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囧国:从“做好人怕啥”到“怕做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互联网造就了一大堆网络流行词,比如山寨、打酱油、雷人、周老虎、宅男宅女、囧等。单说这个“囧”(jiǒng),从网络发展到电影,更是兴起了一股囧热,以喜剧的“囧”态反映出了诸多悲催的现实问题,象毒奶粉、春运困难、小三现象、拖欠工资、民工讨债、乞丐诈骗、医院交钱才动手术、政府不管社会弃儿等等。

“囧”,成为了这个时代集体照的定格神态。三十年急功近利的经济发展,付出的代价实在是让人“囧”不甚“囧”。当年揭露非典而闻名的钟南山在2013年的中共“二会”上也不得不对这样的发展带来的“幸福之囧”发表一番感叹,“人最关键的需要一个是呼吸的空气,一个是吃的食物,一个是喝的水。这些都不安全,什么幸福感都没有。”

这还不是最“囧”的事情。道德滑坡,诚信危机,犹如釜底抽薪,造成生活在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度的芸芸众生们,居然“怕做好人”,可谓是让5000年文明之邦陷入了超前绝后的雷人之“囧”。

每次“老人倒地无人扶”,都会被作为道德滑坡的“标本”;“助人为祸”总能激起“好人难做”的嗟叹。小悦悦的悲剧,从画面上看那路过的十八个人,有人快步绕开,有人低头观望后离去,有人频频回望却终究掉头不顾。从他们行色匆匆上,我们看到了人们的“怕”,“怕做好人”,“怕惹是非”,“怕被人当作凶手”,“怕人不相信他是真的做好人”……

2012年5月,中国青年报社对7804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7.9%的人直言,在当下社会做好人的成本高。高成本是什么?主要有四:一是担心“被疑动机不纯”;二是往往要付出(金钱或受伤的)代价;三是会“被嘲笑,被认为太傻”;四是“做好人经常感到孤独,陷入自我怀疑”。如此高额的成本,自然使许多人在别人需要救助时,选择围观或避让,这就让人深感道德危机的迫近。

世道真是变了。人们普遍感受到,从1999年以来,中国的道德下滑是越来越快。而江泽民和中共也正是从1999年7月发动了对法轮功延续至今的残酷迫害。中国社会整体的道德下滑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在时间上仅仅是巧合吗?不是。二者有着密切的因果关系。

人们可能觉得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过是中共践踏人权无数案例中的一桩而已,与自己没什么关系。其实不然。中共抓捕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摧毁的却是真善忍信仰代表的传统价值观、支撑整个社会的核心道德。

表面上看,中共没有明确地攻击“真善忍”,但是,它采用的手段,从造谣诽谤,到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强制洗脑,株连政策,草菅人命,甚至活摘器官等等,都是在用“假恶暴”对待善良的民众,在社会的各个阶层放纵、鼓励和宣泄对“真善忍”的诋毁与背叛。更不要说重新挥舞起无神论的大棒,对社会造成的无穷后患。“为什么要做好人”成为网络讨论的热贴,是啊,说是“人的天性”,可是无神论把“天”都否定了,还让人们上哪里去寻找做好人的依据呢?可以说中共为了打击法轮功,铺天盖地大搞对有神信仰的诽谤,无异对社会精神价值体系的彻底扫荡,把亿万人拖入道德的迷茫之中。

我常常给人说起一个故事,那是在2000年左右,美国国会山后面,前来参观国会大厅的人群排成长龙,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在附近的草坪上炼功,打起横幅讲真相。那天笔者也正好在参观国会的人群中排队,前后有一帮大陆来的官员模样的,我前面是一个矮墩的中年人,他一边指着法轮功学员,一边扭头对着同伴大声嚷嚷道,“真善忍有什么好?啊,真善忍有什么好?”这个问题估计法轮功学员一时都答不上来,因为太出乎意料了。用今天的流行语说,太雷人,太让人发囧了。

中国的历史,从“人之初,性本善”发端,5000年来,贯穿着“心底无私天地宽”,“先天下之忧而忧”,“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高贵豁达。有道是,做好人还怕啥呢?不要小看那个大陆官员“真善忍有什么好?”的雷人之语,中国社会这十几年来的道德堕落,就是从中共迫害法轮功,社会蔑视“真善忍”开始的。

真善忍的正气之场消减,必然是假恶暴之场泛滥。如何化解“怕做好人”之囧,只有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重建“真善忍”在神州大地的正气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