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酷刑下永远都是“法轮大法好”

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李秀珍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辽源市今年六十岁的李秀珍女士,在中共邪党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时还不会炼功,十三年来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共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劳教二年,加期一个月,受到严重的酷刑折磨,多次遭恶警暴打,昏死过去二次,三次被电棍电击达十多个小时,仍然不放弃修炼,永远都是一句“法轮大法好”,回到家中继续受到邪党警察的骚扰与迫害。

以下是李秀珍女士遭受迫害详细过程。

一、进京上访 被劫持回当地迫害

九九年初,因听说法轮功非常神奇,李秀珍也想看一看,别人给她一本《转法轮》,她只看了三次,她就说这部法真好。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时,她还不会炼功,但听到恶党的电视诬蔑法轮功时,她说这法这么好,我也应该去上访,给法轮功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就是抱着这种非常纯朴的想法踏上了去北京的正法之路。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她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火车。因为第一次进京,刚下火车就转向,这时过来一个女的,李秀珍就问她北京天安门在哪?那个女的就说你跟我走吧,我知道。等到了天安门,这个女人跟一个穿黑皮夹克的男人扬了一下脖子,就转身不见了,这个男人跟上了李秀珍,李秀珍走了几步,那个男的说:“你溜达的差不多了吧?” 李秀珍没有吱声,那个男的又问了一遍,李秀珍说我不认识你!那个男的说我认识你,你是来正法的。李秀珍说是,我是来证实法的。李秀珍被这个男的带到警车里,拉到前门派出所,里面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

李秀珍被带到辽源驻京办事处,一个警察说你来干什么?李秀珍明确的说我是来证实法的。那个人又说你怎么学法轮功呢?李秀珍说我丈夫总跟我打架,我学法轮功以后,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再也没有打过架。我希望全世界都来学法轮功。那个人说:“别再来了,再来我就打折你的腿!”后来李秀珍的单位来了三个人,又把她送到当地东吉派出所。

二、遭到恶警的暴打,皮肤成紫黑色

东吉派出所的所长江扬,骂她:“你上北京干什么?辽源市放不下你呀!”说完就开始打李秀珍的嘴巴子,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撞了好几下,又进来一个叫郑宏宇的片警,他过来一脚就把李秀珍踢到了墙角上,没等她站稳,又一次把她踢到另一个墙角,嘴里还不停地用脏话骂着,说:“你到北京去干啥啦?”当天就把李秀珍劫持到辽源看守所。

一天中午,女恶警张××来到女号,挨个问关押在女号中的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炼的站一边,不炼的站一边。当问到李秀珍时,她干脆利落的回答:“炼!”恶警张××说:“好吧!今天就拿你开刀。”她把李秀珍裤子脱下,当着十八个法轮功学员的面施以暴行。张××打累了,恶警李××就接过来打,胶皮管打人能直接勒进肉里,不一会,李秀珍的屁股就血肉模糊了,直到打昏过去,两个恶警开始浇水,浇了好几盆凉水她才醒过来。李秀珍在炕上趴了好多天,都不能翻身,皮肤已变成了紫黑色。

三、刑警队队长:“看你嘴硬,还是电棍硬。”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李秀珍去一个女同修家里熨衣物,当时李秀珍并不知道恶警正在抄她的家,进屋就被恶警劫持了,开始非法搜身。又开车到她家,抄走了五张印着“法轮大法好”的粘贴,就把李秀珍带到了辽源刑警大队。

一进刑警队,警察就把李秀珍锁在了一个铁制的老虎凳子上,双手双脚全部扣紧,只能脑袋动一动。刑警队大队长逼问传单的来历,逼她出卖别人,李秀珍坚决不干。刑警队队长怒骂道:“我们头一次接法轮功的案子,头一个迫害的就是你,你也知道我们刑警队是干啥的。看你嘴硬,还是电棍硬。”李秀珍没有被吓唬住,还是不说。

刑警队大队长抄起一根电棍,先是砸她的脑袋,问:“你说不说?”李秀珍坚决的说:“不说!”然后打开电门,到处电击她身体的各个部位。电的李秀珍全身颤抖,电了好长时间,又问:“说不说?!”李秀珍还是坚决的说:“不说!”刑警队大队长说:“你不说,我就动家伙啦。”他转身拿出一把高压喷壶,用最大的压力,打开水门,喷射到李秀珍的面部。

