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同修王建国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是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七周年的日子。王建国出生在一个传统的武术世家,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为了抵制迫害,绝食进行抗议,遭到吉林市看守所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一.武术世家

王建国一九七六年四月八日出生,从小就和父亲练武,父亲在家里开了一个“八极武馆”,各省、市、武术界的人士都知道王建国的父亲是一个武林高手,学习武术的人从五、六岁的小孩到五、六十岁的老人,无不赞赏王建国的父亲是一个非常重武德的人,他的儿子王建国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但是王建国父亲的脾气却很大,他说出来的话别人要是不听,或有人敢顶撞,伸手就打,左邻右舍的人都和王建国的父亲交过手,都被王建国的父亲给制服了,谁也不敢惹他。但人们都很敬重他,一有个大事小事都愿意找他帮忙,因为王建国的父亲不但会武术还会接骨,左邻右舍的小孩儿摔坏了或手臂脱臼了,都去找王建国的父亲接骨治疗。

二.喜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五月王建国和父亲有幸喜得大法,他们父子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王建国父亲的脾气也改了,遇事不和人争了,也不打人、骂人了,和邻居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父子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家庭和睦,父慈子孝,左邻右舍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王建国结婚后,在家里开了一家小食杂店和一个修理部为生,左邻右舍都知道他修炼法轮功后,为人更加和善,从不与人斤斤计较。王建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修理机器从来不多要钱,也不骗人,修理电视机从来不要开盖费(当初其它修理部的开盖费要五十元),找他修理机器的人也越来越多,家里的古老机器(拿到别的修理部都不修理的机器)都拿来让他修理,他从来不说修理不了,也没有任何埋怨心,都是很耐心的修理,而且要的钱很少,只要一些换下来的零件钱(几毛钱)和手工费(五元钱)。

王建国就是这样的一个道德高尚好人,却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屡遭迫害。

三.一家四口——三人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他们一家四口正在吃团圆饭时,突然闯进一帮人,不容分说就把王建国带到院子里(当时王建国家住的是平房)戴上手铐,把随身携带的传呼机抢走,一家四口都被绑架到吉林市哈达湾派出所非法审问,把王建国用手铐铐在带铁栏杆的笼子里铐了一宿,第二天王建国的父亲、母亲、妻子被放回家,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九月王建国的父亲为了告诉不明真相的世人, 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道德高尚、祛病健身有奇效、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到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晓光村粘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非法劳教一年。

同年十一月,王建国的妻子赵秋梅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被非法劳教的公公和丈夫说句公道话,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的恶警们打的遍体鳞伤,吉林市沙河子派出所的人从驻京办事处把王建国的妻子赵秋梅接回吉林市,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二年。

一家四口,三个人都被非法劳教,只有王建国的母亲一个人在家,又要照看家里的食杂店,又要去看望远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儿媳妇,还要看望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的丈夫和儿子,真是苦不堪言,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王建国突然出现在母亲的面前,母亲见到儿子时,说不出的喜悦,一年来家中只有王建国的母亲一个人在家,儿子的出现给了母亲极大的力量,同年的九月王建国的父亲也回到家,二零零三年十二月王建国的妻子也回家了,一家四口终于团圆了,又恢复了往日的欢乐,都溶到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四.证实法 讲清真相 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二月,同修们为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不明真相,一直被毒害的众生,到各区踩点,挂条幅,粘贴不干胶,不干胶上面都是“天安门自焚伪案”和中共造假诬蔑法轮功的事实真相,王建国负责照相,留下历史的见证。

同修们约好在一个时间,挂横幅的挂横幅,粘贴不干胶的粘贴不干胶,因为事先都把地点看好了,所以做条幅时也是按照要挂的地方做的,大小正合适,条幅一挂上。因为挂条幅和粘贴不干胶的人很多,照相的人只有王建国一个人,所以他要把所有的地点都跑一遍,同修们挂好条幅后都默默的站在一边发正念,等到王建国把所有挂好的条幅和不干胶都照下来后才一起离开。当时在一起配合时,没有一点怕心和埋怨心,只有一颗纯净的证实大法,救人的心。

一次有同修用毛笔在纸上抄的“成功劝老师和学生三退的文章”,和“成功劝医生三退的文章”,文章的内容是:为什么要退出共产党的组织?共产党是怎么样害人的?写的字工工整整,言语铿锵有力。王建国拿了几张,白天选好地点后,晚上我和他一起去贴,因为纸太大,我就把大红纸卷起来放在手提兜里,把刷子和胶水带好,还有相机,我们先到选好的学校前,这个学校门前没有开灯,正好趁着没灯我先把胶水刷好后,王建国把文章贴好后再用相机照相。我们把“成功劝老师和学生三退的文章”贴完后,又赶到医院门前,一看医院门前的灯开着,门口还有一个卖水果的小店,屋里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直接照在医院门口,我们在医院对面看了一会儿,人来人往的,灯又亮,我当时有点怕,王建国可能看出我有点怕,就和我说:“你在这里,边发正念边等着我。”说完一个人拿着所有的东西就向医院大大方方的走去,我就在医院对面一边发正念一边看着他,他先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医院进门后的一个台儿上,先刷胶水,又贴“成功劝医生三退的文章”,贴好后又取来相机,左右看了一下,大大方方的照了几张照片,取回放在医院门里台儿上剩下的胶水,向我走来,我一看他一点怕心都没有,很自然的就把所有的事一个人全做好了,我当时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怕,因为我看到在医院门口左侧二楼就是一个派出所。

我们回到家后,看到王建国照出来的照片,全都有法轮,法轮清晰可见,大大小小满天都是,每一张都有,大的法轮清楚的可以看到上面的太极和卍字符。当我看到这些时我心里升起了无比的感恩,感谢师父对弟子的鼓励,我们做的事是对的,让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能够明白真相。所有的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不断的向世人讲清真相,退出中共邪党,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努力着。

