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与丈夫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三天前,住在我家里的一个小学生(小弟子)突然对我说:“老师,假如你有一支马良神笔,你将做什么?”我随口说道:“那就用它多写文章,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话一说完我就想:是时候了,该写写了,也许师父借孩子的嘴在点化我。

一刹那想写不敢写的顾虑担心、惭愧心、内疚心、自卑心,都在孩子的问题中找出来了。同时把与之相反的高傲心、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也一一在心里审视了一番,既然过去在无知中让心灵蒙上了这些灰尘,那么借师父为我们开创的这个交流平台好好洗涤一下,找出不足,提高心性。

我是一九九七年走進大法的。与丈夫因法轮功而结的缘。婚前,我在修炼中一直自以为悟性好,能力强,学法中向内找哪些事哪些话不对,哪些生出的心不好,做真相也很顺手,整个地区配合也很协调,并带动周边地区跟上正法形势。哪知后来一场巨难使得我们双双跌了一个大跟头,那时真的以为他是被旧势力安排给大法起负面作用来的,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年的那件大好事我宁愿不做。我深深体会到什么叫相生相克,并痛不欲生。巨难后我深深反思:大法修炼没有榜样,只能以法为师。

丈夫是个老好人,一句直话可以绕半天弯子,原因是怕伤害人,有时我真的被他搞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等我终于整明白了他话的目地,这时自己人心已经起来了,很不耐烦,却不知这是在去我的争斗心,可他还说他其实挺喜欢我的这根直肠子,就是把脾气改那么一点就更好了,我知道这是他的习惯,重话轻说。所以他说我们俩是互补型的,我聪明他愚笨,他脾气好我脾气坏,我独立性强,他依赖性强,有时候他说我们俩的元神相反了,他是女的,我是男的,其实每次听他这个玩笑话,我都自惭形秽,因为我不想做女强人。师父教导我们男主阳刚,女主娇柔。我知道那是我没修好,才被丈夫无奈接受了。

丈夫开了一个小药店兼诊所,生意倒还行,進来一个顾客,他就现身说法讲他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所受的迫害经历,劝三退,每每效果很好,往往客人们都会说:原来只是听说,某某党还真这么残酷的对待法轮功啊!眼见为实啊。——因为我丈夫身上留下了许多受酷刑的伤痕。

常人有句话说:爱你就给了你伤害我的权利。修炼中同修夫妻有时也会有尖锐的矛盾,这些矛盾完全暴露了我的妒嫉心和争斗心。

丈夫的前妻因他不放弃修炼并面对非法判刑而与他离婚。结束冤狱后他净身出户,一贫如洗,伤痕累累。前妻害怕他身体残废,又怕邪党高压,不敢接纳他回家,他只好暂住在亲戚家。出狱后几个月,他又被绑架了两次,由于没有注意安全及正念不足,加上实修不够,他在网上曝光所受酷刑后,又被迫害及洗脑,走了一个大弯路,差点被旧势力整的一条死路走到底。

为了把他拉出魔窟,停止助纣为虐,几年来,我们东奔西跑,做买卖、学手艺、考本本,最后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了。这时,曾极力反对他炼功的前妻却寻死上吊的要拆散我们。我冷静了,考虑了后果,一条命啊,考验来了,让他回去吧。我放手让他回去跟离婚十年的前妻和好时,他前妻却跟他约法三章,不许跟我打电话发短信,说她每月给别人当保姆做饭,一个月工资一千,现在给他做饭也要一千。并把我送他的手机退还给我。结果他一下子心拔凉拔凉的,第二天一大早就来找我,说他不想回到过去的生活。可那时我已经从骨子里看不起他和他前妻了,哪知他又去说服我母亲,在他们的撮合保证下,最后还是结合在一起做了个无奈夫妻。

紧接着一关又一关,我因此伤透了脑筋,人心大起,一段时间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十分痛苦。可以说有无数次的想要离婚,但每次一考虑到他的主意识那么弱,三件事中有两件事都容易睡过去,非常容易受环境所动,做起大坏事非常容易,我都一忍再忍。

真正让我放下情的却是那次装修风波。一天,丈夫清早接到一个神秘兮兮的电话,他套上毛衣就去店里了,我问他是谁,他说是病人,我跟去后才知道原来是前妻找他请师傅装修房子,儿子度假回家准备定亲。

正当他请电工在他前妻那儿忙活的时候,我自己老房子的空调开关和线路坏了,客家给他打电话,他却不闻不问推到我这儿。百忙中,我满街找师傅修电路没有着落,看着一辆辆来来往往的汽车,我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丈夫也是个修炼中的人,不是圣人,没有必要对他过份要求,何况这件事情其实是告诉我“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1]的真理。我应该仅仅把他当作一个同修才行,不能当作丈夫使唤。也许我就是欠他们的,就算还债吧。

那一瞬间我发觉我自己强大起来了,假如我当初没有答应嫁给他呢,我不也是一个人生活吗?这么点事还伤心吗?我赶快跑到那个租我房子住的客人那儿,自己用手在空调开关上按了几下,心里面想着:师父啊,天快黑了,我实在抽不出时间来了,您能帮我让这个电路接通吗。然后我问客人:好了没有?她说:好了。再看看房间里的几个开关,也都好了。我心里那个感激呀!我跟她笑了笑说:今天天色已经晚了,明天如果还不行,你就打电话给我,我找师傅来帮你弄好它们。真是“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啊!那一瞬间我看到了自己丑陋的嫉妒心,深知自己曾由于妒忌而砸他的店子找他算账是多么愚蠢的行为,而这一切都是情魔所致,当然也看到了自己可悲的依赖心。尽管自己这么糟糕,师父还没放弃我,往回飞跑的路上我的泪水不停。客家再也没有打电话问我找师傅的事儿了。

