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王建国(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是大法弟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四周年的日子。四年里,他的音容笑貌、同他一起证实法的情景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特别是每当我印制真相资料时电脑或打印机出现问题怎么处理时,或帮助同修解决机器故障时我便会想起小国(同修都这样称呼他)。有时会情不自禁的告诉同修:这是小国教我的。


王建国

今天,当我打开电脑写出题目时,那一桩桩一件件,那熟悉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将我的思绪带回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份有幸得法修炼的,当时上班,并且照顾上高一的女儿。我认识的同修就是学法小组的人。“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学法小组散了,我就和两位同修有来往。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十六大」召开之前,恶警将我从家中绑架、抄家,并非法劳教三年,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拒收。年末我回家。二月份,我从一位老年同修那里得知:真相材料少是因为复印机耗材太贵,这位同修每星期才能拿到十多份资料,她经常去一残疾人那复印真相资料,后来人家搬家了,找不到了。

当时我想耗材贵也得做,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救度被谎言毒害了的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我向她了解了买什么样的复印机,第二天我就买了一台佳能牌小型复印机。复印的真相资料不但满足自己发放,还供应本市三个地方,每星期还供应外县一千份真相资料。

当时的环境比较封闭,我对耗材的使用不懂,买一个硒鼓五百元左右,灌过三瓶粉后打印效果就不好了,扔掉了。所以真相资料合一元钱一张(当时不知道每次灌粉时得先倒掉废粉,而且还能换鼓芯,一支鼓能用半年或更长时间)。

六月份我市最大的商城,有多家经销商经营硒鼓,却买不到我用的那种硒鼓。就在这时我经同修介绍认识了本市懂技术的同修。他告诉我现在用电脑直接带激光打印机,打印资料速度快,质量好。当时我就决定买,第二天在同修的帮助下买回了电脑和激光打印机;资料点的同修来为我的电脑装程序时带来一位中等身材、穿着朴素、一说话脸上就挂满笑容的同修,他就是我的好同修——王建国。

默默无闻不辞辛苦

当时的资料点都是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组建起来的,而且不多。设备先進了,真相资料数量也增加了,我一个人供应六个地方的《明慧周刊》、各种明慧真相资料和本地期刊。随着真相资料数量的增加,机器磨损就大,经常拆机换定影膜,修复硒鼓漏粉等问题;加上由于自身的心性问题而带来的麻烦(那时也不知从法上去悟,先修心性后修机器),电脑和打印机一有问题就打电话找同修,那时全市会维修打印机的同修很少,我就知道王建国一人。他很忙。

王建国在向同修教授电脑技术,维修设备过程中,沉稳、耐心、随和,不急不躁,不怕吃苦,任劳任怨,一个电话,一个口信,他都及时赶到,从不拖延,将证实大法救众生的事放在了第一位;总是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对待周围的一切人和事,体现出了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风貌。

一次我的激光打印机在维修过程中需要换一个零件,有台旧机器,为了拆取零件,王建国顾不得吃饭,立即乘车去取那台旧机器。当时已是晚上五点多,待回来时已近九点。当我打开房门,看见他背着一个大布包,我急忙接过布包裹着的打印机说:“辛苦了。”他微笑着说:“心不苦,甜着哪。”進屋后他顾不上休息,就忙于拆机器,一边干活一边喝着水;修好打印机已经十点多了。

一次为我修复硒鼓漏粉问题,在拆卸的过程中不小心碳粉散了他一身。从上衣一直到脚上的拖鞋都是碳粉,他不气不恼,在清洗的过程中,笑呵呵的象没什么事一样。我性子急,电脑、机器一出现问题我就着急,小国总是开导我说:“别着急,其实着急一点用都没有,这颗急心是要修去的。”一边干活我们一边交流着修炼中的体会,相互促進,共同提高。

当时真相资料中又增加了彩色祝福卡,用来配合讲真相效果好。因制作比较费时间,而且必须是彩印,所以数量少,供不应求。我决定自己再买个二手笔记本,买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制作彩色祝福卡。我请小国帮我买电脑,他说:“现在各资料点都要上彩喷打印机了。而且卡片制作比较费时间,您先买个塑封机,资料点打印好后您负责制作。马上要做大法经书《转法轮》。您活做的好,也曾做过。”我说:“只要是证实法,做什么都行。”第二天小国就给我买回一台塑封机,现在还用着呢。