五.面对压力 心不动

有一次王建国和我谈了一件事,他说有同修说他是特务,我当时还说他:“还是你做的不好,同修为什么说你是特务?怎么没有说我呢?”过后想起自己说的话太伤同修的心了,他面对这样大的压力,还一直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情,在同修都不信任他,还一直找他配合时,他一直顶着这样大的压力在往前走,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只是想自己怎样才能配合好,尽自己所能做好证实大法的事,他想的是整体,想的是众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

事后我主动找他在法中交流,问他是怎么回事,王建国把同修怎么不相信他的事全说了出来,当时我非常理解他的处境和心情,在法中和他交流了一下,我说:“只要我们按照师父说的做,只要我们路走的正,就没有错,师父没说你是特务,谁说什么也不算,只能是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日久见人心,事实能证明一切……”就这样王建国一直面对着这样大的压力,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路上往前走着。当同修有事找他配合时,只要是大法的事,他都全力以赴,没有任何怨言。从来没有从他的嘴里听到过有关说同修不好的话和事,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的配合着,同修说什么过激的话从不放在心上。

六.为别人着想

二零零四年四月以后资料点开始遍地开花,王建国就更加忙了,当年懂技术的同修太少了,能走出来证实法的人、敢于走出来做资料的同修也太少了,大多都是老年同修,又刚刚接触电脑,有的一点也不会用,王建国就非常耐心的一点点的教,怎样打开电脑?怎样找到电脑中要打印的文件并打开?怎样打印文件?这一套下来就得花费很长的时间,有的老年同修得学好几天才能够自己独立操作电脑,王建国看她们都能独立了,才放心的离开。

有时资料点的打印机不好使,他还负责修理机器,整天忙于此事,学法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当时同修想到不能让他这样,为同修负责任,得给同修学法的时间,可是一有事不找他还不行,同修们就想了一个办法,先叫他来学法,学完法后再修理机器,有时刚刚坐下,就来电话,他就得抓紧时间把机器修理好后,再到另一个资料点去。有时王建国还得到外面去修理机器,一去就是一天到两天的时间,因为同修们都是刚刚接触电脑和打印机,大家都不太会用,所以一遇到问题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有时是一点点小问题就得王建国跑一趟,王建国一到那里问题就解决了。

王建国为了节省大法资源,自己研究了很多自制的小零件。因当初资源有限,打印机只有激光打印,没有彩喷打印,要资料的人很多,所以大资料点的负担很重,用量太大,打印机经常出现问题,他到几个大资料点修理机器才发现都是一个问题, 他就用自制的小零件把根本问题解决了,节省了很多时间和大法资源。

二零零四年五月各地区开始拍酷刑演示,要用很多的道具:手铐、各种电棍、大、小狼牙棒、灌食用的管和开口器等,这些都尽量买真的,没有人敢买,也找不到地方买,他主动承担起这个重任,跑了很多地方,到卖保安设备那里找到了要买的东西,但一次不能买多,只能买一、二个,还得要单位的名称、地址,他很自然的和卖货的人聊天,这样他们的关系就拉的很近,也排除了卖货人的很多猜疑,就这样他很顺利的把所有要买的东西一件件的买了回来。开始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拍照就到他家里去拍。

王建国就是这样默默无闻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从来不和同修计较,为同修的安全着想,他把所有能承担的事自己都承担下来,没有任何埋怨和怨恨心。写到此时,我找到了差距,我们都是技术同修,他零四年做到了,“不给同修增添麻烦,万事为同修着想,对同修宽宏、大度,从不抱怨和嫉恨,能理解人,做事不急不躁,总是笑呵呵的。”事隔十年了,我还没有做到,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象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能一一列举。

七.王建国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王建国和妻子赵秋梅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赵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为了抵制迫害,绝食进行抗议,遭到吉林市看守所的恶警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王家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这引起中共警察的恐慌。王建国81岁的奶奶抱着王建国的遗像,进入了吉林市政府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子伸冤。

四月二十八日早上,沙河子派出所警察找到王建国的叔叔家,声称当天要解决王建国的问题。沙河子派出所用车将王建国的三位家人拉到吉林市看守所。家人一进去就看到“自残死亡通报会”几个字。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南京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610专案组共计十八人事先在那里早已摆开了阵势,同时还配有摄像机。

吉林国安、610头目李某先向家属念了一遍“关于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关押期间的情况说明”,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他们给家属的结论是:1、限家属一天时间将王建国的遗体进行火化;二、四月二十九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

王建国的家人一听,他们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推卸责任,诬陷好人,非常生气,态度坚决地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在场的中共之徒无言以对,不一会儿就散了。

自王建国的灵棚搭起后,当地警察每天都派三、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们怕这一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干脆使出闯民宅、强拆灵棚的流氓行径。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女警,开着十三辆车闯到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进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这帮土匪边拆还边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不到几分钟就把灵棚拆掉了,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余的都被他们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七年过去了,王建国的遗体仍然在殡仪馆停放,吉林市的警察们一直想把王建国的遗体火化,企图尽快毁尸灭迹,但都未得逞。

写到这里想起和王建国一起证实法、救众生的日子,一桩桩一件件,如同昨天发生的事一样,历历在目。今天在悼念王建国的同时,我想说的是:我当初看到王建国没有时间学法和炼功时,为什么没有及时指出?在法上和他交流?为什么不多承担一些证实法的工作?让同修有多一点的时间学法、炼功?我真的是没做到为同修负责,失去了一个这样好的同修。我今天提醒懂技术的同修包括我自己,一定要先保证好学法、炼功,再做证实法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