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都不忘记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

得法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在修炼的路上我也遇到了许许多多的考验,有的关过的好,有的关过的不好,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

修炼前我身体不好,患有心脏病,类风湿,等多种疾病,每天靠吃药和针剂维持上半天的班。记得有一天,同事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让我看,我看后说非常好,她说还有别的书,我说那你拿来我看看吧,于是她就把《法轮功(修订本)》和一本修炼故事也给我拿来了,看了《法轮功(修订本)》以后,我说还有炼功呐,这打坐我可打不了,我站着坐不下去,坐下去起不来,这可炼不了,同事却说公园有教功的,就半小时,你去试试看,能行的。就这样一个周日,由孩子搀扶陪同我来到了公园,当时学完感觉还不错,可是心里总是怕,怕自己一个人来没人扶着起不来,所以一直就是让孩子跟着,每周日才去一次学功。这样一段时间之后,渐渐的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有一天孩子说要开学了,不能陪我一起去了,这功这么好,以后让我每天都要坚持去公园炼功。这样我从一九九六年九月一日开始正式每天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后提高很快,无论在单位里还是在家里遇上不顺心的事也不急不恼了,处处为别人着想,心性提高了,身体上的变化也就大了,在炼功点炼功从打坐十几分钟到二十几分钟,到一九九六年底时,我可以双盘一小时了。以前出门我从家走到车站别人用五分钟我就要用十几分钟都很费劲,很发怵走路,炼功以后也不怵走路了,有一次我去公园炼功,炼完功因为下雪不好坐车我就从公园走回了家,有六、七站地呢。那时我无论到哪,都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身体的变化洪法,亲戚朋友也看到了我的变化,有的也得法修炼了。

与家人讲清真相很重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心里非常难受,我想怎样才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呢?于是我就开始给政府写信。后来同修拿来很多文章,我看写的特别好,说出了我心里想说的话,我们就开始找复印点复印,然后到街上发,让老百姓都知道政府是错的,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师父是被冤枉的。二零零零年我给丈夫写了一张纸条,然后就和同修们一起去了天安门证实法,刚坐下打坐就被警察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就把我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的变化跟他们讲,他们问我叫什么,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大法是被冤枉的,还大法和我师父的清白。他们看我们都不说姓名就把我们放了。

回到家后,丈夫跟我急了,他说“你跟共产党讲不出理,胳膊拧不过大腿”等等一套话。我也很急的跟他说:你别说了,修炼的路我走定了,就是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炼了,我也要炼下去。后来他看我天天往外跑去发真相资料,就更急了,都骂起来了,这时我想我不能急,要先对他把真相讲明,他才能支持我,于是我就等他冷静以后,从我修炼前后身体的变化开始讲起,还有我们中国经历的多次运动都是错的这些事实都说了一遍……慢慢的他也听進去了,后来就不管我了,再后来他还帮我做真相资料了。

二零零一年我被迫流离失所,在这期间我也接触了一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做着讲真相的事,由于那时起了做事的心,也不够成熟,被邪恶钻了空子,很多同修被抓,我们全家也都被抓,孩子被非法拘留,丈夫被非法劳教二年,我也被非法判刑三年。

不法人员们问我都跟谁联系,我并不配合,他们又诈说其实你不说我们也知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录像都给你录了,照片也都照了,你说那女的是谁?我还是不配合,我说科技越发达越能造假,照片能说明我犯罪吗?不能。他们气急败坏的跟我说信不信把你孩子抓来当着你面揍他一顿,这时我很平和的对他们说:你们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样做对你们不好,人做事天在看。他听后只说了声回去吧,我们也不问了。然后就走了。

二零零七年我回到了家中,刚回来时我心里也有些怕,怕再次受到迫害,怕亲人再次受到伤害。以前别的同修说我有情,有怕心,我还不承认,总认为自己什么都不怕了,情也放的很淡了。这次被迫害后,我才知道我的情有多重,怕心有多大。这次回来丈夫更害怕了,他对我说他为了我,很好的一份工作没有了,问我知道他受到多大的伤害吗?再出事他非疯了不可,家也就没了。可我深知自己与同修落下的距离,要跟上正法進程,这才是救他,救我们这个家。这就需要用心学法,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我想首先要跟丈夫讲明真相,得到他的理解和支持,以后的事情就好做多了,我就又把我修炼前后的身体状况做了对比,并且跟他说了我被迫害的经历,让他知道了共产党有多邪恶卑鄙,我说:你一个不炼功的人都被迫害成这样,我要不是在师父的保护下能活着出来吗?后来他也知道我离不开大法,而我也把家务承担下来,照顾好家庭。慢慢的他也就不管我了,再后来同修来我家他也不厌烦了。

去掉怕心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提供我们附近几个同修资料。可是由于怕心和有求之心,急于把这几年耽误的时间补上,结果二零一零年又一次被非法抄家,关進了看守所,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又一次被迫害。我想,虽说法也没少学,但没用心去学,而且当面对邪恶的迫害和干扰时,把它看成了是人对人的迫害,而对师父的讲法和呵护,从根子上不重视,基点没在法上,信师信法的成度打了折扣,再加上做资料时还出现过一些邪念,想到自己是他们监视的对像,不知什么时候警察和居委会的人就要来了,可别让他们碰上,就这一念就会招来邪恶啊!

