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我地洪传的往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的,十几年来,在修炼的路上走得跌跌撞撞的,有时做的好,有时做不好。下面是我得法前后的一些经历与同修交流。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因身体不好,尤其生孩子后,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一身病,胆结石、心脏病、妇科病、耳鸣、尤其胆结石一犯痛的满头大汗,一夜睡不了觉,一年住两次医院,花了不少钱,给家也造成负担。曾炼了几种其它气功,听有气功办班就去,如在西安、长安、本地区参加过各种气功班,每次都十五至二十天,结业证也不少。正象师父《转法轮》里说的“有的人认为学的功很多了,这个功,那个功,结业证有那么一摞子,但是,他的功还是没有上去。”每读到这段法觉的师父就说我呢。

后来碰到一位邻居说她去看“法轮功”录像带,问我去不去。我毫不犹豫的说“去”。一开始看到录像上的师父,我惊奇的想这个气功师我见过,可能还听过他的课,因为以前听气功课多了,想不起来在哪见的,我就静静这么听完了最后六堂课,觉的老师讲的这么好,我以前听过好多气功课,却没有讲的这么明白、详细、这么好的道理,也明白了好多,我心想,终于找到明师了。

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清理了我以前所学所练的其它气功等,病根摘掉,一身病不治痊愈,无病一身轻。尤其胆结石,在我修炼不长时间一天半夜疼醒,越痛越厉害在床上打滚,我很明白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疼到天刚亮,忽然一点都不疼了,早上起来照常炼功,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从此胆再没疼过。

这么多年,我曾学了很多气功,包括常人各种锻炼都没解决根本问题,这么好的功法,我要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退休后我把老家租房的住客都退了,房子修了修,设了炼功点,准备要办洪法班,买了几十床被子和农村麦草,做了一百多个炼功坐垫,还办了二期洪法班,最少五天,星期日二百多人,每天最少七十人以上。尤其第二次是在“四•二五”以后办的,时间定下来都通知了。有人说,赶快退了,不能办了,听说上面很快就要取缔法轮功,不过还没正式通知,我们辅导员念很正,只剩两天时间,通知过的学员都要来,我们正念想有师父看着,谁敢破坏。结果五天班下来基本上顺利。中间停了几次电,队里有私人办的小工厂他们同意电源接在他电盘上,有时晚上停电,就借附近厂子发电机解决了问题,照常看录像学法炼功。

每逢星期天200多人,院子、楼上、屋里、门外街道都站满了人,过路人看到都停下来看,说这是什么功?有人说这会办的这么隆重,炼功时静静的没有一点杂音说话声,有人当时就跟上学。那真象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非常祥和。

开天目的学员看到炼功场都是红光,还看到从家里清理出去不好的东西。例如:婆婆一人在家住,经常招来巫婆给别人看病,弄的楼上房子晚上听到有人往下扔东西,婆婆想了很多办法,找人贴符、念经、压东西,都不起作用。办班期间师父把这都清理了,晚上再也没有声音了,家里环境都清理了。家里设了炼功点每天早上炼功,晚上学法,冬天生了打铁炉,不让学员炼功受冻,每天至少有二十多人,炼了一段时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受益,有的常年头疼、腿疼、胃疼、腰疼等,通过一段学法炼功,不治痊愈;有的婆媳不和闹矛盾不说话,炼功后家庭和睦,也说话了,互相帮做家务活;开天目的学员炼功时看到仙女排队飞,屋里是金的,被子、床上都是透明颜色好看的都发光,看到门上面写的大金字,有的看到房顶上面有一个大粗功柱……炼功点一直到邪恶开始迫害才被迫停了。

在我家第二次洪法时,家里电压低,为了不影响中途停电,就直接把电源接在门外的高压电线杆上(自做的接头板)。有一次,我提前上楼试机子,发现机子插头这边接触不好,孔大、很松,忘了拔电源,想把插头铜片捏紧插到孔里就好了,捏了半天不动,就放在嘴里用牙咬,正在这时我家亲戚电工上来,说他修。正说时看我没拔电源,那边还插在配电板上,有电,他这一说我手麻了一下,赶快甩掉了。他说那是高压电,你这样会出人命的,他说真有神管,太神了,高压电你都没事。从此以后他也炼功了。

有一次骑自行车去学法组,为了赶时间,从小路走,中途有个小坡上去经过铁路,上铁路的台阶高,休息一下准备过铁路,可上台阶时好象有人帮我提起了后轮,我很轻松的过了,我想这人真好,回头刚要说谢谢,抬头一看一个人也没有,知道是师父帮了我,我激动的在心里谢谢师父,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鼓励我精進修炼。

后来,我因修炼大法被中共迫害,从邪恶黑窝回家,丈夫、子女要求我不能与同修联系、接触,不能打电话,座机也拆了,不让有手机等,出门家人跟着。丈夫又把我送回老家跟了我三个多月,我跟他讲我得法前后的身体变化,神奇美好,使我无病一身轻,他明白后不再跟我,家务活他也多干了,我又能每天学法、炼功,又能投入到救度众生的洪流之中了。

现在的时间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我们要抓紧,我每周参加学法小组学法,与同修交流、切磋,不断升华,圆容整体,面对面讲真相三退,发资料等,不断去掉各种执著心。有时晚上发资料时,发正念不要让狗叫,一个村庄发完都不叫;又有一次天很黑,一進院子,把门口卧的狗脚踩了一下,把我绊倒,狗哼了一声,赶快跑了,也没叫,也没咬我。师父在身边保护弟子。

有时放资料有人,正念说你赶快走开,我要救人,那人就走了,面对面讲真相三退,有的高兴的退了,还一个劲说谢谢。我说谢我师父,我师父让我救你。也不起欢喜心。也有受邪党文化毒害深的,一开口给他讲,他就骂。这时我也不生气,只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没把这个人救了,心里很难过。

在最后的有限时间里走好、走正修炼的路,紧跟师父,兑现自己来时发的愿,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