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日】当我被绑架到某县看守所,看到一屋子穿着“黄马甲”(囚服)、个个脸蜡黄的那些嫌疑犯,心里很难过。她们之间拉帮结派,动手就打,张口就骂,同时完不成看守所里强加的所谓劳动任务时,都被拉出去抽鞭子、挨骂,生病也得强忍着,整个环境充满恐怖。

一、见证法轮功的超常

一天夜里,一个信其它宗教的中年妇女,腰疼的厉害,疼的在地上打滚,没人理她,我起来走到她跟前,蹲下来想安慰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腰部。谁知她立刻坐了起来,两手作揖式的向我叩谢,并说:“谢谢你,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你真神了,手摸一下立刻就不疼了。”我这才知道她立刻坐起来的原因。我说:“我的师父才是大师,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真正的做一个好人。”告诉她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等等,她说我真服了,法轮功真神、真好。看到这一幕的人惊奇的说法轮功真灵。

看守所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在监舍安插通风报信专门监视大法弟子的线人。有一个拐卖妇女的犯人,经常被叫去管教那儿。一经济犯明白真相后,告诉我:她经常向管教告你。我没有恨她,觉得她很可怜,就告诉她说:汇报好人不好。她不听,继续去汇报,我有意无意的给管号的说,不能再让她做坏事了,这样对她很不好的,再去汇报就封住她的嘴巴,以免再造业。接下来的几天,再也听不见她说话,管教问她话,她一直是摇头或点头,管教很恼火,就把她叫出去了,回来后,也不说话,只是哭,别人都嘲笑她。我善意的给她说:别再做那些不好的事了,她使劲的点了点头。以后,她又能说话了,话还是那么多,只是再也没见管教喊过她,她也不去汇报了。管号的说:法轮功真灵,你们人都很善良,你教我学法轮功吧。她也想学了,我就教她背《洪吟》中的诗。二十六天后,我被无罪释放。

第二次被绑架,我身体出现高血压症状,看守所拒收,但国保恶警硬是和市看守所签协议,把我强行劫持到市看守所。晚上和我邻铺的人叫小雪(化名),她知道法轮功的人都好,但不太相信法轮功的神奇。那时是冬天,小雪怕冷,盖两个厚厚的被子还嫌冷。几天后,她老是说晚上热,感到很奇怪。我告诉她:炼功人身上都有能量,你和炼功的人在一起,能量场会使你受益,她看着我,似信非信,因为邻铺,说话就方便多了,我每天给她讲法轮功的美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每天只要有空,小雪都要我给她讲,我就教她背师父的《洪吟》中的诗。以前她后背上起了个小红包,天天疼的她难以入睡,找医生看,医生说治不好,是骨头的问题。我就告诉小雪:在看守所这样黑暗的环境中,他们是不会把你的疼痛当回事的,你就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受益的。她就天天念,天天抽空和我一起背《洪吟》,不知不觉中,小雪不再为背疼而痛苦,无意中摸摸后背起红包的地方,红包消失了,她高兴的大声喊了起来:“真神了,也没吃药、没打针,骨头自己好了!”监舍里人说:你天天和她(指我)在一起,得好处了。小雪彻底信了,背《洪吟》的劲头更大了。一天下午,我们背法时,小雪突然问我:姐,你为什么不穿“黄马甲”(指囚服)?我说,法轮功没有错,我没有罪,我不属他们管,我有师父管。她猛然醒悟似的,把她的囚服脱下扔了,第二天,小雪的上诉下来了,上诉成功,立刻释放回家。她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她对上诉根本没抱任何希望,看守所里警察都说是奇迹,是该看守所的第一例。相信了法轮功神奇的小雪见证并实践了法轮功带给她的超常与美好。

二、法轮功人真好,你们的师父真伟大

在监狱黑窝里,大法弟子被严格看管,尤其对待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用尽了各种迫害形式,辱骂、伪善,酷刑等变着花样的迫害修炼人。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就被送到超负荷奴役劳动的大队。我被送到最苦的四大队,警察们呵斥着犯人们没日没夜的干活,为监狱挣钱。坐在车间里,我只背法、发正念,警察就让管生产的犯人给我安排活干,我不接受,她们很恼怒,就骂骂咧咧的嚷我,我微笑着给她们讲真相,讲大法是被迫害的,我们没有罪,所以拒绝接受监狱强加的奴役劳动,有两三个跟警察贴近的犯人每天都看着我骂,我没气也没恨,依然平和的对待她们。

