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州监狱的暴力洗脑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河南郑州监狱的警察教唆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即所谓的“转化”。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各种方式的折磨。

在河南省被绑架到郑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集中在九监区。法轮功学员入监后先到监狱医院检查身体,随后即被投入九监区。由刑事犯和两个“转化”后的邪悟人员包夹监管。

欺骗、熬夜、折磨

每天把人封闭在一个房间里,不准与别人接触说话。邪悟人员从早到晚给你“交流”对法的认识,逐渐引到他们邪悟的认识上。开始在生活方面甚是“关心”,如果十天二十天没有效果,还不“转化”,就开始夜里加班“谈心”:由三四个人轮班“熬”,一般要熬到凌晨三四点(监狱六点钟起床)。实际上是不让睡觉,施加压力。

若再不“转化”,就整夜不让睡。值班的犯人每十分钟骚扰一次。限制上厕所,解手限时间。同时,让犯人找茬,辱骂刁难,无事生非。

主要手段有,罚站,不让坐凳子,地上泼水,连地上都不让坐。不准去小卖部买东西,不准洗澡。把毛巾、牙刷、卫生纸偷走不让用,吹电扇,天冷时不让穿厚衣服,不让穿鞋,不准喝水。

再没有效果就不让吃饭,理由是:不认罪不能吃犯人的饭。有时两、三天给一个凉馒头,有意逼迫法轮功学员绝食。再利用插管灌食的机会摧残人的身体,摧毁人的意志。

有个辉县姓田的法轮功学员2010年底在九监区被饿的骨瘦如柴。恶犯李志军、朱铁蛋逼其吃大便。

2010年初,有个姓刘的年轻法轮功学员被逼绝食后,恶人利用插管灌食的机会肆意折磨。

2009年一个许昌姓岳的法轮功学员在绝食过程中,恶犯朱铁蛋从厕所挖出大便和一个姓苗的犯人逼着岳吃,不吃就将大便抹在岳的身上。如果法轮功学员反抗,就让几个值班的犯人一拥而上,用衣服堵上嘴暴打。

恶警教唆恶犯作恶

当法轮功学员向狱警反映情况时,警察便耍无赖:“你们不听话,不转化,遇到麻烦又来找我们,我们怎么管?”其实,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们心里都明白,迫害都是这些恶警教唆安排的。

有的犯人背地里说,“我们与法轮功无冤无仇,法轮功都是好人,信仰又不是犯罪,谁愿意干坏良心事? 都是被他们(警察)逼的”。

在监狱,特别在九监区,犯人能不能帮助政府“转化”迫害法轮功,被当作衡量犯人表现好坏的头条标准,也是能不能得到减刑的重要条件。2009年前后,在九监区被利用残害法轮功表现最突出的有两个恶犯,朱铁蛋和李志军(禹州人)。象李志军这类被利用不择手段残害法轮功的人渣恶犯在监区被树为骨干经常表扬、记功。

有一次,九监区一分监区队长郑君伟(专职“转化”迫害法轮功的恶警),给几个抢劫、强奸的罪犯开会时说:“你们这些人的行为已经不适应当前社会形势了,你看人家李志军——要用脑子、用智力去捞钱。”李志军诈骗保险公司获罪。

因此,在警察的教唆纵容安排下,象朱、李这类缺少人性的恶犯为讨好中共,残害法轮功当然有恃无恐。例如,经恶警纵容,他们曾设计如下残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让法轮功学员睡上铺(监舍都是上下铺),半夜,等法轮功睡了把他们头朝下拉下来,这样不栽死也得栽半死,如果栽死了就说是自杀。还有,两个人架着法轮功学员的胳膊,用头撞墙,就说是撞墙自杀。再有,用胳膊往死里箍法轮功学员的脖子,如果真死了就说法轮功用床单上吊自杀了,等等。

