能闭门造车,需要多听取发放资料同修的建议。长期在外发真相资料和讲真相的同修很了解世人需要什么,经常提议哪篇文章好,哪篇文章有针对性……,我都一一接受采用。我们把大法在世界洪传、本地区迫害情况、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故事等作为主要内容,同时再加上人心因果、三退大潮近况和为什么要三退等内容,使真相资料内容丰富、题材新颖、图文并茂。看了神韵演出的光碟深受启发,我们编辑真相时力求图案和文章标题色泽鲜艳,资料整体效果要使人感觉眼前一亮。这样在同修的圆容下,资料选材比较丰富多彩,很受本地区同修认可,世人的欢迎。

第三、在采取必要安全措施的前提下,适当参与当地的协调工作。几年来,无论是做资料还是编辑资料,我只是和部份同修合作。二零零八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本地一位协调人家中,无意听她问一位搞技术同修,能不能编辑本地区真相信,那位同修说,没做过。我在一边接过来说,我可以编。协调同修说目前营救被关押的同修、揭露邪恶,需要大量发真相信,需要编辑具有针对性的、具体揭露本地区迫害的真相资料。通过编辑这些真相资料,我就参与到本地区整体协调中。我悟到修炼人所碰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同时也有自己要修的因素在里面。

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最主要的是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特别是要写出本地区的人和事来,因为就发生在身边,读者比较关注,会感到真实,也容易接受。“七•二零”后这方面的例子很少。我们就找得法早的同修回忆“七•二零”前的修炼故事,听他们讲,然后请他们写成文,有同修觉的动笔难,我就告诉他:你怎么说就怎么写,不考虑文笔,尽量把事情说详细,不怕啰嗦。这样同修就没有顾虑的写出来,然后由有文字能力的同修修改。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收集了上百篇文章,包括“七•二零”前大法在本地区洪传的珍贵历史资料。

揭露本地邪恶迫害是我们编辑本地真相资料的重点,收集这方面资料多数是在明慧网上搜索同修发表的文章,本地区迫害比较严重,但揭露文章少。如:有个黑窝迫害过上千人次大法弟子,但在网上收集的被迫害学员名单才一百多。协调人组织各区协调同修专题讨论这个问题,大家在一起学法,在法上交流,提高认识,使我们地区在揭露上有了很大突破。现在拿笔写揭露邪恶材料的同修越来越多。

在明慧网上一些揭露本地迫害报道中,时间、地点、责任人及参与单位等相关信息不详细,这样的材料拿去讲真相很难达到最佳的效果,这就需要找同修落实具体情况。我和组稿同修经常找其他同修交流,鼓励遭迫害的同修把经历写出来。例如:一位曾是公务员的同修,“七•二零”前是单位公认的好人。迫害发生后,这位同修很早走出来证实法,先后被非法劳教、判重刑,在监狱里被迫害的很严重。他结束了监狱的非法关押后,我们主动找他交流,让他把迫害的经历揭露出来。他当时有些顾虑,多次交流后他写出了八千多字的揭露材料,明慧发表了,《明慧周报》也选用了,我们也把它编進本地区真相传单中,对当地民众讲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这位同修也深深体悟到:写的过程就是清理邪恶的过程,也是归正自己的过程。

为使本地真相资料真实、生动、丰富,需要做大量的收集材料工作。在与同修接触中,我们不是为收集资料而收集资料,而是相互促進共同精進。收集资料过程中各种状态都有,遇到不愿写的同修,和他在法上交流,启发他的善念,清除了同修之间的间隔因素,最后都动笔写稿了。一次在收集专项历史资料的过程中,一些老学员、老辅导员和站长曾走过弯路,包袱重,较消沉,但通过在一起学法交流,回忆跟随师尊的日子,谈大法在本地区洪传盛况,同修们感受很深,触动很大,常常泪流满面,认识到要珍惜这万古机缘,感恩师尊无限的慈悲,使这些同修从消沉状态中走了出来,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精進实修。

我们有时到学法小组去采访同修,听他们讲做三件事中的体会,讲大法救人的感人故事,最后鼓励同修写出来,实在不能写的我们就当场记述下来,然后整理成文,发往明慧,在当地讲清真相中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编辑过程中修自己

