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劳教转判刑”看中共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中共对外宣称今年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后,对各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不是减轻了,而是加重了,呈现出劳教略减、判刑激增的恶性走势,这实际是中共各地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将害人的奸诈手段转变为“劳教转判刑”造成的,借以改变过去不走审判程序就投入牢狱的局面,客观上欲给外界造成迫害庭审化的假相,但其手段无论怎么转变转移,中共恶党害人的本性不会变。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同时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这是在行使天赋的信仰和言论的权利,也是在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合法的,中共对他们的迫害才是真正的违法犯罪。无论是不经法律程序的劳教还是打着法律的幌子的判刑,都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只不过是方式不同而已。

中共以劳教手段迫害善良十多年

中共劳动教养制度引进于前苏联。从其产生时就是法制体系以外的怪胎,是为中共在政治运动中整人服务的。由于被劳教的人没有经过法庭经由正当的程序做出公正的判决即被剥夺人身自由,严重侵犯人权,一直受到国内外各界的谴责。

中共劳教制度的依据是一九五七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劳教问题的决定”,属于“行政法规”,并没有经过其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审议通过,不具备法律效力,是非法的,所以,在实施过程中自然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等相抵触冲突,劳教制度造成公安机关的权力膨胀,制造冤案冤狱、金钱交易等等各种腐败乱象。

但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劳教制度成了当局非法打压阶级敌人的便利手段,从而受到中共恶徒的青睐,且运用的相当娴熟。中国官方公布,自一九五七年开始实行劳教制度以来,共有三百五十万人以劳教的形式受到处罚,国际人权组织称实际数位要高出很多。中共劳教制度至今已成为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恶法,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中共公安机关在各级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控下,再次操作非法劳教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仅山东省临沂市,目前已有四百多人次被非法劳教加害,而近十四年来,全国遭劳动教养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远远超过数十万人次。各地劳教所疯狂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灭绝政策,任意使用几十种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都有死亡指标,死亡案例时有发生,进了劳教所的黑窝简直就是到了人间地狱。有的法轮功学员竟被连续多次劳教,有的还被多次劳教与判刑交叉迫害。

原在山东蒙阴县粮油公司工作的公丕建先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间,他曾经遭到当局三次劳教与一次判刑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丕建被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同年五月份,公丕建被特批释放,在上海市打工时被上海市某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浦东派出所二十五天后被蒙阴县公安局劫回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零四年八月四日,蒙阴县不法之徒对公丕建抄家绑架,将其非法关押在县“六一零”、看守所迫害四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投进了山东省泰安监狱;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蒙阴县国保大队警察突然将其劫持折磨多日又一次将他非法劳教。从零四年八月份至今,县“六一零”还无理扣发了公丕建的退休金。

“劳教转判刑”渐成恶性趋势

在国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下,不久前,中共当局突然对外宣称今年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据报道,云南省已率先停止使用劳教制度,广州也要行动。给人的迹象好像中共要改良了。然而,实际情况却并不像人们期望的那样,最明显的一个分界点就是,既然要停止使用劳教制度,那就说明中共当局一直以来乱用劳教手段害人的做法是错误的,尤其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制造的中国目前最大的群体冤案,要停止使用劳教制度,那现在首先就应该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全国各地劳教所里的数十万名法轮功学员,并且对受害者进行赔偿,对害人者进行惩治等,就得停止迫害。

但人们没有看见中共当局释放一个法轮功学员,恰恰相反,那些一直担心受清算的政法系统、“六一零”邪恶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转向了非法判刑加重迫害,玩起了“劳教转判刑”的把戏,借以改变过去不走审判程序就投狱的非法局面,客观上欲给外界造成迫害庭审化的假相,并且渐成恶性趋势。所以,劳教所或洗脑班出现了加紧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地方警察依然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各地公检法恶警依然暗中绑架、秘密庭审、刁难律师、偷偷判刑,并照常以所谓“涉嫌破坏法律实施罪”扣在法轮功学员身上非法判刑加重迫害。从明慧大陆综合消息看出,今年一至二月份,至少一百多名学员遭到绑架抄家,多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有的被非法批捕、面临非法庭审或非法判刑入狱。

