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好主角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借此机会和同修交流一下修炼中如何演好主角的一些体悟。这是在我目前境界中的一点认识。

一、一次难以忘怀的谈话

二零一二年二月王立军事件发生后,我们区的两个国保警察(多次和我谈过话的)到单位找我,说是要来听听我最近有什么想法。我对他们说,我的想法都在明慧网上,你们天天上明慧都看到了。他们说那不都是你写的。我说不都是我写的,但都是我的观点。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三年来,你们一直跟着我走过来。二零一二年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你们也看了,师父是谁你们也应该知道了。今天师父也在这里。听我这么一说,其中一人马上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我说,我倒是要走了(回天国了),你们怎么办呢?你们是师父的亲人,我是师父的弟子。那时我脑子里浮现出师父《洪吟三》<赠世人>中的诗句,我就背给他们听:“誓为得法来做人 大法开传不认神 传单真相都不看 邪党欺世木不仁 法徒苦心唤不醒 机缘一过误时辰 天机一显悔惊魂 大劫紧跟关天门”[1],我说要想有未来只有一个选择:退出中共,认同大法。这是师父对世人洪大慈悲的体现。王立军不去找“党妈妈”,要去美驻成都领馆,这不也很能说明问题嘛?其实我知道你们也不相信中共邪党的,只是屈于中共的暴力,违心的在干。你们看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里,我走过的路就是我对法轮大法不断认识的过程,也是我追求“真、善、忍”宇宙真理的过程,我走的路是一条光明大道,是生命能够回到最初家园的路。现在我深深的体会到,人类在不断认识“真、善、忍”宇宙真理的路上所付出的艰辛、困苦,是非常不容易的,这里面也包括你们的艰苦付出。只不过你们和我扮演了不同的角色。我演好人,你们演坏人。我们师父说过,“现在的演员,不论是电影演员还是戏剧演员,演坏人不用装。”“演好人得去琢磨、得去装,还不象。”[2]师父正法结束的时间一拖再拖,是大法弟子还达不到标准,该救下来的人还没有救下来,因为还有人心在,我也经常一个不小心还帮你们演了把坏人,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这是让师父最痛心的事,责任在我们的身上。你们今天来了正好给我提提我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帮助我提高上来。

听了这话俩国保的人都默不作声了。临走的时候我们互相道别珍重,我希望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平安度过劫难,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见证这历史的辉煌。他们和我握手也祝我平安、幸福。那一刻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还有些伤感——心里在想不把他们救下来真的对不起他们啊!这些年来,这样的谈话有过许多次,惟有这次谈话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二、风雨中撑起的伞

今年正月十六是小年,一些同修和当地的百姓共度节日,却被警察绑架。当晚听到消息,我觉的不管去的同修做的如何,都不允许邪恶迫害,这是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决定的。摆正基点,我马上落实了被绑架的同修名单,及时将邪恶曝光。邪恶也在和我们抢时间,第二天就赶来抄了同修的家。当时家中没人,恶警就叫人把锁撬开,把挂在墙上的“真、善、忍”横幅都拿走了。等同修的家人回到家看到桌上的一张清单,决定就拿着这张清单去要人。

同修的丈夫连夜给当地检察机关写了申诉信,介绍了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炼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妻子修炼法轮功给家庭、家人带来的美好,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警察抓人、抄家是在执法犯法。要求立即放人,并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正月十八,同修的丈夫带着申诉信和我们几位同修来到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一个头接待了我们。同修的丈夫问为什么要抓人时,他说按三百条。同修就将申诉信递给他,请他先看一看。就在他接申诉信的那一刻,我们看到他的手在发抖,以至后面请他留下电话时,他竟然连自己办公室的电话都记不起来了,查看手机时手还在发抖,说的话也越来越语无伦次 ,最后告诉我们人关在当地看守所。