这些年来,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有许多地方没有做好,没有尽力去做,没有达到新宇宙的标准,还不能放下自我,修出无私无我的境界;对待同修爱抱怨,有怨恨心,没有修出慈悲心,当矛盾以另一种方式出现的时候,常常先用人心去对待,绕个圈才回头找自己。没有做到实修。

随着接触的同修面广了,经常和本地区协调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但因为自己人心重,感觉同修中矛盾很复杂,自己很难溶進去,一度产生退出的想法。一次在营救一对夫妇同修时,我配合编辑了一份真相传单和不干胶,在明慧网上发表了,那片同修准备大量散发。我自己感觉良好,生出了欢喜心。在协调会上,突然有位同修问这资料是谁做的?提出了很多问题,并说资料不该把这家孩子的照片登在上面,现在孩子很反感,不愿上学,这资料不能发,全都收回来烧掉。我当时一下懵了,感到很尴尬,坐在那里发呆,一直在想错在哪里。在交流中,当一同修提出我们本地区对揭露邪恶做的不好时,这时我人心起来了,马上站起来激动的说:我很赞同这种说法,这份真相资料上揭露邪恶的并没有错,孩子不懂揭露的意义,大人可以告诉他。这时一位知道是我做的协调人说:没说不该揭露,是说没替别人考虑,这种事应该先商量再做。当时我感到他说话的语气很重,我回家后心里很不是味,心中忿忿不平,也知道要向内找,但找来找去总找到别人的种种不是,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当我静下心来学法,看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碟,经过痛苦反思才悟到:矛盾出现,不在问题的表面谁对谁错,而是要去掉我的执著不放的各种心。在做编辑资料上我经常独断专行,不找同修商量,有颗在学员之上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一遇到矛盾我为什么总是心烦意乱,是触动了我那颗很强的自尊心;这些心虽然知道要去,但总是反反复复,观念上不转变,不能从根子上去掉它。同时悟到:我参与协调是师尊的苦心安排,在这个环境中修去人心,在法中归正自己,我却死抱着旧宇宙的理不放,在矛盾中不向内修,专看别人,听不進不同的意见,说到底还是一颗证实自己的心。悟到后我很惭愧,修了这些年,根本的问题是没有修自己,不能达到师尊对我的要求。这时我马上感到一身轻,再看同修就没有那么多心了,同修反映出来的是给我看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在自己身上反映的更突出。矛盾面前想自己,做事当中想对方。自己应该扩大容量,宽容对待同修,设身处地的去为别人着想,在放下自我中去圆容整体。

随着心性的提高,我对同修的容量也在扩大,在后来的具体项目中,我把整体放在首位,有事大家在一起商量,相互配合,在整体中提高。一年多来我配合整体做不干胶、真相信、真相传单。同修的意见虚心采纳,一次不干胶做好后我征求同修的意见,为了收到一个好的效果,各区协调人都提出各自不同的想法,我综合了同修的想法做出三种不同的不干胶,供同修选择。在这条修炼路上,我更加意识到了自己的历史责任,也更加明确了向内找的重要性。

编好真相资料 救度众生

从二零零三年以来,总的来说我走的比较平稳。我悟到只要走师尊安排的路,做三件事就会顺利,正念足,就会少走弯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真相资料的编辑质量需要我们不断的提高。我们地区黑窝还比较猖獗,我们还要继续揭露。目前我地区受迫害学员中,还有很大一部份没有走出来揭露,而揭露的材料中有些没有提供有力的证据。这些不足,反映出整体上的不足,在法的认识上还要提高。

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有弟子问:“我们发现‘揭露当地邪恶’的真相资料力度不够,是有些地方被严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资料中普遍没有写明恶人的家庭成员、特别是子女的相关信息,这样恶人感觉不到舆论压力、有的还更加疯狂。这样的教训不少。不知这个认识对否?

“师: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些可以在明慧网上报道,叫学员把邪恶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报道出来,叫当地学员大力揭露这些坏人。这些是明慧要协助的,也把有些地区没这样做或做的不足告诉学员。”

师尊的讲法给我们揭示了前進的方向。“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要有这个意愿,师尊一切都有安排。至此,我更加领悟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的汇报就到这里。此生有幸得法,能得到师尊的救度,能成为师尊的大法弟子,能在正法时期助师在世间正法,自己感到无上的殊荣!只有坚定实修,用心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才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

以上是个人层次所在的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