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犹大李树森已沦为邪恶的帮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李树森,山东淄博人,现居住在济南,大约三十七、八岁。早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前,在山东艺术学院读本科时开始学法。但其多年来在大法弟子中搞破坏,直至今日彻底沦为恶党的帮凶。经过多位熟悉他的同修总结其恶劣行径如下,将其真实面目揭露出来,以期引起被他迷惑、对其崇拜的同修的警醒,减少对个人修炼和整体环境造成的损失。

为邪恶抹粉换取减刑

李树森于二零零一年因传播大法真相被判刑十一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其于二零零七年出狱,也就是刑期刚刚过半就出来了。在中共邪党的监狱里,所谓“改造好”的才能有减刑一半刑期的“奖励”。他在监狱里拥有手机,能向外打电话,甚至还有一台自己的电脑,有专门的工作间,供他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做一些动画、短片之类的为黑监狱涂脂抹粉,因此很得包括监狱长齐晓光之流的“器重”。齐晓光曾带着李树森制作的歌颂黑监狱“春风化雨”、“教育、感化、挽救”谎言的电视片到司法部汇报,被司法部树为典型大大风光了一番。而实际上是,中共的监狱从来都是强权独断、打击异己、盘剥劳动力的工具,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为目地酷刑毒打、长期剥夺睡眠、剥夺大小便权利、野蛮灌食、注射破坏神经药物的摧残被广泛而长期的运用到各个监狱中。为了应付国际正义力量的压力,邪党对外谎称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教育、感化、挽救”等鬼话,李树森对黑窝的涂脂抹粉正好被利用,替魔鬼掩盖罪行。也就是说,当真修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受到毒打、野蛮灌食、注射毒针、繁重奴役等严重迫害的同时,李树森不但放弃了修炼,甚至走上了一条与魔鬼做交易的可耻之路,换取早日减刑出狱。

严重违反“不二法门”

李树森得意的鼓吹自己在监狱时受到了什么“启示”而突然明白了《周易》的“真谛”。出狱后,李树森声称开始全力写书,解释《周易》,并说要出版。后来没出版,自己在家里印了卖,卖不出去就强送,再变相的向人要“成本钱”。后来又说打算到国外出版,还要在大法网站上连载。再后来说他要凭此书以“特殊人才”身份办移民去美国云云。而且他暗示别人,在同修中抬高自己。当有同修指出他这样投入的研究周易,下的功夫比学法还大,还跑到周文王的坟墓前磕头留影的,是不是牵扯不二法门的问题,他不以为然。

挥霍同修钱财

李树森出狱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干过正儿八经的工作。先是说写书,后来说要开公司,其实都是为了从同修中骗取钱财的借口。凡是他认识的同修,几乎都被他骗过钱。他利用同修的善良开口要钱,从来没有借条,无限期的拖延,最后不了了之。初步估计至少有十几万资金被他占用。有个流离失所的同修曾拿出数万元支持他开公司,后来不但被他挥霍殆尽,连人家应得的工资也不兑现,最后那同修伤心的离开了济南。而他自己不挣钱却花钱大手大脚,甚至买车开着到处跑。这都是欠的大法弟子的血汗钱,真正的修炼人是决不会这样做的。

私生活严重败坏

李树森在监狱时骗取了一个因为受贿被关押的常人法官的信任,那位法官委托他出狱后帮他照顾妻子和儿子,并可以免费住他的二层别墅。李树森出狱后不但免费住着法官的别墅,还很快就与法官的妻子关系暧昧。法官的妻子在一所中学任声乐教师,人长的漂亮,唱歌也好,却被不名一文的李树森的花言巧语所迷惑,可见其骗术非同一般。到法官出狱后,面对的是鸠占鹊巢,娇妻爱子与之分道扬镳的惨景,情何以堪!当时有了解情况的同修与法官长谈,指出李树森的所作所为已不是大法弟子时,法官悲苦的说:要不是看到你们的表现,我还以为你们师父就教这样的徒弟呢!