“怀大志而拘小节”

王建国在个人修炼中按照大法的标准“怀大志而拘小节”严格要求自己,因为都是去同修家教授技术和维修机器,避免不了要赶上中、晚饭的时间,可王建国尽可能的不给同修添麻烦。活干完了就走,从不逗留,能不吃的饭就不吃。

有一次他为我修理打印机,正赶上中午,我准备饭他不让,说不吃。在修的过程中需要换个零件,他骑车去商城买。回来时我午饭已做好,可他修好打印机后起身就走,怎么留都不行,出了门回头还笑着跟我说:“拜拜。”那时都快下午一点了,望着餐桌上简单的饭菜,想着同修忙来跑去的,大热的天连中午饭都没吃就走了,心里很是不过意不去,同时也被同修高境界的行为而感动。

我的大切纸刀在切《九评》书时不小心切书钉上了,我卸下刀片去磨。卸的时候按顺序放好,待安装时就不行了,不知哪安哪了。我打电话找王建国帮我按刀。他来时已快傍晚了,在这之前他也没安装过大切纸刀片的,而且又不是他亲手拆的,零件也让我给弄乱了,他对着这一堆铁块子看了半天不知从哪下手。

他坐在地板上不急不躁的一件一件的琢磨,我在一旁还直后悔,自己乱弄,给同修添麻烦了。五点了,我说:“安完刀咱俩下楼去小吃部吃点饭。”他说:“妻子在家等着呢。”我说:她知道你来我这儿,你不回去,她就知道我留你吃饭了。安装好后,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才同意在一个小吃部要了点东西。没想到,这是我与王建国吃的最后一顿饭。

2006年3月2日,王建国夫妇正在自家开的快餐店正常营业,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恶警绑架,妻子赵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邪恶对自己信仰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4月10日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30岁。

当我从明慧网上看到这一消息,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我立即给资料点的同修打电话,同修告诉我这是真的。我问她我能做些什么?她半天没说话,然后跟我说明天见。第二天她告诉我说:“我都承受不住了,你打电话时,我在床上躺着呢,当你问我你能做些什么时,我一下子意识到了,不能倒下,要振作起来,揭露邪恶,清除邪恶。”

4月13日王建国的家人在自家院内搭了灵棚,挂的挽联左联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冤情谁知”、右联是“做好人反遭迫害 天理难容”、横联是“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邪党为了掩盖罪恶,害怕曝光,于4月30日早上5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开着13辆车,其中有一辆小货车,到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他们闯進院内,强行拆除灵棚,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余的都被他们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还恐吓家人,要强行火化尸体,还要抓他的父母。恶警还不知耻地反咬一口说:“你们这事影响太坏了,造的舆论太大了,国内、国外都知道了。”

王建国81岁的奶奶抱着王建国的遗像,一边走一边哭,到吉林市政府、人大、信访办、吉林市公安局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子伸冤,但没人给个说法。恶警们一直都想找一个借口把王建国的遗体火化,但都未成功,至今王建国的遗体仍在殡仪馆停放。

同修王建国被迫害致死,一方面是邪恶的旧势力迫害因素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有我们整体修炼存在的不足,依赖心。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王建国的工作量就越大越大,到各资料点去维修跑不过来了,同修就把电脑,打印机,硒鼓等送到他的快餐店中修理。整天忙于做事,学法时间少,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

今天悼念同修王建国的同时,也跟做资料的同修说几句,让我们修去依赖心,在修炼中多学法,炼好功,发好正念。这样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就少受干扰。出了问题先从心性上去找,先修心性后修机器,想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这方面我深有体会,也经历过好多奇迹。技术方面多向懂技术的同修学习,一般性的问题做到自己能解决,多留给懂技术的同修时间学法。

让我们整体都成熟起来,少受损失,救度更多的众生,结束这场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