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哪里我都敢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大法弟子的家属,因为常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知道因为受共产党的宣传影响和对共产党的害怕,至今还有很多人不敢接近法轮功,对法轮功是什么还是不明白。我就想把我知道的法轮功写出来,让不明白法轮功的人从我这里了解一下法轮功。写的不好,请大家原谅。

当初我是通过妻子修炼才对法轮功有了了解的。修炼法轮功之前,妻子患有多种疾病,如:胃病、胆囊炎、头痛(为减轻头痛经常用针放血),还有严重的肝病。那时我干完一天活回到家,哪能像别人一样休息啊,有大堆活等着我呢,得忙着做饭、洗衣,还得照顾俩个年幼的孩子,看着妻子让病折磨得那痛苦的样子,我真不知道这个家还能维持多久,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愁得我没办法。

后来村里人看妻子病成这样就让她炼法轮功。当时我不相信:“医院都治不好的病,炼功能炼好?那还要医院干啥?”

可是事实却让我无话可说:通过炼功,妻子一身的病彻底好了。我这个苦难的家庭终于有了出头之日。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敢想过的。

常听老一辈的人讲:“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那时我就听说李洪志大师救了有上亿的人,还什么也不要。我就在想,大法治好了妻子的病,我得感谢李大师,若见了李大师给他钱他不要,我该怎么报答呢?那我就给他磕几个头吧!多说几声“谢谢”心里会觉得安慰些。

那几年我们还真的过了几年好日子。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江泽民这个祸国殃民的流氓,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在他的指使下,中共的各级党政机构,特别是公安系统、派出所的警察,几天就来村里骚扰一次。当年腊月二十九那天,警察来了,到处抓好人,老到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小到只有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警察骗他们说是去开什么会,结果都被送进了看守所。就我们那个小地方就抓了二十多人!抓去后再叫家属拿钱往回赎人。我虽然不懂多少法律,可我知道警察应该是惩治坏人保护好人的,就想:“我不能拿钱,我妻子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没犯法,凭什么给他钱?我就到政府找他们要人。政府的官员竟然说:谁拿两千元谁领人走。我说:“要钱,我没有!炼功犯哪条法了?你得给我说出来。我媳妇炼功之前一身病,炼法轮功后好了,什么都能干了,却被你们抓来了。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还敢管我要钱?快把人给我放了,不然她要是犯了病,我可和你们没完!”过了一会儿他们就真的把我妻子放了。

我和村书记家住对门,所以,乡里和派出所一来人,我就能知道。那段时间警察常来村里骚扰炼功人,我就及时通知村里的大法弟子。在二零零零年的春天,我到外村去磨米,回家时看到路上站了一群人,我和妻子就给他们讲大法好的事实。回头我们的车刚到家,就看到乡政法委书记也进了村书记的家门。我村是出了名的“法轮功村”。我想去和这政法委的书记说说法轮功好,就也去了书记家。他见到我就说,听说你到邻村讲法轮功了,说种地不用化肥还多打粮食?我说:我可没那么说。我们村的炼功人以前好多都是一身病,有的病的都快要死了,都是炼功好的,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他们学法轮功之后,都做好事,做坏事的找不到他们头上,他们做事总是想别人,给上不起学的孩子送自行车,以前多占的土地都主动交回去了。

就说那年冬天吧,一场大雪过后,就刮大洋跑,村子通往镇里的道路被大雪封堵,所有的车辆都出不去了。出去办事的不说,那送粮的车出不了村可急坏了村书记。村书记对着广播喇叭喊:大雪封道了,全体党员都行动起来,都去铲雪!喊了半天也没有见个共产党人的影。村里的那些炼功人听到后,都主动的去了,老的七十多岁,小的十几岁,去了二十多人。不一会就把三里多的路清通了,村里的送粮车出去了。书记瞅着这些好人感动地说:“等有钱了,我给你们盖一趟房子,让你们好好的炼。”法轮功(学员)为了孩子上学不受影响,把路清扫到学校门口,学生家长也都很感动。

我接着又说,我们村东有一座桥,是村里往东出村的唯一出路;村西离村一里多路外也有一座桥,要耕桥西的地就得过这座桥。两座桥由于年久失修都塌了,如果不修的话地都种不上。为了让村民能种上地,全村的炼功人出了两辆四轮车,二十多人,一镐一镐的刨沙土捡石头,把两座桥都修好了。你们那些党员怎么都不干呢?那时候你们这些上级连问都不问!说到这邪党政法书记马上说:你别说了,快回家吧!我说我还没说完呢!他赶忙说,一会县里就来人了,马上就到,你快走吧。我知道他是吓唬我呢。实际上也是,直到今天县里也没来人。

