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时间就象飞一样。我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得法到现在,眨眼四年过去了。虽然无法和勇猛精進得法十多年的老弟子相比,我作为大陆的大法弟子,再忙也要好好珍惜明慧为我们提供的这一特殊的交流平台,每次听、看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就想起师父的全体大法弟子达到一种无脉无穴的状态,一亿多的大法徒都在比学比修,共同提高,另外空间一定是无比殊胜美好。下面我向大家汇报一下我四年来的修炼情况,不妥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洪法 俩俩相继为法来

二零零八年,我得法了。四十岁的我,终于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修炼路上,慈悲的师父点悟我,让我看到自己从另外空间下走的过程,我在人世间轮回转生的几生几世,曾贵为欧洲公主,也曾轮回为佣人,曾享尽世间荣华,也尝尽人世辛酸,一生苦苦求索,终于明白了生命的真意,在这大法开传的时候有缘修大法,我成了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我开始向身边的朋友同事讲真相洪法,我是一名教师,由于受邪党的高压迫害,身边的同事一提大法吓的对我敬而远之,好朋友也不例外。得法晚的我,每天抓紧一切时间看大法书,并把书中悟到的法和理讲给身边一有缘的同事听,足有一年时间,终于有一天,她问我:“你每天晚上干什么?”我说看一本书。她一听,大叫一声:“你那么聪明,天天看一本书,天书呀!”我笑答:“对,是天书,万金不换。我可以借你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字不漏,连看三遍。不看就要还我。”没想到同事一晚上就看到第六讲,从此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她也讲真相洪法,又進来一个大法弟子,学校好多同事三退了。

我们这里大法弟子太少,师父看我有救人的愿望就帮了我。一年后我调离原学校,和我一同调离的同事,经我洪法也得法了,不仅给亲朋好友三退,且现在她的姐姐、姐夫也得法了。我们各去了一所学校,大家都尽力做好三件事。我到现在的学校两年,现在共有五位大法弟子,看过大法书的有三人,连校长也看过一遍《转法轮》。大家都知大法好,大部份都三退了。

四年来,身边的好友、原来做生意的伙伴、客户,也有不少看过《转法轮》的,因此又走進四个大法弟子,他们得法半年后,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现在我们的学法小组由一组变成了两组,家庭资料点也从一朵小花,又开了一朵小花,同修都各自走在精進实修的路上,都在努力做好三件事。

二、面对学生讲真相

我是一名教师,学生成了我讲真相的主要对像。感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调到新学校后,我成了全校唯一的音乐美术专职教师,就这样我把讲真相溶到了我的教学中。

首先,我要把真、善、忍好装進每一个学生的心田,每节课我利用五至七分钟讲故事,包括传统故事,让学生懂得善恶必报的天理,我曾经这样问我的学生,如果有人说“真、善、忍”不好,你会不会跟他们一样,不分是非?学生整齐划一的大声回答:“不会!”其次,破除学生无神论思想。我告诉学生,利用现代科技克隆,基因遗传、物种的多样性证明猴子变人是谬论。讲万物有灵,《转法轮》中植物的通感功能系列实验,看“水知道答案”实验报告,“未解之谜”启迪学生思考。再有,说誓言必报的故事,如“秦琼与罗成”的誓言,告诉学生生命可贵,一定要珍惜。不可以把生命献给任何人和组织。我还给学生们讲佛典故事《九色鹿》、讲《大雁湖》的传说,讲大法真相,自焚伪案疑点。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我所教的班级除个别班级分组退,其余班级都是集体三退。

现在无论是大中小学生,只要与我有缘,我都可以用师父所赐予我的智慧找到对方的执著,有针对性的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时间关系,我外出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还是很少,我争取每周利用一天晚上到我原来教过的学生家讲真相,现已讲了三家,一家退了妈妈、读中学的孩子还加上来玩的同学;两家明白真相的父母退了;一位大学生要了破网软件,表示要好好了解再决定。有两星期因周末做其他证实大法的事没能做到坚持讲真相,想到而做不到,心里很难过。

三、坚持参加集体学法,比学比修再精進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我非常珍惜集体学法的机会,四年来除外出学习和出远门的四五个星期未参加集体学法外,过年前一天我们学法小组照常進行集体学法,就是提供场地的同修有事,其他同修拿钥匙照常学法,从不间断。

在这个集体中每个同修都受益匪浅,几乎每次学法交流都能看到同修的提高。遵从师父的话:“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在此仅举两例:

第五套功法一小时的静功,我总是在四十分钟到一小时之间来回转,偶尔一天一小时,又放松两天,还顺着自己的执著找理由,消去一块业了,又上来一块,过两天再消一块。两月前的一天,学完法和同修交流,同修说一新同修:学法炼功这个她能做好。我一听真是汗颜,原来同修早就坚持三点五十分参加全球大法弟子统一炼功,静功双盘一小时。该同修在我后得法一年,刚得法时单盘还翘的老高,和我比差远了。现在是我差远去了,对照一下自己,每次集体学法,该同修都是一字不错,背法两遍抄法两遍(抄的法一个问题偶尔有个掉字,一一对照改正),胆小不敢出门的她突破怕心,背着师父的法一人出去发真相资料,面对面送神韵光盘。同样抄法我不但掉字还掉句,缺乏耐心,背一遍抄一遍就不想再来。从那天开始,我又从新抄法背法了,现在背到第二讲,法抄到第六讲,多数时间都能坚持参加三点五十集体炼功,一小时的静功也可以达到了。

