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黑令要将活着的她送入火化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襄樊市的一位善良女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功,十年前被中共非法判刑,后被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继而被“医院”治成瘫痪,最后一道黑令,要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她送进殡仪馆火化炉……幸而操作人员发现人还活着,拒绝火化。


被监狱迫害瘫痪在床的刘伟珊

这位女教师是刘伟珊,原襄樊市汉江机械厂(现中航工业航宇救生装备有限公司)子弟学校教师,她曾教过英语、化学、音乐、地理、历史等学科,多次被评为厂级先进及“省工办”先进个人,勤劳朴实,在学校师生中拥有较高的声望,一直以心地善良著称。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汉江机械厂负责人多次参与迫害刘伟珊。二零零二年九月,刘伟珊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第七次绑架时,汉江机械厂党委书记胡代新就要求“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你们这次只要不放刘伟珊回家,要多少钱都行。”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刘伟珊被襄樊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女子监狱仅几个月,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六年一月,刘伟珊被秘密拉到襄阳市航宇系统364航空医院进行所谓“治疗”。到二零一零年时,刘伟珊不但仍旧精神失常,并且瘫痪在床,肌肉萎缩,身体成弓形,两腿屈曲呈“之”字,偶尔,她会说:“我想回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364航空医院由郊区搬迁到市区新建的医院大楼,湖北襄阳市“610”人员及364航空医院邪党委书记指示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刘伟珊拉往殡仪馆。因殡仪馆操作人员拒绝火化,刘伟珊才捡回一条命。据查, 364医院党委书记就是原汉江机械厂迫害过刘伟珊的党委副书记、“610办公室”的樊智勇。

刘伟珊现被关在湖北364航空医院6楼10号房间。任何人不能探视。据刘伟珊的亲属们讲:“现在的刘伟珊已经成了植物人,不吃也不喝,也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方法。”

以下是刘伟珊遭迫害经历:

曾多次遭绑架、关押

刘伟珊曾经体弱多病,一九九四年做过胆囊摘除手术。九九年初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变得朝气蓬勃,健康向上。半个月内,同事们目睹她象换了个人似的;三个月内,她一身的病痛也奇迹般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刘伟珊看到周围的人们被邪党喉舌铺天盖地的诬蔑谎言所欺骗,出于良知,她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劝大家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却遭到厂内软禁。

二零零零年一天,单位的宣传栏里出现一张“全球公审江泽民”的传单,厂领导与“610”人员合谋,在刘伟珊上班的路上将她绑架。刘绝食出来后,单位只给每月一百多元的生活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刘伟珊接到通知“到校上课”,在校园内被非法诱捕至襄樊市“法教班”,遭到襄樊市公安局政保科长聂晓武的毒打、捆绑、踢跪于地。而后非法关押在汉江派出所三天两夜,再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刘伟珊又被厂保卫人员从女厕所挟持到保卫科,以“襄樊市政府有事要问,二十四小时内必须返回”为由,将刘伟珊骗捕至襄樊市劳教所,非法关押六十一天,其间关入小号牢笼五天,铁笼很小不能站立,只能半蹲。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天,汉江派出所恶警闯到刘伟珊家,强行搜走大法书籍。二零零二年五月,襄樊市检察院非法逮捕了刘伟珊。她被几名公安抬着押上警车。刘伟珊在看守所以绝食抗议迫害,被送襄樊市第一医院急诊室强行灌食半个月,生命垂危。

第七次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日,刘伟珊在发放真相资料时,第七次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入襄樊市第一看守所。恶警对她野蛮灌食,由几个身强力壮的犯人,将刘伟珊的头、手、脚按住,强行从鼻孔插入胃管,同时恶警唆使犯人掐、拧刘伟珊的身体,扯头发、扇耳光,并扒光她的衣服,只给一块被单裹在身上,说是上厕所方便。一天两次灌食折磨,每十五天才换一次胃管,当胃管拔出时,底下半截管子都是黑的。就这么折磨了她四十天。

在刘伟珊被非法关押期间,汉江机械厂党委书记胡代新助纣为虐,要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你们这次只要不放刘伟珊回家,要多少钱都行。”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三日,身体极度虚弱的刘伟珊被抬到看守所大院,襄樊市法院对她非法宣判判刑四年,并于次日将她紧急关入武汉市女子监狱。

被武汉女子监狱迫害致精神失常

武汉市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极其阴毒,把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关押到偏僻的小监号,双手反铐起来,几天不管,吃睡等基本权利也没有了,恶警却佯装不知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就用犯人吃剩的饭菜腐败发酵的恶臭水灌食。在这种精神加肉体的双重迫害下,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致疯,甚至死亡。

刘伟珊被非法关入武汉市女子监狱仅几个月,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骨瘦如柴,头发被剃光了,例假停止,手臂发抖,两腿蜷曲,生活不能自理,身体状况极差。狱警将她三天两头拖到医务室打吊瓶,注射不明药物,用绳子反捆在铁栅上,野蛮灌食不明药物,把食道都插坏了。

364医院听从“610”旨意残害刘伟珊

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晚,生命垂危、神志不清的刘伟珊被秘密转押回襄樊市航宇系统364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住院姓名写的是“无名氏”,由两名看护二十四小时监控。刘伟珊的同事、学生、好友前去探望,在单位反响很大:“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被折磨成这样,骨瘦如柴、全身抽搐、目光痴呆完全没有一点人形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以后,人们再去探视刘伟珊时,发现病房门上贴着“危重病人、谢绝探视”,前去探视的人都被盘问。

将人迫害成这样,“610办公室”就让家属领人,家属说“去的时候好好的,回来变成这样了”,予以拒绝。

到二零一零年时,刘伟珊瘫痪在床,肌肉萎缩,两小腿已没有肌肉,头脑不清醒,偶尔能说几句单词口语。她曾对看守人说:“我想回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364航空医院由郊区搬迁到市区新建的医院大楼,刘伟珊被转移送往新建的医院大楼继续迫害。在这期间,湖北襄阳市“610”人员及364航空医院邪党委书记樊智勇指示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刘伟珊拉往殡仪馆。当准备火化时,殡仪馆当班的操作人员检查发现,人还活着,心脏还在跳动,拒绝火化。在这种情况下,刘伟珊才又被拉回到364医院。

刘伟珊现被关在湖北364航空医院6楼10号房间。二零一三年新年前后,刘伟珊的几位同仁前往医院探望,被襄樊市“610”及医院党委雇用的康姓女护士拦住说:“上面有指示,不准任何人看。”

目前,被关在湖北364航空医院6楼10号房间的刘伟珊瘫痪在床,不吃也不喝,已经成了植物人。医院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方法。

刘伟珊,一位品学兼优,身心健康的女教师,因不承认自己有罪,在无端蒙冤入狱三年后,而被狱警用酷刑逼供,被襄樊市第一看守所、武汉市女子监狱迫害致神志失常、生命垂危,甚至几乎被活着送进火化炉。中共之邪恶,被中共教化出的党徒之残忍,从刘伟珊的遭遇中,可见一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