从此以后,我可以默默的为丈夫洗衣服、教电脑、买衣服或者做任何事情,帮任何忙,却再也不想开口找他做一件哪怕很小的事了,连他赚的钱我都嫌脏,也不想过夫妻生活,也不想跟他说话,没有怒也没有喜,没有激情,有时家也不愿回,宁愿跟小孩子们呆在茶楼里吃烧烤,回到家也只想一个人呆在另一个房间。实在是不得已才回家。

后来通过学法我发现这样也不对,其实这样不是修炼者之忍,是常人的忍。这样不仅不慈悲,而是走向另一个极端,其实是爱不成即成恨的另一种表达,冷暴力。而且这样一来,我们都上了旧势力的当了,旧势力利用人心离间我们,违背誓约,完不成使命,让我们无力回天。

通过很多次的学法和交流,当我该去的人心看得淡之又淡后,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他好象变了一个人,对我特别的好,买烧烤、买香蕉、主动做家务,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当他有夫妻之念时,我乐呵呵的说:“哈哈,我可是大法弟子哦,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哦。”他也随即说:“其实我是考验你的呀!”再有一次他又有什么想法时,我又说:“呵呵,精血之气用来修命的哦!”他也就说:“嗯,对,我是大法弟子,色欲一定要去。”

面对现实,我多次在心里想,千万别上旧势力的当,一切都是假相,我绝不再陷入情中不能自拔,否则害人害己。师父说:“情是产生执著心的根本。”[4]连常人都说爱情是最自私的,修炼者要的不是对众生洪大的慈悲吗?

几年来,无论我们之间的矛盾多么尖锐,我都能排除枝枝节节,搞清自己来世的使命。例如,他又一次被人干扰邪悟,居然傻到去给他家人做“转化”,他讲完后我赶紧拉着亲人弥补,不能让他们听他生命背后的阴风邪火。不到三天,通过学法,他也很快意识到这个错犯得多么大!

为了赶紧返还家园,实修是关键。每当他谈论别人怎么怎么不是时,我都会告诉他,其实这都是你身上有的执著心,不然不会让你看到。再帮他找到有针对性的师父讲法共同学习共同提高。当他每次学法,都重复谈他对法的单一理解,而且总是叹息过去的错误一蹶不振时,我就跟他说,《转法轮(卷二)》中有明确告诉我们学法向内找的片段。有很多次他对我说:我发现我不能离开你,过去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实修,还以为维护坚持就是修炼了,其实有很多时候是嘴向东说,脚向西迈。

有一天我们谈到他做的一个梦,说有一个很漂亮很光鲜的蛋,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死了一只小鸡,我们切磋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要能捕捉到自己的思想意识也就是自己的心理活动,有时候往往做的事情说的话掩盖着我们的真正动机,事情做的好看,不一定动机纯,动机不纯所作所为那只是表面的圆滑。而那一念其实才是心境所在。我们学师父的讲法渐渐都能明明白白的修,而不是把学经书的多少当作修炼。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们的夫妻关系更和谐了,很多东西看的很淡很淡了,很少再有那些尖锐的矛盾了,大方向都是一致的,允许求同存异。我也非常感激他帮我磨去了很多急躁、不耐烦、清高、争斗和妒嫉心。

又一次,由于楼房隔音效果不好,加上又在闹市区,楼下的人大概睡眠不好,总以为是我们家在折腾吵闹,打电话骂我们非常刺耳,我有时让丈夫接电话,他特能忍,有时候他不在家,我就把话筒拿的很远,听他发泄完,就挂了电话。还有一次,他又打电话要发作,丈夫接的电话,告诉对方我们都睡了时,他静悄悄的再也不骂我们了。

二零一二年北京被大雨泡了,连中南海水都倒灌,事件后,夏天我们家门口也在急忙修排水管铺路,小区内堆了几天的垃圾爬满了苍蝇,我提议说我们去把污染清除了,他说他刚好也想到这个问题了。由于物业管理员说话打哼哼,不动手也没有工具,丈夫先想找没有工作的老同学干,我说这事儿最好我们自己干,他二话没说就独自一人揽下了这个又脏又累的活,用家里原来装修房子泡瓷砖的塑料盒,硬是一趟一趟的把垃圾清理到街面上的垃圾箱里,这时楼下的那个睡眠不好的先生路过,本来想当面发作的话说一半就吞了。事后丈夫洗完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说:“其实我们口口声声说法轮大法好,其实这是师父为我们提供的一次证实大法的机会。”

心中有法,志同道合,我们都体会到这是最佳的夫妻搭配,当然一切也都是缘份。

丈夫工作很忙,常常深夜才能回家,每次我看到什么好文章、好方法,我们及时交流,或打印或分析;一旦他讲真相有很好效果时,他都很兴奋,将案例带回家与我分享。针对不同的人,有信神的也有不信神的,讲真相层面也会不同。不知不觉中原来他身体表面有一层象疙疙瘩瘩的灰色玩意儿也好多了。他总是说:“提高心性是关键,以前好傻,根本不知道怎么修,走近大法,却没有走進大法。”现在他自己也可以独立上网,三退和看学员交流文章。遇到针对性强的他就保存下来,或给其他同修借鉴。以期整体提高。

以上是近几年的心得体会,层次有限,还望师父及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