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 一朝相见痛断肠

张家口失踪十年的青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二年腊月二十一日晚八点,河北省张家口宣化县深井镇正处严冬季节,凛冽的寒风无情地肆虐着,街上行人很少,给本已萧条的北方山村平添了几分苍凉。

这时深井镇北汛地一村民突然接到宣化县民政局的通知:说让他去接他失踪多年的弟弟李爱学,李爱学是由河南省民政局送到宣化县民政局的。一家人一下喜出望外,是啊!十年了!十年来,李爱学音信全无、生死未卜,八十四岁的老母亲整日思念,不知流了多少泪水,如今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亲人了,能不高兴吗?

李爱学的哥哥赶到宣化县民政局,可出现在眼前的弟弟却让哥哥惊呆了:只见他驼背弓腰、上身穿着一件破烂的军棉衣,下身只穿着一条女人穿的花单裤,因为没有裤带,他两只手一直拎着裤子、赤裸着双脚趿拉着一双破烂的鞋,右眼窝处有一片很大的明显的伤痕,他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哥哥和他说话他就像没听到,左手腕拴着一个精神病院的牌子,身上到处窜满了虱子,一扑拉还往下掉。

哥哥的泪水夺眶而出。眼前的现实,让他这个习惯用善良本性看问题的老实农民实在无法接受。

李爱学十年前的照片
李爱学十年前的照片
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回家两个月后的李爱学
被迫害至精神失常回家两个月后的李爱学

接下来的一幕是更加悲惨的场面,当李爱学的哥哥把他带回家时,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踉踉跄跄冲出屋外,双目噙着泪水颤抖地拉着儿子的手,凝望着离别十年的孩子时,那昔日活泼好动、喜气奋发的儿子,此时却显然已不认得母亲了,只是木然地看着前方,面带憨笑,此刻老人内心的悲痛或许只有苍天知道吧!

李爱学,一九七一年出生在张家口宣化县深井镇北汛地一个农民家庭。十多年前,在宣化县头台子村经营着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带着母亲一起生活,生意不错。和所有人一样,李爱学也有对人生的美好向往和追求,常常思考人生的意义何在?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人生的困惑终于在一九九七年通读《转法轮》后得到彻底解答,他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从此踏上了一条充满快乐、祥和、充实、自在的回归路。

爱学处处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待人更热诚了,为人更善良了。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动用所有媒体开足马力对法轮功造谣、诬陷、诽谤,一时间乌云滚滚、恶浪滔天。李爱学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他想把自己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受益的真相讲出来,想让民众明白:李洪志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功是好的,是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他不想让善良的民众因为相信了中共恶党的谎言而仇视法轮佛法,从而沦为中共的陪葬品。所以他不顾个人安危,走街串巷向世人发送大法真相资料。

在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二日下午,李爱学被宣化县洋河南镇派出所绑架到宣化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送到河北省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劳教所的恶警为了迫使李爱学放弃修炼,达到“转化”(强迫放弃信仰)他的目的:对他施以多种酷刑,还恶毒的用锥子扎他的脚心,并且强迫他超负荷体力劳动……。即使这样,恶人也没达到目的。是啊!修炼法轮功本来就是在做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要把好人往哪里“转化”呢?共产恶党无官不贪、造成社会问题重重,吃喝嫖赌毒、坑蒙拐骗偷,不去抓捕、“转化”这些坏人,却花这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去迫害好人,还有比这更邪恶的吗?!

一次机会,李爱学得以逃脱高阳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为了抓捕他,大批恶警团团围住他家,连他亲戚的家也被包围了。为了躲避非法抓捕、为了家人不再被恶警骚扰,他毅然选择离开他深爱的家乡。没想到,这一走十年音信全无。

这十年爱学到底是怎样度过的,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怎么精神失常的?是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的?又怎么到的河南民政局?河南民政局是怎么知道李爱学是河北宣化县人的?这些疑问,家人因为害怕爱学再次被扣、被迫害,而不敢问河南民政局和宣化县民政局,只想着亲人能回来就万幸了!爱学胳膊上拴着精神病院的牌子,说明曾被送到精神病院,这使亲朋们心里不禁发紧,因为自从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这十多年来,不但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关集中营、“转化班”、酷刑折磨,已经查证被迫害致死的已有3645人,还有很多被送到精神病院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使很多法轮功学员由正常人被迫害成精神失常。更甚者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恶党活摘器官牟取暴利!

爱学到底是因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而被送到精神病院,还是因为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而精神失常,现在还不得而知。爱学性格外向,乐于助人,勤快又能吃苦,平时人缘很好。一米八多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平时不干活的时候总爱穿白色的衣服,很爱干净。有着一手修理摩托车的手艺,按理说走到哪里应该都是不愁生活的。在劳教所遭受那样的酷刑折磨迫害,也没有摧毁他的意志。那么当时才32岁的他,即使流落在外也绝没有理由精神失常啊!再说街上经常看到精神失常的流浪汉,多少年都没见政府或谁收留他们或送精神病院;再者,没人付钱精神病院会随便收留人吗?

李爱学回家后到现在两个多月了,还总是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总要把门插住,怕见人,更怕人多,一来生人就往墙角钻,而且尤其怕往西面的方向走。问他话他不是答非所问、就是痴痴的望着前方象没听到一样。有时也喃喃自语:什么“转化转化”的;“英国、美国有转化班吗?要多少钱?”“吃药不怕,药是粮食做的”。经常在地上来回走,还神色紧张地指着家里的锅盖、炉子等物品说:“别说话,人家都能听到,所有的东西都和人家连着呢!”吃饭时,给他一个馒头,就吃一个,吃完也不敢要,只呆呆地坐着。问他右眼窝处的伤疤是怎么弄的,也问不出。十年了,如果没有被中共恶党长期非法关押迫害,怎么会总是表现出非常恐惧的样子?

从李爱学的情况,不难看出,他曾经被关在所谓的“转化班”,曾经被关押精神病院强迫吃不明药物。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滥用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的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中共政法委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直接告诉了所有的610、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重庆四川监狱医院人员对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因此,酷刑加药物迫害成为“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手段之一。健康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并超剂量的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遭受长时间捆绑、电击等酷刑。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致使有的法轮功学员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大脑剧烈疼痛,双目失明,两耳失聪或者幻听幻视;有的说不出话,舌头僵硬,口吐白沫;有的身体肌肉、器官腐烂,内脏功能严重损害甚至衰竭,大小便失禁;有的部份或全部丧失记忆,成为呆痴;有的吃饭喝水都很困难,行走艰难,上吐下泻,胸腹肿大,全身浮肿;有的吐血、便血、尿血;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有的被迫害致疯;有的由于药物发作很快死亡。

一个善良、淳厚的青年,只因为信仰“真、善、忍”,坚持做一个好人,就遭受这样的摧残,被迫害成精神失常。在现今的西来幽灵中共恶党统治的中华大地,李爱学的遭遇不只是个案,他的遭遇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残酷的迫害着。这个恶贯满盈的恶党,从建政起发动了多少次运动,迫害死民众八千万,其祸之烈可见一斑。如今又用对法轮大法恶毒的造谣、诽谤来欺骗民众,把相信了谎言的民众推向万劫不复之地。中共恶党气数已尽,败象尽显,贵州平塘“藏字石”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尽显天意:历史的巨变就在眼前!摆脱中共邪灵的束缚,明辨善恶,抛弃中共,回归自己善良本性,才不负善良的法轮功弟子的无私付出与巨大承受,才能得救度。愿善良的民众都能明真相,顺天意而行,退出中共,步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