李树森多年与那女子非法同居,直到二零一一年想办移民时,为了好拿签证才去领了个结婚证。李树森觉得这个事情也不是很光彩,所以他也从不向后来认识的人讲这段经过。而以前知道他底细的同修也耻于谈论这种事,所以知道他这段劣迹的同修不是很多。甚至当崇拜他的同修听到这事时都不愿意相信,可见他的伪装术害人不浅。

借移民之名陷害同修

二零一一年开始,李树森张罗着移民,还鼓动更多同修都出去,说外面的项目需要大量人才。所以他联系的目标基本上是有电脑、艺术、语言方面有特长,而且有一定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同修。本地外地的都有,大多数是以家庭为单位。当时有同修很奇怪他是从监狱出来的,公安局有记录,而且没有工作和房产,怎么能拿到护照和办理签证手续的?他说去办护照一点儿困难也没有,房产和银行存款证明都是伪造的,还鼓励同修也跟他学。为打消同修顾虑,他说国外有接应的,和他联系的就是神韵的女主持人周同修。他还拿他去香港参加“七一”退党大游行的照片给大家看,还说香港的大法学会负责人简同修与他相谈甚欢等等。其实跳出来想一想,他之所以鼓吹自己与海外同修关系如何,完全是为了抬高自己,迷惑学法不实的同修。按照正常情况,他不可能随便想出关就出关,想在国外的公开场合高调露面就高调露面,而且回来后还能随意的在同修中窜来窜去。只有特务才能有这种“特权”。也就是说他的整个组织活动是在特务机构的布置和操纵下进行的。所以后来这一帮同修在机场全部被绑架,继而遭到严重迫害。但由于对他的真面目认识不清,所以很少有对这个事件的揭露,邪恶趁机才能在背后下狠手迫害。

而他一家没被抓的原因看似偶然,实则更露了马脚。他们一家没有和那一帮同修一起去飞机场,所以没被抓。据后来有同修提出质疑,他解释说去广州办最后的手续时所有的证件一下子全丢了,所以不能和同修一起上飞机了。又说后来有个出租车司机捡到了他们的证件都送回来了。大家想想这么严肃的事能象他说的儿戏一般吗?可惜就是有同修看不透他,有位在济南教育学院做英语教师的于同修也在机场被绑架,回来后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一段时间之后,好在工作没丢,还能回去工作。过了不久,李树森又说第二次组织出国,于同修辞了工作继续跟随他,再一次被绑架,后被关在北京劳教所,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而他自己却一直没事。有崇拜他的同修糊涂的认为他正念强,有师父保护。理智的想一下,他从始至终都在说谎,欺骗学法不实、不理智的同修人心泛起,不是按照师父的安排扎扎实实的修炼和救人,而是糊弄事儿,恨不得让所有的修炼人都被带动起来,都被邪恶的警察盯上,出的事越大越好,抓的人越多越好,特务不就是要达到这个目地吗?

彻底沦为邪恶帮凶

如果说李树森以前为邪恶干事还有点遮遮掩掩,现在已经把遮羞布都拽下来了,直接常驻济南洗脑班做帮教,欺骗大法弟子。李树森已将自己身心完全出卖给了魔鬼,他所挣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鲜血。他用擅长的伪善和花言巧语迷惑修炼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弥天大罪。

以上都是了解他的同修汇总的事实。已经隐忍了多年,目地就是希望他能改好,从新走回来。但目前看他已在罪恶的漩涡里陷的越来越深,再不给他曝光,就是放任邪恶,就是对其他同修和济南整体环境的不负责任。因此,我们怀着沉重而严肃的心情,希望哪怕有一丝可能,也要惊醒他,告诉他:如果你还想有未来,立即停止你的一切罪恶言行,并完完全全把自己多年来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曝光,并加倍弥补给同修和大法带来的损失。否则,剩下赎罪的机会越来越小了,恶报加身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