没病找病,名为“治病”,实为摧残

郑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还有一种手段,就是从身体病症方面下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关心”,经常对年龄稍大的人量血压。常以检查身体为名,在法轮功学员身体上找“毛病”。和医生串通一气,小病大作,甚至没病安病,逼迫“治疗”吃药(不知道是什么药)。不吃药就让犯人打骂侮辱,在“治病”中消磨人的正念和意志,以此为突破口,达到“转化”的目的。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外面多少年已是身体强壮没病,被绑架到监狱后却被“关心”成有了病。甚至小病“治”成大病。用这种方法把一些法轮功学员“治”得身体虚垮,甚至成了残疾,或死亡。

例如,2004年焦作市某法轮功学员进监狱时腿脚好好的,在教育监区一两年就被“治”的一条腿截了肢,成天拄着双拐被逼出工干活。

广东省一姓梅的法轮功学员在一监区(后转生活监区),因不“转化”,十年中被“治”的便血,于2011年初被拉出监狱时已奄奄一息(有人说在监狱已死亡)。

有个开封的法轮功学员庞良,部队军官,身体壮实,2011年在九监区不到一年时间就被“治”的下肢肌肉萎缩,不能行走。

有个姓王的法轮功学员,近60岁,是位老教师,2010年在教育监区肠子被“治”断,不得不住院手术(实际是被打断)。

河南荥阳有个姓李的法轮功学员,家族中有遗传病史下肢瘫痪,炼法轮功后恢复正常,被迫害关在当地看守所后,由于不能炼功下肢再次瘫痪。被抬进监狱后,由于不“转化”,教育监区每天用几个犯人把他抬到监狱医院,按在电床上,用五六个电针头扎在手上脚上电击“治疗”,每次都被电得惨叫。一直到写了“转化书”才停止“电疗”。听犯人头讲,这次“电疗”是监狱“610办公室”副主任鲍××出的主意。

郑州法轮功学员李西录2011年初入狱,不到一年时间就因“高血压”于2012年3月9日被“治疗”死亡,时年58岁。

对于找不到病的法轮功学员,那就直截了当的用暴力“转化”。平时百般刁难,随时可以以任何理由打骂。2010年五月的一天夜里,在九监区一法轮功学员被打时向值夜班的监狱领导喊叫,这个监狱领导却说,“你是没转化的法轮功吧,不打你打谁呀?”

残害法轮功学员比较突出的除九监区外就是教育监区。凡在教育监区的法轮功学员2009年前个个都被毒打过或用其它手段折磨过。有的门牙被打掉,有的被打的几个月都无法行走。经常能看到有被打的法轮功学员被几个犯人抬着或架着到工地逼其参加劳动。

欺骗、胁迫家属

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监狱还经常蒙骗家属在法轮功学员面前哭闹,替家属写诬蔑法轮功的发言稿,让家属照着在会上念。还不顾伦理,威胁诱骗法轮功学员的父母亲属等跪在学员面前哭求,反说法轮功学员“没有人性”。如“跪求”没有效果,家属走后就让犯人打骂这个法轮功学员,加大迫害力度。

监狱经常组织家属开“座谈会”,摆上糖果礼品、参观监狱“人性化管理”的环境,领家属到大食堂参观丰富的肉食。制造出一派宽松温暖的气氛;同时请电视台记者录像拍照,在社会上宣传对法轮功的所谓“关爱”,以此影像蒙骗世人。监狱怕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站出来向家属揭露迫害,就把他们封闭在一个屋子里,让犯人看管着不准说话。

作恶多端、自欺欺人

从1999年7月到现在,郑州监狱有些人从事迫害法轮功已十多年了,至今还不愿放弃。如李喜龙(原九监区监区长、现任监狱“610办公室”主任),牛小学(九监区副监区长、专职迫害法轮功),郑君伟(九监区一分队队长),监狱“610办公室”副主任鲍××等。这个鲍××对迫害尤其卖力,三天两头要到各监区指导督促“转化”迫害。

