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内江师范学院女生龚群雅被迫离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内江市内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女生龚群雅,3月8日上午12点左右被学校保卫处、几个书记等人“问话”后离校,目前下落不明,学校对外宣称该名同学父亲生病、申请休学一年。

其实早在2007年龚群雅的父母离异,多年来一直是母亲抚养,很少与父亲来往。龚群雅不久前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被室友告诉班主任后麻烦不断。3月8日上午被保卫处的人要挟送公安局,被强迫写所谓“保证书”。因此在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情况下被迫流离失所,也不能与任何家人联系。由于学校的封锁消息、欺骗,龚群雅母亲回家前还说要送一面锦旗给学校,是她自己的女儿不听话离家出走。

龚群雅,达州人,2010年以超过内江师范学院调档线30分的分数进入该校本科化学专业,由于此专业并非其所愿,于2010年12月转入内江师范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师范本科)学习。两年半的学习使该生结识了许多好友,在周围人眼中,她不仅是一个喜欢文学的女孩,更是体弱多病,药罐不离身。然而她的精神追求很高,因此一度时间还常常抑郁。后来,在书籍的浸润中,慢慢的,她有了人生的方向。

2012年冬天,她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书,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的病症一下子了无踪迹。她在日常生活中一直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人。

然而就在2013年开学不久,由于两位室友对大法存有偏见,告诉班主任关于龚群雅炼法轮功的事情。龚群雅放平心态与老师和同学讲真相,最后老师和室友说:“我们知道你学的是好的,但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必须’上报,这是我们的‘责任’。”当天下午,中文系党支部书记翁礼明、王英和另一名老师在内江师范学院中文系三楼的党支部主任办公室对龚群雅进行了询问。龚群雅系统地讲明自己所学的、所知的。大家也都承认龚群雅的话有道理,只是要龚群雅保护自己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不说自己学法轮大法。

龚群雅以为这件事就结束了。但是,紧接着在两天后,也就是3月8日上午10点左右,此学生接到班主任易小慧的电话,要求马上到中文楼。她当时只有上课时用的一个黑色双肩背包,里面只有手机和课表包括上课的书,匆匆赶到时,书记和班主任都详细嘱咐一会见到谁不要害怕,要老实回答并且人家说什么照做就可以了。龚群雅心生疑惑,不过“问话”马上开始了,“问话”的有内江师范学院保卫处处长、保卫处严姓科长、书记翁礼明、书记王英,班主任以及康姓做记录的老师。

“问话”的地点在内江师范学院中文楼四楼会议室,问的话主要是问在哪里开始学的,有什么联系方式,书在什么地方等一系列内容。龚群雅认为是学校老师问话就老实回答完毕,最后保卫处处长要求她写书面保证以后不炼法轮功。龚群雅详细给各位领导讲了自己所学内容是正的,是好的。该领导不说话,其他的人轮流劝说。保卫处处长说:“如果你不写,今天下午你就不是坐在这儿讲话了,问你话的也不是学校的老师了。”言外之意是要把该学生送到公安局。

后来学校的广播响了,多名老师轮番游说。龚群雅说:“老师,我回去想一想可不可以?我的头很痛。”旁边的班主任说:“你能保证你回到寝室会独立想问题吗?”此学生回答“我会”。这个时候已经12点半了,领导、老师也开始饿了,因此就让她先回去,不过临走前特别嘱咐一定要在今天之前把所谓“保证书”交上来。

龚群雅快速离开,至今了无音讯,家人朋友无一不担心。

龚群雅父母离异,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母亲马上丢下赖以为生的杂货铺赶到学校捶胸顿足痛哭,并在内江住宾馆等了一周才回去,现在依然了无音讯。而她的个人财产被锁被封,其中有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扬言必须要本人来取才归还。其他关心的同学来寝室看看,寝室两名同学还要上报班主任,其他好友一律被封口,不得与其母亲联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