二零零一年,我村有几名大法弟子去散发法轮功资料被警察抓了,我听说后,就到县政法委要人。他们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来要我们村上炼法轮功的来了。一个人说,那可不行,我说:炼功人都是好人,放着坏人你们不抓,专抓学“真、善、忍”的好人。我还听说你们给炼功人用刑了,还往小孩(有一个大法小弟子才十六岁)的手指肚里扎针!他说,“你听谁说的?”我说:“我听放出来的刑事犯人说的。”他说:“你没看见就不是真的。”我说,“那我看得见的总得让我说吧?有一个炼功人插完稻秧刚到家,正在洗刷身上的泥土,你们公安和乡里的人员就来了,他还没洗完,你们连衣服都没让他穿,连打带拽带抬,打的声音那么响,三十多米外都听见了。你说别的我没看见,可你们打人这事是事实吧?我问他们:你说这犯不犯法?炼功人尽做好事,修桥补路都是他们干的,犯国家哪条法了?他们没话可说了,就说:领导不在,意思是他们不能做主。我又到县公安局政保科,找到了科长,又给他们讲,炼功人尽做好事等等。他说不过我,把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就都灰溜溜的走了。

我哥哥是炼功人,有一年也被他们抓了。我哥哥被非法定了一年劳教。我赶紧去要人。先到司法局,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功法,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做的都是对人民对社会有利的事。我又讲了我们村修大法的人做的那些好事,他们都很认真地听,听完后,叫我上××看守所去看有没有这个人。我到看守所给那里的人讲法轮功如何好,听完后他们就让我到各个小队去找,没有找到,他们又告诉我到政法委去找,政法委我又让我去610办公室问。我到610办公室时,那里只有两个工作人员,我就给他们讲,我哥哥没触犯法律,为什么抓他,我就把炼功人做的好事又说了一遍,我说,村上党员没有一个去做的,发奖时都跑在前面。我又讲到汶川地震,炼法轮功的都被迫害的经济很困难了,可地震后他们有捐一百的、有捐五十的;那些党员家都比那些炼功人有钱,才捐十元、二十元,这都是事实。他们听的入迷了,只要我一停下来,他们就催着我继续讲。

我正讲的来劲时,一个姓李的领导进了屋,问我我哥是干什么的?是怎么被抓的?我就把炼功人是如何做好人的又都给他讲了一遍,他听了后就说:“我看你也是个炼法轮功的。”我说谢谢你了,你太高看我了,炼功人都那么好,可惜我做不到。炼功人不抽烟不喝酒,不做坏事,可我抽烟、喝酒什么都来,哪儿有便宜我还想得点呢,你要不相信,你就去调查。我这有旱烟,就给你们抽一袋烟看看,他一看我拿出烟袋来,就连忙说:“你可别抽了,你到××派出所看看。”说完他就走了。我就又到他说的那个派出所去了,又跟他们讲了一遍,他们告诉我,是在北面的监狱里呢。我到了监狱,他们下班了。这一天,没看到我哥哥,可我给这些警察、公安们讲了一天的真相。

说来也怪,尽管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这几年我们村的炼功人又多起来了,恢复了炼功,每天都到一起看法轮功的书,而那些政法委、610的,他们再也没敢来村里骚扰炼功人。去年他们几个老年炼功人把条幅都挂到乡政府的门前了,新来的书记不干了,叫来警察让去把人绑架去。几个老年人就给他们讲炼法轮功是怎么做好人的,还给他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正赶上春耕季节,不少人都来听。还没等我去要人,村书记和村长就把人要回来了。

这些年,我虽然还没炼法轮功,可我看新唐人和法轮功资料,不仅对法轮功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知道了这个邪党不光彩的历史,如何起家的、它的流氓本性、怎样靠谎言欺骗民众的,以及它注定要灭亡的原因,还有那些没有退出党团队的人所面临的悲惨结局也有了更清楚的认识。现在无论我在外打工,还是到亲戚家做客,不管走到哪,我都会告诉人们大法怎么好,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邪党怎么恶,我告诉人这些大事,是因为我想让人选择光明,别跟着恶党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