“610”办主任李喜龙除指导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外,还常指使有点文化的犯人,收集法轮功学员炼功时的“不正常”事,捕风捉影,编造假事例,写成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在中共诋毁法轮功的邪恶网站上发表,欺骗毒害众生。

有的人自知迫害善良心虚、有罪,便经常在法轮功学员大会上或在家属面前表白自己“是在凭良心做事”,“我们仁至义尽了”如何如何,实际是在掩盖罪恶。这些年,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有的门牙被打掉,有的身体被“治”成残疾(至今带着伤残),甚至死亡。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事实在那儿摆着,说个“仁义”“良心”能掩盖得住吗? 有的恶警竟公开说,“就是迫害法轮功能怎么着,你们去告呀,又没有证据。”无知又狂妄,根本不计后果。

善劝参与迫害的警察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据说现在郑州监狱有不少过去曾参与过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清醒过来了。不愿意、也不再参与迫害了。也许是看到或预感到了共产党发动的这场对信仰、对善良民众的迫害运动最终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的人,是讲慈悲的,大法也是救度所有众生的,绝不会象共产党那样教人“记住仇,记住恨”。只要不再参与迫害,那就给自己的未来留下了希望,是一个人生命的大幸!

当然,这场迫害运动只要不结束,就一定还会有人参与继续迫害。再坏的事都会有人做到底,不惜拿自己的将来和生命打赌。其实人信不信修炼,信不信神佛另当别论。不是人各有志嘛,那为什么非要强制改变别人的信仰?监狱所采取的手段又都是见不得人的。欺欺哄哄,耍尽花招,用尽了流氓无耻的手段,与人渣恶犯有何差异,这哪是一个警察干的事? 这哪是政府干的事?那些“转化”法轮功的警察说话虚假伪善,时间长了,连人格都扭曲了,还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稍微用点理智思考,就明白自己干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了。即使是为了职位、为了那份工资也不能失去做人的底线哪!也不能太伤天害理呀!如若用法律来衡量,你们也知道很多行为都严重触犯了刑律,有的人已是负罪累累了。这些会不了了之吗?难说会直接累及到下一代。

那些侥幸“迫害没有留下证据”,把共产党当作靠山的人,如果不是太无知,那就是自我安慰。连不太懂法的犯人都对法轮功学员说,“将来我们都是证人。”有个法院的法官对一个要控告恶警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这样说:“眼前还不到时候,共产党类似这种运动搞的多了,这场迫害运动一结束,自然会有他们的下场。”

想一想,假如真的有清算那一天,共产党会为你承担责任吗?领导会为你承担责任吗?你现在取得的所谓“转化成绩”,什么“荣誉称号”,说不定都将成为你的犯罪证据。也许您听说过,“文革”结束后,那些在“运动”中表现突出的,不是有很多人被判刑、被用各种形式处理了吗? 甚至连子孙都受到了牵连。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文革”后没等清查就吓得自杀了。当时全国有810人(其中军管干部17人、警察793人)被押到云南秘密枪决,而给家属的通知却是“因公殉职”。又如王立军、薄熙来之流都曾经是迫害法轮功的狂恶分子,腰杆粗的很,现在不照样被处理抛弃了吗? 其实是善恶的报应。

这些年中国人越来越认清中共的丑恶面目,都在找机会脱开它,给自己留后路(截至目前退出党团人数已达一亿三千八百万),很多高官将巨款转移国外,有的官员干脆携款外逃,你们却还在帮助恶党对善良行恶! 不是无知是什么?

不要总把人家的劝善不当回事,是为你好。尽量把自己将来的路留得宽一些吧!

送上两句话,权当提醒:

做华夏儿女 不做邪党徒孙
做中国警察 不做邪恶党犬

郑州监狱九监区现任监区长 张喜来(2011年接任),教育监区监区长 侯正伟(2011年接任,河南开封人)。

建议郑州监狱所在地的新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如有条件,可采用多种形式对郑州监狱东侧水泥厂和西南侧两个家属区的家属和孩子们多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