如:今年一月六日,山东栖霞法轮功学员姜淑英、林国玲、冯翠荣、孙倩静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上旬,栖霞法轮功学员林国军、冯云学被劫持到烟台、济南两地监狱,因两人血压太高,身体条件差,监狱拒收。栖霞公安、“六一零”劫持两人回栖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一月十七日,沈阳市沈北新区邪党法院在当地“六一零”的操控下,对牛桂芳、曲丽红、周凤兰,还有一名未知姓名的男性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都堂堂正正的否定检方和法官的犯罪指控,并要求当庭无罪释放。整个非法庭审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在走过场中草草收场。

昆明市被非法关押了大半年的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叶保福、杨明清及叶茂一家三口,和云南国防技术学校教师苏昆、张晓丹夫妇,一月二十一日面临开庭迫害。中共不法人员操控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图谋判刑迫害这两家人。据悉上午九点整先对叶保福一家开庭,之后对苏昆夫妇开庭。

山西省忻州城区白瑞芳女士二零零四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在回家路上被三名警察绑架,今年一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白瑞芳当庭提出上诉。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刑庭,于二月四日在牡丹江看守所(牡丹江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秘密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韩秀芳、宫呈阁、刘春兰、孙发等。家属到法院责问:为什么开庭不通知家属!法院方竟称:什么刑事案子都通知家属,就是法轮功的案子开庭不通知。

二月二十六日,辽宁新民法轮功学员于立凤家人询问新民法院王萌庭审时间,王萌支支吾吾,一直不能说出确切时间,后推说年前已判完,案子移交沈阳中法。新民法院、检察院未经开庭,非法枉判于立凤七年。年前于立凤公诉人程旭川曾委托于立凤的一位哥哥为其做辩护人,结果却偷偷摸摸,暗箱操作,故意欺骗百姓枉法裁判。

唐山市路北区五十一小区大法弟子黄玉杰目前已被路南区法院枉判四年,今年二月十日已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其父母身心受到严重打击,现正在住院治疗。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赵喜东,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和哈尔滨市伪中级法院诬判四年。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将被转往呼兰监狱继续迫害。

山东省临沂市法轮功学员王明香和北京法轮功学员虞培玲遭到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六一零与东海检察院、法院构陷,对二人进行三次非法庭审,王明香、虞培玲分别被东海法院枉判三年、四年。在正义律师的质疑下,非法庭审结束后,东海检察院的“公诉人”自言“咱们也拿不出哪条法律,但人家叫咱干的,咱就得干。”目前,两名法轮功学员已上诉到连云港市中级法院。

“劳教转判刑”再次见证中共邪恶

如今,国内外人士都知道,法轮功被迫害这个核心问题不解决,一切改革等于零。中共叫停劳教制度后,并不改变其司法腐败的本质,“劳教转判刑”,促使中共各地的不法之徒上下沆瀣一气,改变了害人的狡诈手段,汤药未变,继续作恶,并且从一个罪恶走向了另一个罪恶,恶行不止,疯狂不改。其实,人们都看的很清楚,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不论出于什么意愿,面对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腐败透顶、罪恶滔天的官僚机构,想通过废停某个制度或打几个苍蝇蚊子老虎来解决灭亡的危机,根本无济于事。

邪党政权中的某些人,如果真的想开明大度,尊重大法,具足勇气,能为民族大计着想的话,就不能遮掩法轮功被迫害这个核心问题,而要捷足先登,立即逮捕清算以汉奸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犯罪分子,公开其所有的罪恶,解体背负中国人民重重血债的中共独裁流氓组织。天理昭彰下,中共恶党必然解体灭亡,因为它欠中国人民的血债实在太重太多了:那先前被中共害死饿死的八千万同胞的冤屈,那被时常提起的“六四”屠城血案、那被共匪以计生为借口掩杀的上亿胎儿的悲惨命运、那被红魔扼杀的几百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及那中共强行“活摘器官”的惊天罪恶,还不能惊醒每一个中国人吗?如果人类真的不去主动解体这个红魔邪教,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衡定是非,判定正邪,淘汰罪恶,留下善良。如果那样的话,对那些现在“非不能而不作为”的人来说,将会因失去立功机会而成为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