李秀珍大口大口的喘气,几乎窒息。恶警又扔下喷壶,再次抄起电棍,在浑身是水的李秀珍身上到处乱电,此时李秀珍已经喊不出声来了,嘴角已经歪斜了,说不出话来了。在施暴的过程中,他们为了掩盖李秀珍的惨叫声,把屋里的电视音量放到最大,直到电视节目全部放完,正好电击李秀珍四个多小时。他说歇一会儿吧!就走了,而李秀珍一直绑在冰冷的铁制的老虎凳子上面。老虎凳子冰冷透骨,李秀珍又冷又渴又饿,不知道是啥滋味。

第二天,又进来一个胖、一个瘦的,这两个恶警更狠,二话不说,抄起电棍就电,边电边问:“说不说,说了就放你!”李秀珍只是摇头。他们又把老虎凳子推翻过去,让腿朝天,其中一个警察(不知是胖的还是瘦的)踩着他的左脸,当时李秀珍就感到左侧的牙齿全部活动了,他们电她的脸、电嘴唇、电脚心、电前胸、电脖子等等敏感部位。他们又把老虎凳翻过来,再换个方位电。电了整整一上午,从早上八点,一直电到中午十一点,李秀珍仍没有向恶人屈服!

后来他们失望了,什么也没有得到。刑警队大队长说:“你是不是想当刘胡兰啊?”就填了一张刑事拘留票,非法拘留一个月,关进看守所。

第二天,东吉派出所又来一个警察,非法提审李秀珍,再次逼问李秀珍到底谁给你的传单?李秀珍就是不告诉他。

在看守所里,李秀珍还是浑身哆嗦,不能自主,也吃不了饭,双手拿不了筷子,只能别人去喂食。虽然李秀珍极力控制不哆嗦,但还是控制不了。睡觉时天天穿着衣服,因为手解不开衣服。

四、非法劳教二年

一个月后又把李秀珍非法劳教二年。这期间,狱警说:“你说不学了,就不送你了,你就可以回家!”单位领导也来了,劝李秀珍:“你就说一句假话,我们就把你取保回去,不送你去劳教。”李秀珍说:“我跟着大法师父走到底啦!”狱警说:“把你送到长春去,比这更狠,你不写也得写啦。”

1、永远总是“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李秀珍被绑架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刚一入所时,大队长指使四个犯人,轮番看着李秀珍,白天干活,晚上还不让她睡觉,逼迫她写决裂书,这样折磨了她七天七夜。姓刘的大队长说这几个人是帮教,以后隔三差五,姓刘的大队长就把李秀珍叫到管教室,问她考虑怎么样啦?李秀珍说我考虑好了,就是法轮大法好!姓刘的大队长说“就是欠收拾”,然后就打李秀珍的嘴巴子。打完后,叫李秀珍回去继续考虑。有一天姓刘的大队长直接进号里问:“李秀珍,你考虑好了吗?”李秀珍站起来说:“考虑好了,法轮大法好。”

号里有不少邪悟者,李秀珍就劝她们不要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她们中间有人就告诉给姓刘的大队长,李秀珍因此挨了不少打。但李秀珍心里可怜那些走了弯路的昔日同修,为她们惋惜。她的善心感动了一个梅河口的一位同修,她表示要回决裂书,从新修炼。姓刘的大队长知道这是李秀珍劝的,把两个人又打了一顿。

这样遭受打打骂骂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因为不配合邪恶,恶警总找她麻烦,说她干活慢,逼她背一百斤的豆子,由二个人抬着,压在她的后背上,把她的腰都压弯了。狱警说你赶紧写决裂书吧,我让你干最轻快的活。

在管教所,恶警每个月都要求劳教人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汇报要求说假话,恬不知耻地说:“狱警对你们这么好,象父母一样,你们把这些话都写上。落款必须写上劳教人员×××。”李秀珍文化不高,不会写别的,整篇写的就是这几个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大法万岁。”落款是“大法弟子:李秀珍”。这二年李秀珍就是写这个,每写一次,恶警就打骂她一次。李秀珍为了维护大法的尊严,经常绝食反迫害。

2、姓刘的大队长对李秀珍的两次暴打

二零零二年,姓刘的大队长,把李秀珍叫到管教室,她还是重复那句话:“你考虑的怎么样啦?”李秀珍永远是那句话:“考虑好了,法轮大法好!”她过去就是一脚,正好踢在李秀珍的左肋骨上。李秀珍被踢倒在墙角上,抱着肚子弯腰倚着墙起不来了,过来二个犯人,把她架到干活的屋里,疼得她豆大的汗珠从脸上往下淌,她疼的不敢喘气,一喘气就钻心的痛,翻身都不敢翻,得需要人帮助。过去了半年才有所好转。