一天,那个骂我最凶的犯人在干活时(做衣服),大拇指被缝纫机上的针头扎透了,我对她报以同情和安慰。以后,她再没骂过我,并主动和我说话,她心里的冰融化了。

在监舍里,有个因参与黑社会被判刑的犯人,她和屋里的每个人都吵架,有谁不如她意的张口就骂,整天吵架的不断。我和她是邻铺,吃饭又坐在一起,免不了有不合她意的地方,我在上铺睡,要踩着凳子上床,凳子离她近了或者看着不顺眼时,她就用劲把凳子踢开,嘴里还嚷嚷着。我就会笑着给她说:“大姐,对不起,下次我把凳子放好。”每次发生类似的事情我都和颜悦色的与她沟通,牢里的人都看在眼里,说:“你们法轮功真宽容、真能忍,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时间一长,“黑社会”渐渐变了,开始向我道歉了,说自己脾气不好,请原谅,并说,真正黑的不是她而是共产党,你们法轮功最宽容、最能忍、最敢说真话。

快过年了,监舍里又分来一个经济犯,身体不太好。除夕晚上,大家太累吃过饭上床了,刚来的人开始呕吐起来,吐出的脏物顺着被子向下流,一屋子人没有安慰、没有同情,都烦躁起来,咒骂新来的人破坏了她们的心情,嫌她把屋里整的又脏又臭。我穿起衣服,把她扶下床,扯下脏床单、被罩、弄脏的棉衣等放在盆里,端到卫生间冲去脏污,洗完时近半夜一点左右。第二天,牢里的人都说:“真佩服你们法轮功,怎么那么善良!”我说:“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犯人小娟(化名)说:“你们师父真伟大!”

从那天起,小娟只要有机会就想办法和我在一起,她说:“你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全包了。”我问小娟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说:“我真的被你感动了,你们人太好了。到车间里,小娟找警察说让我帮她剪线头坐在她旁边,警察想让我干活就同意了。小娟想听我讲法轮功方面的内容,我天天给她讲,把《论语》背抄下来给她。一天夜里,我醒了,小娟感觉我醒了,她悄悄的下床,用手拍拍我小声说:“你教我炼功吧”。我说,你炼功被发现了会受严厉处罚的,她说不怕。我一直没有教她炼动作,我担心她受罚,因那里是黑窝。一个比较信任小娟的警察(该警察明真相)让小娟每星期写两篇稿子,一篇好人好事,一篇反面的交给她,结果小娟写的好人好事竟然都是我。在那些警察眼里,我是不干活、不佩戴犯人标示牌,不服管的人,可她们不得不承认,法轮功人很好。

三、包夹退出了邪党组织

离回家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我被转到一队,监狱挑了两个高学历的经济犯包夹,要求她们寸步不离的“转化”我,并承诺“转化”成功后有高奖励,企图以高学历高水平来压倒我。两个包夹接触过大法弟子,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是被冤枉的,但是在狱警的胁迫下,她们有时也配合监狱想和我辩论一番。其中一位包夹是搞经济的,拥有数亿元的资产,提到经济方面的问题时,我告诉她:我没有那些高学历 、我拥有的只是够吃够喝,说到中国目前经济情况,我可以从自己工作说起,我曾做过统计工作,许多数字都是估计的,是否盈利根据领导需要,领导定个目标,以下的工作就靠各个部门配合估计数字,你两个应该有体会吧,她俩听后转移了话题。接着监狱又找来三字经、名校教授对三字经的讲解等洗脑资料,我就把自己听的看的传统文化讲给她们听,虽然有高学历,但传统文化在她们大脑里几乎是空白,即使听过,也是变异的。几个月的接触,两个包夹都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组织。

一个狱警(我多次给她讲过真相)问我:你坚持的到底是个啥?我说:是真理、是良知。“良知值几个钱?”狱警赤裸裸的问。 “几个钱能买一个良知?”我反问狱警。她愣住了。

希望世人都能守住良知、明白真相,因为得救的都是良知尚存的人。希望世人都能度过劫难,都能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