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我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我二零零六年五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现将我最近讲真相发真相小册子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警察劫持到派出所后送到市拘留所,最后闯出魔窟的经过谈一谈,和大家交流自己亲身体会的正念的威力。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多钟,我去菜市场的路上发了两个真相小册子给有缘人,讲了真相。当我去菜市场购物后,发现两个穿警服的警察站到了我的身边,让我去边上和我说点儿事,说有人举报我发小册子,强行搜查我随身带的书包。他们检查时发现了我书包里有真相小册子,就不由分说的拉着我要带走我,这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声震动了整个市场,围观了众多的人群。警察打电话叫来了警车,将我强行带入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他们就问我叫什么名字,这时师父的话打入了我的脑中“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及时的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与迫害,解体派出所另外空间操纵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邪恶对我的一切迫害与安排,请求师父加持,正神相助,绝不能让他们犯罪,不许他们去我家搜查(因我家里也是一朵小花),绝不能让大法东西受损失,请师父给下个罩。

我不停的发正念,这时我开始放下心来,在发正念的同时,也在给所有進来的警察讲真相,劝三退,给他们讲王立军、薄熙来的罪行、“藏字石”和天安门自焚伪案,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是在救人。有的警察听,有的警察不听。其中有两个警察答应了“三退”,我给他们起了化名,他们将我放到审讯室五个多小时,我就一直发正念,讲真相。其中看管我的一个警察,彻底明白了邪党骗人,害人,杀人,整人的伎俩,邪恶的本质,发自内心的说出了邪党太骗人了的话,他们给我照相,我不配合,最后没有照成。

后来立案送分局,对我做出了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决定。然后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血压高达一百九十/110毫米汞柱。强行将我送到了市拘留所。到那里又重新测量血压,还是那么高,问我过去有什么病,因我从小患中毒性肺炎,落下了支气管扩张病症,最后发展到肺叶切除。后来他们又带我去医院做胸片照相,化验血相,我还在不停的发正念,结果师父助我检查的结果是胸腔积液,血相也高,但是他们经过商量,还是不放过我,给我关押在了市拘留所。

在这过程中,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救我,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我要出去救众生。找自己的漏洞,不停的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与迫害。有漏也不归你旧势力管“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我将一切心都放下了,把自己交给师父,就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進了监号,我一看钟表,正好是全球大法弟子炼功的时间,就开始炼功,其中看守警察几次叫我不让我炼,我告诉他我不炼不行,躺不下,后来也就不管我了。炼功后是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我就发正念。

这一天我除了背法,要求自己整点就发正念,背法是默写《论语》,清除邪恶黑窝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与迫害,无条件的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解体邪恶对我的非法关押,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清除被关押的所有人对大法的误解,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们大脑,让他们接受真相得救。

在我身边的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三个人明真相,同意做了“三退”。二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多,派出所警察去市拘留所将我接出,放在路途中,让我自己回家。整个过程,经历了二十四个小时。解体了邪恶对我的非法关押与迫害。

后来我又请求师父加持,二月二十七日去了派出所要回了扣押我的个人物品和两部手机(做真相用的),这次闯出魔窟的过程,真正使我体会到了师父时时在身边,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的无边法力。

回想自己修炼中存在着的不足,真是愧对师父,安逸心、急躁心、干事心、懒惰心,敬师敬法不够,怕心,有求之心,读法主意识不强,几次将书掉在地上,发正念走神,特别是夜间十二点正念和早上六点正念总是走神发困迷糊过去,做事拖拉,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一定要主意识精神起来,暴露出这些不足,解体掉他们以及旧势力对我正法的干扰和迫害。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稳健的做好弟子应做的三件事,走好以后的修炼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师父所要的合格弟子。在此感谢所有发正念加持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