在看守所,我反复的回想师父在《怕啥》中告诉我们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师父还说“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1],师父在《精進要旨》里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就这样在不断学法和向内找的过程中我的怕心越来越少了。

在哪里都不忘记讲真相救人

出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就把这次出事当成是修炼环境的改变,不能耽误了救人。我就开始在看守所跟警察和犯人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预审把我叫出去问话,问我资料哪来的等一些事情,我就说: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了里边的内容没有。他说不都是你们法轮功的东西吗?我说,那我们说的对不对,犯不犯法?他说:唉!没办法,干我们这行的也希望你能理解,并又问我你看过“潜伏”吗?我说:看过,你就是“潜伏”中的一份子吧,对不起开玩笑。我又说:你看你在外边,我在里边,你还没有我自由呢。他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说因为我的心是自由的,我就永远是自由的,而你自己都做不了自己的主,要听共产党的,你明知我们没有犯法是好人,但是你认为没办法,说了不算。我希望你不要给我做任何笔录,这样做对你不好,也希望你不要成为共产党利用的工具。我又跟他讲了苏联解体后跟随共产党的下场。我说其实你是有选择的,就看你愿不愿意,他也跟我说了许多他的无奈,我们谈了近两个小时。最后他说:我不想捕你了,但是劳教得走。我说:那你也是犯了罪的,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做。

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先转到了拘留所,我刚一進监室,里面的人问我因为什么進来的,我说:因为炼法轮功。她们呼拉一下子把我给围住了,问我法轮功的事,还有的都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我的眼泪流了下来,那些不知道大法的人一般都是年龄较小的。十几年过去了,迫害变成地下迫害了,年纪小的不知道,所以我们同修要把这块重视起来,我也更加知道了我们讲真相的重要性,于是我就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全监室的人都明白了真相三退了。

第二天负责女监室的警察找我谈话,问我身体情况,我就把我炼功前后的身体变化说了,还讲了真相,她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特别善,又问我:你还炼功吗?这里可不允许炼功。我说:炼,走到哪我也得炼呀。然后她又说:那我让监控室的人别管你了(因她是黑窝科长)。我说:好!谢谢。有一次这个科长想骗我,说:我想让你跟法轮功的人在一起,你们好有的说。我刚要高兴,一想不能高兴,是否还有下文。接着她又说把号服穿上、也别炼功了,你们就多聊聊天。我笑着说:谢谢你,我不想去,我跟她们更有的说(指那些被关押的人)。我心想如果我们不在一起、分头讲真相不是救人更多吗。想法正确了结果也就没给我调走。

从那以后,她就隔些日子调我到别的监室去,说:你到某某号跟谁谁聊聊去,于是我到哪号就在哪号讲真相劝三退,还教她们唱“法轮大法好”和“为你而来”等歌曲。后来有的人说唱完这歌真舒服,还有的说我睡不着觉唱着唱着“法轮大法好”就睡着了。还有一个人她说她出过车祸身体里打了钢板不能往右侧躺着,唱完“法轮大法好”的歌能往右侧躺了,真神了!后来進来新人她也跟人说法轮大法怎么好。还说出去后再也不做犯法的事了。再以后“法轮大法好”的歌就是我们每天必唱的歌了。

时刻要有正念

一个多月后我被送劳教所,我一路发着正念,彻底清除警察和劳教所人员对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迫害,到了劳教所要体检,我就求师父加持,冲着警察和劳教所的医生还有医疗设备发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它们不要配合邪恶,要配合大法弟子,这时检查结果出来说我身体“不合格”拒收,回到拘留所第二天他们又带我去医院检查,还找了熟人,我还是求师父加持,对警察、医院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因素,检查结果还是身体“不合格”。那警察对我说这回过几天你就能回家了,可能是我起了欢喜心,很长时间没放我走并且说上边没批。这时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忽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一句话“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我想我回来后号里的人问我,呀!您回来了,我高兴的说:回来了,去了四个人就我一人回来了,这不就是潜意识中的那种显示心和欢喜心出来了吗,自己还没有觉察到。我想修炼是严肃的,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了“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于是我赶紧纠正自己还要多发正念。号里人问我没批那怎么办呀?我说:没事放心吧,是因为我有时没做好,可能还有我要救度的人,再说了我们也不用它们批准我们回家呀,它们不配。

就这样没几天,我就在师父的加持下回到了家,又汇入到了集体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

十几年的修炼过程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今后我一定要认认真真的学法,扎扎实实的提高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救众生,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一点修炼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走出死关》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