离开公安局我们又到了看守所,找到警察说明了情况,同修的丈夫将申诉信递给警察,警察不敢接,我们就将申诉信投進了看守所门口的信箱里。

之后我们约见市“610”的主任,他说没时间,就叫区“610”的主任来。那天上午我们几位同修与区“610”主任和一个国保人员進行交谈。开始,那个区“610”主任还有些邪乎,态度也很强硬,说他是代表“组织”来的,说正月十六那一天我们的同修是到那里去洪法的。我们问是怎么洪法的?他说唱天音歌曲,我们说是不是还赠送神韵光盘?唱天音歌曲、赠送神韵光盘不违法。可以召开听证会、记者招待会,把神韵放给大家看一看,到底演的是什么,让更多的人来评判,中共为什么那么害怕《神韵》和天音歌曲?他又说法轮功是“×教”。我说李洪志师父告诉我们:“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3]你今天还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维护中共的利益,不仅神佛不答应,人都不会答应的。我的话你们可以录音,尽你们所能能汇报到哪里就汇报到那里,我会负责的。

这时区610主任的邪劲没了,不了了之,草草收场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陪着同修的丈夫找律师,并借找律师的机会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有一天我们跑了九个律师事务所,六个律师明白真相做了“三退”。我们在和律师交谈中,发现律师界普遍认识到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给法轮功平反是迟早的事,到时候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也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对于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就象师父说的:“世人要真能认识法轮功,那还有距离,大家想想,否则那人可能就都修炼了。”[4]后来家属为同修请到了律师为同修做无罪辩护。

开庭的那天,天下着雨。一个小小的县法院里,停着三辆特警车,里面坐满了特警队员,看上去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除了特警车外,还有公安的车、检察院的车、法院的车和几辆黑色的小轿车,满院子都是车。开始法院说公开开庭,等他们的人都進去了,两位律师也進去了,家属和一些同修要求旁听的时候,守门的法官却说审判长说不公开开庭了。

那天三位被非法审判的同修的家属去了有三十来人,有丈夫带着十几岁的儿子来的,也有同修的小姑子带着七、八十岁的母亲来的,他们都是头天晚上就住在县城里,怕第二天误了旁听。他们就这样被非法剥夺了旁听的权利,连个说法都不给。不仅如此,法院还派八个特警队员,一边站着四个把住一米见宽的通道。看到这情景,有的同修找到守门的法官询问,什么样的案子不公开开庭,法律上是有明文规定的,法轮功的案子属于哪一类?法官说不出啥。一个审判长说不公开开庭就可以不公开开庭,这样的法律能算的上法律吗?同修的家属说,我们的家人到底犯了什么罪,我们来听听都不行,你们是纳税人养活的,脱掉这身衣服你们也是老百姓呀,这是法院,你们代表的是什么人?里面有几个便衣又是录像又是拍照,家属和同修谁也没有把它当回事。下雨了,雨越来越大,几个特警队员站立在雨中。这时同修为他们撑起了雨伞,看似一个不起眼的举动却感动了他们,小伙子们本来绷紧的面孔瞬间放松了许多,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们不用给我们打伞,我们不怕淋雨。同修说你们知道今天为什么下雨吗?迫害好人老天都流泪了,她们是炼法轮功的没有违法,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啊。

特警队员二十分钟就换一拨,同修悟到这是师父叫我们把他们救下来,平时这些特警都是军事化管理,叫邪党给封闭的象铁桶一般,没有这个机会还真难听到法轮功真相呢。两个同修配合的很默契,象讲故事一样娓娓道来,从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说起,讲到中共几十年的独裁统治,残害中国同胞八千万;从贵州的藏字石讲到退党大潮。开始讲的时候还有嘘唏的声音,这时有一个人过来制止了一下,后来他也静静的听同修讲真相了。三个多小时的庭审,三车特警队员都轮流听了一遍真相。

这时值班室里也有同修给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中共才是最大的邪教,宣扬无神论,鼓吹斗争哲学,十恶不赦,天要灭中共,“三退”(退党、团、队)保平安。两个小时过去了,雨停了,天也晴了。值班室的警察说你们太善良了,感动了上天,天都晴了。透过值班室的窗子我看到国保的那个头来了,就和他打招呼。我说三个良家妇女就犯的上这样吗,听说满街都是便衣。硬让那些小伙子淋在雨中站几个小时。国保的头说你们给他们打伞这就是善。我说看到这些该是你们选择的时候了,大法弟子就是希望你们有个好的未来。