还有一次,姓刘的大队长又把李秀珍叫到管教室,她还是重复那句话:“你考虑的怎么样啦?”李秀珍也是那句话:“考虑好了,法轮大法好!”姓刘的大队长上前打了李秀珍两个嘴巴子,最后一个嘴巴子打在了右眼睛上,把她的眼睛打花了,眼泪哗哗往出流,好几天都睁不开眼。第二天,姓刘的大队长,又把她叫到管教室,她还是重复那句话:“你考虑的怎么样啦?”李秀珍仍然是那句永远不变的话:“考虑好了,法轮大法好!”姓刘的大队长说你:“回去考虑,但不准你闭眼睛。”

3、二个恶警一起电了她四个小时

李秀珍快回家了,仍然没有背叛自己的信仰。那一天中午,离开饭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姓刘的大队长把她叫到管教室,将电棍摆在桌子上,一年多了,她还是重复那句话:“你考虑的怎么样啦?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李秀珍依然是那句一直没有更改的话:“不用考虑了,法轮大法好。”姓刘的队长就呼一下拿起电棍。

在强大的电流冲击下,李秀珍单薄的身体一下子飞起来,另一头站着一个姓魏的队长,这个队长更恶,是从女子监狱调过来的,平时打人不眨眼,她早已拿着电棍在另一头电击李秀珍。这个电完那个电,电了最少二个小时。因为开饭是半个小时,开完饭又电了一个小时,总计电击李秀珍二个小时。

以前在辽源刑警大队,被恶警电击的症状又出现了,全身哆嗦,脑袋来回晃动,身体不由自主的打摆,李秀珍虽然极力抑制,也无法控制身体摆动。但她心里明镜一样,虽然她身体极端痛苦,但她内心没有委屈、没有怨恨,而是明亮的、舒坦的、温暖的,因为她深切的感到自己的师父在抚慰她的伤痛,她的生命因为维护了大法的尊严,而感到无比的伟大与自豪。法轮大法已经深入了她的内心,溶入了她的血脉之中,谁都动不了她了!魔难后的李秀珍更加坚定了,“法轮大法好”,永不更改!

劳教所给她加期一个月。

五、回到家中继续遭到邪党警察骚扰

二零零三年她回到家里,李秀珍因为邪党各部位经常入室骚扰,还扬言要绑架她。所以她被迫无奈,连续二年流离失所。因为当时她所在的单位破产,员工全部失业,邪党叫下岗。没有生活来源,直到二零零六年才回到家。

回到家以后,她通过朋友在社会医疗保险局,找到了一份打扫卫生的临时工作,每月工资五百元。当地派出所片警荣××,拿着李秀珍的档案,叫她在档案上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他说你填就让你在这干,如果你不填,别想干长。李秀珍说办不到,永远不填。第二天这个恶警又来了,威胁李秀珍说:“你要再不填表,就对你不客气了!”第三天,片警又指使居委会的三个妇女,到社保局要求李秀珍填表,李秀珍接过表来,清清楚楚的写上“法轮大法好”五个大字。三个妇女很来气说,我们管不了了,还是让片警来管吧。第二天,社保局主任找到李秀珍说:“你的事我们全都知道了,我们不敢用你了,你赶紧走吧!”社保局的职工都说:这个大姐干的真好,卫生收拾的这么好,怎么走了呢?原来是姓荣的片警,威胁过社保局,不让社保局用她。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姓荣的片警又指使街道的二个妇女到家填表,李秀珍明确表示:不可能。那个女的说:“你不写,你家什么都会影响的,孩子上学影响,孩子找工作影响,以后什么好事都轮不到你家。”李秀珍说邪党有什么好事,它干的都是坏事。她们走后,儿媳妇害怕了,让婆婆填上吧。李秀珍安慰儿媳妇说别怕,以后咱们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

打这以后,李秀珍又再次离开了家,到娘家去护理老太太,片警真是无孔不入,又找到李秀珍的老母亲家。家里人说她走了,到外地去了。片警不相信,第二天又拿着表来了,而且领着二个街道的妇女,敲了二十多分钟的房门。以后经常有人来敲门,吓得老太太谁来都不敢给开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