另一件事是面对面发神韵光盘,今年的神韵是一流的演出配上了一流的包装。我们大家在集体学法时几次在法上交流了对神韵的认识,做师父要的,形成整体,在面对面发放神韵光盘过程中迈出一大步,有同修常坐出租车发给司机和乘客,买东西发给商家,买菜时卖菜的买菜的都发(并且让接受的人及时收好,提醒他们珍惜、广传做好事)。做生意的在店里也向客户送,发的多的不生欢喜心,有了显示心会及时向内找修去这人心。及时在学法点上交流发放情况、效果、应注意的问题。保证学法炼功,常常抽时间静心看神韵。到现在我们两个学法小组发出的神韵光盘大概有两千左右了,在此代表我们两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感谢师尊给我们提供了这一整体提高、共同精進的机会。

四、在帮同修的过程中修出为他的心

师父慈悲,常常在梦中点悟我。这当中有我要过的关,也有同修的关难。我悟到这是我的责任,让我看到就是该我去做的,都不需要悟了,就只差我跑跑腿动动嘴,我一定得做好(开始就是这样简单的认识)。

一天中午刚发完正念,我一迷糊,看到一同修哭着来找我。于是我当天晚上就去找她,告诉她我看到她哭了,她说真神了,怎么让你看到了。(原来同修的母亲刚过世,正过亲情关,已经两星期末参加集体学法了)。当时她生意很忙。我让她忙完了周末一定要来找我,结果到了第二个周末她才来找我,她说她要来找我,总有一个声音在耳边讲,不能去,不能去,她说一定得来,都拖了一星期了,我说那是情魔、是旧势力想把我们间隔开。我们在法上交流,同修及时回到集体学法中来,很快过了亲情关,走在精進实修的路上,是学法小组发真相资料、发神韵光盘做的最好的一个同修。

开始帮同修时,由于我把帮同修当成责任,开始时,还觉的挺不错。一次一同修对我说,她遇到问题来找我时,感觉有点怕我,我总是噼里啪啦讲自己对法的认识。我对同修的话根本没在意。就这样在帮同修中长时间也没有修自己,更没修出对同修的慈悲心、为他的心。抱着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没有在法上提高自己。师父看我不悟,让一个我帮的最多的同修帮我过了这一关,同修家差钱买车我借,差高利息我也借(这期间每月我还还着十八万的房贷月利息八百加本金四百多每月共一千二百多元),自己不开店了,同修没工作我帮找。说好至少干三个月结果干了半月不到就不干了。事先答应的全不算数,一次一次跟她谈,她最后给我来一句,修炼路不同,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我只说了一句,不管你走什么路,一定要坚持学法。她说我会的。我回到家委曲的眼泪直流,当时真有一种把心掏出来,别人还嫌不够的感觉。站在师父法像面前,我大声责问自己,委曲什么,这么点小事你还过不去吗?帮别人别人就得感谢你吗?你是什么人?我一下被自己问住了,我不是大法弟子吗?这一关不是让我提高的吗?我一下笑出声来。擦掉眼泪,给师父磕头,谢谢师父苦心安排。坐下来找自己。我找到帮同修时很重的情,生怕同修掉队。

一次次迁就同修,在经济上帮同修,这其中还有自己的私心,想同修来我不用花过多的精力在店上,造成同修帮我们看店几進几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直到最后居然锁着店门学车去了,别的同修都说她连个常人还不如。这一切,我悟的太迟了,同修的这些常人心不都是我给帮出来的吗?导致店里的三个同修都被旧势力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开了四年的店门关了,同修经营了八年的生意一下没了,经济损失惨重,给同修及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悟到做到,心里敞亮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修炼路更宽了。不开店我钱财利益之心一下放淡了,不用每月再在经济账目上算来算去,我的钱任何时候都不少,今年全校就我调一级工资,连校长都说我福气好,修大法能不好吗?还有用在大法三件事上的时间更多了。帮同修时,我不再用自己的尺子去量别人,更多了一些宽容和慈悲。看到一个残疾同修的付出,更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同修因多次长时间遭受迫害,外出非常不便,走路都需要借物支撑,有同修在时还可以伸一只手帮她。而她单独外出为找回一个昔日同修来来去去十多公里,依然十次八次无怨无悔,每一次还把同修存在的问题一点点记在小本上。看着同修那艰难行進的每一步和那一颗纯净的无一丝丝杂念的、全是为他的心。我总忍不住眼中的泪,我也要象她一样,不论是帮同修还是讲真相,时时不忘保持自己一颗为他的心。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比起精進的大法弟子,我还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我会努力把每一颗人心都修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