庭审结束了,两名律师说这是他们代理的法轮功案子中最顺利的一起,他们为同修无罪辩护的辩护词几乎都念完了,中途没有被法官打断过。用律师的话说,是给在场的人上了一堂课,教育他们什么是法律,什么是正义。律师说同修的自我辩护辩护的太好了,有些是律师都没说的她们说了。那天还有一些同修在法院外面发正念,没去的同修就在家里正念加持。由于整体配合好,解体邪恶力度大,在这个县城引起不小的轰动,让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5]。开始邪恶摆出的架势还真有点把人吓住了,在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正念之场中,起到的作用是烘托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了不起,其他的什么都不是。我不由得想起师父的《感慨》中的诗句“金刚百炼清纯现 真念化开满天晴”[6]。

三、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今年五月初,我们地区多名同修被恶警绑架,有的是夫妻俩,有的是一家三口,一时间被红色恐怖笼罩着,大有当年“720”那种邪恶之势。一天中午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同修说:“没什么事,就想听到你的声音!”面对邪恶的恐怖,我感到同修的心理压力很大,对我的担心也是很复杂的。这些年来我的修炼似乎让人感到我是“踩地雷”的主,冲锋陷阵的有我,抛头露面的有我,在邪恶的眼里我是“秃头上的虱子”。顺着这样的逻辑想下去,那就是同修被绑架了我也得被绑架。所以那段时间很多同修牵挂着我,传到我的耳朵里的都是:“你还好吧?”“没有事吧?”

师父告诉我们遇到矛盾向内找,修炼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面对同修的担心我得回头瞅一瞅,这些年我走的这条路是不是师父要的,是不是最正的,如果是,那我就是最安全的,邪恶是动不了我的。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又一次提高的机会:当地同修被抓,危险对我时时都有的假相中,看我会不会“能够真的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踏踏实实的、正念很足的做好自己的事”[7]。

那些天我经常在想这样的问题:我是大法弟子,是为众生来的,没有师父的正法,我和旧宇宙的所有生命一样,就随着旧法理成、住、坏、灭去了。师父说:“如果正法这件事情做的不成功,或者不够标准、不被众生承认,或者是师父不满意,就说师父不管怎么大的本事,如果不能使众生在正法中达到那么纯净,一路走过来如果哪个地方出问题了,我告诉大家,这个地球就会解体掉,正法就不存在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就都没了,危险时时都会出现。可是没有。但是哪,那些事情可都出现过啊。大家知道有的星球是奔地球来撞的,结果没撞;有很多毁灭性魔难是应该在地球上发生的,没有发生。那就是说,正法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管有惊无险也好,经历了多少魔难也好,做的是对的,而且我们已经走到最后了。(弟子们热烈鼓掌)就是说呀,我们路走的是正的,那么这里边也包括大法弟子的了不起。”[4]

想想师父对众生的慈悲,看看自己是多么幸运的生命,被师父选择成为全宇宙生命羡慕的大法徒,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即使前面还有多少魔难我都会坦然面对。放下了自我,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的,要的是自己的那个正念。今年七月底,三位同修在外地被绑架非法开庭,我们去参加旁听。才到那一个来小时,单位保卫处就打来电话,说他代表学校向我宣布两条,叫我遵守法律法规。我说法律是双刃剑,你在用法律制别人的时候,法律也在制着你,现在你打电话骚扰我的行为就是在违法。听到这话他马上把电话挂了,至今没敢再来干扰我。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威严同在。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7]

近期看到明慧网报道了中国大陆十位人权律师在美国获奖的消息,这是向律师界讲真相的契机,让更多的律师站出来,揭露中共邪党打着法律的幌子践踏人权,欺骗百姓的罪恶,认清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救度更多的公、检、法人员,在配合被绑架同修家属找律师作无罪辩护的过程中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恰恰是中共。

师父告诉我们:“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8]助师正法的路走到了最后,我在哪我就要为哪的众生负责,他们都是师父的人,只要有我在谁也不配毁他们。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赠世人〉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6] 李洪志师父经文:《感慨》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8] 李洪志师父经文:《走正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